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潜龙沉渊底 平湖暗潮生
    那少女见这伙人这么肆无忌惮,心里惊慌,连忙拉着自己娘亲往后闪躲,空间狭小躲避不及,眼见就要受辱。

    忽听身后一阵响动,也不知那马受惊了还是怎么的,唏溜溜叫了一声,转个半圈,拖着马车径直奔了那恶少年及众人而去。

    距离相隔既近,来势又汹汹,众人纷纷向两边逃避,慌乱中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打到似的,惨叫连声。马车驰过后,七歪八倒躺了一地疼的翻滚。

    余人惊疑,双方纷纷停手,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赵远连忙扶了马七奔过来护住那母女二人,,只见那辆马车跑了几步后又自己停了下来,名叫元召的孩童双手紧紧抱住辕杆,浑身瑟瑟发抖,嘴里还在喃喃着:“不干我事,不干我事啊……”。

    那边剩余几人也早围拢住那少年和家卫查看询问。细看却不见有什么伤处,只是喊身上疼的厉害,那领头的公子脸上阴晴不定,又仔细看了看那辆马车,只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孩儿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这边,似是吓傻了一般,其余却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当下心里已有判断,一个小孩子不会有什么古怪,一定是那匹马被这边刀棒打斗声所惊跑起来,碰巧撞上了一干人的。

    他却是不知,这个小孩子却大有古怪呢!

    元召本来并不想多事的,这种“衙内公子官二代”之类的横行,好勇斗狠,他在前世见得太多了,古往今来的这类货色都一个德行!

    后来见那公子在背后暗箭射向马七,他看的清楚,这一箭足以毙命。虽然对这鲁莽大汉并没有什么好感,要说见死不救,元召自问还没有那么冷血。因此他暗中凝劲挥出一支竹签,在那枝箭就要射到马七面门时,竹签正打在箭头前端,来箭转向之间,又射断了两人相持的皮鞭,以致那少年收力不住自己摔到马下去了。

    他动作细微,自是无人察觉。可别小看了元召这简简单单的一挥之力,要是被别人看到定会大吃一惊!其中的劲力,速度,目准,动作协调已是凝聚了他七八分的修为,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及至这纨绔子不甘罢休,又来欲侵辱少女,元召用手指在座马耳后轻轻一弹,顺势拉了一下,那匹马却似受他指挥一般,猛然发作冲过人群,他借助马车掩护之际,在瞬息之间把五六个家卫一一击倒,身法快如闪电!

    要说这帮家卫本是出身军伍,人人皆是身经百战,才得以在这等权贵之家充为鹰犬,可碰上元召,那就差的太远了。

    他所修习的全是后世的杀戮绝技,拿捏之准,一击必倒。这还是他不欲杀伤人命手下留情了,并没有朝绝命部位下手。饶是如此,这帮人已是半天爬不起身来,在地上呻吟不绝。

    那个公子问了几句,见众人说不出所以然来,心中不禁戾气勃发,他本是当朝皇叔淮南王之子,单名一个建子,别看此人年纪不大,却是颇有心机。

    这次代父亲进京朝贡,以贺皇帝“重阳节”。这几日就住在父王旧交太尉武安侯田玢府上,与这小侯爷田少齐却是臭味相投,两人都是纨绔习性,更兼他有心示好,一番相交下来,一拍即合,几天来,两人游遍长安城花栏酒肆,玩鸡走狗,只感觉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今日一早,说着玩腻了城内诸般景致,就带了家中护卫前呼后拥,到城南山里飞马走猎去了。

    待得尽兴而归,到的永宁门外,抢路争先,却遇到这么一档子麻烦事,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去,又见那小侯爷田少齐在哎吆哎吆呼痛,遂招手唤过一名家卫,狠声吩咐:“快去禀报你家大公子少重将军,就说小侯爷在城门口被贼人所伤,请他速率巡武卫兵士来辑匪。”

    对面赵远马七一听这话,脸色登时就变了,元召几人倒没什么,他两人当然知道这巡武卫的厉害,那是长安城内除守卫未央宫的羽林军外最为精锐的一支军事力量,负责京畿安危,非重大危机事件轻易不出动,什么事只要牵扯上他们,那罪名一定小不了。

    没想到这帮王八蛋有这么大能量,看来今天难以善罢了。两人对视一眼,就想拼了性命杀出条血路,保护夫人和大小姐先走脱再说。

    正在这时,听得城门那边有人大喊了一声:“且都住手!”中气充沛,声震人心。

    元召抬头见是一条精瘦汉子,挎了双刀赳赳而行,后面几个衙役打扮的跟随,一匹枯瘦的老马上,坐了一个文官打扮的中年男子,看穿戴,他倒不认识品级大小。

    来到近前,大汉扶刀而立,那文官并不下马 ,居高临下扫了几眼,冷哼一声:“刚才是谁叫嚷着去调巡武卫的?好大的口气!”

