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你才是隐藏最深的人
    车妮娟听见车父毫不掩饰的鄙视话语,心中充满着愤怒和不平的心情,她看向车夫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道。

    “爸爸,你怎么可以,如此的说自己的女儿,我哪里不如那个女人了,我怎么就不如她呢?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比我的家势好点,那也不是我的错,那也是爸爸的原因,如果爸爸能够成为京都的大官,也不会有如今这样。”

    “你——”听见车妮娟的话,车父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怒视着自己的女儿,好像很难相信从车妮娟口中,听见这样的话语。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我说的是事实。”车妮娟不满地看着自己父亲,嘟囔着,对于他的震惊表情很是不理解。

    “造孽呀!”车父半天只能无奈地吐出这样一句话,整个人开始变得有些颓废起来,心中充满着无奈和悔恨。

    都是他的错,把这个孩子娇惯成如此这般,不明是非,不知好歹的样子,如今,一切都迟了,迟了。

    车父一脸悔恨地看着车妮娟此时的样子,心中漾起一副深深地无力之感。

    此时的车妮娟,就如同被一个惯坏的孩子,因为,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父母她满意的答案,而开始胡闹个不停。

    如果在末世前,车父还当是自己女儿车妮娟的小撒娇,能给予怜爱和疼惜,如今的末世,世道不同,末世的情况,已经让车父,没有那个心思和耐心对待,这时,他心中感到深深地疲惫。

    特别是,此时看着车妮娟眼中的怨恨,车父又明白又有些心酸,她的女儿车妮娟,恐怕不仅怨恨叶傲云,恐怕就连她这个父亲,都开始怨恨了吧。

    就是,因为没有为她提供好的条件,让她为非作歹,此时的车父,心中突然有些累了烦了,还有更多的倦意。

    车妮娟如今的这个样子,已经,不是用不懂事来形容,而是,贪婪和自私来形容她最为贴切,车父已经有些厌烦车妮娟的自私和贪婪的享受了,让车父对车妮娟,有了一丝浅浅地想放弃她的想法。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就不希望我好吗?”车妮娟看见车父眼中一闪而逝的神情,心中一突,轻柔地声音中带着一抹哽咽和脆弱,让车父心中一软。

    他看向眼前眼中含着泪水和脆弱的女儿,眼神有些恍惚,好像看到了曾经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儿,心中的一抹柔情,慢慢地扬起,微微一叹,那股刚升起的想法,瞬间被车妮娟扬起的脆弱,击散的无影无踪。

    “唉,你也不用担心,算了,爸爸给你想想办法,你也是,要好好的改变一下自己,妮娟,现在不是以前,我们要学着长大,知道嘛?爸爸看看以前的老同学,看看,能不能帮忙一下。”车父语重心长地告诫车妮娟,让她不要在像以前那样任性妄为。

    “爸爸,妮娟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那些对不起我的人,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你们都给我等着。车妮娟心中充满着恨意。

    车妮娟心中的想法,车父不清楚,如果他知道,此时车妮娟心中的想法,恐怕就不会去做那些事情,也不让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了吧。

    “你能这样想,爸爸就放心,孩子,你妈妈为了你,可是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你要好好地珍惜自己的生命,知道不?”车父心中有些伤感,回忆起自己已经死去的妻子,让他的声音中带着伤痛。

    想到自己的母亲,车妮娟眼中闪过一闪而逝的恨意,很快地消散,快得让车父并没有注意到这抹幽光。

    “爸爸,我知道了,我会连同妈妈那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的,你放心吧!”车妮娟意有所指的应道。

    车妮娟话中表达的意思,车父没有听出,他听见女儿的保证,心中有些欣慰,脸上扬起一抹温柔地笑容,道。

    “嗯,这样就好,只要你好好地,爸爸就放心了,好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去找找爸爸的老朋友,让你也好有个照顾。”

    “谢谢爸爸!”车妮娟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一脸幸福地看着车父,道。

    “好了,你先休息吧,爸爸出去了,你看看,外孙应该快行了吧!你去看一下。”车父交待完,向着外面走去。

    “好的!”车妮娟温顺地应道。

    车妮娟在车父走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淡去,眼中噙着毫不掩饰地恨意和怨恨,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如地狱来得索魂鬼怪。

    良久,车妮娟从口袋拿出一个类似末世前的手机,虽然功能不全,却能通话,而且,还能隐藏自己的通话记录,不易让人察觉。

    这样东西,是叶傲云在一次任务中得到的奖励,给了她后,就没在见他提起过,车妮娟就一直放在自己的身上,如今,终于能派上用处了。

    “哪位?”那边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

    “是我!”车妮娟冷冷地声音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傲慢。

    那边沉默了一下,再次传出声音,道:“你不要打电话给我,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就不必在——”

    “是吗?你以为我是她嘛?”车妮娟冷冷地声音中带着轻蔑的笑意,继续对着那边的男人,道:“你以为我是她嘛,真的不知道,你做的事情嘛,你会那样乖乖地嘛,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男子听了他的话,声音中带着紧绷,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冷笑出声,讥讽道:“车妮娟,所有人都以为你和傻子一样,实际上,你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说吧,有什么目的?”

    “你也不用嘲讽我,我对你的用处,还是有得,我们各需所有,至于我身后的人,你不必知道,你只需清楚,对你有好处,但是——”

    车妮娟听出对方话中的杀意,轻轻地一笑,并没有任何的胆怯和懦弱,完全和刚才车父面前的车妮娟截然不同。

    “但是了,你如果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让我的主人知道了,那么,就不要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了,那样的下场就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住了,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目的,就只能说,各需所有吧,我需要你的势力,不,应该说,我的主人,需要你的势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