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刀光剑影显神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满怀悲愤的季迦,连夜义无反顾离开了明月楼。最后他也不明白,素来以“义”字作为人生准则的父亲季英,为什么会选择了袖手旁观。

    世事的复杂,有许多是少年意气所无法理解的。此时的季迦,心中的念头也只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来!

    少年仍旧提着自己的刀。跨出明月楼后,没有再回头看一眼。热血在心中沸腾,即便回去是死,他也要赶回去,与自己的两个好朋友死在一起。

    只是他没有看到,站在楼顶的人,满怀忧伤的眼神目送他远去的背影,有伤痛更有宽慰。

    “小小年纪,就如此忠义,有子若此,季家果然不负盛名啊……!”

    听到身后的叹息,季英并没有回头。直到那身影终于消失在长安城的夜色中,他才沉重的回答了一句。

    “百年以来,家中子弟从未敢忘记先人的教诲……义之所在,纵死不屈。我季英的儿子又何能例外呢……?”

    主父偃点了点头,季家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家族遗风,百年不堕,这背后所付出的许多东西又非是外人所能了解的。

    “不过,你也不必伤心。季迦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呵呵。”

    主父偃的语气中带了一些莫名的意味。季英却并没有听出来,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安慰罢了。

    根据传递回来的消息可以知道,突袭长乐塬的九州隐门出动了近千精锐力量,可以说是势在必得。在这种层次的较量中,季迦即便是季家子弟,那又能怎么样呢?此去有死无生而已。他之所以狠着心肠没有强行拦住,不过是为了成全家族的忠义名声。心中又何尝不伤痛呢!

    “主父先生不必相劝了。如果这次做出的牺牲,能够对先生的布局有利的话,迦儿即便身死,那也是值得的。”

    主父偃饱尝人情事故,洞察人心入微,他当然能够听出季英话语中隐含的悲痛。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星辰,微微的笑了笑,终于开口说道。

    “你不必如此的。这件事究竟后果如何……不用等待很久,也许马上就会见分晓了!”

    季英吃惊地转过身来,他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光芒。那里面包含着强大、自信和成竹在胸的布局。

    “主父先生……你是说?”

    “……长乐塬……将会是九州隐门的葬身之地……。江湖力量,早就该被彻底铲除了!”

    轻轻说出的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杀气,但千万人的命运,也许将会从此改变。大汉天下疆域之内的整个江湖,天翻地覆从此刻起!

    季英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他又看了赵远一眼。这些年来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季家情报系统的赵远,脸色沉静的用手指了指北方的天空,却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不过,只如此就够了!季英心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知道,也许从明天开始,天下江湖就要被重新整顿一次秩序了。人头滚滚,血色弥漫……这就是触怒某一个人的代价!

    而此时的朱安世有些想不明白,他不知道长乐塬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为什么会有这么些不怕死的人呢?

    先是三个少年,然后是那几个行将朽木的老者,还有眼前这一人一剑挡住所有人突进脚步的崔弘。

    火光之中,片刻之前的激战惊心动魄。那是真正的高手之间较量,电光火石生死瞬间!亡魂送命或者剑底超生,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五个自重身份的九州隐门顶尖高手,也许只有等到死亡来临的时候,他们才后悔没有一起出手。对方的厉害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高手对决,一招毙命。等到最后的两个人反应过来,左右夹击的时候,为时已晚。

    发挥出最大潜力的崔弘运剑如风,最后一个厉害的高手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咽喉,那里已经被剑刃的锋芒切开了一道口子。当他慢慢得软倒在地上,眼中最后所见到的,是那个已经染血的身影继续拼杀的样子。

    九州隐门潜藏的高手自然非同小可,崔弘为了保存体力,对付这几个人时所施展的都是绝杀的招数。换个说法,就是以命搏命!如果是普通人这样互杀,只能是两败俱伤。而顶尖高手则不同,谁的速度更快,谁的招数拿捏最准,谁就会取胜活命,反之,就是必死之局!

