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旧情日更替 无计可消除
    距离未央宫东门不足两里有一条街名叫小东巷,这个名字不知起源于何时,又有什么来源和掌故,具体已不可考证也无人知道。

    小东巷并不小也不是巷,而是一条宽阔的大街,只是这条大街有些奇怪,并无长安别处街道的那些热闹繁华。

    街的南面是一片片灰黑顶平房的多,偶尔有一两稍高点的建筑伫立其中,很是显眼,如同鹤立鸡群一般。这些都是下人和仆从杂役的居处,林林总总占据了半条街。

    而整条街的北面,被一座府邸所占据,高庭广院,廓宇回廊,都被高高的围墙所遮挡,内里乾坤外人自是无缘得见。

    但见临街的府门台阶高筑,左右两尊汉白玉石狮,内外十几个护卫把守,普通人稍微走近一点,就会被怒目大汉呵斥一番。

    此处正是大长公主府所在,乃是先皇汉景帝钦赐的府邸。作为长乐宫中那位老祖宗唯一的女儿,先帝的同胞亲妹子,长公主的身份地位尊贵无比。而且这位公主随了她母亲的脾性,十分热衷于朝堂权利,兼之长袖善舞,又有长乐宫为靠山,因此朝廷内外许多官员都与这公主府有着密切的关系。

    只是今天,大长公主刘飘儿这位平日里春风得意的女人却有些心烦气躁。从早晨起来因为一些小事,已经处罚了好几个下人了。因此身边伺候的人都有些战战兢兢起来。

    平日府中大事都是刘飘儿一言而决,至于她的丈夫,那位在朝中领了一份散大夫闲差的陈姓官人,是没有发言权的。

    其实这倒是历史的一个奇怪现象,某几个强权的女人,她们的女儿往往也会有对权力的渴望。比如那位千古女帝武则天,她的女儿太平公主后来也是在权利场中呼风唤雨过的,倒与刘飘儿有些相似。只不过她们只是因为从小耳闻目睹母亲的威权而加以模仿,但并不具备那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胸襟,所以终难成大事罢了。

    话题扯远了,且说今日刘飘儿生气不为别的,她气恼的是那个皇帝侄儿终究是越来越生分了。

    “这次去中南山秋围打猎竟然把那个贱婢的儿子也带了去!这算是对大臣们发出明确的信号了吗?”她气咻咻的说道。

    大厅依然华丽辉煌,装饰奢华,龙诞香的味道萦绕四周,只是刘飘儿已青春不在,虽然风韵犹存,但岁月的杀猪刀已无情的在她脸上刻下了浅浅的痕迹。

    几个心腹垂手而立,无暇他顾。胖胖的平管家小心地抬头看了看公主的脸色,试探的说道:“主子,要不要派人进宫去看看?”

    刘飘儿撇了他一眼:“进宫去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冷峻的语气让站着的几个人不由自主的都把脖子缩了缩。平管家马上低下头,只是嘴里仍旧喃喃说到:“小的是替主子担心皇后娘娘的身体,上次老妈姆出宫回来说,皇后娘娘最近饮食又清减了很多……。”

    “这能怨谁!都怪她自己的肚皮不争气,又没点手段,连自己男人的心都拉不住!”

    说起自己的女儿阿娇来,刘飘儿的语气变得有些气恼无奈。

    “可是……小姐心里也苦啊!”平管家变了称呼,语气中夹带了一丝心酸,其余几人略带唏嘘随声附和。

    他们都算是大长公主府的老人了,分管着府中各项重要的产业。大小姐阿娇可以说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身份还是些下人,但对她的疼爱都是发自内心的。

    刘飘儿只有阿娇这唯一的一个女儿,从小视若掌中明珠一般,千娇百纵,又怎么会心里不疼她呢!

    “那又有什么办法可想?总是她自己不争气罢了,想当初这两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感情,谁知道会越来越生分的呢!唉!”想起从前的往事,刘飘儿又有些伤感起来。

    平管家与左右的人互相交换了下眼色, 想来是就某个意见达成了共识,他上前一步。

    “主子,现在需要派人进宫去看看了!以皇后娘娘的性情,恐怕她这次会一怒之下惹出什么事端来啊。”

    一句话提醒了刘飘儿,自己女儿是什么性子她最清楚了,这次的事皇帝做的这么明显,这口气阿娇会忍不下去的。

    上次进宫探望窦太后时,她从老祖宗言语中竟然听出了一丝对卫夫人的赞许之意,这让她感觉到一种不妙。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能再让阿娇因为任性在老祖宗眼里失分儿了!

    想到这儿,她马上唤过自己贴身的侍女,耳语几句,让她速去未央宫,把自己的意思转告皇后知道,让她好好忍耐,不可乱发脾气失了分寸。

    看到那侍女走后,刘飘儿眉头又皱起来。

    “那你们几个说说,皇帝这是要下定决心啦?要公开挑明立那孩子做太子了吗?”

