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毕运涛的恨
    “再不滚,就不是把你扔出去这么简单了。”

    店内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冰冷,站立于小店门外的毕运涛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目光更是忍不住瞄向那只蹲守在十步开外的镇店灵兽。

    此时的镇店灵兽早已收回凝聚出来的法相虚影,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安安静静地蹲守在那间奇葩的小木屋里。

    虽然镇店灵兽那巴掌般大小的身体保持静止不动,可是两颗犹如烟珍珠般闪烁的大眼珠子,却是突然泛起一丝光芒,随后轻轻转动了一下,目光落在了店门外的毕运涛身上,那滑稽的模样着实显得有些可爱。

    然而这副可爱的小身影,却是让站立于不远处的毕运涛脸上冷汗直流。尤其是当对方的眼神投射过来之后,更是让勉强站立着的毕运涛全身瑟瑟发抖,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的孱弱样子。

    至于站立于小店内的毕运耀,直到这时候才缓缓回过神来,脸上的惊恐神情已经褪去。

    看向毕运涛的眼神中除了同情,更多的还是庆幸。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家灵兽小店的镇店灵兽很厉害,可是毕运耀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过,仅仅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而已。

    直到刚才的那一刻,近距离看到镇店灵兽凝聚出法相虚影,仅仅只是那股散发出来的妖兽气息,就已经让他全身动弹不得,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

    那种可怕的感觉让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甚至连被抛飞的毕运涛,他也是清醒过来才后知后觉。

    看着站立于店门外的毕运涛,虽然对方的脸色极度苍白,身体也可能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可是毕运耀的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

    幸好那位神秘的林老板只是说将毕运涛扔出去,否则以那只镇店灵兽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仅仅只是筑基初期的毕运涛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虽然以前就已经听说过这家小店的镇店灵兽很厉害,可是刚刚才从惊恐神情中恢复过来的毕运耀,真的很想对那些谣传的修士说声。

    那只镇店灵兽的实力简直是特么的恐怖,超级的恐怖。

    当然,毕运耀也仅仅只是知道镇店灵兽的实力很恐怖,具体达到什么程度的境界,他根本不清楚。

    先不说刚刚的那一霎发生的时间极短,毕运耀整个人也是处于惊恐之中,并且像他这种只是刚晋升至筑基期的修士,根本看不出镇店灵兽刚才那一霎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收起这些心思,毕运耀先是看了一眼悠闲坐在柜台边的林一凡,随后快步跨出小店大门外。

    “师兄,你没事吧?”

    本想过去扶着巍巍欲倒的毕运涛,然而当他注意到对方投射过来的冰冷眼神,毕运耀只好在对方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一脸担忧地询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之前那个跟他关系极好的师兄,为什么今天会变得如此奇怪。

    毕运耀想不明白的事,毕运涛心中却是十分清楚。要不是因为看到对方同样突破至筑基期,他的内心就不会产生不甘,后面更是不会跟着对方前来这家灵兽小店做出这些奇葩行为。

    虽然心中清楚,不过毕运涛并不觉自己有任何过错,他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毕运耀,要不是对方同样晋升至筑基期,同样刚好出现在这条街道上,他就不会发生今天的这一切。

    心中恼怒的毕运涛,脸上挂起冰冷神情,对着面前的毕运耀咬牙切齿说道:

    “毕运耀,别在我面前假惺惺当好人了。”

    随后看了一眼面前的灵兽小店,脸上泛起一丝不舍的神情,心中叹息一声,拖着孱弱的身躯缓缓离去。

    …

    入夜

    在魔都城的一个豪华山庄内,传来一名中年修士的怒嚎声:

    “毕运涛,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突破到筑基期就长能耐啦?你是不是想连累我们整个家族。”

    中年修士脸上的神情显得很愤怒,一直指着站立于身旁的毕运耀怒骂不停。

    对于白天街道上发生的那一幕,中年修士在外面之时已经有所耳闻,只是他实在没想到那名被灵兽小店轰出街道上的年轻男子,竟然会是他的儿子毕运涛。

    当他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更是怒不可竭。

    那家灵兽小店内的天阶灵兽,连魔都城四大家族之中的宇文世家和上官世家都想着排队去购买,同样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欧阳世家,更是为了那些天阶灵兽,不惜派出数十名强者去攻打那家灵兽小店。

    这畜牲竟然口出狂言说那家小店的灵兽都是奇葩灵兽,而且还说那些天阶灵兽比不上对面禽兽楼的黄阶灵兽。

    中年修士此时甚至有种想要一巴掌抽死毕运涛的冲动,他实在想不通如此英明神武的他,为什么会有个这么愚蠢的儿子。

    难道是名字没取好?

    暴怒之中的中年男子突然冒起这个奇葩念头,心中更是想着要不要给毕运涛换个名字。

    “好了…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你再骂他也没用。”

    现场大厅内响起的威严声音,令怒骂不已的中年修士瞬间停了下来,随后站立于一旁,恭敬地注视着台上的老者。

    在这大厅内除了中年修士之外,还有数名年长的修士,都是家族中的长老,至于刚才响起的威严声音,正是来自于台上的老者,也即是毕姓世家的现任家主。

    对于事情的经过,大厅内的数名年长修士,包括台上的老者也都已经清楚,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像中年男子那样怒不可竭。

    老者的目光扫过大厅内的众人,随后落在毕运涛的身上,脸色威严道:

    “毕运涛,罚你去后山禁地面壁半年。”

    听到老者的话语,站立于台下的毕运涛面露苦色,只能无奈点头应道。

    对于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本以为好不容易突破到筑基期,回来家族之后一定会让所有人高看,没想到最后竟然会被罚禁闭。

    心中苦楚的毕运涛,一想起那副憨厚的面容,脸上表情顿时恨的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