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风过长安肆 香飘梵雪楼
    在长安城里朱雀大街最末端有一片不同的建筑,外观稍微与城内民居不同。

    此处正是朝廷所设的安远馆驿所在地。所谓安远馆就是一处专门安置外邦来客或使臣的地方。门口有专门兵卒守卫巡逻。

    而匈奴使臣也力胡所率领的一个团队二十几人就住在这儿。

    今天一早,也力胡终于等到了光禄寺派人通知,三天后举行朝会,到时觐见。

    这段时间,也力胡的心里是憋了一口闷气的。他来到长安已经将近半月了,除了给好吃好喝的招待之外,有重量的汉廷官员,一个也没有见过。

    后来他通过某个秘密渠道,了解到了原因。原来是因为当今天子对匈奴态度一直不明,朝臣们都有各自的主张,一时半会儿拿不出一个切实的章程来。

    这让他信心又膨胀起来,心中暗自得意。

    “哼哼!这个世界终究是要拿实力说话的。几百年来中原人一直对草原大多是屈服的态度,难道你这位皇帝还能有什么不同?”

    说这话时的也力胡正迈出安远馆驿的大门。身后跟了一帮草原带来的护卫,当然那小王子余丹也混杂其中,只是他穿了一身寻常衣服,外人自然不会知道他的身份。

    本来也力胡今天心情就甚好,又经不得那余丹的哀求,就答应带了他们出来,去领略一下这大汉皇都长安的繁荣。

    多年之前也力胡是来过一次长安的,那还是景帝时候。因为削藩引起的&ot;七国之乱&ot;刚刚平定,国力正值元气大伤,市井之上显得很是萧条。

    但即便如此,长安城的雄伟气势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此次故地重游,眼中所见耳中所闻 ,却又与印象中大不相同。

    但见长安市上熙熙攘攘,店铺林立,人生嘈杂,各种货物充盈其中。不仅是南北客商云集,偶尔竟也可以看到西域胡人的踪影。

    也立胡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此人虽然素来骄矜,但是心胸眼光还是有的。想起北边草原之地的苦寒,再比较一下这繁华的长安之地,心里又不免有点儿灰心丧气。

    正想之间,忽听耳边有人低声恨恨说道:“中原之人贪婪懒惰,却坐拥如此繁华,老天实在不平。哼!”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这话是在身后的离竿说的。

    也力胡虽然知道他说的不对,却也随声附和两句。那离竿又说道:“天下财富,有力者据之!我们草原勇士天下无敌,中原人正该好好的履行答应的那些条款,这两年却总是不利不索的,你们说说,我们不好好的展示一下武力怎么行?”

    其余几人自然也是随声附和。

    也力胡对他的这几句话倒是大以为然。汉家朝廷上的这位新天子继位以来,对草原确实越来越怠慢了,这才引起了大单于的不满。

    这一次兴兵犯界,就是一次很好的试探。

    是时候展示一下匈奴铁骑的威力了!不管是为了从前还是以后的利益,都必须要好好的利用这次机会,来探一探汉廷对匈奴的底线。

    而这位当朝皇帝和汉廷朝臣的态度,在三天后的朝会觐见后,都会一清二楚了。

    一行人走走停停,半天时间连转了几条街,他们虽然心里瞧不起汉人,但对于中原的货品物件却十分喜爱。

    好在这次银两带的够足,各人都买了几件自己喜欢的物品。小王子余丹尤其兴奋,什么物件儿都看着新鲜。

    正行走之间 ,忽听前面路边十分热闹。一座两层的古朴木楼伫立眼前,只见楼前树了几块新做的木牌,上面写了一些字迹,有几人在此指点议论一番,然后就踱步进入楼内去了。

    也力胡也是识得些汉字的,但那上面所写的却不知道是些什么意思,一些奇怪的名称,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正纳闷之间,几人笔端却闻到有香气扑来。清质淡雅却夹杂甜香,不由得深吸一口,甚是舒服。

    听得几个布袍方巾文士打扮的人边往里走边说话。

    “听说这两日添了几种新品啊。不知道品来如何呢?”

    “那边木板上不是书写的清楚嘛!只是……各类品种竟是从未听说。呵呵。”

    “只嗅其味已使人心神平和矣!想来确是上品了。”

    “那于兄、徐兄我们就去消磨半日,品尝一番,如何?”

    “甚好、甚好……请请请。”

    也力胡几人在旁边听得一阵,还是没听太明白。他们出来时听从馆驿侍从的相劝,都换了中原平民服饰,因此倒无人注意他们,只是也不便开口相询问,闻到那香气十分诱人,几人商议几句,反正左右无事,不妨进去看个虚实。

    余丹自然更是无有不可。他却是从小受过大单于指派的几个北逃汉学之士教授过得。好奇心驱使在一边端详了那几块木板半天了,勉强认得一些字,心下揣测好像是一些什么东西的名称似得,具体却不知道,不免想去见识一番。

    此时日正半晌,阳光很好,照在进楼门的上端匾额上,那木匾已经有些陈旧了,字迹也已经有些模糊,他夹在几个护卫当中进去时,抬头看了一眼,认得那块匾上三个字是&ot;梵雪楼&ot;。

    元召这两天简直忙的不行!他自认自己不是一个有很好耐心的人。这一性格是从前世带来的。&ot;江山易改、本性难移&ot;,身为穿越客也不行啊!

