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素衣白马人当归
    “就这样去长安吗?”

    “是!”

    “你是凯旋归来的前军统帅……奉旨回长安主持大典,如此,岂不草率?”

    “不是我要特意这样。天大地大,死者为大。所谓天地仁义,不过就是人间情意而已。”

    董仲舒满怀忧虑的看着元召,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心中不禁油然而生一种无限的敬意。自己毕生研究儒家精粹,穷尽五楼之书,自以为得孔子仁爱世人之传承,却反而不如眼前此子如此简单普通的一句话来的透彻!

    南山脚下,青松翠柏,渭水朝夕,无语东流。元召一身素白衣衫,清晨的风吹动他墨染束发,脸上轮廓分明,清晰地透射出他心中的悲伤。

    满含各种情绪的无数目光中,年轻的大汉尚书令最后回头扫视了一眼他刚刚亲手埋葬过的这片墓地。这块在长乐塬上风水最好的地方,从今天开始,将会成为与他有过深厚关系的逝者安息之地。

    很多追随他多年的人,都知道自家侯爷是个很重情的人。但没有人见过他悲伤的模样。在素来的印象中,元召似乎是无所不能的,

    他总是用温和的微笑和举重若轻的手段来化解一切难题,带给身边的人安全和信赖。

    不过,当黑夜过去,光亮重新洒在长乐塬上,看着年轻侯爷赤膊亲自小心翼翼的安葬好昨夜不幸遇难的人时候,晨曦之下,挥汗如雨,而不用任何人帮忙。离得近的人,分明可以看到在他的眼角有珠泪随着汗水一起滴落在脚下的土地里。

    老秀鱼的身体又重新弯成了一个驼背。满身的刀伤无法数清。不过依稀可见,被血染红的鬓发间,嘴角竟然有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他撑到最后一刻的时候,心中想到了什么。

    元召很细心的替他换好干净衣服。把一坛酒放在他身边……也许那一缕神识不灭,有此相伴,黄泉路上会减少许多寂寞吧!这具本来就残缺的躯体,从此尘归尘,土归土。

    为了抵御来袭的敌人,昨夜秀鱼和他的一班老弟兄全部壮烈死在了浅滩芦苇荡前。唯一幸存的,是救走李陵和陆浚的那个老者。从此以后,他便守护在这片墓地之前,直到老去。

    死去的人,当然还有数十。李陵、陆浚和最后赶来的崔弘都身受重伤。幸亏元召回来的及时,经过连夜全力救治后,终于保住了性命,不过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了。

    聂壹带来的人帮着把几处余火扑灭,见崔弘虽然受伤很重,但已无性命之忧,而且女儿一家也都无恙,终于放下心来。

    听闻元召要素服赶回长安,他本来有几句话想要劝解,不过当看到元召的脸色时,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这位走遍大江南北深谙人情世故的大商并不认为现在是元召张扬的时候,不过,他认识元召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对于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年轻侯爷,他还是有信心的。

    “……生如朝露,去日苦多。归去来兮,杯酒且酌!”

    不远处等待的战马发出嘶鸣,元召举起手中的酒盏,缓缓的浇在地上,最后的祭奠过后,他向目送的人群挥了挥手,翻身上马,不再回头。

    感受到气氛的苍凉,众人无不动容。谁都知道,侯爷此去长安,也许会有一番龙争虎斗。但他们这些没有人能帮的上忙,只能暗自祝福和祷告上苍,希望保佑自家侯爷百邪不得沾身,平安归来。

    迎面的东风吹动起鬓角和衣襟,两匹马驰骋而去。紧紧跟在旁边的霍去病偷偷的撇了元召一眼,见他的脸色很是沉静,不见一丝平时的温和模样。不禁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如果有可能,她很想纵马率领赤火军把敢于和师父为敌的一切敌人都踏成齑粉,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又有着怎样的势力,她才不管呢!