    虽然干脆利落的料理了五个高手,但他的身上,也添了好几处伤口。敌人的血和自己的血混在一起,染红了白衣青衫。崔弘并没有理会,一声轻啸,无阙剑再度荡起风尘,把迎面杀过来的十几个大汉砍翻在地。

    血花飞溅中,一把漆黑的魅影欺身而入,快如闪电,斜斩向崔弘的后背。百忙之中察觉到凌厉的刀意,无阙剑回挡而去时,刀剑相交,却没有预想中斩断的情形发生。崔弘心下一凛,知道对方是宝刀。纵身跃后几步,接连挡住几把刀的连续进攻,终于牵动伤口,脚下一个趔趄,处于守势,形势有些危急起来。

    趁机偷袭的朱安世,并没有继续随着蜂拥而上的大汉们围杀崔弘。虽然刚才的这一刀,并没有杀伤对方,但这个死战不退的对手既然已经重伤,那么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凭着个人的武勇就算是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料想片刻之后,就会被狂暴的刀山杀潮所吞没的。

    朱安世的眼光其实没有错。无阙重剑的锋芒虽然厉害,杀伤力巨大,但施展开来时,都是大开大阖的招数,最是耗费力气。崔弘几处刀伤流血不止,剑气在被轮番围攻之下,勉强遮拦挡架,却已经不能如最开始杀到的时候那样犀利了。

    “死到临头不知后退,还在强撑……那就让他去死吧!”

    朱安世喃喃低语了一句,也不知道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别人听的。强弩之末,难以持久。无阙剑的光芒终于逐渐消退,也许下一刻,苦苦支撑的崔弘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大营之内的所有人,见形势如此,早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既然如此,什么话都不必再说了。在这些穷凶极恶的杀人者面前,等到最后时刻来临的时候,也只有尽力一拼了。是生是死,凭天由命。

    天色已经快近二更,明月的光芒笼罩着这片大地,火光明灭中,似乎从风中传来隐约的某些声音。但在这激烈厮杀的生死面前,还没有人注意到,有几艘挂满风帆的大船,终于在渭河码头边靠岸了。

    码头边的仓库在熊熊燃烧,隔着老远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当头的一艘船上,最先跳下来的是身体已经明显发福的五十多岁男子。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身后的大火,虽然这些火焰吞没的也有他家族许多的财产,但相比起这些,他转身看向正走在甲板的那个身影,才是异常的重要。

    “侯爷……?”

    名叫聂壹的男子已经多年没有亲自出动了。但这次,他不仅在最快的时间里动用聂家的力量,全力做好了一支五百人骑兵回程的准备。并且亲自率领着聂家船队全程护送,从水路顺流而下,直达渭水……之所以在他富贵满门的这个年纪不惜千里驱驰,所为者,也只不过是在这船上的一个人而已。

    “聂叔,一路辛苦。剩下的事不用你多管了,带着北方的这些兄弟在船上好好休息吧。”

    出现在船头的年轻身影语气温和,多年以来的朝堂争斗和军中生涯,早已经把身上的无敌锋芒打磨成了温润如玉。虽然看不出丝毫的威风,但只要这个人站在那里,便是一座令人仰视的山岳。

    聂壹带着恭敬的神态点头应诺。自从当年第一次相识,这个人便是他毕生的贵人。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便和许多追随者一样,对于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话和他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深信不疑,从未改变。

    盛夏的渭水丰沛浩荡,流经整个关中平原后,在长安附近与泾水汇合,组成了泾渭水系。这两条大河与其余几条支流一起,“八水绕长安”,孕育着这片帝王基业。

    宽阔的渭河水面上,后面的四五只大船平稳靠岸,并没有等待多久,吃水极深的船舱开启处,赫然出现的竟然是高头大马的身影。

    如果有九州隐门的人在此时突然看到眼前的场景,一定会大惊失色的。随着第一个全身盔甲的骑兵牵着自己的战马,踏上岸边的土地后,从这几艘船上陆续有相同装扮的骑兵战士鱼贯而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全部集结到了码头库房旁边的空地上。

    熊熊燃烧的大火,掩映着盔甲和刀光。这一支五百骑的大汉骑兵,带着北国风尘和铁血气息,就这样安静的列队在长乐塬的土地上。

    他们都是经过千里沙场洗礼的真正战士。几个月的征程厮杀,不管是西域人、大宛人、羌族人还是匈奴人,都败在他们的手中,杀王破国,纵横无敌!

    “师父……!”

    最后一匹赤火神驹跃上岸来的时候,早已经怒火中烧的马上将军回首冲船头的那人叫了一声。对方只是点了点头。

    “去吧,这次……不必留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