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牛刀初小试 般若有大才
    如此经过几个人的一齐努力后, 终于把一切都准备就绪。 又连夜按着元召的意见把梵雪楼内的布局做了一番调整。

    第一天先是免费給老顾客们品尝了一天,众人先是惊奇然后惊叹。但见今日的梵雪楼与往日不同,店伙儿都换了新装,显得干净利落。

    厅内却不是以往的长条案子了,换成了一张张形似卧榻状的低矮木台,都铺了毡席,上可容纳四五人围座。

    每张木台当中有一四方小几,上面摆放精致陶制的饮茶用具。台几都是最新做成的,虽然显得有些粗犷,但如此反而更添古朴别致。

    至于茶嘛……咦?竟然是如此饮法?这……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小小的叶子不再掺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竟然滋味如此美妙!

    在钱掌柜笑眯眯的介绍下,众人试探性的饮过这所谓的新茶后,都是眼睛明亮起来。

    果然与从前饮法大不相同!滋味更是胜之百倍。清香氤氲,茶汤温和,光嗅于鼻端就使人神清气爽了。

    钱掌柜不失时机的推荐,明天开始正式经营这种新茶,并且还会有新鲜东西推出,还望都来捧场。

    众人自是纷纷答应,并且说回去后一定代为宣传,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让亲朋故旧都来尝尝云云。

    第二日,果然客满。今天却又有不同,进到梵雪楼之前,只见楼门边新立了几块木板。

    上面的字迹自然是元召口述,钱掌柜书写的。有那好事者上前念了一遍,除了几个茶的名字听得懂之外,其余的听来却很奇怪。

    诸如&ot;海棠酥、鸡蛋酥、江米条、糯米点心、桂花糕、银丝卷……。&ot;种类繁多,大约有二三十样。

    料来应当都是吃食之物,只是名字却起得这般好听,虽然还没有亲口品尝,但众人心中已经很是期待。

    果然进到楼里,只见西北角另隔断了一个单间,陈列几排木架,上面放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木盘或陶盘,那些名字奇怪的小吃食就分门别类的放在这些盘子中。

    钱掌柜依然满面春风,热情迎接着进来的每一位客人。给他们详细地介绍了一种新的消费模式,呃 ,是喝茶方法。钱掌柜暗自自嘲的一笑。最近因为忙活这些事,跟那孩子在一起久了,竟然不自觉的学会了他嘴里蹦出来的一些新鲜词呢!

    来喝茶的人们发现,在他们分别点了那几种名称不同的新茶品过几口后,竟然可以自己去那些木架上去取那些小吃食。

    那一样样的小点心,外表看起来就很好吃,气味香甜,而且价格一点也不贵。

    用那些小木碟子装了端过来品尝一下,果然……确实美味,人人交口称赞不迭。

    秋日温暖的阳光,斜照进古色古香的木楼里。空气中氤氲着茶的清香和点心的甜香,简单朴素的木质台几,布衣纶巾的古代士人……。

    “嗯,这一切都很汉代!”

    坐在无人注意的柜台一角,元召心下暗笑嘴里喃喃自语。

    钱掌柜看到大家的反应,心下也不禁对元召更加佩服。梵雪楼这种使人耳目一新的方式果然会让普通人喜欢。

    当然,这些都是元召的点子。他在前世因为掩饰身份的需要,在去完成任务时有可能需要打扮成各个行业人,因此倒是无意中学会了许多的手艺。

    比如他因为某次任务,就混入过某个王室的膳食房,做了半年的面点师。

    这次倒正好派上用场,这些各类的小点心自是手到擒来,不在话下。

    这些活儿,赵远那些人粗手粗脚的帮不上什么忙,这就用到苏夫人和灵芝做帮手了。

    那小妮子自然是愿意跟在元召身后做事的。

    把各类原料备齐,虽然有些东西欠缺,做不到后世的那些讲究,但也马马虎虎,做出来味道应该也不错。

    果然,在苏夫人和灵芝惊奇的目光中,那些一样一样的小巧食品,经过或蒸或烤或是先蒸再烤,变成香气扑鼻的诱人美味,慢慢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木盘上。

    看到这些好吃的东西,那少女本是小孩心性,哪里还忍得住?也不管自己母亲的笑骂和元召的白眼儿了,先把自己的馋嘴管够再说吧!

    挨着尝了一遍后,灵芝发现最好吃的是一种叫银丝卷的东西。

    当然那是元召给它起的名字,这种东西色泽洁白,入口柔和香甜,松软油润。

    她看到元召做的时候,是先蒸熟了,然后再烤。烤熟后再分成两半来吃 ,银丝松软,味香而甜,甜而不腻。

    还有一种糯米桂花点心也不错。那是用糯米蒸成,色泽绯红。

    轻轻一口咬下去,柔软中夹杂细而均匀的颗粒,米香里渗透出桂花香和豆香。真的是太好吃了!

