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谁知画心影 结缘在红尘
    天光渐亮,晨曦染红了宫殿的穹顶,朝露打湿庭院中的桂树。

    建章宫内后暖阁,小刘琚慢慢从沉睡中醒来。他又做噩梦了,全身出了冷汗湿漉漉的。

    小公子这次惊吓过度,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发烧不止。从卫夫人到宫内的宫女内侍们都很紧张,生怕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虽然差点失去最疼爱的小儿子,但在政治的权衡中,皇帝陛下最终还是如同元召料想的那样妥协了。为了免于事情流传民间,增加不必要的无端猜测,他暗示宰相給长安令下了迅速结案的指示,以流窜劫匪作案了解了此事。

    未央宫内他也亲自下了封口令,不许后宫的任何人再议论此事。只是对那几个死去的宫中侍卫派中官给予了丰厚的抚恤。

    当他在龙书案后面无表情的接过宫内密卫搜集来的关于这次伏击的情报,大略的看了一遍后,就吩咐宫人锁进了秘档。

    但是,这笔账皇帝已经记在了心里。同时,也牢牢记在了很多人的心里。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这个隐藏的伤口早晚会挑开的,从某个方面来说,很多人的命运就从这一刻开始注定了或悲或喜的结局。

    等几个御医又仔细的诊断一番,确定刘琚已无大碍,只需要静静修养之后,都慢慢的退了出去。

    卫夫人这才放下一大半心来。几个宫女忙打了温水,把刘琚身上细心擦洗一遍,换了干净舒适的织棉蜀袍,然后又帮他把头发拢起,脸儿梳洗干净,漱了口,这才端上几样精致的饭菜来,侍奉他吃饭。

    刘琚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卫夫人千般劝万般哄的,他就是蔫蔫的没有精神。

    卫子夫宫妆下那张明艳无匹的脸上又有泪珠欲滴,疼爱的把自己的孩子搂在怀里“我的儿,可怜你小小年纪就要经受这些磨难……。”声音已是哽咽起来。

    刘琚虽然听不懂自己母亲话中所含的深意,但见她又要伤心,连忙伸出小手摸了摸卫夫人的脸“娘亲,琚儿已经好多了。不要你伤心嘛!只是……不想吃这些东西呢。”

    “不吃东西怎么行呢?会饿坏的。”

    “你看,这是你平时最爱吃的云片糕,还有莲子粥、圆丝菌片……。”卫子夫一样一样的从伺候的宫女手中拿过来亲自指点着給他看。

    刘琚却只是摇头表示不想吃,众人见他如此,都一筹莫展的模样。

    刘琚见母亲脸上焦急的神色,心里不安。忽的想起一事,忙问道:“娘亲,我要的那个小竹篓找回来了没有啊?琚儿……琚儿想吃那里面的东西了呢。”

    却原来前天夜里他被羽林军接回来的路上,想起元召和灵芝送给他的那一个小竹篓还在那辆马车上呢。当时情况危急,卫青负了他逃跑,哪里顾得上拿什么东西啊!

    因此,他又央求那个姓李的羽林将军派人快马回去取了。此时想起来,也不知道找到没有。

    卫夫人却不知道这些,听他说有想吃的东西,哪里还肯怠慢,连忙派了宫人去羽林军校尉那里询问。

    她的心里说不出来有多么难受!那夜接回这孩儿后,她躲在帷幕后详细的听完了卫青对皇帝禀报了整个遭遇伏击的过程。

    当时她边听边害怕的浑身发抖。当她听到马车被乱箭攒射时,心几乎就要蹦了出来!那些忠勇的侍卫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而死去了,她很难过。对他们心底无限感激,后来,在皇帝的封赏之外,她又取出自己积攒的一些银两珠宝,偷偷派人給他们的家里送去,表达心里的一点感恩之情。

    幸亏!恰巧遇到那么一个来去无踪的大英雄救了他们……真是苍天保佑!

    虽然自己的兄弟卫青对皇帝说他也没有看清楚那个英雄的样子,那人并没有说什么话就离去了。但这并不妨碍卫夫人对他的感激。

    就如同春秋战国时的荆轲专诸,本朝初期的大侠朱家一般,这个人一定也是个解人困厄而不求回报的传奇人物吧!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这个集帝王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此时这样想到。

