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时有纨绔子 一 骑争道先
    这条直通长安城的大道修的十分宽阔平坦,马车奔驰在上面轻快平稳,并不觉得多少颠簸,沿途也有三二行路之人。

    车厢内的少女在和她母亲悄声说着话,偶尔听到那夫人说得几句,似是在责怪少女调皮,话音轻柔,更多的倒是宠溺之意。

    那被少女称为马叔叔的大汉只闷头专心赶车,并不与元召搭话,想来他只是认为自家小姐心善,可怜这小乞丐而已。他本身却有些讨厌这小子的执拗,只是不屑与这小孩子一般见识罢了。

    偶尔用眼角余光扫过,见那自称名叫元召的孩童安安静静坐在车辕后侧,闭着双眼,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想是瞌睡过去了。

    他却不知,元召虽闭着双眼,在想一些事情,对身遭周围的一切却如洞若观火一般清晰。最近一段时间的身体状况连他自己有时也有些不解,他前世身手自是不凡,这短短几个月来,身体掌控的灵活度和对外界的敏锐感知程度进步飞速,有时连他自己也感觉大为吃惊。呵呵,难道是穿越时空造成的?赠送的福利?他自忖现在身体的潜能发挥早已超出当年巅峰时,就比如这身旁大汉,那会儿拦着自己时,如果他那一肘凝聚力击在这厮腰间穴上,那会如何呢?他很有把握一击击倒!

    只是如果遇到强敌正面对打的话,这小孩子的身体?呃,力气还是不够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唯有快快成长了。哎!真是没法子,这小孩子的身体,真是的!这不就是成长的烦恼吗!呵呵……。

    元召正在胡思乱想天马行空之际,忽然感到马车渐渐慢了下来,他睁眼一看,早见前面一堵青幽幽的城墙横贯东西而后向两边延伸去,城门洞宽阔幽深,箭楼巍峨高耸,给人第一眼就仿似突兀把天地截断了般。

    此时日已西斜,秋日余晖照在这座中原历史名城之上,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元召不禁眯了眯眼睛,他在前世时曾经到过这座历尽千年沧桑的古城,那时的城墙早已毁坏不复旧观,只不过余了短短几段供游客欣赏而已。

    他对那些只供展览的建筑一直不屑一顾,任何伟大的传奇,一旦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褪去那些雄奇伟烈,慷慨悲歌,如果还在苟延残喘,余下的岁月,从来都是只剩了丑陋和耻辱的宿命吧了。

    至于现在真真切切呈现在他眼前的这座雄城,即使以他现代人的眼光看起来,也足以称得上使人震撼了!

    元召不禁心底赞叹一声:真正是炎汉之魂!汉唐雄风的起始肇基之地啊!只单单这份拔地而去的气势,就不愧了两千年华夏第一古都的称誉了!

    这儿正是长安城的南门,上端是“永宁门”三个大字。几个守城卒倚在那儿懒洋洋的说着闲话,进出的行人并不多。

    元召一行人正要进城,却听得后面路上有马蹄声响起,只见由远而近十几匹坐骑风驰电掣般而来,路上之人纷纷避到一边,來骑却并不减速,当头两个少年公子模样,锦袍箭袖,神情倨傲。后面跟了**个家丁打扮得汉子,都是跨刀背弓,马背上挂了不少野鸡走兔之类的猎物,看样子是去走猎方回。

    正在控马飞驰得意之际,忽见前面路上闪出一辆马车悠悠而行,正挡住了半边道路。

    那公子身边一个家丁大声喊道:“呔!前面那马车,还不闪到一边。”

    却见那马车不为所动,继续在慢慢前行,其中那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公子早已不耐,仗着父兄的名头,他平日里横行嚣张惯了的,当下不管其他,紧催马匹追过前车,扬起手中皮鞭狠狠向赶车之人抽去 。

    那正在赶马车的马七猝不及防,连忙伸手去格,躲过头脸,鞭梢却啪的一声打在背上,当即单衣就破了,一道血痕泛起,马七大怒!跳下车刚要开口相理论,那少年见一击不中,早抡起鞭子又披头打来,马车空间狭窄,避无可避,他只得拼着挨了几下,间隙之处一把抓住皮鞭,打算用力拽下这恶少年来好好教训一顿。

    正在这时,却忽听的不远处有人大喊:“四哥小心!”

