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五章:神秘的修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算繁华街道上不时响起围观群众的吵杂喧闹声音,也无法掩盖近千名修为高深的御兽宗弟子所带来的压迫感。

    整齐划一的两行队伍,一直从灵兽小店的大门延伸出去,每个御兽宗弟子身上所散发出的都是凌厉无比的强大气息。

    这种强烈的压迫感,令繁华街道上围观的魔都城本地修士,在好奇的同时不禁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林一凡微眯着双眼,视线从队伍末尾当中的那名“辣鸡”身上移开,缓缓打量着小店大门前的这两排队伍。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晋升到元婴期,虽然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因为身上那神奇的灵兽系统,可是林一凡好歹也算是魔都城的顶尖修士,他现在的感知可是无比敏锐。

    所以,尽管队伍人数众多,甚至队伍当中有一部分修士已经在尽量收敛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林一凡依旧在一瞬间就感知到,在这近千名的修士当中,修为最高的要数排在队伍前面,正在抬头打量着灵兽小店牌匾的那个熟面孔,也正是前几天刚光顾过灵兽小店的御兽宗内门大弟子秦寿。

    一身平稳绵长而又不失凌厉霸道的气息,显示着这个曾经光顾过小店的青年男子,他的修为起码达到了元婴后期,甚至是恐怖的元婴期大圆满。

    曾几何时,元婴期可是林一凡需要仰望的修为层次,整个魔都城修为最高的修士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宇文世家家主。

    可是面前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男子,修为气息竟然比魔都城宇文世家的家主还要高深。

    前几天秦寿光顾灵兽小店的时候,由于店内阵法的原因,林一凡并没有发现秦寿的真实修为。

    现在秦寿站在店外,没了阵法的作用,一身代表着元婴期的修为气息显露无疑,所以林一凡才会微微感到一丝错愕。

    而且当他看到队伍当中,最起码还有着将近三百多名身上同样散发着元婴期气息的修士,脸上表情不禁微微一愣,在错愕的同时还带着一丝丝的好奇。

    跟繁华街道上围观的群众一样,林一凡同样也非常好奇这近千名修为高深的修士,究竟是来自于哪个地方的修行圣地。

    至于魔都城,还是算了吧!

    把整个魔都城最牛逼的四大家族拉出来也凑不够这近千名修为高深的修士。

    更别说人家为首带队的那名青年男子,完全可以轻松虐杀魔都城修为第一人,也即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宇文世家家主宇文成!

    “呵呵…这修仙界似乎越来越不简单了!”

    林一凡轻轻拍了拍身上印着小狗图案的纯白色体恤,最后甚至还扯了扯脚上的天蓝色牛子裤,脸上挂起淡淡笑容,迈起步伐向着小店大门外走去。

    至于之前脸上的那一丝错愕与好奇,早已经被他彻底隐藏起来。

    自从穿越到修仙界之后,林一凡一直都觉得,作为一名有实力有逼格的店铺老板,脸上一定要无时无刻带着风轻云淡的表情,这样才能让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

    当然,系统一直都认为他这一套说法特别扯蛋,而且还是相当傻逼。

    …

    魔都城很祥和,也很繁荣!

    当然,魔都城的祥和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魔都城的四大家族私下里斗争不断,甚至其它大大小小的家族也是不断在争斗,只不过它们在没有绝对实力之前,所谓的争斗都只是适可而止。

    而繁荣所指的是灵兽小店所在的这一条繁华商业街道。

    虽然相对于御兽宗所在的妖都城,魔都城这个地方的实力弱的可怜,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修行贫瘠之地。

    可是魔都城这条商业街道却是特殊无比,它的繁华程度甚至比起妖都城的任何一条街道,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哪怕是身处魔都城这个修行贫瘠的地方,这条繁华的街道依旧每天吸引来了不少其它区域的散修,为的就是希望在这条繁华街道上能够购买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尤其是街道上那家神秘的“灵兽小店”开启之后,更是吸引了无数的修士前来这里购买那些神奇的产品,在这些修士当中除了有魔都城的修士之外,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其它区域或者都城的修士,而且他们都是修为低下的散修居多。

    像眼前的这一幕还真的第一次见,上千名服饰统一的修士,而且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强大无比。

    这种一看就是出自其它区域的大宗门或者修行圣地。

    …

    在魔都城繁华街道上所有修士都在好奇着这近千名修士身份的同时,远在数十万公里之外的妖都城,也即是御兽宗所在的那个都城,在某条街道的某一间不起眼屋舍之中,正聚着两名修士。

    为首的赫然是一名身上散发着强大气息的中年男人,如果林一凡此时在现场,绝对会再次感叹,这中年男人绝对可以横扫魔都城的众多世家家族。

    中年男子站在屋舍最里头,正背对着另一名年轻修士。

    而此时年轻修士却是单膝跪地,恭敬地对着中年男子汇报事情。

    只不过年轻修士在汇报的同时,脸上除了恭敬的表情之外,更多的似乎是忐忑。

    没错,年轻修士现在的心情显得无比忐忑,他的双手在轻微发抖,后背的衣裳也早已被冷汗打湿。

    年轻修士说话的声音甚至微微颤抖着:

    “长老,属下刚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认为有些不可置信,所以才未向长老您上报,只是在今天得到另一条消息之后,属下经过查证,立马就前来向长老您汇报了。”

    年轻修士说完之后,目光先是瞥了一眼负手站立在三尺开外,正背对着他的中年男人,随后赶紧低下头,甚至连呼吸的声音也像是暂时停了下来。

    现场的气氛显得十分诡异,在经过数息的时间之后,屋舍之内终于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呵呵…”

    “你认为不可置信,所以就不打算汇报?”

    “嘭”

    一道闷声响起,之前还跪在地上的年轻修士在下一刻,整个身体快速撞在屋舍的墙上。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屋内响起一道闷声,就连笼罩在屋舍上面的阵法,在这撞击下也是晃起了波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