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他是我的女儿?(2更)
    周子荷的话刚说完,就听见一声怒吼声,那声怒吼的声音中带着浓郁的恨意,让云翼他们都皱起了眉头,眼神小心翼翼地看向墨宸帝的方向,见到他脸上溢满着杀意和冷酷无情。

    心中一阵哆嗦,为这个声音的主人,默默地点上一根蜡烛,为他默哀一分钟,你说谁不去惹,非要犯到主上的手上,这不是找虐的节奏,把自己往死里送,他们也是醉了。

    叶倾芩的目光转向范子非,见他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的,可见叶果刚才下了多大的狠心,心中有些默默地为对方掬上一把同情的泪水。

    他是真的以为叶果下不了手,不会忘记,在叶果的概念中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怎么会下不了手。

    唉!

    这人呀,就是认不清现实状态,非要让自己被折磨,这不是受虐倾向,又是什么,叶倾芩感觉自己的思绪有些跑远了,默默地甩去心中的想法,看向来人。

    “你这是没有被教训够,准备被继续教训的嘛。”

    叶倾芩的话语毫无顾忌地讥讽着对方,让对方眼中泛起了浓烈的愤怒和怨恨的目光。

    “你——”他指向叶倾芩,让叶倾芩见了,皱起了眉头,神情有些不悦,语气变得冷硬起来。

    “范子非,你最好不要用手指我,我最讨厌人家用手指我。”

    叶倾芩冷厉的话语,让范子非心中有些胆颤,他愤怒地目光中带着一丝慌张,强做镇定地看着叶倾芩,道。

    “叶倾芩,你不要忘记,叶果是我的女儿,你竟然让我的孩子杀我,你还是不是人,你有没有良心,你尽然已经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那么,叶果,我就要回去。”

    “是嘛?”叶倾芩轻声低喃着。

    “对,她是我的女儿,孩子跟着我,也是应该的,你已经怀孕了,有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也不会在意和我之间的这个孩子。”

    范子非就是故意这样说,他就是想让叶倾芩身边的男人知道。他范子非也和这个叶倾芩之间有过孩子,他们之间也有过亲密接触,他倒是看看,这个男人能不能够容忍得了叶倾芩。

    等到这个男人不要叶倾芩了,他一定要好好地占有着叶倾芩,让她也成为他的女人,也属于他范子非的女人。

    他在想象着这个美梦,脸上的表情开始显得猥琐起来,看得叶倾芩皱起了眉头,更是让墨宸帝眼神更加地危险起来。

    云翼在一边看着这个搞不清楚状态的男人,心中默默地为这个男人点上一根根蜡烛默哀,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的话让一边的叶果厌恶地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神似墨宸帝的危险眼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父女了,就连眼神都如此的神似。

    一边的林子夏听见这句话,眼神闪烁了一下,嘴角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讲话,神情却有些忧郁起来,让墨宸帝的眼神深邃幽暗起来,心中对这个林之夏充满着了怀疑。

    “范子非,什么时候叶果是你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叶果的这句话传入到正处于思想挣扎的林之夏耳际,只见她震惊地看着叶倾芩,眼神中透着一丝紧张,她的表现让叶倾芩挑起来眉头,有些奇怪林之夏的表现,却让一直注意着她的墨宸帝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冷冷地目光中带着一丝探索。

    墨宸帝的目光让林之夏的眼神有些闪躲,心虚地转开目光,使得叶倾芩都开始对这个林之夏充满着好奇,她的心中有些纳闷,林之夏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让她如此紧张和担忧。

    “叶倾芩,你不要忘记了,这个叶果,可是我的精子,出现在你的身体内产生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我的精子在你体内的感觉了,我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想到那时候的感觉,范子非老实的脸上出现了快感,让在场的人见了心中一阵厌恶,这个人看似老实,却是一个极其让人厌恶作呕的家伙,听着他的话,让人想要痛扁他一顿。

    范子非的这番举动,让心系叶倾芩的夜子星目光变得愤怒起来,那双向来爽朗充满笑意的眸子,在此时变得暴虐危险起来,耳边听见这个男人不停地的讲话,让他握紧了拳头,很想把对方痛打一顿。

    “……啧啧,想想就是爽快,我的精子是如何的被搞出来,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他奶奶的,疼死老子了,不过想到能够让我的精子,在你的身体内,妈的,我想想就兴奋,太他妈的爽了,老子没有上了你,可是——”

    范子非一个人在那里越说越兴奋,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话引来在场几个男人愤怒和暴虐的目光。

    “想到老子的精子可是在你的身体内安家落户呀,想想就爽,老子可是和你有着亲密的接触,怎么?你不承认也是不可能的——”

    叶倾芩放在林之夏身上的注意力,很快地被范子非的话语转移过来,听见他那让她极度作呕的话语,叶倾芩那已经不再出现的孕喜,再次有了反应,使得叶倾芩再次干呕起来,吓得墨宸帝紧张兮兮。

    “倾倾!”

