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祸福身所系 长街风波起
    最终汲黯几个人还是心满意足的走了。走时每人拎着一包上好的茶叶,大摇大摆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态度的改变是自打他盯着&ot;御制贡茶&ot;的字样端详了一会儿后。本来听说这茶价如此贵,几人都是心中愤愤不平的,只是听完那名叫元召的孩子一番解说后,又感到贵的有些道理。

    元召从原始茶叶的一片片挑选,到各种精心细做以及贮藏的不易……。除了具体核心做法保密之外,都一一陈述一遍,运用了后世某传销组织的理论,把几位大汉官员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几位大人请想一想,如此精挑细做而来的这么高雅的东西,才配的上如几位大人这样高洁之士闲暇之余品评一番啊!那这么好的东西如果只是卖个白菜价……?”

    说到这里,元召看到几个人都是一脸愕然的样子,不由拍了自己的脑壳儿一下,暗笑自己说顺了口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大白菜呢!

    “……呃,那个,就是说和平常菜蔬一个价格的话,几位大人喝到嘴里,怎么能感觉到其中的妙处呢?”

    几人脸色已经有所松动,那曾经外邦出使时见识过一些奇异物品的王恢甚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再说了,物以稀为贵嘛!就当下来说,全长安城内,甚至天下郡县,恐怕都找不出第二家做这种茶叶的来。钱伯伯,是不是这样?”

    在旁边目瞪口呆仿若听天书的钱掌柜猛然惊醒了一般,连连点头:“对对对!只此一家,别的绝对没有!”

    钱掌柜这时心里只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一两文钱的茶叶能卖到五两银子!还振振有词的独家技术天下所无?不就是从库房里倒出来在后院用大铁锅翻炒几下嘛!现在这种所谓的高档技术连好吃懒做的小胖子都掌握的妥妥的了。看着元召在一本正经的忽悠那以方正威严著称而震慑京城的长安令大人,老钱心里只有一个服字了!

    一番理论完毕,在元召说明发售之日价格会按品质分上中下三档之后,几人终于无话可说。

    “如此说来,五两银子的价格只是专指这种高档的茶而言吗?”郑当时又问了一句。

    “正是!这种就是供给宫中的那种了。也就是太皇太后老祖宗所称赞过的那种茶了。至于低档些的价格当然就便宜很多,总要让长安城的普通人也都喝的起嘛。”元召肯定的说道。

    “只是顶着皇家贡茶的名头,有些不妥当吧?你们这小小梵雪楼小心招来大风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姚尚在旁边插了一句。

    元召看了看他,见姚尚面带微笑,并没什么恶意,知道他是善意提点,遂对他点了点头。

    “这些事倒无需挂心,自会有人处理。我们梵雪楼只专心做好茶叶的事就好。”

    听到这样说,姚尚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其余几人也不是笨蛋。这样的结果就是走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带走了钱掌柜打包好的几包上品茶叶,说是回去品尝一下是不是值五两银子的价。

    “连钱都不付,还是朝廷的官员呢!”元召看着几个离去的背影嘟囔着。

    钱掌柜一把拉过他来:“我的小爷啊!还要什么钱啊。你小孩家是不知道,这汲黯大人还从来没听说过拿过谁家的东西不给钱过呢。这是好事儿啊!证明这几位大人对我们梵雪楼不见外了。哈哈!”说完喜得连连搓手。

    元召撇了撇嘴,不以为然。他其实刚才是故意对他们泄露了一点背后的关系,相信以这些官员的精明会明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更多的人明白这一点,这样会省却很多的麻烦。

    至于跟皇宫内某些关系的定位,他隐隐有一些想法,虽然还没有去开展,但他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主动联系的,那会是一个好的契机。

    果然,下午时分,名叫卫青的男子一身便装悄悄来到了梵雪楼。

    在一间僻静无人的房间里,卫青说明了来意。他知道元召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因此并没有什么拐弯儿抹角,先郑重替自己的姐姐卫夫人谢过从前相助的恩情,然后提出了卫夫人作为一个母亲的请求。

    让卫青感到奇怪的是,对面的人好像早已知道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是的,并没有多考虑就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取出一份在绸布上早已写好的东西交给他,让他带回去给卫夫人过目。

