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 绑架叶倾芩?陌生男孩(2更)
    云翼看着向他走来得一对怪异夫妻,心中充满着纳闷和疑惑,他为何确认对方是夫妻,实在是他们的行为,让他不得不这样的认为,然而,为何让他觉得怪异,主要是,对方的行为又同样的让他觉得极为怪异和别扭。

    女的虽然一副亲密的样子,可还是让云翼看出她眼神深处的恨意,男子看似温柔宠溺,却让人有股别扭的感觉,这一对之间的气氛怎么看,都觉得让云翼觉得极为怪异和不舒服。

    云翼淡漠地看着这对夫妻,神情淡然,眼神中带着一丝审视的神色,让走过来的李剑他们见了,心中一颤,内心深处扬起一股心虚的感觉,眼中闪过一闪而逝的心虚神色,让云翼见了眼神一闪,静静地看着他们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句话也没有开口询问。

    李剑看着对方的沉默不语,眼中闪过一丝薄怒,内心中充满着愤恨和不爽,脸上却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容,对着云翼谄媚道。

    “您好!我——”

    李剑的话音刚起,云翼皱起了眉头,对于对方这种无意义的打招呼,他是真心的没有时间和他纠结,云翼冷冷地打断对方的话语,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一丝命令,道。

    “直接说重点,废话少说,有事说事,我没有时间陪你唠嗑。”

    云翼的话让对方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却很快地调整好他自己的心态,这倒是让云翼眼中闪过一丝微光,眼神深邃幽暗了起来。

    “我这边有件事,是关于叶小姐的消息,不知道阁下你想不想知道?”

    李剑见对方完全不吃他那一套,语气开始变得傲慢起来,眼神看起来开始显得狂傲,看得云翼皱起了眉头,更为对方话中的意思感到一丝惊讶。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云翼冷冷地瞥视着对方,目光中含着一丝警告,让李剑心中一阵颤抖,心中有些害怕,却依然提起自己的头昂,看着对方,丝毫没有一丝的躲闪和退缩。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可以告诉你的事,这件事情就是真的,我也是没有必要去骗你的,你说对不对,这件事情,我也是在无意中发现的——”

    “是嘛?”云翼淡漠地看着对方,依然不急不躁的样子,看着对方就如在看待一个死物,他的眼神让李剑心中有些慌乱起来。

    “是的,当时我就不小心听见,见那一伙人在谈论着,我就无意中偷听一下,没有写想到会听到这些。”李剑的语气中开始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他那双傲慢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慌乱,道。

    “那你,是如何知道,他们说的是?”云翼没有明说,对方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急忙解释道。

    “他们说了叶倾芩的名字——”

    他的解释让云翼眯起眼睛,对方见云翼危险地眯起眼睛,心中一阵慌乱,语气有些着急地喃喃道。

    “我们和叶小姐认识,在末世不久后,我们曾经一起走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我想叶小姐应该还记得,你如果还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她,对了——”

    李剑想到了什么,继续对着云翼不停地解释着,来打消对方的怀疑目光,语气也慢慢地镇定了下来,道。

    “我知道叶倾芩身边有个孩子,是个小女孩,叫什么果的,对,想起来,叫叶果,是的,就是叶果,她的女儿,那时候,我们结伴走的时候,看见过这个小女孩,我说的没有错吧。”

    听见对方的解释,云翼并没有马上回应对方,冷冷地目光直视着对方,让李剑心中一阵心慌,却强制自己镇定。

    他身边的陈焦娇见李剑如此这般,心中充满着不屑,她现在对这个丈夫,完全一副怨恨和仇视的心情,然而,为了能够得到她想要的东西,此时的她也逼迫自己做好一个妻子的形象。

    “那么,你想说什么?”良久,云翼的话语冷冷地传入李剑的耳际,让他狠狠地呼出一口气,他的行为动作,让云翼的眼神的沉思一闪而逝,对方丝毫没有察觉到。

    “我,我,等等,……”

    李剑看向云翼的眼中出现贪婪,让云翼危险地眯起双眸,定定地看着他,李剑虽然被对方的眼神吓到,却依然强做镇定地看向云翼,说出他的要求。

    “我们有个条件,放心,不是很为难你们,毕竟,我们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也是有生命危险的,总是要给自己寻个保障,你说是吧。”

    “什么条件?”

    “我们要跟着你们,到了基地以后,我们需要你们,让我们在基地有个保障,毕竟,按照那人的情况,应该也是那里的人,而且地位也不会低,所以,这样既保证了我们的安全,又可以让你们很快地找到对方,何乐而不为,你说,是吧?”

