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冰骨灵毓秀 浮生虚流年
    长安城含光门内一片尽是低矮民居,寻常巷陌。居住于此处的大多是些穷苦人家。

    突然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宁静,然后是大人喝骂小孩哭喊的声音。喧闹一阵后,一个小女孩从里面急奔出来 。

    女孩儿头发卷曲枯黄,身上衣服穿得有些破旧,个子不高,脸上带着一个巴掌的手印,想来是刚才被挨打过。

    小女孩儿虽然眼中带着泪花,脸上却是满满倔强的表情,闷着头向胡同口跑去。

    她边跑边下定决心,这个没有温暖的家,她再也不想回来了。可是到底去哪儿呢?

    她正往前跑着,蓦然胡同口闪出一个人影,哈哈笑着一把抱住了她。

    “小冰儿,要上哪儿去!又淘气了吧?”

    小女孩听到这个声音,感受到那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两手搂住那人脖子,终于哇的一声委屈的哭了出来。

    名叫卫青的男子把那女孩放下来,看到她脸上的印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次又是为什么打你?说给舅舅听,舅舅去给你出气。”

    那名叫小冰儿的女孩却摇了摇头,一双灵动的眼眸挂了泪珠,只是抱着他的袖子不放,嘴里呜呜说着不想再回去。

    原来卫青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几年前嫁给一户人家,就住在这条街道上,生下这个女儿。这小女孩儿却从小就性格有些乖僻,又生性机灵,免不了把家里经常弄得鸡飞狗跳,往往被大人暴打一顿出气。

    卫青生性宽厚,经常来給妹妹送些银两周济一下,这小女孩儿却跟他最是投缘,跟他亲近,反而觉得他是这世上最亲的人。

    他本来今天下值有空闲,多日不来,抽空过来看看的。又碰上这小冰儿挨了打。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胡同深处那破旧的门口,算了,不进去了,去也没话可说。

    想了想,又把小冰儿抱起来。

    “走!今天舅舅有空儿,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有好吃的东西给你。”

    小冰儿拼命点着头,趴在他肩头上,转出胡同,慢慢地远去了。

    元召这会儿有些好笑。后院里,苏灵芝的兴趣已经从制作小点心转移到了香露水身上。

    在她缠着元召学会了那些方法,掌握要领之后,就指挥着小胖子马小奇,把院里院外、木篱墙边所有的花都采了个干净。

    在经过几次失败的实验之后,终于亲手做出了小半盏桂花味的香露水。

    她完全不顾在旁边累的呲牙咧嘴的小胖子,满头汗水兴致高涨起来,继续一次次的把花瓣细心地放进那蒸馏器里,大有把整个季节的花都去采完供她所用的趋势。

    唉!随便她折腾吧……元召摇了摇头,不忍心再看那被她驱使的小胖子幽怨的眼神,自己偷偷溜出角门儿,往前面去了。

    只是……前面的这几个也让他头疼。

    梵雪楼的名声是越来越大了,品茗清谈的人们每日坐满。这些事都有钱掌柜在忙活。

    崔弘很勤快,总是低头默不作声的做事。

    余丹每天准时都会来,跟在元召身边打杂,问这问那,自得其乐的样子。

    现在又添了一个孩子……一个名叫小冰儿的女孩。

    元召现在很后悔怎么就答应了卫青的要求!你的小外甥女托我给你照顾?这算怎么回事儿!

    难道是因为看到她拼命吃那些小点心的可怜样子,所以自己才一时心软答应的?

    小冰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一口气吃了多少,只是可怜巴巴的还想吃!

    可是舅舅已经回宫去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陪自己的。

    小冰儿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看,见没人注意到自己,她偷偷地溜到大厅旁边的那个小间里,因为她早就注意到了,那些美味可口的小点心,都是用木盘从那里面装出来的。

    果然,刚做好的那些点心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就放在那一排排的木架上。

    可是,那些木头架子都太高了。她努力踮起脚尖,小手却怎么也够不到。

    一双手轻轻地托了她的腰一下,她感觉身体一下轻了许多。两只手连忙抱住一个盛满点心的木盘,待到双脚落地,她连忙回头去看时,正迎上一双温和的眼睛。

    她认出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那个几个时辰前舅舅托付给照顾自己的人。

    在小冰儿的印象中,舅舅卫青是对自己最好的人,也是自己最信赖和依恋的人。

    她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天生的聪明伶俐却是骨子里带来的。舅舅的性格一向很豁达,接人待物都是一副淡泊的样子,从来不会对什么事表现出特别之处。

    但小冰儿想不明白,他在对待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时为什么态度会那么不同。

    在来到这家梵雪楼之前,小冰儿并不知道舅舅要带自己去哪儿。只是在来的路上,默默走了一段之后,舅舅像是突然下定了某个决心似的,问了自己几个问题。

    “小冰儿,你想以后不再受人欺负吗?”