    当然这句话只是他自嘲时的感叹罢了。既然答应帮大家的忙,说出的话总是要做到的。

    他怕过两天自己会失去耐心,再做这些事时会懈怠下来,如果效果不好,难免会让大家失望吧?

    所以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也是拼了。按照自己记忆中的东西详细的整理了一下,先是指挥着小胖子和那免费劳动力崔弘两个人准备一些器具。

    他计划先利用梵雪楼现有的条件,把前段时间设想的一些东西推出来。就是把新茶和他会做的几种小点心先做出来再说。

    至于再往后的盐啊酒啊的那些,他却是另有一个想法,那些东西所带来的利益不是小小的梵雪楼所能消化的!

    “还是需要搭上几个关系才行啊……。”元召自言自语的说道。

    未曾想,钱掌柜却把元召的想法当成了一件大事来对待。

    除了他自己和侯五在前面打理日常事务以外,把赵远宋九马奇三人都撵到后院来,让他们啥也别干,这一段就帮着元召做事吧!

    有了人手,一切都迅速起来。宋九负责进出去采买元召需要的一些东西,马奇本身却是木工出身,会打造一些简单的木具。

    元召一喜,这倒省了自己的好多力气。他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这个时代哪有那些锋利好用的木工用具啊?只有刀斧之类可用,用这些笨拙的工具制作需要的模具,自己做不好啊!

    而马奇挥舞刀斧却得心应手,很是熟练。元召把需要制作的几个木架,还有仿照后世的茶几的样子,连比带划详细給他讲说明白。

    这汉子先是疑惑后是惊奇,再后来越听越是两眼放光、大张了嘴巴合不拢来。

    元召讲了半天,见他没有动静,挠了挠头,问道:“那……马叔,听明白没有啊?这些可以做出来吗?”

    马奇似是从梦中惊醒一般&ot;啪&ot;的拍了他肩膀一巴掌,拍的元召一呲牙。

    “这……这些东西都是你想出来的啊?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元哥儿,从前怎么就没有人想到这么做呢!哎呀真是……。”

    元召暗自撇了撇嘴,做几套简陋的木台喝茶而已,切!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马奇又问了几处不明白的地方,确认无误后,就不肯再和他絮叨。仿佛一刻也等不得似得,急匆匆的去选合适的木材去了。

    这汉子做事很是认真,此后几天,后院中就总是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那自是他在辛苦劳作了。

    元召领了小胖子、崔弘在院子一角用上次相同的方法炒制出一批茶叶。

    那次实验时,元召觉得弄出来的茶叶有些老了,喝到嘴里欠缺口感。因此现在他在翻炒的间隙里认真观察着,以待火候到了立即起锅。

    苏灵芝嘟着嘴从一边走过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们都有事干了,为什么不用我帮忙嘛!我也可以的啊。”

    小胖子见她面色不善,忙低下头,装作忙碌的样子,他是一直被灵芝欺负怕了的,不敢惹她。

    元召一边在崔弘的帮助下把炒好的茶叶晾开来,一边敷衍着灵芝说没有适合她的活可干。

    灵芝却不罢休,在一边插手插脚的乱动东西。元召被她磨蹭到无奈,想了想让她把竹笛拿来,又教了她一首好听的曲子,让她一边去好好练习,到时说不定会另有用处。

    少女听他这样说,立刻高兴起来。她提了那根青青的翠竹所刻的长笛,轻摆小蛮腰,来在西厢小楼的二层廊边,倚了木栏,按宫引律,玉指轻点,轻柔的笛音开始响起在庭院中。

    连元召也不得不叹服,这少女在音律之道简直聪明绝顶!简单试过两遍音后,再吹奏出来已是完美无瑕。

    马奇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牵马回来的赵远也静静的停在院门口倾听。小胖子轻轻拍着手嘴里赞叹着灵芝姐,一副倾慕的表情。而第一次听到这种柔美音调的少年崔弘已经有些发呆。

    崔弘不知道怎么了,在这一刻竟然又想到了那遥远的北地边塞,那个朔风吹紧的小屯子和那些面带笑意的淳朴乡亲,心里泛起久违了的温暖之意。

    小楼西窗底,蔷薇花开处。脸色微红的少女静静把长笛挽在身后,她很喜欢刚才的这一首。

    因为,元召告诉她的那个名字很好听,它叫《千古凤求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