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叶果拿刀杀人?(1更)
    外婆见叶倾芩一直看着她不说话,心中有些打突,语气顿住,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她到底该不该说下去,当见到叶倾芩脸上扬起的笑容时,让她心中的担忧和忐忑不安,放了下来,人也变得轻松了下来。

    “外婆,不要担心,没事的,你就放心,你不用着急,不会有事情发生的。”

    叶倾芩宽慰地对着眼前的外婆,低喃道,希望她的话可以让对方不用那样的担心、害怕,让对方能够放下心,她不会让叶果有事,也不会让那个人出人命的。

    听见叶倾芩的话,始终无法让外婆的心中的担忧放下,她的眼神看了一眼远处的叶果,眼神中溢出的担心,让叶倾芩心中一颤。

    “可是,你这样让果果做,对小孩子将来的形象不好,会让她的未来受到影响的,将来果果长大了,怎么找对象,对方知道后,会怎么想果果呀,他们一定会认为是果果的问题,会让人觉得果果——”

    “不需要!”

    苏天阳冷冷地的声音打断了外婆的话,让外婆噎住,眼神有些呆愣地看着眼前突然出声的苏天阳,不明白这个孩子打断她是什么意思,眼神中充满着疑惑和忐忑。

    “天阳。”

    叶倾芩温柔地声音中带着一丝浅浅的不悦,让大家的眼神一闪;这一刻,大家都知道,叶倾芩对于这个外婆很不一般,这个外婆在叶倾芩的心中占有一定的位置。

    “对不起!”苏天阳听见叶倾芩的声音,身子一颤,沉默下,冷冷地声音再次响起。

    “啊,不是,没有,没,我,我——”外婆听见对方突地的道歉,表现的有些语无伦次,手脚并用的慌张解释道。

    “外婆,没事,天阳不是故意的,他的意思,果果的未来不用担心的,果果会没事的,你要担心,我把果果喊过来,好不好?”

    叶倾芩见外婆慌张的解释,眼神一闪,温柔地安慰着外婆,让她不要担心,脸上扬起安抚的笑容,让她整个看起来充满着祥和的气息,使得外婆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良久,大家听见外婆忐忑的声音响起。

    “好!”

    叶倾芩看着情绪稳定下来的外婆,心中放心了下来,目光转向叶果的方向,见到叶果还在追赶着前面的范子非,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微微上扬,看起来妖艳绝美,让在场的人心中感到一股寒意。

    “果果!”

    叶倾芩的声音很轻,很柔,轻的让人不仔细听得话,让人很难听见她的叫喊;她的这番叫喊方法,让大家呆愣住,目光呆呆地看着她,好像很难相信,还有这样的喊叫方法。

    周子荷被叶倾芩这声轻柔地喊叫,怔得当场呆愣在那里,目光中溢出了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她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叶倾芩,良久。

    在场的人,无不被叶倾芩的这番叫法给怔愣住,云翼更是嘴角不停地抽搐地看着叶倾芩,眼中溢满着浓浓地笑意,对叶倾芩的这套作法,他是给了十万个点赞。

    主母这招真的是太绝了,这是既回应了外婆的担心,又让外婆难以说出不是,真的是让对方有苦难言呀。

    墨宸帝也被叶倾芩的这番作为搞得有些呆愣,他的眼中一闪而逝的呆愣,很快地回神,眼神中透着一抹笑意,纵容的看着叶倾芩的行为,对于她的这番作为给予十足的支持。

    周子荷从呆愣中回过神,眼神中带着笑意的看着叶倾芩,对于她的这番作为,她是从心底里觉得太绝了,简直就是神人呀,瞥视了一眼外婆那副呆愣的样子,让周子荷心中有些幸灾乐祸。

    实在不是她想幸灾乐祸,而是她觉得,不想就这样便宜了这个范子非,那个畜生就不是一个东西,竟然能那样对待好友,更何况刚才的话,周子荷敢保证,如果不是果果行动的快,恐怕墨少已经上手了,开始教训对方,不得不说,周子荷真相了。