    墨宸帝紧张地低语着,看见叶倾芩弯着身子干呕着,心中一阵疼痛,冷冷地的目光冷厉地射向范子非,眼神中溢出杀意,吓得范子非倒退几步,听见墨宸帝冷冷地低沉话语,脸上布满着恐慌和害怕。

    “你,该死!”

    云翼示意护卫舰的人压住范子非,接过容希洛手中的温水,递给墨宸帝。

    墨宸帝接过杯子,轻柔地放在叶倾芩的嘴边,让对方小酌一口,却见叶倾芩喝了一点后就全部吐了出来,就连前面吃的一点食物,都一并吐了出来,让墨宸帝见了,心中的暴怒情绪更加地显现出来。

    看着她刚好转的脸色再次苍白,墨宸帝难以制止心中的残虐,冷冷地声音中带着残暴,道。

    “云翼!”

    “是,属下明白!”

    良久,大家听见一阵阵惨叫声,如雷贯耳,让大家心中一阵胆颤,这时候,这些人才明白这个男人,依然还是如此的残忍和冷酷无情,只是他的冷酷无情和残忍,因为怀中的女人有所收敛,但是,一旦涉及了他怀中,让他宝贝至极的人时,他的残酷和无情会暴露无疑。

    叶倾芩很快虚弱地躺在墨宸帝的怀中开始昏睡起来,看着她苍白虚弱的样子,让大家心中一阵担忧。

    然而,见到墨宸帝那张冰冷无情的脸色,大家都停下了脚步和要说的话,只能默然地看着他,抱着叶倾芩向着车子走去。

    外婆见到叶倾芩苍白虚弱的样子,心中一阵难过,眼神中带着担忧,她伤心而又自责地喃喃道。

    “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让倾芩这样的。”

    听见外婆自责的话语,周子荷心中一阵叹息,暗叹,这个外婆,什么都好,就是什么事情总是往自己身上揽,无论是不是她的错,她都会认为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缘故,想想,都为这个傻乎乎的老人心疼。

    “外婆,这个不关你的事情,是芩芩怀孕了,她这次怀孕,孕喜很严重,所以——”

    “怀孕?”外婆惊讶地看着周子荷,一脸的吃惊样子,好像难以置信她听到的消息,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那位先生的?”

    听见这句问话,让周子荷哭笑不得,只能无奈地回应她的问题,道:“当然那,不是墨少的,还能是谁的,你没看见墨少对芩芩护着了,你还看不出呀。”

    “不是,我,我是说,那个,我的意思——”

    “外婆,我知道,没事的不用担心,芩芩怀的是墨少的孩子,现在芩芩可是墨少的妻子,真是墨少最为宝贝的人,再说,妻子给丈夫怀个孩子,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呀!”

    周子荷意味深长的话让在场的几个人,眼神一闪,神情变得莫名,却依然没有开口去反驳她的话语。

    也只有这个傻傻的外婆,依然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傻乎乎地回应道:“那当然好,应该的,是这个墨少的好,这个小伙子很好,对倾芩很好,很好,果果,以后果果就有弟弟,果果,记得要保护好弟弟呀,果果。”

    “姥姥,果果知道,果果一定会保护好弟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弟弟的,姥姥放心。”叶果听见外婆的话语,高兴地应答着,见到有人这样关心弟弟和妈妈,叶果的心中充满着喜悦和开心。

    云翼他们看着这位老人,心中一阵唏嘘,总算有些明白主母为何对这个外婆如此的不同。

    这个老人家真的是位良善的老人,即使刚才明知道女儿如何的抱怨主母,却依然坚持着自己心中的良善和纯净,真的是难得可贵,他们也欣喜有人对主母和叶果的真心关心和爱护。

    容希洛很喜欢这位外婆,她身上温水般的气息让她非常舒服,她走到外婆的身边,温柔地看着她,笑盈盈地询问道。

    “外婆,你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孕喜的痛苦吗?主母,这段时间内可是受了孕喜的罪了,这才好了几天,又开始了,外婆,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呢?”

    容希洛的话语倒是提醒了周子荷,她温柔地眼神中透着问询,定定地看着外婆,希望可以从她这里能够听到有用的答案。

    几位男人见这些女生,开始问起了女人家的这个问题,都默默地站起来,走向其他地方开始忙碌起来。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准备吃饭的时候,在这些女生询问外婆孕喜解决方法的时候,云翼他们很快地把食物准备好,正准备去墨宸帝那边的时候,见到一对奇怪的夫妻向他走来,心中一阵纳闷与疑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