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商略开北疆 曲径通瑶台
    在梵雪楼的第一家分店开业后不久,聂家的马车队伍终于从北方赶来了。一溜儿的健壮大汉,高头驽马,马车排开三四十辆,这些充分显示出了聂壹家族深厚的底蕴。

    聂壹指挥着人笑呵呵的把半车白花花银子一箱一箱卸下来,堆到院子里。梵雪楼从钱掌柜到小胖子无不目瞪口呆,这……这么多钱?什么!还只是定金?

    钱掌柜的心有些乱了!他看了看元召,元召只是笑着对他点点头,表示这些钱现在是我们的了,他没听错。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马车一辆辆装满了茶叶、酒坛和各种食用品,这是为聂壹准备好的第一批货。而他也要跟随着回去北方了。

    临行之际,这胖胖的北方汉子竟然有些不舍起来,跟元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聂壹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元召对他说过的许多话,事后仔细回想起来,往往感到豁然开朗,纵然聂壹南北跋涉行商这么多年,可是这几天听到的一些新词汇和出人意料的想法,对于他来说还是受益匪浅的。

    聂壹一步三回首的走了,车队远去的烟尘渐渐消散。坐在马车里厚厚褥垫子上的中年男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从此刻起,他的人生将不再平庸,并注定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绽放出光耀史册的光辉。

    只是现在,他的心中计算的还只是这趟所挣得利润多少,憧憬着元召所给他描绘的美妙未来。

    “商贾之道,元小哥竟然也如此精通,殊为难得!”背后有人淡淡的语气叹息了一声。

    元召回过头,看到的是几日未见的名叫布衣偃老书生那张落魄的脸。

    “布衣先生几日不见,不知道去何方寻友访道去来?”

    “哈哈,在这长安繁华之地,我哪有什么朋友啊!只几天不在,没想到你们又做了一笔大买卖!梵雪楼真是越来越兴旺了。 ”

    “只是赚点小钱而已,小道不值一提。”元召不置可否。

    “这可不是小道。商贾之道实是济世安邦的大学问!小可兴家,大可兴国。”布衣偃有些严肃起来,捋了捋须髯。

    “想那春秋时,越国大夫范蠡,以谋略之臣辅佐越王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复国报仇。功成之后,隐身而退,踪迹于五湖之间,专事商贾产业,又积累起巨大的财富,人脉纵横四海,天下人都称他为陶朱公,这正是把商贾做到了极致的人啊。”

    这些掌故元召自然是都听说过的,随着点点头,以示赞同。

    “布衣先生不仅字写得好,还通晓古今,明辨事理,想来是有大才能的人,可是为什么一直蹉跎至今呢?”旁边的钱掌柜对布衣偃拱了拱手。

    布衣偃听到这样的问题,似乎是一下子勾起来他的悲凉心事,眉目之间满是萧瑟。

    “说来无限伤心事……不提也罢!唉。”

    “那,布衣先生何不在梵雪楼暂且安身,以后有机会,再图奋进。”钱掌柜试探的问道

    布衣偃明白他说的安身是什么意思,他想了想,郑重对两个人说道:“想当初我初到长安,潦倒之际,得到梵雪楼上下的照顾,此恩情自是难忘。只是此次前来,心中终究还存了一丝念想,不去试上一试,心绪难平。”

    钱掌柜听他如此说,也不便再勉强,又笑着说了一会儿话,自己忙碌去了。

    元召看了看布衣偃,在这个时代,商人还并没有什么身份,而布衣偃对商事能有如此深刻的认识,这让元召对他的见识又看重了几分。

    建章宫内,刘琚慌慌张张的从后花园跑进自己的房间里,东西四处瞅瞅,看到睡榻之后有一处空隙,连忙躲过去藏好,还不放心,又伸出头来,指手画脚的示意门口的几个宫女和侍卫,不许说出自己藏在此处。

    刚把头缩进去藏好,那个身穿淡绿衣衫的身影已从后面一路追来。

    “小琚儿,你给我出来!看你跑到哪儿去。”追到这附近却不见了人影,素汐左右看看,问门口的侍卫见到人没有,侍卫和宫女们都肚子里忍了笑,一起摇头表示没有看到。

    这建章宫的两位公主,姐姐素汐性格活泼,甚至有些小小刁蛮。而云汐就素静安稳的多。但相比较于云汐的腼腆,宫内的人还是更喜欢素汐多些。

    素汐往屋子里瞅了瞅,没有发现刘琚的影子,一时找不到他藏在哪儿了,眼珠一转,便又换了一副温柔的腔调。

    “小琚儿,乖乖出来吧!姐姐再不跟你抢棋子了,大不了让那小子再做一盒嘛!嗯,也不会再耍赖,出来陪我好好玩儿一局,好不好嘛?”

