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你们说呢?(1更)
    林之夏听着对方那份自嘲和自我嫌弃的话语,心中充满着对这个孩子的疼惜和对引发这件事情的肇事者的痛恨。

    云凌扬停下自己的讲述,眼神定定地看着林之夏,目光中带着祈求和坚定的目光,对着林之夏道。

    “姨,我的情况你不要和任何人说,特别是仔仔,这些事情,等到了时间,我会和仔仔亲口说的,现在就让我开开心心地陪他到最后的时间吧,最起码,以后他想起我,也是有快乐的。”

    “你——”林之夏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语气中带着一丝疼惜,道:“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吗?”

    “是的,为了仔仔,一切都是值得,我不会后悔的。”

    “如果有一丝希望,你——”林之夏像是想到了什么,心中闪过一丝想法,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迟疑地问道。

    “我——”云凌扬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迟疑,他内心充满着矛盾,一方面他想活下来,一方面他遭受的事情,让他不愿意去面对这一切,此时的他听到这样的可能,心中有些犹豫不决。

    久久地,就在林之夏以为对方不想回答的时候,云凌扬喃喃道,“我不知道,我想陪着仔仔,可是——”

    “我明白,一切顺其自然吧!”

    林之夏见到对方的迟疑,就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心中微微地叹息,如今,末世已经不再是女人遭遇这一切,就连稍有姿色的男孩都成了受害者,唉!

    “好了,先不要想这些,我想帮你清洗一下,帮你包扎一下,这个药,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真的决定了,我也就不会阻止,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这种药一旦服用,就停不下来了,直到死亡。而且——”

    林之夏看着眼前这个男孩毫不犹豫地准备把药丸吞下,她还是不由地阻止起来,拦住他的动作,道。

    “你要知道,这种药的痛苦,而且,就算死亡的时候,也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你真的——”

    “姨,我决定了。”

    云凌扬打断林之夏的劝阻,拿过她的手腕,轻轻地低语道,“我不怕痛,再痛我都会坚持住的,可是,我不想仔仔受到伤害,姨,你能明白不?”

    说完,完全不给对方阻止的机会,毫不犹豫地把药丸吞入口中,让林之夏见了,眼中慢慢地泛起一丝泪光,她转开自己的视线,不愿意去见对方的痛苦的画面,很快地那股疼痛传入云凌扬的身体,使得他闷哼一声。

    听见对方的闷哼,林之夏最终还是转过了视线,担心地看着对方的药效发生,心中对这个男孩充满着敬佩和心疼。

    良久,在门外的大家焦急等待之中,林之夏见证了云凌扬的坚强和无私的付出,让她心中的感情非常的复杂。

    明知道对方不会答应她,林之夏还是想尝试下那种方法,她被眼前这个男孩的感情和坚强所感动,让她不由地想为云凌扬求了这个方法。

    她见云凌扬的药效已经起了作用,人在沉痛中昏睡了过去,检查他的身体,确定无恙后,她心情沉重的走出了房间。

    大家见她脸上难看和沉重的样子,走出房间,心中蓦然一突,诺星仔的神情有些绝望的看着林之夏,让林之夏有些犹豫的心变得坚定起来,她收起自己的情绪,看向大家,道。

    “没事,他现在在休息,醒了就会好。”

    她的话让诺星仔高兴地泛起泪水,看着林之夏的目光中充满着感激,让林之夏有些心虚的躲开她的目光,她的举动让在场的明白的人,心中一阵明了,眼神有些沉重。

    柔情儿看着林之夏的表现,心中的悲伤溢满着身心,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淡淡地温柔地看着诺星仔,道。

    “星仔,你先去看着凌扬,妈妈先和姨谈一下,你先去照顾下凌扬,好吗?”

    大家都明白,这是柔情儿支开诺星仔的借口,都默默地没有讲话,等待着她把诺星仔支开。

    等到诺星仔离开后,柔情儿看向林之夏,神情中带着悲伤,语气中带着一抹悲痛,询问道。

    “你告诉我实情?他的情况到底如何?”

    林之夏看了她一眼,幽幽地回应着对方的问题,心中充满着无奈的感情,道。

    “你该知道,他被带回来后的情况,你觉得呢?不过,他这段时间,会看起来很好,只是——”林之夏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心中的感情很复杂,她不知道,把那份药给对方到底是对还是错误的,这让她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

    “只是,一切是看起来不错,他受得伤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还会加重。”

    “你给了他什么?”叶倾芩清凉的话语传入大家耳际,话中的意思让大家的目光一致转向林之夏,让林之夏心中苦笑连连。

    这时候,她在想,如果等会她提出那种方法,会有多少的人想把她生吞活埋了,想到这些,林之夏心中的苦笑感觉更浓,她这算不算是给她自己找了不少得麻烦事。

    “给了他一种药丸,只是一个研究不是很成功的药丸。”

    林之夏的话刚出,让大家的目光中露出一丝不赞同的神色,看得林之夏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就知道,她说出来大家一定不会赞同这样的做法。

    如今,这种做法他们都不同意,如果等会说出那个方法,林之夏觉得,可能她都会有生命危险,她都开始觉得,她可能都无法安全到达京都基地了,想想,心中就连连苦笑。

    “既然不成功,为何要告诉他?”叶倾芩神情依然平静,既没有对她的事情做出不满的情绪,也没有任何赞同的表现,只是很平静的阐述和陈述一个事实。

    林之夏看着神情平静的叶倾芩,心中充满着好奇,很想知道,等会她是不是也会如此的镇定和平静,看着她平静的神情,有一瞬间她有种被安抚的感觉。

    “因为他的神情让我无法拒绝。”

    “他自己选择?”叶倾芩淡然地看着她,眼中带着平和的,没有丝毫波澜汹涌,只是很平和地看着林之夏。

    “是的,他的选择。”林之夏很奇怪叶倾芩的问题,却还是如实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既然是他的选择,每个人就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虽然很冷漠的说法,但是,我们不是对方,无法了解对方想要的想法,我们只能选择尊重别人的选择,你们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