    看打扮却并不知道是什么官职。

    忽听远近围观的闲人相互窃窃语到:“啊!这不是汲大人吗?”

    “哪个汲大人?”

    “还有哪个姓汲的大人啊!长安令汲黯大人啊!”

    “嗷,长安令大人啊……是个好官呀!”

    刘健不禁暗中吃了一惊,心知碰上铁板了。

    他虽然没来过长安几次,但淮南暗伏在京城的密探不在少数,这些年来没少下功夫,当朝诸公的风评品性他们父子当然知之甚详,北来临行之际,淮南王特地叮嘱自己儿子一番,朝廷官员哪些是可以财色交接的,哪些是可以利益交换的,特别是有几个属于是绝不能去无故招惹的。眼前这个汲黯就属于暂时不能去招惹的之类!

    此人官居大汉朝廷九卿之一兼领长安令,平生嫉恶如仇,耿正忠廉。尤其不畏强权,有时犯颜直谏,连当今天子都被他弄的下不来台,对他也无可奈何。因此,这人在朝野民间名声极大。有“强项令”之名!

    刘健心下踌躇神色犹疑,田少齐少年纨绔自大惯了,,见他如此,早已不耐,他自恃父兄纵容,跳起身来戟指道:“是小爷说的,又怎样!你是哪里的官儿?多管闲事!”

    文官身前大汉见这家伙无礼,刚要发怒,就听那文官笑了一声:“哦?你是哪家府上?”

    田少齐见那官员问的客气,只当他怕了,心下得意,昂头说道:“哼!谅你个小官也不知道,听着,我爹就是当朝太尉,武安侯是也!我哥嘛,嘿嘿,这长安城内三千巡武卫都归他掌管,你说我调的动还是调不动?”

    话音刚落,忽听不远处有人“扑哧”一声笑出来,众人循声望去,见是马车上那个孩童,不知何故,一口把嘴里嚼着的干果喷出老远,脸上表情很是精彩。

    却是元召听到这厮说的话想起后世种种一时忍俊不禁,这不就是古代版的“我爸是李刚”吗!

    这坑爹的纨绔们果然都是古今一脉相通的,呵呵。不说元召在心里暗乐,在场诸人却都一时无暇理会这孩童。赵远这边不免心里一紧,怪不得这少年如此暴虐无赖,原来是权倾朝野的武安侯田玢少子田少齐,此子在长安街市素有恶名,欺男霸女惯了。今日之事却当如何?

    正寻思间,却见那汲黯大人先是拿眼扫了一遍赵远四人,又看了看马车上的元召,点了点头,心下已有计较。

    转身之间霎时沉下脸来,冷眉一竖大喝一声:“嘟!你这纨绔子,依仗你父兄之名,本官早闻得你斑斑劣迹。今日之事,我已尽知!是尔等欺凌妇孺,使气伤人,聚众闹事扰乱城门秩序,撞到我手里,且随本官去长安署衙,说不得替武安侯好好管教管教!”

    说罢一挥手,那双刀大汉早已从随从手中接过铁链,“哗楞”套在田少齐脖子上,任他挣扎叫唤全不管用,只双手一夹,如同老鹰捉小鸡般提了便走。

    众家卫刚要上前抢人,汲黯回头抬眼如电用手指了指刘健,森严厉声说道:“怎么,要造反吗?小王爷身为藩臣,却勾连朝中权贵,甚至甘愿为纨绔子恶行张目,如此自降身价,不知有何目的啊?待本官于朝堂之上在陛下面前求解一番,可好啊?!”

    刘健听罢早已汗流浃背,要知道本朝自先皇景帝削藩致使七国之乱以来,朝廷上下对各皇族亲王猜忌日深,哪里当得起如此诛心之语!

    忙摆手制止众人,躬身道:“不敢,不敢……不敢劳汲大人大驾。”

    汲黯不再多说,冷哼了一声,催马慢慢回城而去。

    待到他身影走远,刘健才敢抬起头来,狠狠地看了那背影几眼,又用阴冷的眼光扫视了一遍赵远诸人,然后率领众家卫上马疾驰而去,想来是赶回武安侯府报信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