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银鞍晓月白马行
    长安城西大道上,一匹白马踏碎月光,惊起林鸦无数。马上之人带着迎面的杀气,掌中宝剑劈山斩月,继续飞奔向前。一人一马的身后,十几个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如同被风吹折的甘蔗,委顿在地,无一生还。

    名叫崔弘的男子,此时此刻就像是化身成了无阙重剑一般,如果再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挡路,那么,他将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崔弘的眼中有隐约火苗在闪烁。他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离开长乐塬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功夫里,竟然发生了如此剧变。

    刚才所杀的人,他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他们就那样突然出现,遮拦住他回长乐塬的道路,二话不说展开了围攻。很显然,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极高的武功修为和在长乐塬上的作用。

    敌人的准备竟然如此充分,这让崔弘心中的忧虑更深。不过,想要围杀他的企图,注定是痴心妄想。无阙重剑已经好久没有出鞘了,它铮铮作响久矣。区区十几个高手的血,还不足以让它饮饱。以干脆利落的手段把拦路者全部击杀之后,打马如飞,这位最早追随元召门下的男子激发出了全部的气势,一路烟尘直驱他守护的那片家园。

    长乐塬驻军大营虽然地势较高,可以暂时避开敌人进攻的锋芒,但并不是一处安全之地。当远近火起,大批有备而来的江湖高手们终于聚集到这里的时候。一场激烈的誓死拼杀已经不可避免。

    以元九为首,组织起来的可以执刀杀敌的人,牢牢的分头守住大营的几处险要位置,防止敌人攻杀进来。乌黑的夜色中,杀声如潮,令人闻之色变。虽然形势如此险恶,但没有人想要惊慌地逃窜。

    已经有穷凶极恶的来袭者对大营的正面位置展开了进攻。不久之后,木质的高大栅栏被油脂火点燃,营门附近一片火海。也许不久之后,就会有人冒烟突火杀进来。

    元九紧握刀柄,他不知道自己带领的这些人能够抵挡多久。唯一确定的只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都会坚守在这里,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首先杀过来的近百执刀者,终于从焚毁的营门处开始现出身影。片刻的功夫,双方开始短兵相接,很快有伤亡出现。

    虽然连杀数人,挡住了攻击者的脚步。但黑压压的人群卷地而来,刀光闪亮,已经隔着不过十余丈的距离。一旦大举拥上,冲杀进来,暂避在大营中的人到底能够存活多少,谁也无法预料。

    危急之际,一阵“嗤嗤”声响,火光之外,惨呼连连。一个年轻瘦弱的身影率领着几位冶炼师傅,扣发了手中的弩箭。这不是别人,正是蜀中卓家的公子卓羽。

    蜀中卓家作为世代冶炼的大匠,自从结识元召之后,这些年来,一直把最重要的冶炼场所设在长乐塬上。凡是一些重要的军国武器,基本上都先经过他们的最先试制,以观实际杀伤效果。

    这是一种军工特权。能够拥有这种权力者,非具有大财力、精湛技术和深厚背景不能胜任。而卓家恰恰都具备,可谓是条件先天独后。

    包括九臂连环弩在内的大量军国利器,都是出自卓家的手笔。卓氏精湛的武器制作,早已经是赫赫有名,远播域外。大汉军中有一半儿以上的武器,皆是来自于卓氏冶炼。

    卓羽在长乐塬上已经很久了。逐渐成长起来的这位公子哥,也早已经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不管是文君阿姐还是卓家,都对他寄予了厚望。

    在大半个时辰之前的匆忙撤退中,卓羽和冶炼场所中的一些人,都随身携带了武器和弩箭。此时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

    在后面不远处的朱安世听闻前面的伤亡,不禁暗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弩箭在手,这倒是对自己这方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不过随后听到有人来报,对方这种杀器的数量并不多,也就是有十几把弩箭的样子。他不由得放下心来,这就没什么可怕的。

    即便是九臂连环弩的犀利,那也是需要大规模的攒射,才能显出其厉害之处。区区十几把弩箭,小范围的杀伤力,并不值得惧怕。朱安世大声吩咐前面的人,分散开距离从不同的方向进攻,尽量避开弩箭的威胁。火光明灭的夜色中,想要准确的杀伤,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随着四周喊杀声逼近,终于有紧张与恐惧开始出现在大营中。卓羽射出了弩匣中的最后一支箭,有些懊恼的抖了抖手。

    “早知道如此,就多带些弩箭出来了。却没想到,来袭的敌人会这么多啊!”