    他听得是车前自己兄弟赵远的声音,一愣神间,只觉得一缕寒风自脑后奔来,眼角余光急瞥间,大吃一惊!见一枝羽箭急如流星奔自己面门急射而来,黑黝黝的铁簇闪着冰冷的光,眼见已是躲闪不及了!

    那名叫赵远的男子本来相隔马车并不远,只是事起突然,他忙拨转马头赶过来时,正看到马七抓住皮鞭与那少年相持,瞥眼之间,见后面那众骑手中却有一人早双手引弓,一箭朝马七要害射去!

    赵远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京城地界竟有人如此视人生命如草芥!一语不合就要人性命,他们几人十多年患难与共,早已亲如兄弟,此刻眼见马七殒命在即,自己却不及相救,只觉肝胆皆裂,热血涌上双目,奔行之际早已拔刀在手,今日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杀尽这帮纨绔,为四哥报仇!

    忽听“哎吆’一声,待到冲到跟前,却看到马七愣愣的呆在原地,那少年正摔在马旁边一侧的地上哎呀哎呀的惨叫。

    赵远心下一愣不即多想,紧忙跳下马来,连声问道:“四哥,伤到哪里?觉得怎样?”

    半晌马七好似才缓过神来,转了转头,眼睛奇怪的盯着插在车辕杆上犹在颤动的那枝羽箭,擦了擦额头冷汗,失神的说道:“没,没伤到……,明明看到奔着眼睛来了,奇怪……怎么会转弯了呢?……这是怎么回事?。”

    赵远却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见四哥没事放下心来,他也不是善茬,转身来到地上少年身边,正要在他身上补几脚消消气,那边却早有几人围拢过来,把那少年扶起,人人眼色不善。

    当中一个公子,面带阴沉正是那射箭暗袭之人,他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刁民,胆敢伤了小侯爷。看你们有几条命陪!”

    赵远心下一凛,倒不是怕了这些人,只是最近家里还有一桩更紧要的麻烦,为了那丫头母女的安全,自不能如从前那般快意恩仇。

    他咬了咬嘴角,强压下怒火,不欲多说,转身就走。行没几步,忽觉脑后恶风不善,连忙缩肩低头,向左急跃,忽地一声一把钢刀从头顶劈空。

    赵远心知有人暗算,心下怒极,转身舞刀招架。那偷袭的家丁却极其彪悍,一声呼哨,跃过四人乒乒乓乓和赵远打斗在一处,马七看到自己兄弟被人欺负,当下怒吼一声,抽出车旁暗藏短棍上前助战。

    倒地的那个少年被众家丁围在当中,一面呲牙咧嘴的呻吟,一面对那个年长公子说道:“兄长,替我出气啊!杀了这几个刁民。”

    那公子阴阴一笑:“小侯爷放心,且看热闹。”

    正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哎!你们这帮坏人,快住手,不准欺负人!”

    众人循声望去,见在那辆马车边,站了一个三十许的夫人,旁边一个绿裙少女正在叉腰向这边发问。正是母子二人听到动静下车来看。

    那恶少年却是眼前一亮:好一个明媚可爱的女孩!

    他平日本就做惯了欺男霸女的勾当,也顾不得屁股还疼,笑嘻嘻上前一面伸手摸向少女如白瓷般的脸蛋,一面胡言乱语到:“呵!谁家小娘雏,这般美人胚子,长大还得了!且跟本少爷回府享福可好?”

    少女又气又窘,急忙后退躲到娘亲背后,夫人上前一步脸色一沉说道:“这位小公子,且请自重!光天化日之下,这天子脚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嘢呵!王法?小爷就是王法,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来人!把这小娘皮给我抓回去!”

    后面四五个护卫一拥而上,就要动手。

    那赵远二人正在远处与四个大汉缠斗正紧,心下焦躁:这几人看打扮分明是富贵人家豢养的家丁,身手却甚是了得,不知什么来路。

    他虽然刀法凶狠凛利,一时却难分胜负。这时看到那恶少率人奔大小姐而去,更是大急。

    一不留神,马七被飞来一棒打翻在地,痛呼一声,小腿胫骨却是被打断了。

    赵远大惊连忙跃过来护住自己兄长,左推右挡,以一敌四,刀法凌乱渐渐不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