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叶果身世之谜(3更)
    想起,知道自己怀有叶果的时候,叶倾芩心中充满着复杂,其实在叶果出生后,她对叶果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如何的去面对。

    后来,看着小叶果一天一天长大,对着她喊妈妈,心中有了一股母亲的感觉,心中的复杂情绪,也就让它渐渐地淡去放下。

    “我也在h城那里确认怀孕,才离开的,那个人也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乐趣,我在确认怀孕后,呆了几天就回去了,后来,在让大家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后,我又继续离开了家乡,直到叶果八个月后,我才又回到家乡那里去。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真的让我——”

    叶倾芩此时眉头皱得紧紧地,使得墨宸帝见了,心中的疼痛更深,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眉宇,想让她放松,不想让她忧虑。

    墨宸帝的动作,让叶倾芩从回忆中回神,注意到墨宸帝担忧的目光,柔柔地笑了,轻抚着他的脸颊,淡语道。

    “我没事!不要担心!我很好!”

    叶倾芩闲适地转换位置,继续躺在墨宸帝怀中,语气平淡无波地继续讲着曾经发生的事情。

    “我没有想到,那个人在那时候,他在h城赌场那里欠下了债务,他把我卖给赌场的一个男人,想要我去偿还他的债务,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我真的无法想象——”

    想到那个人的恶心嘴脸,叶倾芩心中泛起了一丝厌恶,她真的没有到那个人会是如此的恶劣和无耻。

    “那个人想要把我卖了,我怎么可能如他的愿,我直接把他告上了法院,以拐卖罪告了,也在那次直接向法院提出离婚,把证据直接给了法院。”

    想起那时候回了和这个男人离婚,付出的辛苦,想到这一切,叶倾芩的心中扬起了一股酸涩感,那时候,在她最需要人的时候,她的那些亲人都远离她了,无视她的困境,差点把她逼上绝路。

    “……最后,因为证据确凿,他也只能很愤怒的离婚,后来,我就再也没有看见他。”

    叶倾芩的讲诉让在场三人心里五味参杂,心思复杂不已,更是让墨宸帝心中对叶倾芩充满着自责和心疼。

    叶倾芩讲完一切后,见到大家一股苦大仇,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一阵好笑,脸上带着浅浅地笑意,轻笑道:“我没事,我现在很好,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你们就不要为我担心了。”

    他们三人都明白,他们的离婚,是不可能如她,说的那样的轻松,中间的艰辛和困苦,他们现在都难以去想象,特别还要面对一个无此无赖卑鄙的畜生,事情怎么会如此简单的解决。

    恐怕不仅要面对家人的不谅解,还要面对那个无耻之人的纠缠,和一些不知道危险。

    他们很明白,她一定受到很多的伤害和危险,只是她不愿说出来,只是不想再让过多的人为她伤心难过,他们都选择沉默不语。

    林之夏更为曾经做过的事情,感到十分的懊恼和抱歉,她温柔地语气中含着一丝浅浅的歉意。

    “你有受到伤害对嘛,我真的很抱歉,我——”

    叶倾芩误会她道歉的意思,轻笑地看着她,柔和的声音中泛着甜蜜的幸福,说。

    “林小姐,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而且,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每天都过得很愉快,你真的不用道歉,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询问,虽然,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你真的不用感到歉意,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还遇见这样好的男人,你该为我感到高兴。”

    叶倾芩那双柔嫩的小手握紧墨宸帝那双修长的手掌,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肚上,泛着幸福的笑容,看着林之夏,让她不用介怀。

    林之夏知道叶倾芩误会她的意思,本想解释清楚,想到身边的墨宸帝心中一突,最终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真诚柔和地祝福着他们。

    “墨夫人,祝福你,祝福你和墨少之间幸福美满,你一定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你值得拥有这一切。”

    “嗯,谢谢!谢谢你的祝福,很感谢你!”叶倾芩轻柔地笑道,感谢她的衷心祝福,再次问道:“林小姐,还有,要问的问题吗?”

    叶倾芩的话音刚落,林之夏就感受到,墨宸帝那股冷冷的目光中带着威胁的意味,瞥视了她一眼,这让林之夏心中泛起了一丝苦笑,心中升起了无力,口中忙回应道。

    “没有,没有了,现在没有你,墨夫人,感谢你!”

    林之夏的心中陡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小心翼翼地瞥视了一眼墨宸帝,收回目光,看向叶倾芩,目光直视着她,询问道。

    “墨夫人,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伤害了你,但同时那个又不算伤害,也算是帮了你,你会恨我吗?”

    “伤害我?又帮了我?”叶倾芩被她的这句话给搞糊涂了,不明白她的意思,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不明白对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什么样的伤害?”叶倾芩轻轻地询问道。

    “这个也算不了伤害,但是对你或许是个伤害吧,就是让你受到一些人的怀疑,厌恶,甚至有人恶意的诽谤的态度等等,这样的情况,你会恨我吗?”