    元九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卓羽的肩膀。

    “卓公子请带着你的人去到最后面吧。这些冶炼师傅们一个都损伤不得,否则侯爷回来,我也无颜面对他……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却没想到卓羽连连摇头,他抛下弩机,手中早已拿了一把短刀。轻轻笑了笑说道。

    “事急矣!杀敌,不分彼此。我们力虽单薄,今夜也可为之一战!”

    身后那些脸膛通红的蜀中汉子,坚定的挺直胸膛,齐声应诺了一句。

    “当追随公子,为元侯而战!誓死不悔。”

    虽然知道有可能会死,但没有人退缩。当危难来临的时候,好男儿亦当如是,此与身手无关,与身份地位无关。只关乎勇敢与无畏,还有情义的力量。

    元九的脸上闪过敬重的神色,虽然夜色中都看不到,但他还是为自家侯爷如此受人爱戴而感到骄傲。虽然勇敢站在这里的大多数人武功修为并不高,但既然如此,一些矫情的话不必多说。并肩作战,唯死而已!

    呼啸声中,正当众人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黑暗中的进攻者开始陆续攻杀过来的时候。有马的嘶鸣声从身后传来,只见月光之下,一匹白马践踏而过处, 剑气如虹纵横无匹,惨叫声中江湖客们纷纷闪避,无人敢挡其锋芒!

    朱安世在众人簇拥下,回头看时,正看到无阙重剑挥起的气势,如同千钧之重,长刀与之相碰者,无不断碎。他不由得心中一紧,知道有高手出现了!

    作为对元召怀有深仇大恨的人,长乐塬上的大体情况,朱安世已经了解的很透彻。尤其是对于具有极高身手的几个人,除了元召之外,九州隐门的人都做过详细的估量。

    而这其中最厉害的,除了已经进入军中的霍去病之外,被排在首位的,就是崔弘。作为一个生性低调的人,崔弘在江湖上并不为人所广知,也没有多大的名声。但在从一些了解长乐塬内部情况的长安势力口中所知道的,经过综合分析后,九州隐门的长老们一致认为,崔弘可能是当今江湖最顶尖儿的高手之一了。

    朱安世虽然心中并不服气,但他也知道,此人一定是很厉害的。所以,他虽然不认识崔弘,但在看到对方重剑激起的风雷之声时,心中马上就明白了,这就是那个人了!

    “此人不可力敌,当一起攻杀之!”

    朱安世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不再迟疑,手按乌刀直接向崔弘厮杀的方向而去。既然在此相遇,那就正好分个高低。自己这些年为了复仇,勤学苦练突飞猛进……如果连元召的亲传弟子都拼不过,又何谈复仇呢?

    白马惊群、剑气如虹而来的人,正是崔弘。当他远远的看长乐塬上火光四起一片混乱的时候,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在这一刻,他脑海中仿佛又浮现起了当初那个少年亲眼看到匈奴铁骑焚毁家园的样子。

    怒火从胸中燃烧起,眼中有血色弥漫。多年以来武功大成之后修炼的心境,再也压抑不住一颗杀心!

    无阙重剑的光华,划破了夜色,白马在片刻的功夫就奔驰到了大营前方。崔弘飞身跃下, 负剑而立,如同一尊山岳,十丈之内,杀气凛然。

    元九及里面的所有人,看到崔弘终于赶了回来。心中稍微安定。欲待要出来帮忙时 ,却见崔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后。然后长剑挥起,被他杀死在当地的几十江湖客散落刀剑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引力所吸引,风过处,铮铮有声,交叉如林封住焚毁的大营门口。

    “来战!”

    只不过简单的两个字出口,却已表达了他心中全部的情绪。

    即便是刚才没有看清楚他杀人的人,此时看到这一剑之威,也不由得心中生起莫名的惧意。这个人果然很厉害。

    “这是元召的亲传弟子……你们还不出手吗?”

    朱安世回头对着黑暗中一直没有出手的几个人问了一句。并没有听到回答,不过随着人影的走动,共有五个淡淡的影子就那样蓦然出现在了崔弘面前。

    九州隐门为了这次行动,不惜出动了潜藏的顶尖儿高手,本来是想留着对付元召的。不过,既然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本事的剑客是他的弟子,那么就先杀了他吧!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