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柔情儿
    37小说 .37xs.

    容希洛的询问让周子荷从呆愣中回过神,她看向容希洛,眼神中的担忧丝毫不减,她淡淡的回应着对方的询问。

    “芩芩,她想一个人走走,不让跟随,不过我有些担心。”

    周子荷最终还是把心中的担忧讲了出来,她此时的心中,已经让不安的情绪所占据,特别是,当她知道一些事情的情况下,这让她更加地不安起来。

    “出去转转?主母一个人嘛?她有什么事情吗?”

    容希洛疑惑的问道,对于这几天主母的变化,他们也是非常的疑惑,见主上没有询问,他们也就按捺住内心的疑惑,没有去过问在意。现在见到周子荷一脸担心的样子,让容希洛心中有些疑惑与担心。

    “嗯,她想一个人走走。”周子荷皱着眉头,如此的回应着对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容希洛见了,心中有些思绪,想了想,回应着周子荷的担心,“我想,在这基地里,还没有人不长眼的,找主母麻烦的。”特别是这两天的主母,给人能一种冰冷冷酷的样子。

    容希洛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为了让周子荷放下心,如此的安慰着她,希望不要有问题出现,这两天的气氛,已经让别墅的每一个人都胆战心惊着,生怕再出现其他问题,让主上他爆发,那就不是一心半点的麻烦了,到时候他们都不知会发生何事。

    “如果,不放心,要不回去和主上说下。”

    想想,容希洛心中也开始被感染了这股担心,如此的对着周子荷回应下。周子荷听见容希洛的回应,收起心中的担心,淡淡地道。

    “算了,再看看吧,我们先回去,到时候,如果情况不对,再和墨少说吧。”

    周子荷此时心中虽然担心,对叶倾芩此时的状态很是忧虑,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好友会突然间不见。

    当她们意识到,叶倾芩一直没有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此时的她们,当然不会知道,如果知道,周子荷一定会,不顾叶倾芩魂魄的阻拦,继续跟着她。

    周子荷看着一旁苏橙汐,见她担心的目光望着叶倾芩离开的方向,心中一阵宽慰,嘴角微微上扬,面带微笑地,轻笑地对着她,道。

    “橙汐,不用担心芩芩,她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回去吧。如果她等会没有回来的时候,我们再出来找她。”

    “……嗯!”苏橙汐担心地应答道。“子荷姐,我可以为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周子荷疑惑地问道,不明白这个丫头,有什么问题。

    “她,呃,不是,我是说,就是倾芩姐,她——”苏橙汐此时有些难以启齿。

    “呵呵!”

    周子荷看着她的样子,轻笑出声,也没有再次询问,她知道苏橙汐想问什么问题,周子荷知道,恐怕这栋别墅中除了那对父母,呃,不,应该他们也是想知道,只是关注的重点不同,想知道芩芩为何如此变化之大,这个人还是他们认识的人。

    “她是芩芩,也可以说不是。”

    周子荷的回答,让容希洛眼神中闪过一丝星光,却让苏橙汐有些不解,她更加疑惑地看着周子荷,希望对方可以给予她答案。

    “这个叶倾芩,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叶倾芩,但是确也是以前芩芩的一部分,&……”

    “什么?那,那,倾芩姐呢?”苏橙汐紧张地看着周子荷,眸子充满着害怕和担心。

    “不要担心,芩芩会出现的,只是此时无法出现而已。”即使周子荷心中也非常的担心,但还是没有告知苏橙汐真相。

    “真的?”苏橙汐心中还是很担心,继续不停地询问着。

    “嗯!”周子荷淡定地回应着她。

    “那就好!”苏橙汐心中呼出一口气。

    周子荷的话让苏橙汐放下了心,却并没有打消掉容希洛心中的疑惑,她不相信事情如周子荷说的那样简单,如果真是如此简单的话,周子荷不会刚才那样担心。

    即使此时,容希洛还是能够从她身上感受到那股担心的情绪,即使她再如何的掩饰,容希洛还是能够感受到。因为苏橙汐在,容希洛按捺住内心的疑惑,没有继续询问。

    周子荷感受到容希洛的目光,她也没有想过,能够瞒过容希洛,她可不认为墨少身边的人是庸才,只是此时,她再担心,事情也是没有办法,就连芩芩的一部分灵魂都没有办法,她能够有什么办法,只能够等待。

    “回去吧!”

