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日暮知途远 道左有奇闻
    日出日落,叶枯草深,无数人间悲欢在默默上演,时光总是无情,如一条长河径自奔流不息。每个人的生命夾裹其中随波逐流,历史洪流淌过处,谁是无情客?谁是有心人?

    云落地,水归海,风吹过所有的季节,时光却最不耐人。不知不觉间元召来到这世界已经一月有余了。

    这段时间他走过了许多地方的路,看过了许多山河风景,见惯了许多风土人情,渐渐弄明白了身处的现实。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名叫蓝田,属于秦岭余脉,故多山岭,林木葱葱。而此时这片山脉叫做终南山。

    而据此不到百里之外,就是当朝皇都长安了。当今天子名讳刘彻,年号“元朔”。他却知道,在后世的史书上这位皇帝会有一个更加响亮的称谓:汉武大帝!

    “大汉朝啊…,哇喔!真是来到一个伟大的时代呢,呵呵”。

    说这话时的元召正倚躺在一颗大树的高高斜枝上,懒懒的晒着太阳。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清清楚楚的看遍了世间疾苦。后世史书鼓吹的所谓“文景之治”也就是那么回事罢了,七国之乱平息不久,各地田园荒芜,民生依然凋零,盗匪猖獗,路旁时有饿殍。

    果然,历代统治者往自己脸上贴金这招倒是古今相承,元召不屑的撇撇嘴角。他对自己今后的道路并没有什么打算,在这儿他没有亲人没有记忆,对这个时代还很陌生,午夜梦回想起前世种种,心底隐隐作痛。

    好在他是一个豁达之人,既然暂时没有别的生存道路可以选择,那先随遇而安罢了。咦!那边是怎么回事?他目光突然被不远处一处草丛吸引,那是一处高耸形似小丘的所在,却见被茂密野草覆盖的地方有一个包袱被扔了出来,然后一个灰色的人影仿似从地里钻出来般站立起来。元召居高临下看的清楚,先是惊奇,后心下恍然,原来这是汉代的盗墓贼而已,那小丘必是一座古墓无疑了。

    也许是元召过于好奇,身动时树枝摇了一下发出响声,那盗贼却甚是警惕,忙把包裹别在腰后,双目游顾四下急看,抬头却正看到一个小小顽童抱着树干在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不禁心底惊疑,又到处探寻一番,不见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高声喝问:“呔,那是谁家小郎,在此荒山野岭作甚?”

    元召本不欲多事,惫懒一笑,懒洋洋作答到:“我自在此采野果儿玩耍,不与你相干,你随便好咯”。

    那人却听他不是本地口音,又细细打量元召一遍,见那小童穿的衣衫破旧,与寻常所见穷人家孩子并无不同之处,只是皮肤甚是白净,一双灵动的眸子乌黑星亮。

    不禁暗自起了一个心思,心下计较:“这小娃倒是生的伶俐,不若掳了去,好生调教倒是帮中的好苗子,说不得要用些手段。”

    眼珠一转笑眯眯说:“小郎,树上危险,且下来我有一件极好玩的物事送与你玩儿。”

    元召心下暗笑他装模作样,早看出这厮动机不良,本待不理睬,转念间已有计较,一面故作笨拙慢腾腾的从树上下来,一面用眼角打量一遍四周环境。此地却是很荒凉,远近并不见人踪迹。早看见那盗贼从腰后摸出一团绳索,暗暗藏在了袖中

    元召低头冷笑一声,却故作不知,慢慢腾腾径直走到跟前,仰头好奇到:“是什么稀罕物件儿,拿来瞧瞧。”

    那贼身形魁梧,满脸狞笑,趁其不备猛伸右臂把这小童身子牢牢箍住,真是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然后一手抖开腰后绳索,一边哈哈大笑道:“今日运气真好,挖的几件值钱物件,回去献上那注横财,又加这个伶伶俐俐的娃娃,想必帮主他老人家一高兴,这次定会大大的奖赏我一番吧!哈哈哈…呃!”

    笑声嘎然而止,他身子一僵,只感觉一种剧痛袭来,他瞪大双眼,不相信似的盯着对面那倏然离身三四丈远负手而立的孩童,对方脸上还带着幼稚的笑意,眼底却是深邃的冷漠,行如鬼魅。

    他又艰难的抬手向自己的颈间痛处摸去,可是那双平日舞动镔铁刀如无物的巨手此刻却再难抬起分毫,一种无比的恐惧袭上心头

    “这个小娃好诡异!怎会如此!这是什么功夫?终日打雁终是被雁啄了眼了……!”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无边的黑暗漫无边际的就此笼罩过来,然后庞大的身躯慢慢软倒在地,抽搐几下就此死去,他的咽喉锁骨处印痕俨然,已是被元召一拳击碎,生机已断,自无活理。

    元召甩了甩手臂,叹了口气,小孩子气力不足,虽然这一个多月来不间断的锻炼,终究还是太弱了些。他并不是残忍嗜杀的心性,在前生虽然也曾经於生死关头杀人不留情,但终究那是为了完成任务和自身安全不得不为之,来到这儿却是第一次杀人。虽然他不想惹事,然而这一段时日的所见所闻,使他明白这里终归不是前生那个相对文明的世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另一方面,来自另一世纪那种漂泊无依的孤独感更加磨练了他的心灵和意志,为了在这陌生的世界活着,他这具小小身体里的那颗灵魂变得无比坚毅敏锐,也更学会用怎样的手段来以最小代价保护自己。

    元召又瞅了瞅那死去的盗贼一眼,来到那座小土丘近前,转了一圈,果然在背面发现有一个盗洞,土质新鲜,看来就是那盗贼所为了。

    他解开掉落地上的那个包裹,发现里面有几件说不上名字的小巧工具,应当是这个时代的盗墓贼所用来挖土掘洞的,此外却有七八件金器玉环,看做工极其精美,他虽然不知这些东西年代和价值几何,也料其不菲。又摸了摸那死去盗贼身上,除了几块散碎银两,一把匕首之外触手却有一块方方正正小黑木牌子,乌黑漆亮不知是何材质,他仔细辨认半天,才看清上刻的是“流云”二字。并不在意,随手扔在一旁,只把那金玉器和碎银用包袱包好,斜背肩上。

    又瞅了瞅,把匕首插在腰后。欲待走时又回转身来,对那大汉尸体自语道:“老兄,别怨我啊!谁让你心机不正的,我是正当自卫来着,这点财物算是精神损失费了,马马虎虎不跟你计较了,早去超生吧。”说罢就此扬长而去。

    元召自不知,这盗贼却是关中左近地区的一名大盗,名叫郭翔,使一柄厚背鬼头刀,凶狠凌厉,恶名甚响,做下许多杀人越货的大案,乃是关汉道上第一大帮派流云帮的一位副堂主,这次奉令来长安干一件紧要勾当,打探多日已经寻访明白,他在此暗地盯住,派副手回去报信调派人手前来行事

    今日闲得无事,左右又等的无聊,白天在城外山岭间徘徊时,无意发现此间有数座古墓葬,一时手痒来盗此墓穴,本想发注横财,寻几件宝物孝敬帮主,讨其欢心,千不该万不该又起邪念惹了元召,竟把性命丢在了这荒山野岭之间。

    正是“千般横行千般横,一朝命丧黄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