    “嗯!冰儿当然不想再让人欺负了。”她想到了家里的那个粗暴爹爹和对自己漠不关心的母亲,还有平日街巷里那些喜欢欺负她的男孩子,忍不住握了握小拳头。

    “舅舅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小小孩儿……唉!如果学点武艺在身也是不错的。”

    “是啊是啊!你知道我从小最喜欢舞刀弄棒的了,舅舅!你终于答应要再教我功夫了吗?”

    小冰儿的眼睛蓦然亮了起来,她兴奋地问道。

    她虽然是女儿身,但从小却是男孩子的性格,喜欢舞枪弄棒那一套。只是却体弱多病,卫青为了她身体健康些,也曾教过她几手拳脚,让她练习,她对此却极有天赋,几乎一教就会。

    学了一段,再与别的男孩子打架时,就不免惹下一些小小祸事来。给别人家孩子打破头掰断手指诸如此类……。别人家大人找上门来 ,免不了又被她脾气暴躁的爹暴打一顿,从此就严禁她再去学这些东西了。

    这时她听到舅舅这样对自己说,以为他又会偷偷教自己一些武技,心里不禁兴奋起来。

    卫青却摇了摇头。

    “舅舅这点儿功夫,实在是太粗浅了……小冰儿,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只可惜却是个女孩儿家!”

    小冰儿伏在他背上,听到这句话,心里却有些不服气起来。

    似是察觉到她的不乐意,卫青呵呵笑了两声。

    “不过,世上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你的心性坚韧,如果能学得一身本领……即便女孩儿家不能做出什么大事,只要能保得一生平安,不再如前几年那般多病,舅舅也就放心了。”

    她正要再争辩几句,凭什么说女孩儿家做不得大事!

    卫青却把她从背上放了下来。

    “小冰儿,你一定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有些人是你想象不到的厉害……!”

    小冰儿从来没有见过舅舅对自己这么严肃的说过话,她有些被吓到,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卫青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替她捋了捋有些枯黄的头发。

    “舅舅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只是……有没有造化,就看你自己的缘分了。”

    她的好奇心夹杂着兴奋憧憬了一路,不知道舅舅会带自己去见到什么样的人。会是大侠客吗?还是那些宫中的高手?

    然后就来到了这间茶楼,她就吃到了这些东西,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看到舅舅和一个比自己大不了两三岁的男孩子在那边说笑了几句,然后临走时好像还塞给他了几锭银子。隐约听得几句多关照之类的话,那穿着跑堂服色的孩子把手中的银子掂了掂,脸上带着惫懶的笑,她心里觉着有些奇怪,不明白舅舅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那么客气。

    只是,她现在顾不得想这些问题,全部精力又集中在拿到手的这盘点心上了,真是太好吃了!

    元召不去管她,吃就吃吧!反正那卫青预付给的银子够她吃一阵了,呵呵。

    他现在正从马七那“木工房”出来,当然这是元召胡乱给它起的名字了。这是在赵远马七几人所住的小院子里单独搭的一个棚子,作为马七打造梵雪楼所需要的木制器具的地方。

    马七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几块木匾,并且用火烤过,做了防干防裂的措施。这又让这汉子感到惊奇,不知道元哥儿又要拿去干什么?

    元召当然有自己的想法,光凭卖那几碗茶能挣几个钱?要迅速提高人气呀!既然打算要利用不久将要来到的&ot;金马词林苑&ot;打出梵雪楼的名气去,硬件先要跟上啊……。

    这几块木匾,他要求马七保留了原来的古朴花纹,是准备要找人在上面写字用的。

    要不然留下那布衣偃在梵雪楼吃干饭干嘛?放着那么好的书法家不用,不是浪费吗!哈哈……。

    钱掌柜听完他的又一番洗脑课,不由又重新打量了一遍元哥儿,这个隐姓埋名多年的流云帮前堂主抒了口赞叹的气。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呐!那个,元哥儿啊,去按照你想的干吧,大家都无条件支持你。”

    布衣偃已经换了一身干净些的袍子,这是钱掌柜给他找的。几顿饱饭吃过后,精神已明显恢复过来,头脸也洗刷整理过了。此时正静静的呆着,在想下一步要走的路。

    手边一盏清茶,有袅袅香气萦绕。秋日斜阳温暖,坐在席毡上,他忽然有一种错觉,好像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需要的吧?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想我胸中自有安邦定国之策,生平所学尚未施展,虽然前路渺茫,岂可自甘颓废!否则又怎么对得起当年老师的教诲?”

    想到这儿,他的心志复又坚定起来。

    忽然有人敲了敲他所据几案的一角,打断了他的沉思。

    “那个,布衣先生,有没有兴趣写几个字?”

    布衣偃抬头看时,却见是那个大家都叫他元哥儿的孩子,正抱了几块薄薄的木匾放在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