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又来一个极品(三更)
    大家看着沉默不语的冰瑶,心中的担忧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的去安慰对方,只能无言地陪着对方,让她知道他们会一直陪伴着她,她不是一个人。

    良久,站在那里一直沉默不语的冰瑶,慢慢地调整好她的心情,转身看见身后一直陪着她的几个人,心中泛起一丝暖意,眼中噙满了感动,这就是末世以来,与她生死与共的朋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伙伴。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不是那么容易倒下去的,你们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小峰,如果我没有看错了的话,刚才那个徐东士,那最后的目光绝对的不单纯,你要小心点,要多注意如云,这个人就是一个好色鬼,这个人简直不是个好东西和畜生没有差别,应该说,他们兄弟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多加看好小如云。”

    想到徐东士对她曾经的动手动脚的,冰瑶的心中泛起了一丝担心,她怕对方会对卿如云下手,这样的事情,那个徐东士不是干不出来的,想当初,她差一点就被他得逞。

    叶傲峰听了,心中泛起一丝担忧,目光中含着一丝谨慎,轻抚着卿如云的脸颊,声音低沉悦耳,道。

    “如如,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这辈子,也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欺负,其他人敢欺负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会让他身不如死,我会保护好你的。”

    听见叶傲峰的话,卿如云幸福的搂着他的腰,甜蜜的声音中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情意。

    “嗯,我相信你,峰,我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都呆在你的身边,不会出问题,你不要担心,我只给你一个人欺负,不会——”

    “我只给你一个人欺负!”卿少阳学着卿如云的声音,喃喃道,引起卿如云一阵不悦的眼光,瞪向她的哥哥卿少阳。

    “哥哥,你怎么可以学我,太过分。”

    最后还不忘记跺脚,来增加她不满的说服力,看得叶傲峰心中一阵柔软,心中溢满着浓浓的爱意。

    “没事,那是你哥在羡慕我们恩爱,你不要理会他,他是羡慕妒忌恨,你要学会体谅他的心情。”

    “好的,峰!”

    看他们一唱一和的样子,卿少阳眼中闪过一袭微光,嘴角微微勾起,打趣道:“喲,小云啊,你这是被滋润的不简单呀,简直就是有了情郎就忘记自己的哥哥了,太让哥哥伤心了。”

    “哥!”卿如云不开心地看着叶傲峰,嘟着嘴不满对着卿少阳道。

    叶傲峰见到卿如云不开心的神情,心中一阵心疼,目光不悦地瞪向卿少阳,声音中带着霸道,道:“不要欺负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只能我自己欺负,闲杂人员一边去。”目光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峰!”卿如云听见他这声霸道的话语,有些娇羞的喊道。

    “如果你缺爱,去找你家男人,不要欺负我家如如,我想你家男人很喜欢对你一番滋润的,绝对的让你难忘。”

    说完,还不忘上下打量着卿少阳,使得卿少阳见了,心中一阵怒火,想到刚才和龙天泽争位置,他不敌对方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感觉两腿打颤。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混蛋,谁说我需要他滋润,是他给我滋润,不信你问他,到底是谁?”

    “是嘛?”

    叶傲峰一脸怀疑的样子,让卿少阳心中一阵不满,他不爽地拉过龙天泽,眼神中含着警告,语气含着威胁道。

    “你告诉他,到底是谁?如果,你敢说错了,你就别想让我理你,不要以为我着玩,你自己看着办?”

    “别闹!”龙天泽冷冷的声音中含着宠溺,让卿少阳那张白皙的脸颊瞬间染上红晕,看得叶傲峰连连称奇,嘴上还不忘打趣。

    “少阳,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竟然也会有脸红的一天呀,真的是种奇迹呀,啧啧,看来还是天泽大哥的魅力大呀,真是不简单,竟然能让千年厚脸皮的家伙害羞,奇迹呀,太奇迹了。”

    “叶傲峰,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卿少阳听见叶傲峰的喋喋不休,心中升起一股怒气,大声地怒吼道。

    听见他不雅的骂声,龙天泽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悦,轻轻地对着卿少阳,道:“不要骂脏话!”

    龙天泽的话语让大家呆愣住,叶傲峰见到卿少阳呆傻的样子,一阵大笑,心中的郁结都在此刻消散,他低沉的嗓音中带着笑意,道。

    “太搞笑了,你们,哈哈,我在想,是不是,哈哈,是不是龙大哥每次在少阳骂脏话的时候,都来上一句,那场面一定非常的精彩吧,终于有个人可以让这个家伙哑口无言了,想到这些,我心中就一阵爽快,不过了,我有点好奇,龙大哥,那你们在做的时候,少阳一个不爽,骂出来,龙大哥,不会也要阻止吧?”

    “不会!没有精力!”都用在应付那个男人身上,没有精力注意他的骂声,龙天泽在心中默默地呓语着。

    他的回答再次让叶傲峰呆愣,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得冰瑶连连摇头,这些家伙,就知道哄她开心,有这份心,她很满足了。

    “呦呦,两对小情侣就是幸福,就我一个孤家寡人。”冰瑶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打趣道,丝毫没有一丝心伤的样子,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和浓浓的对他们的祝福。

    “瑶瑶姐!”

    “瑶姐!”

    “冰瑶!”

    “小瑶!”

