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倾城昭红日 黑雾掩杀星
    梵雪楼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门口挂了告示,暂时停业三天!

    中厅之上,几个宫中侍卫按刀并排而立,神情严肃纹丝不动。

    一个矮瘦的中年太监也是面无表情坐在当中,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那些忙碌人们的一举一动。

    此人呆板的脸上看不出是否满意 ,面目显得有些阴鸷,只有当他低头轻抿一口几案上的盏中茶,然后闭眼似是回味时,从他微微抖动的眉毛,才可以推测他的内心是在闲逸享受的。

    钱掌柜的内心是兴奋的,不光是他,苏夫人等人也是有些激动。

    梵雪楼的新茶糕点要被送进宫去,作为此次重阳节庆贺窦老太后贺仪所用了!

    这个消息来的有点突然,因为事先并没有一点儿准备,所以大家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并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他们。

    紧跟宣布完皇帝口谕而来的,就是一队羽林军封锁了绿柳巷。然后就是这个呆板脸的太监坐镇梵雪楼内,全程监视。

    苏红云召集众人略一商议,各自分工抓紧准备,好在原料充足,加紧准备一批是没问题的。

    等下把各类器具刷洗整洁,炒茶叶的炒茶叶,做点心的做点心。人人心里都有些兴奋,难道我们梵雪楼的名声在长安城已经这么大了?连汉室皇家都知道了,点名来要货!这可真是……太好了!

    元召暗暗一笑,他略微一想,大约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上次卫青带那小冰儿来时,临走时带走了一点茶和点心,说要带回去给小公子尝尝。算了,他要带就带吧,看在留下的那几大锭银子份上。

    而今天未央宫中竟然派人来要这些东西,元召虽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但想来就是因缘于此了。

    元召所料不错,事情的起因正是因此而来。

    建章宫内,小公子刘琚细细的品尝着卫青带回来的各样小点心,连声说着好吃好吃。卫夫人在旁边疼爱的看着儿子,见他喜欢,心里也自然高兴些。又听自己兄弟说起,这茶楼内的人倒是很好,是上次出去长乐塬踏秋的时候结识的,那里面有个孩子和小公子很是投缘。

    小公子刘琚听说到元召,立刻眼睛亮晶晶的:“是啊!娘亲,那元召哥哥对我很好的 ,他做的东西真是好吃呢!”

    卫夫人用丝帕给他擦了擦嘴,揽到自己怀里。

    “琚儿,你的身份不同,在这深宫里没有什么玩伴,很是寂寞。但外面那些底细不明的朋友,是不能乱交的,人心难测啊……唉!再长大些你就明白了。”她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元召哥哥绝对不会害我的,他那么厉害!又救过……。”

    刘琚听到娘亲如此说,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差点脱口而出。

    “救过?救过什么?”卫夫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啊……那个,……我是说舅舅啦,舅舅也说他们是好人,那就不会错的了嘛!”

    说完,他忙抬头看向站在殿门外的卫青。卫青笑着冲这边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娘亲就是这么一说嘛,能和我琚儿做朋友的人一定就是好的,行不行?呵呵。”卫夫人哄着自己的儿子。

    母子两人又说笑一阵。稍晚些时候,皇帝刘彻却来到了建章宫。

    大汉帝国太辽阔了!每天的朝政奏章待处理的就有一大堆。再加上最近要举办的几次大事,在涵元殿和朝臣们商议了半天朝政,几个重臣往往就某个事意见不一,争执不下。

    他虽然年轻精力充沛,一时也被吵得有些心烦意躁起来。见一时没有结果,以身体不适为由,宣布下次再议,就此解散,方得脱身。

    刘彻信步来到这建章宫中,见这母子二人相伴融洽,心下也感温馨。遂放松心事,斜倚榻上,一边问刘据近来所习功课,一边与卫夫人漫聊几句。

    卫夫人见他有些疲倦之意,忙把他头放在自己膝上,轻挥玉手,按摩柔夷,帮他放松解乏。皇帝却最是消受这一刻,闭上眼,长长吁一口气,感觉很是舒服。

    过了片刻,她忽然想起一事,轻轻起身来,亲自取过一件琉璃玉盏 ,泡了一盏清茶,给皇帝端过来。

    刘彻闭目养神之际,忽然鼻端闻到一股奇特的清香之气,甚是好闻。

    睁眼看时,却是那曼妙佳人正端了琉璃盏站在自己面前,红袖轻挽,皓臂洁白,芊芊玉掌中捧半盏清香,内澄碧绿,嫩芽宛然,赏心悦目,龙颜不禁大悦!

    “爱卿,此为何物?色、香如此奇特!”

    “陛下,这就是我们平时喝的茶呀!只不过是改进了制作方法罢了。臣妾已经品过,滋味还算不错,请陛下一尝。”

    刘彻伸手接过来,先不忙喝,放在鼻下,深吸一口,果然淡香悠然,直入心肺,不禁先赞了一声好!及至品完,感觉神清气爽,连疲倦之意也减轻了许多。

    刘彻终究是一位勤政的帝王,在这温柔乡中休息片刻后,精神又振作起来,那些军国大事是拖延不得的,锐气不可消磨。因此他温存片刻后,终究又起身去涵元殿了。

    临走时,他却留了一道口旨,命中官采制一批这种茶叶和点心送进未央宫,以卫夫人的名义作为给窦太后的贺礼之用。

    卫子夫的内心是感激的,她知道皇帝的用意所在。自己出身低微,也没有什么倚仗靠山。却偏偏得到皇帝的宠爱,宠冠后宫,有些人不喜欢、嫉妒、暗恨这些自不必说,这些她这几年也已经习惯了。

    可是让她感到忧心的是,太皇太后窦老夫人和太后王夫人并不喜欢自己。而皇帝总是会利用一些机会去尽力的弥补,这让她感受到他的深情,帝王情义,最是难得!就凭这一点,她也心甘情愿去承受宫中所受的委屈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好好照顾好皇帝和自己的儿女就行了!”