    林之夏定定地看着她,想要从她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却见对方一脸困惑不解的样子,让林之夏心中一阵郁闷。

    叶倾芩好笑的看着一脸郁闷表情的林之夏,心中泛起一丝笑意,轻轻一笑,温柔亲切喃喃道。

    “林小姐,我实在不清楚你说的意思,不过,如果是你说的那样,那些人无所谓的目光的话,那样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呀,那样我会原谅你吧。”

    叶倾芩想到林之夏刚才的比方,淡淡地回应着对方,继续喃喃陈述者她的想法,道。

    “到底你说的伤害有多大,我实在是不太清楚,那我就不知道了,唉,你到底都在说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反正你现在没有伤害我,想那么多干嘛,管那么多干嘛,走,走了,我们一起去吃饭。”

    说完,不顾呆愣住的林之夏,拉起对方的手,向着那边一直不时地,向着他们这边查看情况的周子荷那里走去。

    墨宸帝看了一会她们,起身静静的跟在叶倾芩的身后,看着前方的身影,眼中的沉思之色更深,眸子闪过锐利的亮光。

    他很清楚这个林之夏,不会无缘无故的问出这个问题,一定还有他所不知的事情,不过,墨宸帝很肯定的是,这件事情,绝对的和叶倾芩有关。

    并且,这件事情的真相,恐怕只有这个林之夏知道,看来有时间有必要,找这个林之夏好好谈谈。

    在前面跟着叶倾芩一直走着的林之夏,全然不知她已经被墨宸帝盯上,注定她必须说出,一直让她胆怯却不敢说出的真相。

    ……

    叶倾芩走到叶果那一桌,看着大家一个个,都在等着她的到来,脸上扬起的笑容更加地深,林之夏看着她的笑容,也为她感到高兴。

    “小果子,你是不是偷吃了。”叶倾芩见到一边端坐的叶果,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邪笑,打趣着叶果。

    叶果瞥视了一眼母亲大人,那双眼中泛起一丝不雅地鄙视,无视母亲的打趣,淡淡地回应着。

    “妈妈,你幼稚就算了,请你不要伤害我幼小的心灵,这是对我的一直不尊重,知道嘛。再说了,这种事情也只有你会做,我是淑女,做不了那种粗鲁的事情。”

    “墨,她欺负我。”

    见到尾随过来的墨宸帝,叶倾芩嘟着嘴巴,不爽地告状,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幼稚,她的行为引来大家,不大小不小的白眼。

    墨宸帝听见叶倾芩的告状,冷冷的目光看了一眼叶果,吓得叶果心中哆嗦一下,嘴巴撇了撇,嘴里不满地嘀咕:“幼稚!”

    “我就是幼稚,你管我啊。”叶倾芩听到叶果嘀咕的话语,不满地反驳道,使得叶果直翻白眼。

    看着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让林之夏泛着颗愧疚的心情好受了一些,心中想着,最起码这个女儿在她受伤的时候,能够陪伴着她,让她减轻了痛苦,想着想着,林之夏脸上布满了温柔的笑容。

    墨宸帝看着满脸笑吟吟的叶倾芩,脸上的神色有些放心,默默的端过一边的鱼,挑出鱼翅,举起筷子,把一块鱼肉放入她口中。

    正在和叶果嬉闹的叶倾芩,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下意识地咀嚼起口中的鱼肉,当那股恶心的感觉,再次充斥在她的口腔时,让叶倾芩干呕起来。

    吓得墨宸帝赶紧丢下筷子,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温柔地问道:“好点了吗?”那轻声细语的喃语声,生怕是吓到她似的。

    良久,叶倾芩无力的摆了摆手,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更加不可能去回应墨宸帝的问题。

    要命啊,怀叶果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痛苦,现在怀孕前期如此这般痛苦,都是这个男人的种有问题,欺负人。

    叶倾芩的心里有些委屈,含着眼泪水,控诉地看着还在轻拍她背的男人,心中一阵烦躁。

    叶倾芩从来不知道,越来她怀孕后,性格会变得无此反复无常,她这是不是被养娇惯了,但是,没有办法,见到这个男人,她就不自觉地心中泛起一丝任性。

    叶倾芩的任性,并没有让墨宸帝生气,反而使得他更加地纵容她的行为,不得不说,叶倾芩简直就是这个男人自己宠溺出来,给他气受,他只能默默受着吧。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墨宸帝纵容着叶倾芩控诉。

    叶倾芩的反应让叶母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她看向叶倾芩,严重时闪过一丝鄙视,语气有些意味不明的说:“你怀孕了?”

    她那说话的语气和态度,让在场的人,眼神都有些不好起来,墨宸帝更是冷冷的怒视着她,吓得她低下头,埋头吃饭,再也不敢抬起头,叶父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讲话,继续吃着碗中的饭。

    感觉好了一些的叶倾芩,无力的靠在墨宸帝的怀中,不想有丝毫的动作,听见叶母的询问语气,心中冷冷一笑,目光冷淡的看叶母他们,淡淡的说:“是的,我怀孕了,我男人的种,这下你可是满意了。”那语气的狂傲让搂着她的墨宸帝十分的欢愉。

    叶母眼中闪过一抹难堪,感觉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她微低着头,继续吃饭,没有回应叶倾芩的话语。

    叶父已经也开始对他的妻子的强硬的态度,开始产生了不满,这个妻子,到现在还认不清现状,这段时间,她难道是白呆着嘛。

    这里的每一个人,看似都在听那位墨少的话,可是,做决定的总是他们的女儿叶倾芩,难道她不知道,现在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叶倾芩得来的嘛。

    叶倾芩丝毫没有理会叶母的态度,态度依然冷淡又带着一丝强硬,冷漠的无视叶母此时难看的脸色,淡言道。

    “母亲,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一起,怕我丢你的脸,怕我让你抬不起头,让你被人瞧不起。很抱歉,我还真的不怕别人说了,我就是怀孕了,我就是和这个男人上床了,他们又能拿我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