    大家但心地看着她,心中的担心,在脸上表露无遗,使得冰瑶被徐成宝伤害的那丝疼痛都开始淡化。

    她有这些默默关心她的朋友,已经很幸福了,人呀,还是要学会知足常乐,冰瑶在心中自我安慰道。

    “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我,你们的心意,我领了,知道你们担心,我真的没有问题的,就不要想得太多,你瑶瑶姐谁,那里有那么容易被打垮,这次,就只当让自己更加彻底地放弃吧,以后也不会再有伤害存在了。”

    “勇敢地女人,我喜欢,不如你跟着吧,让我来宠你,让你绝对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冰瑶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悦耳动听的男人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际,大家目光转向他,见到妖娆俊美的厉博枫走了进来。

    ……

    说起墨亦他们,等他们在基地长那里安排好一切工作,交代了完事情后,回到禁区住处。

    当他们回到禁区的时候,墨亦才猛然想起他忘了什么,忙拍着自己的脑门,一阵无语,他把那个和他一起过来男人给彻底的忘记了,他记得他和主母的朋友曾经是夫妻,他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竟然想到那个男人和主母朋友夫妻的关系,他可以让那个人给他作证主母,这样事情不就解决。

    想到这一切,墨亦就一阵无奈,对方太不起眼,他都忘记对方的存在了,不过,也多亏了在路上南宫靖无意间提起,如果不是他问道他们这次为何回来基地这么迟的原因,他还是很难想起和他一起回来的徐东城。

    此时的墨亦,全然忘记了,当他到达基地长办公室的时候,基地长就和他提起徐家,却让他依然想不起徐东城这个人,可见对方在墨亦的心中有多么的渺小,几乎不存在。

    于是,他们又返回去,找在东部的难民区的徐东城,却发现对方出来找冰瑶,想也是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想到这些,他们心中就一阵嘲讽。

    于是,只能赶回西部难民营,却依然没有和他们碰上,他们却听见了冰瑶的这番话,让厉博枫听了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可是,他却并不后悔这番话的说出。

    冰瑶愣了一下,轻笑地开玩笑:“好啊,你来养我,人帅身材也好,我最喜欢身材好的男人,使用起来也带劲。”她的话越来越露骨,却让厉博枫眼神深奥起来。

    “可以,什么时候我们做一次,我保证让你非常的满意。”厉博枫丝毫不觉得羞耻,毫无顾忌地回应他,配上他那妖娆俊美身姿让冰瑶瞬间怔愣住。

    大家对于他们那露骨的话语,不予评价,对于他们之间的发展,他们不予阻拦,只要他们觉得好就好,他们只会送上衷心的祝福。

    墨亦对于厉博枫他突然发神经的**很是无奈,无语地翻着白眼这个家伙,他还是知道,厉博枫虽有风流倜傥的外表,却有着一颗至情的心,应该说墨门的那些家伙都是一个特性,感情方向都有洁癖,宁缺毋滥。这算不算是有什么样的主上,就有什么样的属下。墨亦在心中暗语着。

    不再理会那个发情的家伙,墨亦刚准备说话,门再次被狠狠地推开,看得在场的大家心中一阵无奈,这又是哪个极品过来了。

    叶傲峰,冰瑶,卿如云,卿少阳,楼如云,龙天泽他们很无语,今天到底是什么事情,他们这里什么时候成了香饽饽了,怎么一个接一个朝他们这里跑,几人对视了一样,无奈一笑。

    看来一些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现在各个都在行动起来了,恐怕这里最近不会安静下来,几人心中一阵苦笑。

    开门进来的是叶傲峰的前妻沈小叶,她看见叶傲峰,妖娆的走了过来,看都不看叶傲峰怀中的人,狠狠地推开他怀中的卿如云,自己投进了叶傲峰的怀中,让叶傲峰一时之间有些怔愣住。

    她眼中含着春色,娇气十足地对着叶傲峰撒娇道:“阿峰,我好想你,你不知道人家想你,想得心都痛了,你真的好讨厌,也不知带想人家,就不知道去找人家嘛,你好讨厌呀。”

    她手上的动作不停,手指不时地在叶傲峰的胸膛打圈挑逗着他,让叶傲峰惊醒,心中直冒冷汗,他连忙推开沈小叶,还不忘拍打着胸膛不存在的灰尘细菌,他的动作让沈小叶见了,脸上一阵难看。

    叶傲峰完全不去理会对方难看的脸色,拉过一边的女人卿如云,心中一阵不满,眼神含着不悦,看着怀中的卿如云,佯装受伤地对着卿如云道。

    “老婆,你肯定都不爱我了,一定是这样的,呜呜,你不爱我了,你都不知道保护我,你看,我都别人欺负了,你都不知道要保护我,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老婆,我可是认定你了,你可不能丢下我,呜呜。”

    大家看见叶傲峰这副一边占着便宜还一边卖乖的样子,非常的无语,这样男人到底要不要脸,和女人撒娇,也不嫌丢人。

    墨亦对于叶傲峰的表现,眼中闪过一丝欣赏,没有想到,就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主母的弟弟就已经学会放开心结,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来他怀中的女人起了很大的作用。

    叶傲峰完全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一遍讲话一边把自己的脸颊埋入卿如云的前面,吮吸着她洁白细嫩的肌肤,他的动作让卿如云心中一阵羞涩,一股酥麻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她咬紧嘴唇,生怕那股呻吟声会从自己的口中发出,让她想想都觉得羞涩。

    叶傲峰看着她娇羞的样子这才满意的放开她,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响起,“下次再不保护我,把我推给别人,我就狠狠地做死你,让你一辈子都下不了床,看你还敢不敢了,听见没有?”

    听见叶傲峰这声霸道又让她羞涩的话语,怀中的卿如云连忙点头应道,表示她听见了,一定会照办的,不敢再把他推给别人了。

    感受到他的温顺顺从的轻微点头示意,这让叶傲峰满意的扬起笑容,轻声夸奖道。

    “这才对嘛,这才是我的女人该做的事情,怎么可以把自己的男人推给闲杂人员,这简直就是讨打的行为,还是如如,就是喜欢这样的惩罚,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