    想起那会儿的时候,灵芝因为吃得太多而噎的打嗝的窘态,以及自己因为笑话她而被她追打的场景。元召不由得嘴角微微笑出来。

    他这时候正坐在那个角落的台子上,看到钱掌柜在那儿向人家大声的介绍那些东西,而店伙计们都在忙碌着来回穿梭,自己无所事事,不禁有些无聊起来。

    正想起身再到后院去看看小胖子和崔弘把自己吩咐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眼角忽然瞥到门口进来一群人,虽然穿着打扮已是不同,他却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几天前在长乐塬秋游遇到的那群匈奴人。

    有一个比自己大不了一两岁的孩童夹杂其中,正是那个曾经送了一把金刀给自己的……叫什么来着?对对!好像是叫余丹。

    元召不动声色。那群人和那个孩子倒是没有看到他。因为他们的目光早已被梵雪楼内的各种新奇所吸引。

    待到他们寻了一处坐下,品尝过此间的清茶点心后,不由得大声赞叹。

    他们草原之上,历代传习喝惯了羊奶劣酒,哪里曾享用过这样的清香怡口之物,一时不免大口喝茶如牛饮,引得旁边之人频频侧目,大翻白眼 ,暗中嘀咕不知是哪里来的几个粗俗之辈。

    也力胡见状皱了皱眉,轻轻咳嗽一声,那几个护卫醒悟过来,才想起小王子还在座。虽然为了掩饰身份,他和大家坐在一起,并不引人注目。但如果做事出格引起别人注意,难免大有不便。

    于是以离竿为首的几个护卫马上安静下来,各人细细品尝面前那精美的小甜点。

    余丹自然不会在意这些,这些忠诚的护卫们平时对他很是上心,只是草原汉子鲁莽些罢了。

    再说他也早已被面前的美妙茶叶的淡淡香气所吸引,还有那些或咸或甜的点心。

    舌尖上的味道,使他想起草原深处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自己从小在她的怀抱里,听他讲过的那些长安繁华的往事。

    长安城,就是她的故乡。每当说起那些往事和长安的景物,她的眼中总是那么哀伤。

    这些中原的精美食物妈姆也一定会好喜欢的吧?

    想到这儿,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

    他低声对也力胡说了些什么,也力胡想了想,点点头。

    钱掌柜这会儿卖力地讲解推荐了半天,已经是嗓子眼都快冒烟儿了。可是心底的兴奋劲儿却怎么压也压不住,他暗自盘算了一下这半天功夫的进项,赚的已经是比平时翻了几倍了。

    最主要的是已经把口碑打出去了,以后慕名而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规模也会越来越大,再把品种啊经营啊扩大一些,想不发财都难啊!呃,这些都是元召的原话。

    想到这神奇的孩子,钱掌柜正想看看他在干什么,忽然觉得有人走到他身边来。

    “那个……你可是这茶楼的掌柜?”

    “是啊。客官有何事?”

    钱掌柜见问话之人是个体态魁梧的汉子,并不认识,有些奇怪。

    原来离竿奉了也力胡的吩咐,来到这微胖的茶楼掌柜身边 ,提出想要多买一些这种茶叶和那些各样食品,想要带走。

    钱掌柜却摇了摇头,拒绝了这汉子的要求。

    他很有头脑,通过这两天以来的情况看来,他已经预感到这种新鲜饮食会有很大的潜力。

    何况他在无意中早已听的茶客们谈论到,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内,长安城内会举行一系列活动。

    几天后的大朝会,天子会接见外邦使臣、接受各地藩王使臣朝贺。

    然后就是朝臣勋贵庆贺太皇太后窦老太后的吉庆之日。

    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天子很早就已颁下谕旨诏告天下,定在金秋重阳节后举行金马词林苑,会在天下士子中选拔博学之士,为国储才。

    前面两项还罢了,与平民百姓没有多大关系。可是这金马词林苑可就很热闹了。

    这件事早已哄传天下,最近酒楼茶馆中都是议论的朝廷遴选优才的这件大事。

    大汉开国七十余年,尤其是经过文、景二帝的与民生息、安政养民政策,秦末战乱所造成的创伤迅速愈合,社会发展很快。

    当今天子即位以来,沿袭旧制,繁荣初现,如果没有大的政治动荡再发生,可以预见的是,一个盛世就要来临了!这是每一个有识之士都会看到的事实。

    与别人看的角度不同,精明的钱掌柜从这件事中看到了一个对梵雪楼来说的巨大机遇。

    天下饱学文士齐赴长安,这些人的喜好自会与那些市井之人大不相同吧!

    而元哥儿刚弄出来的这种新茶饮法,想必一定会成为这些人的最爱吧?

    试想一下,小楼古朴,清风徐来,两三文学之士团膝而坐,高谈阔论 ,每人面前一杯这种清茶相伴,淡香缭绕,在这种环境中自然感觉平添一种高贵身份……。

    呵呵!那些装了一肚子经书故作高雅没地儿消化的文人们,还不趋之若鹜?

    梵雪楼在这些人的身上就会大赚一笔银子吧!

    想到得意处,钱老板忍不住就要乐出声来。

    所以,不管什么理由,梵雪楼的茶叶是不能往外卖的。要做到独一无二,只此一家,那样才能赚钱嘛!

    “客官,很抱歉啊!我们楼内的茶叶吃食是不外卖的,您尽管在这儿享用就是了。”

    已经隐去身上的锋芒好多年而显得身材微胖的钱掌柜神态平和的对来自草原的&ot;飞火&ot;首领离竿淡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