    “外婆,我叫了,她没有过来,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住了,唉!”叶倾芩那副唉声叹气的样子,搞得周子荷和大家嘴角一阵抽搐,心中直犯嘀咕。

    就你刚才的声音,我们倒是很想问问,谁听得见,听不见她回来的鬼呀,亏她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又是一副伤心落魄的样子,他们倒是想问问。

    阁下,你瞎伤心啥呀,你女儿帮你教训这混蛋,你外婆让你喊人,你倒是喊了,只是那声音鬼听见,还好意思抱怨。

    叶倾芩完全不去理会其他人的心思,眼神定定地看着外婆,心中一阵叹息,她知道外婆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该发生的始终都是需要发生的,我们是无法逃避的。

    她知道叶果对那个男人有怨恨,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她是心疼外婆,对于外婆,叶倾芩是真心的不愿意她为难,但是,却无法做到外婆她那样的毫无怨言地圣人心态。

    “外婆,倾芩知道你为果果着想,但是,果果现在心中有心结,就必须发泄出来,如果总是憋在心里出憋出病来,你是最疼爱果果的,你一定不会希望果果生病的,是吧?”

    叶倾芩那双美丽的眼睛中带着温柔地神情,还有淡淡地请求,让外婆到嘴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出去,喃喃道。

    “嗯,果果开心就好!”

    “谢谢,外婆!”

    叶倾芩的脸上漾起了灿烂的笑容,让在场的几位男士,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和宠溺;他们的目光让墨宸帝扬起了危险的星光,冷冷地眸子直射向对方。

    周围的气氛逐渐紧张起来,然而,造成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叶倾芩,却一脸无辜地看着大家,让众人嘴角一阵抽搐,实在对这个女人是又爱又恨。

    “倾倾,饿了吗?”

    墨宸帝收回视线,轻柔地询问着怀中的叶倾芩,丝毫不顾及在场的人的想法,宠溺的目光中带着浓浓地情意。

    “饿了!”叶倾芩摸着肚子,有些傻兮兮地回应着,她这份呆萌的样子,让人见了心中无不扬起一丝柔情。

    云翼无奈地看着主上不断向外散发的冷气,心中一阵无语,这能怪他嘛,这些男人对主母有意思,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们围绕在这里,难道还要让他赶走。

    就在云翼心中抱怨连连的时候,叶果走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坐在一边,扔下手中的刀子,接过苏天阳递来的水喝了起来,心中的怒气总算让她消散了不少。

    “果果,累了。”

    叶倾芩温柔地声音响了起来,让正在喝水的叶果身子蓦地一僵,神情有些胆怯,目光中带着小心翼翼地看着叶倾芩。

    “妈妈——”

    “嗯,觉得自己做的如何?”

    “……我,我,没有错!”叶果的目光中带着倔强,她定定地看着叶倾芩,坚定自己的想法。

    “为何?”叶倾芩对于她的行为,并没有给予评价和批评,依然温柔地问道。

    “他不该如此这样,他凭什么可以这样说你,他有什么资格说你,就他那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痴人说梦话。就他那个样子也配,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不自量力,哼!”说到最后,叶果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大家听了叶果这句话,嘴角抽搐,心中一直嘀咕道,有什么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情,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做法,和她们说话,简直随时做好被气死的准备。

    “嗯,我知道了,好了,既然觉得没错,做了就要承受住被人的眼光,你选择的就要自己承担。”叶倾芩对于她的话没有给予批评,只是淡淡地回应着,然后问道。

    “死了没有?”

    “没有,不过——”叶果对于妈妈没有批评她,心中有些开心,当听见问这句话的时,叶果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眼她,道。

    “他已经受伤了,太没用了,简直就是一个废物,没有用的东西,这种人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

    “叶果!”叶倾芩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严肃,她脸上笑容淡去,神情中带着一丝不悦地看着叶果,让大家见了心中一突。

    “果果,你要记住,我刚才做的事情,我不会说你正确与否,也不予评价,毕竟,那是那个人自找的,也是你自己选择的做法;但是,你要记住,无论是谁,你不该有任何轻视他人的态度,你可以蔑视他,但是不可以轻视他,你要知道,任何一个个小小的人物,都可以害你于万劫不复,还明白?”

