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叶果恨意,不是妈妈孩子(1更
    周子荷轻点着叶果的鼻子,脸上扬起一丝无奈的笑容,对着叶果连连摇头,轻声笑骂道。

    “你这个小屁孩,你就是知道笑话你妈妈,你这样笑话你妈妈,让你妈妈知道了,看她不把你的皮给扒了,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笑话她的不是,到时候可不管我的事情呀,可不要找我救命呀,我到时候,保持中立立场。”

    “子荷姨,你这样很丢人呀,还没开始就已经怕了,你这是未战就认输,这样很没用呀,很丢人呀,真是胆小鬼,你这样很没有志气呀,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嗯——”

    叶果停顿了下,看了一眼周子荷,忙转开视线,摇头晃脑样子,就如小大人似的,道。

    “嗯,是这样唱的,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我们新的长城,……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向着……”

    “哈哈哈——”

    周子荷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小屁孩的搞笑,让她肚子都笑疼了,实在让她不知道该说啥是好,她这个坑妈的孩子,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对吗?”叶果歪着脑袋,脸上溢满着无辜的表情,看得周子荷嘴角不停地抽搐。

    “我觉得我唱得很对呀,虽然不是很好听,但是应该没有记错吧,我觉得很好呀!真的,我觉得我唱得很好呀,如果实在不行,你来唱一首吧。”

    叶果的无辜让周子荷真心的不忍直视,这个孩子简直就是坑娘的娃儿,她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叶果丝毫不减悔意,继续走在嘲笑妈妈的道路上,还不忘把周子荷拉上同样的道路前行,稚嫩的声音不停地劝解着周子荷。

    “再说——”叶果停顿了下,瞥视了一眼叶倾芩的位置,收回目光,定定地看向周子荷,意有所指道。

    “妈妈,她现在没有时间,我想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会在意我们呀,还是你认为,帅叔叔会让她有所行动呀,就她那个样子,别说是有所行动了,就连正常点都恐怕不容易吧,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简直痴人说梦话。”

    “小屁孩,找揍呀,你说你简直就是——你呀!”

    周子荷轻柔地声音,无奈地说道,那无奈的话语中带着宠爱,轻轻地摇着头,笑看着叶果,对她的这番话的见解,她是相当的感到很无语,不由地感慨道。

    “真不知道,我该说你是是好,你这个孩子,你说说,我都不知道,你的这个性格到底像谁?”

    “反正像谁,也不会像那个恶心的东西,像他让我觉得恶心,倒胃口。”叶果稚嫩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厌恶、嫌弃,还有浅浅地不易察觉的烦躁情绪。

    “小果子,你,他是——”

    周子荷听见叶果话中的厌恶和嫌弃,以及她对那个人的称呼,使得心中一阵震惊和诧异,让她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心中有些担心和疑惑,喃语道。

    “我知道,姨姨知道,你不喜欢他,可是他毕竟是你的亲人,他是你的,唉,果果,你这个样子,是非常的不礼貌的,不管他和你的母亲有什么矛盾,这些都不是你这个孩子该管的,你只要开心就好好,而且,这一切,都是和你没有关系的,他——”

    “那恶心的人不是,他不是,我不要,那样恶心的人怎么会是了,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那个人做的事情,你就会明白,他太恶心了,他不配是人。”

    叶果的情绪越说越激动,使得周子荷心中更加地担心和疑惑,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果的表述让周子荷知道,事情恐怕不止因为对方和好友叶倾芩之间的矛盾,恐怕还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看来这件事情,对叶果的伤害非常的大,不然,叶果不会有如此的激动和烦躁得情绪;就是不知道,好友叶倾芩知道这件事情不,看来,她还要好好地询问下。

    周子荷看着叶果激动地样子,心中一阵沉重,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个孩子如此的充满恨意和激动了,她轻轻地拍着叶果的后背,让她平静下来。

    良久,周子荷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叶果,心中思量着怎么询问问题,却听见叶果接下来的话,也让她无比震惊不已的事情。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听到这样的事情,让她难以置信,从叶果口中听到的内容。

    “子荷姨,我,我不是妈妈的孩子,真的,我不是,其实,我知道,我不算——”

    叶果停顿了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意思,好像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语,来表达心里的想法。

    “叶果,你别听别人胡说,你就是你妈妈的孩子,这个可是你妈妈,亲口和我说的,这怎么会是作假的事情,不要听其他人胡说八道。”

    周子荷震惊地看着叶果,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她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这个孩子身边,讲这些事情,简直就是畜生做的事情。

    她的脑海中突然想到,刚才叶果那强烈的恨意,心中一惊,还有淡淡地疑惑,她为心中陡然升起的想到感到震惊,让她难以平静内心蜂拥而至的情绪。

    她不相信好友会欺骗她,周子荷不认为叶果是别人的孩子,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叶果,你告诉姨姨,你都知道些什么,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可以告诉姨姨,好吗?”

    周子荷眼中露出担心的神色,看着叶果的眼神中带着小心翼翼,使得叶果那颗受伤的心,得到了一丝温暖。

    “你知道的这些事情,你和你妈妈讲了吗?”周子荷再次询问。

    “没有,我没有和妈妈讲,我不敢和妈妈讲,我怕她会不要我,我不要离开妈妈身边,子荷姨,我不想离开妈妈,我喜欢妈妈,你让她不要赶我走,我不要离开……”

    周子荷看着叶果担心害怕的样子,心中一阵疼痛,到底是哪个混蛋,给这么小的孩子灌输这些思想的,让她知道了非把对方剁了喂给吃,简直就是人该做的事情,孩子这么小,竟然能下得了手。

    “果果,不怕,你妈妈不会赶你走的,相信姨姨,你妈妈这么舍得会赶你走,如果你妈妈真的不要你,怎么会到现在,还把你留在身边了,你说是不是?”

    “真的?妈妈,真的不会不要我,即使,我不是妈妈的孩子,她也不会不要我嘛?真的会留下我吗?”叶果小心翼翼地确认着。

    看着孩子眼中胆怯和不自信,周子荷的心阵阵的疼痛和愤怒,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这个害果果一直忍受着担心害怕的人。

    混蛋,畜生,最好别让本姑娘逮到,不然非把他的皮扒下来,把他的肉喂给吃。

    “果果,你告诉姨姨,是谁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周子荷看着叶果,再次紧张地询问着她事情的缘由,想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我,我——”叶果的眼神有些黯淡,她欲言又止地看着周子荷,让周子荷见了一肚子窝火,心中的怒火难以消散。

    “小果子,你相信姨姨嘛?”周子荷见叶果半天没有讲话,心中一阵着急,却依然耐心地询问着,她握住小叶果的肩膀,定定地看着她,道。

    “我相信!”叶果小声地嘀咕着。

    “那你告诉姨姨,你知道的一切事情,让姨姨来处理,相信姨姨,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姨姨不会让小果子受到伤害的,相信我,好吗?”

    周子荷的眼神中透着关心和爱护,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叶果,想让叶果相信她,事情交给她处理,让叶果不要担心这些事情,一切都有她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