    不一会儿的工夫,派去的宫人就回来了,手里面果然提了一只小竹篓,正是元召和灵芝送给刘琚的那一只。

    刘琚一眼看到,眼睛就亮了起来。连忙从卫夫人怀里挣脱出来,下来睡榻,接过那竹篓,打开茅草盖,探头看时,里面那些张牙舞爪的家伙却正在乱动。

    刘琚大喜 ,他原以为这些家伙都已经死去了呢,没想到它们生命如此旺盛。

    想起元召对他说过的,这东西要活着现蒸味道才最鲜美,急忙拉过自己娘亲来,嚷嚷着要她安排人快去做,他现在只想吃这个东西。

    卫子夫和众宫人却都不识此为何物,只是见形貌丑陋,心下怕怕。只是见这小公子坚持要吃,一面还嘴里说怎么怎么好吃,心下都半信半疑。

    拗不过他,无奈只得令人拎了去御膳房,不料众御厨见了此物也是无从下手,不知道如何烹制法。

    小刘琚想起此物味道,却一刻也等不得。一面仔细回忆元召当时的做法,一面派人去告知诸位大厨,一时之间,闹得鸡飞狗跳。

    忙碌一番,终于按照这小公子的说法好歹蒸熟,掀开竹蒸屉,一股鲜香充盈整个御膳房。原先那些形状难看的东西变得甲盖晶莹红润,色泽新鲜,光看外表就使人垂涎了。

    几个御厨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大感惊奇。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收拾干净,装好提屉,交给等候的宫人带走后,纷纷议论不提。

    宫人回到建章宫,那刘琚却从小受启蒙老师教导,又加上卫夫人的叮嘱,甚是聪明懂事。此时自己先不忙着吃,把那螃蟹分成几份,分别派人給自己的父皇、长乐宫窦老太后和太后王夫人等各处送去。

    剩下的先盛给自己的母亲一只,然后又让人去寻不知在何处玩耍的两个姐姐,給她们预留出来。

    甚至连侍奉在侧的宫人们都分给了几只尝鲜,然后才去开始吃自己盘子中的。小公子小小年纪就如此体恤谦和,虽然他一向如此,宫人们却依然心下感激。

    大汉王朝本就是以&ot;孝&ot;治天下,历代天子以此为治国之本。卫子夫见他如此,自是大感欣慰。

    大家克服了最初的怀疑,品尝过这名叫螃蟹的东西后,果然是味道鲜美,膏黄醇香,可谓人间极品,人人惊叹。

    刘琚只吃了半只,虽然是很好吃,但比起他那日在长乐塬上初次吃到的时候却大为不如。心里不由有些惆怅的味道。

    卫夫人见他开始吃东西,忙趁机连哄带劝的逼他喝了一点莲子粥才罢。又细细嘱咐一番,让他好好休息,然后才带了众宫女散去。

    小孩子终究体弱,折腾这半天,一时又有些困乏起来,遂又躺下朦胧打盹。

    正在半睡半醒之间,忽然觉得鼻端奇痒难耐,忍不住打个喷嚏,睁开眼睛来,却见身边坐了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女孩儿,正是自己的大姐儿名叫素汐的。

    却原来这小姑娘已来了多时,见小弟久不醒来,心下未免无聊,小孩家心性,再加上姐弟三人感情很好,从小打闹惯了的,就从头上挽了一根青丝,顽皮的去掏他的鼻孔。

    果然把小刘琚弄醒了,素汐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刘琚感到好无奈,卫夫人所生两个公主,二姐儿生性温柔腼胼,讨人喜欢,是听话的乖乖女。

    而眼前这个大姐儿却活泼调皮,有几分男孩子性格。刘琚从小没少受她捉弄和欺负。

    他翻身坐起来,连忙讨好的问道:“大姐,你那会儿去哪儿了嘛!找你不到。我給你留的好吃之物你吃过没有啊?”

    “哎呦!别说你留的那种东西了!真是……”说到这儿,素汐停了下来,装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了啊……不好吃吗?”刘琚有些着急的问。

    “真是……真是太好吃了!哈哈哈!”素汐见小弟被自己唬到,说完又大笑一阵。

    刘琚也跟着嘿嘿笑了几声,却听得素汐偷偷问道:“喂!那东西还有没有啊?就那么两个,我还没吃够就没了。这还是云汐看了害怕不敢吃,让给我了呢。”

    “呃,没有了呢!人家就送我了这么多,都一次分完了啊。”

    见姐姐脸上浮现失望之色,刘琚又连忙说道:“城外河里倒有很多,可以去捉些回来……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怕是父皇和娘亲再也不会准许我出去了吧。”

    听他如此说,素汐连忙换了脸色,拍了拍他的头,做出一副大姐姐的样子来:“琚儿不怕!等姐姐好好练好功夫,看哪个坏人敢再欺负你!”说完,扬了扬小拳头。

    刘琚心里感激:“嗯嗯,大姐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练的比那些侍卫们都厉害!不过,想再吃到那螃蟹也是有办法的。”

    他的眼珠转了转,附到素汐的耳边小声说道:“等过几天,卫青舅舅的伤好些了,我们央求他派人去城外渭河里給我们捉些来就是了,呵呵。”

    素汐眼睛一亮:“对对对!就这么办。他最疼我们了,一定会答应的。”

    然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见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擦伤,已经结了痂,有些心疼,眼神不由温柔下来,拉了他的小手坐回软榻上。

    “那天夜里……真的有那么一个厉害的大英雄救了你们啊?他是英俊威武的大侠吗?給姐姐仔细讲讲好吗?姐姐好想听呢。”

    脸颊有些微红,今年刚满十岁的大汉公主素汐眼神明亮神色憧憬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