    叶倾芩的告诫深深地铭记在叶果的心中,也为叶果的未来垫下了不少的基础,然而,她却忘记了一份重要的事情未说,致使未来,发生了一件对任何人来说,都极为痛苦的事情。

    “妈妈,我知道!我不会轻视任何人,我明白该怎么做。”

    “嗯,明白就好!”

    “你们这对母女的相处方式,也真的够独特的,芩芩,你教育女儿的方式,让我佩服,如果当初,我要是学你的话,或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也不会让孩子走得越来越远。”周子荷看着叶倾芩与叶果之间的相处方式,有感而发道。

    “每个人生活的环境不同,得到的机遇不同,很多事情,在处理方式上也就会变得不同,我的方式不代表适合你们之间,有时候,看到得适合别人的一切,并不代表适合自己。”

    对于好友周子荷的家庭情况,她了解一些,自然明白,她和叶果之间的方式并不适合她们母女,如果周子荷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的女儿刘晓洁,只会让她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

    叶倾芩的话虽然没有明说,周子荷还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定定地看着叶倾芩,心中一阵叹息。

    知道好友说的很对,如果她真的按照这样的方式和女儿刘晓洁相处的话,那么她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越来越恶化,或许她真的和这个孩子无缘吧。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我再想都是无法改变,那已经既定的事实,或许,我们之间就是没有那个缘分吧,有时候,人就是如此奇妙,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会和自己投缘,久了反而会成了仇恨。”

    “或许吧!但也不排除,也有些事情,是有隐秘的。”叶倾芩并没有对周子荷的话语给予肯定,而是隐晦地说出一番话,让周子荷心中有些莫名奇妙的感觉。

    她的隐晦话语,让在他们不远处和外婆一起的叶父叶母他们,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和莫名的神色,他们的表现让叶倾芩嘴角勾起一丝浅浅地嘲讽。

    这样的情景,让一直关注着叶倾芩的几个人,眼中闪过一丝幽暗的沉思,神情变得深邃,使得墨宸帝见了心中扬起一股浓郁的不悦,心中非常不爽。

    他的倾倾,不需要这些人的注意,他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别把注意力放在倾倾的身上,简直就是一群惹人嫌的家伙。

    “什么意思?”周子荷听到这句话,神情有些不明,她总感觉叶倾芩的这句话有股话中有话的感觉。

    “没事,只是告诉你,很多事情,不要看表面现象,我们还是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叶倾芩看着好友一脸的疑惑不解,脸上扬起淡淡地笑意,告知着。

    “不明白,你这是准备当哲学家,搞起文文绉绉的话语,什么透过现象看本质,你想让我看什么本质?快说!”周子荷见她并没有解释清楚,反而是让她的脑子越绕越糊涂,心中有些急躁。

    “淡定!”

    叶倾芩不去理会她的急躁,依然不急不慢地回应着,看得周子荷心中一阵不爽,眼睛狠狠地瞪着她,明确地让叶倾芩知道,她现在正处于不爽阶段,赶紧的,麻溜的告诉她。

    “冷澈,把你的女人管好,别让她动不动发疯了,久了会让她有损形象。”

    叶倾芩完全不去理会周子荷的警告,淡淡地拖着冷澈下水,让周子荷见了,心中一阵咬牙切齿的,瞪向叶倾芩的目光中充满着怒意,让叶倾芩下意识地向着墨宸帝怀中靠近,引来了墨宸帝冷冷地目光注视,吓得周子荷收回自己的目光,小声嘀咕着。

    “小人!”

    “我家墨最厉害!”叶倾芩夸奖的喃喃道。

    “你得了吧!别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我想希洛她们给你准备的零食应该做好了吧,赶紧过去吃吧,饿着你无所谓,如果饿着我的宝贝干儿子,我找你算账,哼!”

    “叶倾芩,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