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五章:秦师兄的蛋
    看着刚跃上台的年轻弟子,秦寿笑了笑,随后开口询问道:

    “徐缺,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顿时让徐缺一脸懵比表情,之前他还在猜测台下有数万名弟子之多,为什么面前的这位秦寿大师兄偏偏点名让他上来。

    甚至还想到对方是不是故意在玩针对?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才刚跃上主席台,面前的这位内门大师兄竟然会询问一个如此怪异的问题。

    虽然徐缺心中感觉很奇怪,不过在微微愣神之后,他还是坚定回答道: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逼圣。”

    声音既响亮又透彻,现场的每一位弟子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下一刻,之前还是安静无比的广场上,瞬间爆发出一浪又一浪的声音浪潮。

    “噗…笑死我了。”

    “噗噗…我就知道徐缺这货不走寻常路。”

    “噗噗噗…容我再笑一会。”

    至于台上列坐的十数位太上长老以及宗主都是一脸无语神情,秦寿此时更是满头烟线表情。

    这家伙果然奇葩。

    本来在秦寿的心中以为徐缺会说他的梦想是提高修为实力,争取成为一名内门弟子之类的话。

    毕竟能够成为一名内门弟子,绝对是每一位外门弟子的梦想。

    然而面前的这个徐缺与其他外门弟子完全不一样,这家伙每天不是在装逼,就是正在装逼的路上。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之前就不应该问他这种多余的问题。”

    秦寿心中叹息道,随后直接从身上掏出一颗蛋蛋,正是他之前从魔都城那家神秘小店购买的朱雀茶叶蛋。

    从他掏出朱雀茶叶蛋的那一刻,台上列坐的宗主以及十数位太上长老,脸色都是微微动容,目光更是紧紧盯着他手中那颗烟漆漆的椭圆形之物。

    之前在御兽楼的时候,秦寿已经跟他们大概汇报过魔都城的那家灵兽小店的神秘,所以才会有现在广场上的这一幕,就是为了验证一下这些产品是否真如传闻般神奇。

    …

    经过刚才询问时的尴尬情况,秦寿觉得还是直接点比较好,所以他将手中的朱雀茶叶蛋递到徐缺面前,开口说道:

    “把这颗灵兽蛋吃了。”

    灵兽蛋?

    台下数万名不知情的宗门弟子,都没想到他们那位秦寿大师兄从身上掏出来的蛋蛋竟然会是一颗灵兽蛋。

    毕竟正常的灵兽蛋那颗不是比人头还要大,这颗灵兽蛋实在是小的有点过分。

    而且秦寿大师兄为什么要让徐缺吃他的蛋呢?

    众人脸上充满了好奇神情。

    至于站在台上的徐缺,虽然同样感到很好奇,然而在他的脸上明显还带着一丝愠怒之色。

    特么的点名上来台上就算了,还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现在竟然还要老子吃一颗莫名其妙的灵兽蛋。

    屎可忍!

    尿也可以忍!

    唯独这个不可以忍了!

    然而下一刻,一股奇特的香味扑鼻而来,徐缺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幻,目光更是紧紧盯着眼前那颗奇怪的灵兽蛋。

    “呃…不对,这颗灵兽蛋好像挺香的,味道应该还不错吧,我是不是应该勉为其难尝一下呢?”

    经过0.001秒的考虑,徐缺终于接过秦寿手上的灵兽蛋,随后以一种极其快的手法将蛋壳剥开,并且快速送往嘴里咬了一大口。

    广场上的数万名弟子,在徐缺剥开蛋壳的那一刻,就已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因为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蛋的清香,以及一种独特的灵草香味。

    这两种味道都是他们以前从来没闻到过的。

    蛋的清香与灵草的药香缠绕在一起,单单是闻着空气中飘荡的香味,众人就已经猜到那颗灵兽蛋绝对是无比的美味,尤其是看着台上徐缺一脸享受的表情,更是让这众人恨的低声吐槽:

    “特么的,那颗灵兽蛋好像很美味。”

    “徐缺这货咋就这么幸运,秦寿师兄居然会给一颗如此香的灵兽蛋他吃。”

    “该死的,为什么上去的人不是我。”

    至于距离徐缺最近的秦寿,闻着那股扑鼻而来的香味,同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中甚至产生一丝不甘,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早已超越筑基期,恐怕现在吃灵兽蛋的就是他了,这次简直是便宜徐缺这小子了。

    当然,这种念头仅仅只是在脑海中闪过一霎就消失,毕竟秦寿更在意的是朱雀茶叶蛋的功效,所以从一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紧紧盯着面前的徐缺。

    而台上列坐的十数位宗门大佬,同样也是一脸期待神情,虽然空气中飘荡的那股香味的确很诱人,不过到他们这种年纪与修为,对于所谓的美食已经没多大兴趣。

    他们更在意的是,那颗朱雀茶叶蛋是否真如秦寿之前所说的那样,能够让练气期或者筑基期的的修士,瞬间提升一层修为。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那一刻散发着独特香味的灵兽蛋很快就被徐缺给消灭了。

    正当他闭着双眼回味着刚才的美味,体内突然出现一丝异样,紧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脸上露出一副惊愕神情,嘴里更是忍不住大声惊呼道: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体内突然涌现出一股磅礴的灵气,徐缺着实被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体内会涌现出这么多灵气,不过他知道,要是再不赶紧运转功法引导体内的灵气,他绝对会因为这股磅礴灵气而爆体身亡。

    所以下一刻,惊愕之中的徐缺顾不得现场的环境,直接在台上盘膝而坐,迅速运转功法,拼命引导着体内的磅礴灵气。

    这是怎么回事?

    徐缺这家伙该不会又想装什么逼吧?

    看着这一幕,台下的数万名弟子都是一脸懵比表情。

    唯独秦寿和杨伟,以及台上列坐的十数位宗门大佬,在他们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疑惑神情,相反还隐隐带着一丝丝的期待。

    在所有人的好奇目光中,盘膝坐在台上的徐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一直在变化着,大约过了一息的时间之后,一道闷响从徐缺的体内响起:

    “噗”

    下一刻,之前还是安静不已的广场上,瞬间爆发出一波又一波的声音浪潮,台下所有的年轻弟子都在惊呼着:

    “卧槽,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徐缺这货竟然突破了。”

    “卧槽…他不是前不久才突破的筑基初期吗?为什么现在这么快又突破啦?”

    “该不会是吃了秦师兄那颗蛋…”

    “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