    藏在榻后空隙处的刘琚拼命忍住了自己要出去的念头,他太了解自己的大姐儿了。别看现在是和风细雨,等被她骗出去了,等待的就会是雷霆风暴!这是无数次深刻的教训让他记住的经验。

    可是因为他的不小心动作 ,幕帘轻微的抖动了几下,眼尖的素汐马上发现了。

    刘琚蓦然感觉有一团阴影笼罩住了自己,还没等他抬头去看,耳朵一疼,已被一只纤细的小手拧住。

    “好哇,越来越长本事了是吧!竟然连姐姐的话都不听了,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刘琚耳朵吃痛,感觉那只小手用力的往外拖着自己,忍不住大叫起来。

    “哎呦!好疼,好疼!谁让你老是想霸占我的东西的,再不陪你玩儿了呢!”

    素汐却不放手,非逼着他把藏起的棋盒取出来,要不然决不罢休。刘琚怕她霸占却不给她,拉拉扯扯两人正在打闹之际,忽听门口有人冷哼了一声,抬头看时 ,却是自己的娘亲卫夫人到了。

    卫夫人身边跟了一个穿粉红衣服的小姑娘,正是云汐公主,看到大姐儿又在施虐小琚儿,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她两不相帮,只拉着卫夫人衣角,偷偷抿嘴笑起来。

    “看看你们两个人样子,没有一点儿宫中规矩!整天就知道打闹嬉戏。”卫夫人有些气恼。

    她现在在宫中所处地位有些微妙,因此,平日里都是谨言慎行,唯恐被人抓了把柄去。

    三个孩子,云汐和小琚儿还算听话,可是唯独素汐生性跳脱,过于活泼,卫夫人对她看的极严,唯恐她一不小心惹出什么祸事来。

    前天竟然趁自己一时没顾到,她竟敢偷偷混在出宫的队伍里,出去玩了半天!回来后自然是免不了挨一顿骂的,只是卫夫人的这些惩罚她早已是从小习惯了的,虽然当时会低头认错,但转身之后往往还是我行我素的多。

    小琚儿却是听话的好孩子,见娘亲来了 ,连忙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凑到卫夫人怀里。

    “娘亲,不怪大姐儿的事了,是小琚儿不好,没有把大姐儿也喜欢的东西送给她。忘却了娘亲平日里教导的兄弟姐妹敦睦之意,要怪就怪小琚儿好了!”

    刘琚类似的情况已经历了许多,最懂得怎么告这个不讲道理的大姐儿的状了,果然,接下来的场景如他所料。

    “素汐!你又欺负小琚儿了。说吧,又看中他什么东西,想据为己有了?”

    素汐撅起小嘴巴,狠狠瞅了一眼躲在卫夫人身后冲她扮鬼脸的刘琚。

    “只是想让小琚儿陪我玩玩他的新玩具嘛,谁知道他那么小气了!娘亲就会偏心。哼!”

    卫夫人自然懂得这两个小人儿的心思,虽然有些想笑,但她必须扳起脸来,以防他们今后更变本加利的调皮难管。

    “什么玩具?琚儿,交出来,娘亲替你保管。”

    “哼哼!让你小气的不乖乖给我!”素汐忍着计谋得逞的得意,挑起一双细柳眉,挑衅的看着刘琚。

    刘琚一脸苦色:“娘亲啊!那个……那副棋子是元哥儿送给我的,我好珍惜的,就让我留着好吗?”

    “元哥儿?那个元哥儿?我怎么不知道。”卫夫人听自己儿子叫的如此亲切,微感好奇。

    “元哥儿就是梵雪楼的元哥儿啊。哦,就是上次进贡那种父皇喜欢的茶叶的梵雪楼,娘亲你说的那些好喝的茶叶就是元哥最先制作出来的呢!”

    说起元召来,刘琚马上两眼放光,一副崇拜的样子。

    “哦,是吗?”卫夫人听小琚儿说到茶叶,心中一动,这件事她倒是印象深刻,说起来,她还曾经暗暗感激过研究出这种茶的人呢。

    就因为皇帝孝敬给窦太后的新茶对了她的胃口,讨得了这位老祖宗的欢心,而皇帝把这些功劳推到了自己宠爱的卫夫人头上,从那天起,卫夫人敏感的觉察到后宫中有些僵硬的关系已经有所松动了。

    不仅长乐宫那边释放了善意的信号,就连她去给王太后请安时 ,也见到了一丝难得的笑脸。这些,都让这个内心敏感的美丽女子暗暗欣喜。

    因此,再次从小儿子口中听到元召的名字时,这位以舞技无双而闻名、最终集汉宫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绝代佳人也不禁产生了好奇的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