    不过,元召命令那五百骑兵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大营,哪里也不许去。他回长安,也只是带了霍去病一人而已。因为他知道,皇帝这次一定会特别召见奖赏这个立下重大功劳的年轻将军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奖赏。毕竟身为一军主将军,踏平西域擒杀单于可不是普通人所能够办到的。

    两个人一路东去,不远处经过青郊外酒楼的时候,闻讯出城的司马相如早已经在此等侯。不过,元召在此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半个时辰之后,继续上马而去。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个人交谈了些什么,却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而此时的长安西城门外,却正有一些人在聚集。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在最前面十几个明显是颐指气使神情之人的带领下,正在等候着有人的到来。

    虽然并没有人拿着什么器械,但在这样的时候,有人竟然堵住长安西城的大道,这不由得让守城校尉大吃一惊。

    而等他看清楚带头的人正是大汉廷尉韦吉和其他的几名朝廷重要官员的时候,守城校尉心中的吃惊更甚。他却不敢阻拦,也不敢上前询问,急忙命人去赶快报知新任的九门将军,请他赶快派军支援,以防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

    西城校尉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在不久之后,他就会亲眼见证一场大戏的开场,等到那个时候,他才无比的庆幸,幸亏自己提前把这个情况通报给了将军知道,否则这么重大的责任,非把他的小身板儿压碎了不可!

    大汉廷尉韦吉带着满脸的悲痛,到现在这个时辰,昨夜的消息已经得到确实,他的宝贝儿子遭到了残酷对待,被沉入渭水,死无全尸。

    这样的打击,让韦吉和其他几家的公子也遭受同样待遇的官员一样,咬碎钢牙眼中喷火。既然今天见不到皇帝,无法申诉。那么就先在城外等着仇人到来吧!有些仇,先用私人的手段来解决一下,也未尝不可。

    几百各府中聚齐来的人都随着自家主人沉默的等待。他们并不知道要等的人是谁,只知道那是屠害公子们的凶手。这些人都身穿黑衣,臂膀上扎着白纱,穿城而过,来到这里。很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长安民众听到消息后,也纷纷的跟着来看热闹。议论声中,人群越聚越多,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已经达到了几千人众。

    韦吉忍受着内心的痛苦,他的两鬓已经斑白,复仇的信念使他再也压抑不住酝酿了一夜的怒火。如果有可能,他想亲手把刀插进仇人的胸膛。

    刚刚上任没有多久的长安令大人也急匆匆的赶来了。此人名叫任宽,也算的上一个能干的官吏。虽然比起几位前任的显着名声,他还并没有做出什么拿的出手的成绩,但既然担任了这个要职,自然是踌躇满志,想要好好地施展胸中抱负,让锦绣繁华的长安城在自己的手中治理得更好。

    但光有美好的志愿,好像是远远不够的。有些时候,偏偏要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考验突如其来,在等待着他。

    比如今天,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为了准备长安城即将迎来的大场面,整个府衙都忙碌了很长一段日子不得放松。好不容易方方面面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皇帝陛下既然不上朝,可以休息一两天。却没想到,忽然就接到巡城的府中差人慌慌张张的来报,说是一大早就有人准备闹事了。

    任宽闻听之下,既惊且怒。在这个档口上,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他不敢怠慢,紧急召集起在府衙里的全部人手,心急火燎的就赶过来了。

    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突发事件,凭着自己的手段和能力,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的。却没想到,等到赶过来一看,却傻了眼。这哪里是衙役们所报告的那样?长安令大人回头瞪了一眼说是普通民众聚众闹事的那个家伙。然后带着试探的态度走过来,想要问问以大汉廷尉大人为首的一众朝廷官员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任宽却碰了一鼻子灰。韦吉只是冷冷地对他说了一句,不要多管闲事!然后就再也没有多看他一眼。其他的人更是一副冰冷的神情。

    任宽虽然心中有气,却也不敢发作。他虽然担任了长安令这个重要职务,但却并没有多少根基,比不得几位前任有强硬的靠山。在九卿之首的廷尉大人面前,自然是不敢放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带领着一众手下,退到旁边,远远的看着。今日之事,他虽然不知道详细,却也预感到可能有些不同寻常。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任宽看到韦吉等人神情一震,都挺直了身子看向前方。等到他的目光也跟着看过去时,只见城西大道方向,迎着朝阳的光辉,两匹马出现在视线中。

    当先一人,骑的是一匹白马,素衣白衫,没有着冠,任凭束发被风吹起。这本是普通人的打扮,平淡无奇。然而,这一人一马出现的地方,却似乎就忽然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中心。红日初升,光芒万丈!

    “是……元、元侯……!”

    长安令和许多人一样蓦然瞪大了眼睛,心中升腾起异样的情绪。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