    “想得倒是很周全。”云翼冷冷地话语中带着讥讽,毫不留情地嘲讽着对方。

    “那是!末世,重要给自己寻找一个保障吧,毕竟在这末世,人命不值钱,我也考虑一下自己的情况吧。”李剑完全不去理会对方的嘲讽,即使此时的心中充满着愤怒,他依然带着讨好的笑意看着云翼。

    “说吧,是什么事情,我倒要看看,值不值那个价格,最好你的事情让我觉得值得,不然——,你自己知道。”云翼的目光中带着冷厉,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李剑退了一步,很快的稳定自己的脚步,淡淡地道:“有人想要绑架叶倾芩,而且不止一方人。”

    李剑的信息让云翼有一瞬间惊讶,很快地恢复平静,冷冷地声音中含着警告,嘴角勾起一丝残酷无情,道。

    “你最好确定,你的消息是真实的,如果让我知道你竟敢骗我,我想你就做好去死的准备。”

    “呃,额,你放心,这是我和妻子一起听到的,不信你可以问她?”说完,拉过一边自从过来后,就一直安静呆着的陈焦娇,推了她一下示意她,向对方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

    “呃!”陈焦娇被他一推,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有些呆愣,见到李剑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很快地回过神来,娇柔地喃喃道。

    “是的,当时我和我的丈夫正好在躲避丧尸,正好看见一伙人,看他们的装扮很不一般,一伙人看起来都蛮厉害的,我就留心看了一下,见他们中有个女的说,让他们在绑架的时候注意点,不要伤了叶倾芩。”

    陈焦娇的话语让云翼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他嘴角扬起一抹嘲笑,道:“是嘛?竟然很厉害,发现了你们后,让你们发现了这个秘密,为何就没有杀了你们了,我该说你蠢还是自以为是了。”

    “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云翼的话让陈焦娇有些惊慌起来,她一时气愤李剑,忘记了这些事情,只想表达她的愤怒,现在云翼的反问,让她开始慌张了起来。

    李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陈焦娇一眼,那一眼让陈焦娇心中一阵慌乱和恐惧,脸上有些惊慌失色,眼神中带着恐惧,看得云翼挑起了眉头,心中有些深思。

    李剑丝毫不见慌张,并没有因为陈焦娇的话语有任何慌乱的表现,他看向云翼,道。

    “那是因为当时我们躲避的地方很隐蔽,她是一个妇道人家不会说话,希望不要误会,我们并没有恶意,而且和叶小姐之间也算是相识一场的,也是为了叶小姐着想,想了好久才决定告知,请你要相信我们。”

    久久地,云翼一直看着他没有讲话,直到在对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云翼才开了尊口,道。

    “我知道了,不要,我家主上不喜欢太作自以为是的人,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没事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云翼看向李剑,从他们身上他看出了他们刚才有干了什么,而且,这个李剑的气息,让他极度不舒服有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他还是事先警告下,免得对方出现影响了主母,到时候,受伤的还是他。

    “我知道了,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对于云翼的警告,李剑的心中充满着怨恨和不满,他此时受到的欺辱,他不会忘记,他会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会连本带利的回报给对方。

    此时的云翼不会想到,就因为他的一句警告,为自己竖立了一个敌人,而且还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让人是防不胜防。

    “你们可以走了。”云翼毫不留情的下起逐客令。

    “不是,你——”李剑有些呆怔地看着对方,眼神中透出不爽的情绪,口中带着不悦地问道。

    “你刚才,还答应了我们的事情,你想反悔?”说完,眼神露出一丝凶残,恶意地看着云翼,丝毫没有影响到云翼分毫,他冷冷地直视着对方。

    “我有答应说是现在嘛,你们都说了是到了基地,现在又没有到,你们这么急着干嘛,现在又没有人杀你,你怕什么,可以滚了,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滚!”

    云翼冷冷地话语中带着冷厉,丝毫不留情面的叱喝着对方,让李剑心中恨意加深,眼中如同毒蛇般般,恶狠狠地盯着云翼,见到对方没有丝毫的改变主意,他粗鲁地拉着陈焦娇离开,见到陈焦娇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很快地消失。

    看着这边奇怪的夫妻,想着他们刚才的问题,云翼陷入了沉思,直到云魁的出声打断了他的沉思。

    “他们是谁?”

    “不知道,来告密的人。”云魁的声音让云翼回神,他淡淡地回应对方的问题。

    “告密?”云魁冷冷地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对,他们说,听到有人要绑架我们的主母。”云翼依然淡漠地回应着他的问题。

    “哦,绑架——你说什么?”

    说了一半,感觉不对劲的云魁,吃惊地看着云翼,心中一阵震惊自己听到的消息,看着云翼脸上的认真神情,他才发现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心中扬起了慎重。

    “消息可靠性如何?是那两个人告知的?”云魁神情变得认真,语气严肃的问道。

    “就是他们说的,有人想要绑架主母,而且,感觉还不是一拨人,恐怕那边发现了不对劲了,感觉主母威胁到他们了,开始有动作了。”云翼的神情淡漠,语气依然淡淡地,丝毫不见他的担忧,不咸不淡地回应着云魁的话。

    “他们开始行动了?”云魁的神情变得面无表情起来,眼中溢满着讥讽的神色,语气嘲讽着。

    “不自量力,真以为,就凭他们也想阻止主上的行动,恐怕主上一直以来的不问世事,让他们忘记了当初的大扫除了,真是一群不长记性的东西,不知死活!”