    容希洛转开视线,对着大家说着,她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别墅的方向回去,心中在想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和主上说说,想了想,下定决心后,步伐变得坚定,已经决定改怎么做了。

    周子荷看着前方的容希洛,知道对方可能看出了点什么,淡淡地在心中叹了口气,恐怕回去后要面对那个男人的冷气。

    ……

    于此同时,叶倾芩魂魄在离开周子荷后,走在基地的路上,对于周围那些爱慕、愤恨、妒忌、仇视的目光视而不见,一直向着前方走,不知不觉中就越走越远。

    她冷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那些过往的人,脸上有着绝望、痛苦、贪婪和胆怯的情绪,一点都影响不到叶倾芩魂魄的心绪,她静静地看着他们,看着她们眼中的渴望和绝望交织的眼神。

    叶倾芩魂魄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基地最为偏远的地方,此时她看着周围只有帐篷搭建的房子,太多的人聚集在一个帐篷之中,里面有男有女又小有老,心中竟然开始有了一丝波动,叶倾芩魂魄明白,这是心海中的她。

    她没有想到,这里出现的情况,也可以给心海中的她,带来波动,看来周子荷说的对,心海中的她,心中始终都存在那股良善,在影响着她。

    叶倾芩魂魄静静地站着,看着这些人,看着他们眼中的渴望和疑惑,想要感受一下他们的感情,却依然没有感受到内心的感触,她轻轻地叹息,看来她冷酷的灵魂,始终都是改变不了,也不再强求,准备离开这里,却被被人拦了下来。

    当叶倾芩魂魄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住在这里帐篷中的他们,脸上出现了疑惑、贪婪、渴望、爱慕、羡慕等各种情绪,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绝美女子,心中扬起了不少的想法。

    特别是,在这片帐篷中还占有一定地位的人,当看见叶倾芩魂魄的出现,他的眼中出现了淫秽的**和贪婪,他推开身边的女人,站了起来,看着准备离开的叶倾芩魂魄,冷声命令道。

    “站住!”

    准备离开的叶倾芩魂魄,听见这声男人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看着向她走来的凶狠男人,脸上有道长长的疤痕,从左眼一直延生到嘴边的地方,看起来狰狞可怕,却依然影响不到叶倾芩魂魄一点,她淡淡地看着对方,想看看对方想要做什么。

    “有事?”

    “呵呵,当然有事,你就是事。”男人狰狞地面孔,扬起一丝猥琐的笑意,让叶倾芩魂魄看了皱起了眉头。

    “你今晚陪我!”

    男人霸道地直接命令,丝毫不在意叶倾芩魂魄的想法,就好像对方就是一个物品,随意着他摆动,只需要听命就好。

    “你不配!”

    让那个霸道墨宸帝的女人陪他,叶倾芩魂魄此时心里,都不知道该说面前这个男人勇敢,还是说对方不知死活。

    “找死!”

    男人听见叶倾芩魂魄的话语,老羞成怒,一脸凶狠地看着叶倾芩魂魄,一副想要好好教训对方的样子,看得叶倾芩魂魄对这个男人充满着鄙视,她的眼神也如实地表达出来。

    “去死!”

    男人看见叶倾芩魂魄的鄙视目光,心中充满着杀意,自从他接管了这里,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他,除了那一家,今天有一个人,还是个女人,如此的鄙视他,让他心中的怒意难以控制。

    他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挥向叶倾芩魂魄,没有一丝在意对方事女人的想法,叶倾芩魂魄见此,眼中闪过危险的目光,正准备躲开,男人的动作被一阵轻柔地的声音制止。

    “住手!”