    平总管与几人略一沉吟,倒是各有自己的看法。

    “那卫夫人用妖魅舞技迷惑了皇帝,逐渐夺宠,是朝野皆知的事!哼,她的儿子想做太子,也要问问大臣们答不答应!”

    “言之有理!如此低贱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有朝臣附肯?再说了,天子还春秋鼎盛,立太子的事,不会那么着急的!”

    “皇后娘娘还年轻,麟儿自会有的,那才是正宗血统的继承人!只是主子要劝她不要急躁才是。”

    刘飘儿看着几个心腹兼幕僚出言分析一番,觉得有些道理,烦躁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是啊!我也不信皇帝会那么绝情。想当初,他绕膝于我面前的时候,是多么乖巧的孩子啊!”她微微叹息了一声。

    平管家听她这样说,胖脸上神色动了动,终究没有忍住,声音放低了些说到:“主子啊,此一时彼一时也!人一旦坐上了那个位子,心思就难以琢磨了。”

    “此话怎讲?”刘飘儿转过身来。

    “自古帝王心思最是难猜,我们研究过很多次,也还是暂时看不清当今天子啊。”

    刘飘儿听他如此说,抬眼扫视了一遍众人,大家都一起点头,表示认同平管家的看法。

    她知道这些人的大略底细,虽然表面都只是大长公主府仆从身份,但另一层身份除了自己外无人得知,其实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从前经历,因为这些人都是当初自己以公主身份下嫁以后 ,就跟随着来到这府中的 ,她只隐隐知道这些人的来历恐怕跟长乐宫有很大的关系,因此,他们提出的正式意见她大多会听从的。

    “当然,不管天子是不是一位有为的皇帝,这些无需我们操心。我们只要替皇后娘娘处理好一些事就行。”其中一人说到。

    “所以,不管皇帝的态度如何,下一步,有些事必须要开始做了。”

    刘飘儿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们说的要开始做什么事。

    “主子,皇后娘娘不方便做的事,我们可以替她做啊。只要做的合情合理合法,到了某些时候,事态所逼之下,皇帝行为做事也会由不得他的!所以下一步我们要……。”

    厅堂内声音逐渐低下去,密谋、策划……计算得失。

    刘飘儿皱紧的眉间逐渐开朗了,脸色转晴。果然这些人都是有大主意的高明之士。

    既然已经走到现在,很多人的利益都已经和大长公主府以及皇后系在了一起,那么,该让某些人出力的时候到了。

    她又细细的理顺了一遍这些年来依托在公主府背后的那一张张网,自信心又膨胀起来。

    “就凭你?一个借了歌舞伎而上位的贱婢!拿什么和我的阿娇斗?就依靠皇帝那虚无缥缈的所谓宠爱吗?哼!笑话。这个世界还是要凭借实力说话的。”

    而与此同时,在建章宫内,也有一场事关这次终南山秋围的对话。

    卫青这次并没有跟随小公子刘琚,因为刘琚跟在皇帝身边,相信并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危险发生。

    此时卫夫人就坐在庭院的石桌旁,宫女侍卫都被她打发的远远的,她看了看垂手侍立在旁的弟弟卫青,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还有这个弟弟在自己的身边,在某些事情上,处在深宫的她心中会更加彷徨无助的,有些话,她也只能偷偷的跟他说了。

    “这次的事……没想到陛下会这么做。以后我们母子要面对的局面,恐怕会更加艰难了。”卫夫人幽幽的说道。

    “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陛下这么做,想必有他全盘的考虑,会出现的一些不利因素……应该早已有对策。”卫青安慰道。

    “可是,心里总是不安宁。我只是怕小琚儿还太小了!就要开始去承受一些意想不到的压力,我怕他会做不好。”

    这些年见多了宫中的明争暗斗,卫夫人对宫中权力的残酷性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我就怕……这是皇帝开始给他设置的考验,一些风浪要让他自己去承担了。可是小琚儿他才六岁,万一做不好……后果怎么样?姐姐不敢去想。”说到这里,卫夫人的声音有些发颤。

    卫青点了点头,他相信卫夫人的这些顾虑自然不是空穴来风,这样的情况发生不是没有可能。皇家训练继承人和普通家庭是不一样的,如果小琚儿不堪重任,那样的后果确实很严重。

    卫夫人和小琚儿的背后力量太薄弱了!经受不住任何挫折和打击。别看姐姐圣眷正隆,那只不过如同美丽的烟花易散,一旦有个差错,就支离破碎了。

    需要给小琚儿找几个强大的助力了!帮着他向着那个目标前进,因为雏鹰要开始学着飞翔……!卫青眼前浮现过某些惊心动魄的场景,名叫元召的那个身影便莫名浮上脑际。

    “有一些事……我想应该让夫人知道了。”平淡的语气说出口。

    白玉簪挽就的螓首微微抬起,卫子夫略感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