    想起那次的事件发生,让云魁心中一阵胆颤不已,那次主上就是因为对方,背地里干得那些事情,毫不留情把对方折磨致死,现在想想,都觉得恐惧和害怕。

    他们知道,主上为何会如此生气和残忍,因为真的要被对方找到的话,恐怕以那时候的主母,也只有死路一条,这对主上来说,是万万不可发生的事情,难怪主上那次会如此的残忍和冷酷无情。

    主上的心中只有主母,任何一个人犯到他心中的这个宝,恐怕都不会有好的下场吧。

    想到这些,云魁的心中开始有些同情那些人的下场,恐怕这次他们的希望又要落空了,最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无尽的恐惧和黑暗。

    “你,不要忘记,是两拨人,那么另一拨人是谁?我们知道其中的一波,多半是他们,但是还有另一波又是谁呢?”云翼打断沉思中的云魁,淡漠地提醒着他这件事情。

    “她?”云魁的脑海中很快地想到了一个人,不由地低喃着。

    “呵呵!”云翼的声音中带着嘲讽的笑意,丝毫不把云魁说的那个人放在眼中,他冷冷地反驳道。

    “可能性不大,第一波人中会有她的人,她也只是一个傀儡,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另一波人应该不会是她派来的。”

    “那会是谁?”

    “不知道!”

    云翼冷冷地回应道,眼神看向前方的墨宸帝坐着的车子,脑海中回忆着过往的人员,始终没有想起对方是谁。

    良久,他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我先去主上那里汇报下,你们也注意下四周,马上就要到京都基地,他们这些或许会混在这些难民之中也说不定,毕竟,到了基地再下手,他们还是知道很不方便,很有可能在此时下手,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好一切,我去安排一下。”说完,不去理会原地站着的云翼,走向另一边的方向。

    云翼看着离开的云魁,很快地收回他的视线,默默地向着墨宸帝坐的车子方向而去。

    ……

    与此同时,被李剑折磨的男孩,已经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他的眼中充满着恨意、不甘和眷恋,眼神看向一处,久久地不愿放弃张望。

    他攀附前进的动作很快地停了下来,身体上被着折磨的没有一处好的皮肤,特别是下半身被折磨的,很容易让人看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孩不甘地捶打着地面,嘴角的血迹不停地流出来,可见对方的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他继续趴伏在地面,慢慢地前进着,很快地在一处墙角坐了起来,那身体的疼痛让他身体直打颤,嘴角不停地打着颤动,可见此时的身体有多么的疼痛。

    这时候,男孩他听见一声,他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到的声音,突然,他想到了自己此时的状态,让他自卑的低垂下了头,想要躲过来人的发现,却听见一声让他极为高兴、喜悦又很痛苦的声音。

    “姐姐,你看那里有人呀,我们过去看看,他好像受伤了,姐姐,我们过去吧。”一个男孩童稚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

    听见男孩的声音,被称为姐姐的女孩,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很快地顺着对方的手指。

    看向倚靠在墙壁的男孩,看见男孩的样子,女孩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愤怒,这样的情景让她知道,这个男孩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这一切,让女孩心中充满着愤怒。

    “星仔,你去把云翼,不,你云翼哥哥在忙,要不,你去把关天泽叫来他应该还有时间,可以帮忙,对了,还有你天阳哥哥也喊来,去,就说橙汐姐姐有事找他们,你要小心点,有事就喊呀,知道不,这个拿着有什么事情,直接用上这个就好,自己小心。”

    原来此时过来的人,是苏橙汐和诺星仔他们两个人,说起这两个人为何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今天诺星仔找到苏橙汐他们,让她帮忙找一下他的好朋友。

    那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好友的身影,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对方却很快的就消失不见,让他一阵失落和伤心。

    于是,今天他找到苏橙汐帮忙找一下,本来还想其他人帮忙,却突然被云魁叔叔都叫过去有事,无奈之下,只能请苏橙汐帮忙寻找一下,于是就出现刚才的情景。

    苏橙汐看着离开的诺星仔,确定对方无安全问题后,转过身子,脚步开始走向不远处墙角的男孩方向,见到对方躲闪的动作,让苏橙汐停下了脚步,轻柔的声音传了过去,安抚着对方,道。

    “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没事的,我就是过去帮帮你,不会伤害你,你不要担心,相信姐姐,姐姐只是想帮助你,你,你不要害怕,很快就会有哥哥过来帮忙,我想帮你看看,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