    叶倾芩魂魄微微地退后一步,看向声音的主人,见到一位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脸色苍白,眼神中却散发着坚定和坚强的目光,让叶倾芩魂魄内心的灵魂一阵颤动。

    她知道,那是对方的眼中的坚定,影响到了心海的她,或许让她面对这些一切,不见得是坏事,思绪在一瞬间,叶倾芩魂魄在此刻下定了决心。

    看着她身边站着的一对龙凤胎,叶倾芩魂魄眼中闪过一丝好奇,很快的消散,她看着女子身边的男子一步之差的,保护者的姿态站着,心中有些明了,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过来。

    被一声冷喝声命令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很快的消散,他收回自己的拳头,一脸狰狞地看着来人。

    “柔情儿,这好像不管你的事情,不要以为有关天泽帮你,我就怕了你,你最好别惹我,今天这个女人,我是要定了。”男人阴狠地看着这位名叫柔情儿的女子。

    “鲍雷,现在已经是末世了,你还如此这般草菅人命,你有那个本事,为何不去多杀丧尸,就知道在这里蛮横,你以为这样你就很了不起了,我今天还真管定了,这位女子,我是帮定了。”

    “你——”

    叶倾芩魂魄看着这位叫柔情儿的女子,虽然很想告知对方不需要她的帮助,却还是硬生生地没有讲话,倒是她身边的叫关天泽的看了一眼叶倾芩魂魄,眼中一闪,默默地继续站在柔情儿身后。

    “我也不想和你多废话,这女子今天,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你带走。”

    “就凭你,啾啾!”鲍雷一脸鄙视地看着柔情儿,眼中带着淫秽的目光,看的柔情儿身边的关天泽皱眉。

    “你找死!”关天泽冷冷地看着鲍雷,让对方胆怯地退了一步。

    气氛瞬间变得僵持不下,看得叶倾芩一阵无语,她环视了一圈,见到大家的眼中,有着幸灾乐祸,有的胆怯,有的充满着恶意的打量,看着这些眼光,叶倾芩魂魄再次感叹。

    她这个魂魄做的太彻底了,还是不太了解这些人的心里,她淡去心中的想法,淡淡地开口道。

    “你们讨论的人,是我吗?”

    叶倾芩淡淡地语气很快的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虽然她的声音清冷,却还是让在场的男人眼神中多了一丝**,看得叶倾芩一阵皱眉,依然不去理会,她清凉的声音传入大家的耳际。

    “既然,你们说的是我,就别拿我像个物品似的,随意你们安排,你们还不够格,你这个叫什么鲍雷的,想要找女人,去别处找,爱找谁找谁,我看你恶心,别在我面前晃悠……”

    “该死的女人!”

    “鲍哥,好好教训这个贱女人。”

    “对,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

    “……鲍哥可以在床上,好好的收拾她,见识了你的厉害,看她还老不老实。”

    “……对,鲍哥上!”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多地传入叶倾芩魂魄的耳际,越来越淫秽难听的声音,让叶倾芩魂魄听着这些吵杂的声音很是不爽,一阵清风拂过,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声声惨叫的声音传入大家的耳中。

    叶倾芩魂魄平静地看着她制造出来的混乱,没有一丝的情绪变化,平静地看着他们的惨叫连连,轻轻地拍了拍手,拭去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看得大家一阵咬牙切齿。

    鲍雷一脸难看的表情看着叶倾芩魂魄,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有些本事,这样的情况让他更想得到这个女人,心思在瞬间转换,他脸上展露谄媚的笑容,嘴上不停地巴结道。

    “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开个玩笑而已,开个玩笑,希望小姐见谅。”

    叶倾芩魂魄看着对方谄媚的笑容,脚步下意识退了退,极为不喜他脸上的笑容,淡淡地命令道。

    “你们可以滚了。”

    “是是是,这就走了,走了,走了,看什么看。”转身,脸上露出阴狠毒辣的眼神,让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女子,胆怯地颤抖着。

    叶倾芩魂魄见了,也清楚对方是何种的表情,只是她懒得去理会这些人,她看了一圈周围,见现场只剩下刚才出言阻止的女子和她身边的人,其他人都已经躲回了他们的帐篷。

    “你——”

    “你们住哪里?”叶倾芩魂魄打断对方的询问。

    “呃!”柔情儿顿了下,指向偏远处的帐篷,轻柔道,“前面那里,就是有颗树的那里,就是我们的住处。你要过去嘛?”柔情儿的声音中充满着迟疑的询问。

    “嗯!”

    说完,也不去理会对方的态度,直接向着柔情儿说的方向走去,落在身后的柔情儿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意思,只能无奈地跟上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