    这位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却仍然拥有倾城丽色的女子轻声低低说道。

    来到梵雪楼负责监督采制的太监是甘泉宫的副总管,名叫庆松。他接下这个差事,深感责任重大,窦太后贺辰所用之物自是丝毫马虎不得。因此格外上心。

    此时他不禁又抿了一口面前几案上的盏中茶,真是不错!还有那些精致点心看着就很好吃。如果这趟差事办好了,只要老太后开心了,想必宫中给的赏赐不会少吧!想到这儿,他心底有些得意起来。

    只是那几个人在商议什么?他不禁有些警觉,侧耳仔细去听。

    原来是那会儿元召想起来,想做一种特别点的东西。只是那东西非用糖不行啊!要知道,糖在这个时代可是稀罕之物。那种粗制的砂糖梵雪楼也只有一点点而已。可是不用糖做出来是不好吃的。

    “糖嘛?这有何难?只要能做出来的东西让宫中满意,某家倒可以想办法。”

    元召回头,却见是那呆板脸的太监在一边说话。

    “是啊,我想做一个叫做蛋糕的东西。呃,又好看又好吃,就是需要一些糖……老伯真的可以有办法吗?”

    庆松听这孩子叫他老伯,这个称呼倒是新鲜,感到有趣。

    “呵呵,想那宫中什么东西没有啊?都是南边儿的各位王爷进贡的上好砂糖。既然是有所需要,派人去取些来就是了。”

    说完,这位庆总管倒是做事利索之人,问了需要的数量,立刻派人飞马回去取了。

    元召倒是对他大有好感,拱手致谢。庆松摆了摆手:“你这小哥不用谢我,只要用心把这些东西做好了,某家能好好交了差事,就是皆大欢喜了。”

    元召却暗暗伸过手来,往他袖中塞了一锭大银。庆松神色一愣,暗中用手一掂,那银子差不多有四五两重。

    他在宫中也不是什么有权势之人,平日并没有什么油水可得,比不得那些各宫大总管们。蓦然得此横财,心中大喜,又见这孩子对自己说话尊重,不由看元召越发顺眼起来。

    如此忙碌一番,到得下半晌时分,宫内所定制的茶叶点心数量总算准备完毕,分别打包食盒装好 ,众人都长舒一口气。

    庆松领人一一检查一遍,很是满意,确认无误后搬上马车,尤其是元召单独做的那几种叫做蛋糕的东西,庆松看过一眼后,不禁大为赞叹,吩咐人特别小心翼翼的好好看护着。

    只是临走时 ,庆松却提出一个要求,要梵雪楼派几个管事的跟去宫内,这两天就呆在那儿不用回来。

    这一来是宫中规矩,从外面进的吃食之物,必须要物主跟随,这是为了安全的考虑。这二来却是庆松的一个善意,他见这梵雪楼所做之物确实不错,估摸着宫内主子们应该是喜欢的,到时垂询起来,有这边人可以随时解答,说不定哪个主子高兴了,会有意外的好处也说不定呢!这也算是这太监总管对元召有好感才悄悄对他们的提醒。

    众人略一商议,决定由苏红云钱掌柜带了侯五元召跟了去,余人看家。灵芝虽然也想去开开眼界,但被苏红云呵斥几句,让她女孩家不可乱跑,好好待着!她只得不情不愿的嘟着嘴留下来。

    苏红云又嘱咐在家的赵远马七宋九等人几句,一行人带了所需用品,跟在庆松之后,出绿柳巷,转过安定桥,直奔朱雀大街尽头的未央宫而去。

    而就在他们这些人离去后不长时间,几个在绿柳巷附近游荡的街头混混模样的人在观察一番后,也先后悄悄消失了。

    不久以后,在一处普通的民居庭院内,潜伏在此的流云帮关汉道总瓢把子林八方面无表情的听完了手下的汇报。

    “那几个小混混呢?不会坏了我们的事吧?”

    “帮主放心!那都是见钱眼开的些小子,几块碎银子能把命都给你。再说了,属下从来没有告知我们的底细。”

    林八方听到如此说,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机会来了!帮主,我看今晚就动手吧!”

    “是啊!本来还顾忌那钱震东有些难缠,怕万一在这帝都之内闹得动静太大,节外生枝,他竟然不在……。”

    林八方看着下面几人议论,&ot;砰&ot;的拍了一下几案。

    “好!就今晚去,只要把这漏网的余孽除掉,就是大功一件。”说完,转向旁边的朱由看了一眼。

    朱由并不多说,只是把肋下所带的匕首抽出来,&ot;咄&ot;的插到案上,脸上带了仇恨咬牙道:“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就在今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