    卫青呆的时间并不长,怀里揣着那份据元召说是叫做协议的东西回去了。他虽然看不太懂上面的条条列列,但他相信元召。

    那个只比琚公子大了一两岁却有着无敌身手的人,卫青相信,这样一个人一定还有很多自己未知的神秘力量。只要得到了他的一句承诺,已是弥足珍贵。

    因此,在回建章宫的路上,他的心情是轻松愉悦的。边走边把元召说过的那些话又仔细想了一遍,确保没有遗漏之处。卫青对这些经商发财大计什么的没有多少兴趣,他的志向是在沙场军阵之上,只是不知道未来有没有上战场的机会呢?

    他正想心事之际,迎面而来几个醉汉,拖拖拉拉互相搀扶着,路上行人纷纷避让。卫青还没来得及闪身,其中一人猛然前扑,径直撞到他怀里,卫青一惊,伸手去扶时,那人却身体下滑,仰面朝天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卫青有些愣神,也没太放在心上,只说这人醉的也太厉害了,绕步转身,就欲从一边而过。只是刚行没有几步,旁边几人已是把他衣襟採住,大喊有人当街行凶杀人了!

    卫青急忙回头看时,只见刚才那个人四脚朝天,当胸插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鲜血染透了衣衫,却是已经死去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卫青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刚才明明只是身体轻微碰了一下而已,怎会如此的?此事也太蹊跷了。

    可是那几人却不容他多想,一面一拥而上抓住他,一面大喊杀人了杀人了,四周人渐渐汇集过来。卫青气急,出口欲辩解却无人听他的。他用力挣扎几下,却发现那几个刚才醉醺醺的人明显都是练家子,臂膀孔武有力,竟然挣脱不得。

    正吵嚷间,忽听马蹄声响起,一队巡武卫士卒赶到了。人群闪开,为首校尉高声喝问:“呔!什么人胆敢在此喧哗闹事!”

    其中一人蹿到他马前,手指着卫青道:“好叫巡城大人得知,此人竟敢当街行凶杀人,幸亏被小人们当场拿获,等候在此交于大人。”

    那校尉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死者,拿眼扫向卫青:“好大胆子!如此行凶擒获,你还有何话说?”

    卫青急忙说道:“这实不关我事!适才正走路之际,在此处遇到这几人,忽然一人就此跌倒在地就此死去。为何而死,我却实在不知啊!”

    旁边几人见他辩白,免不得又极力作证亲眼所见,人就是他杀的!

    卫青气愤大喊:“我与尔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如此血口喷人诬陷于我!”

    却听那巡武卫校尉冷笑一声:“哼!人就躺在那儿,又有这么多证人所见,你还要狡辩吗?来人!把这杀人凶手绑了,带回去细细盘问,到时由不得你再嘴硬!”

    当下早有几个士卒跳下马来,取出绳索上的前来,不由分说,抹肩头拢二臂就把卫青反绑起来。

    卫青平白遭此无妄之灾,心下怒极,但却无人听他解释,推推搡搡被簇拥而去了,另有人收了那具尸体随后跟随。

    围观的人议论一会儿,不明真相的多,逐渐散去,那几个先前的醉汉互相低语几句,也悄悄随着人群各自分散而去。

    一个站在最外面青衫老书生模样的人,思忖片刻,也转身离去了。除了地下的一滩血迹,长街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梵雪楼内,卫青离去后,元召又静静坐在房中想了片刻。某些计划其实他已经反复想过很多次,直到今天才下定了决心。

    要想根基牢固的发展,梵雪楼也同样需要找一个依靠啊。而在这个时代,最坚固的后盾就是汉室皇家了。那位注定不甘做一个平凡帝王的天子刘彻,当然不会是一个好的伙伴。但这只是对于他的臣民们来说的,熟知千年兴衰的元召却有把握薅住他的龙脉,知道他将来最想要的是什么,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唯一让他思虑了几次的事,反而是那位未来的汉太子刘琚。历史上这家伙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一直也算仁孝,兢兢业业一场,只是在那种权力的绞肉场中,仁慈是敌不过阴谋的,后来终于被成功构陷,母子以悲剧收场。

    元召并不自负的认为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就能改变历史。只是他的一些想法已经开始铺开,而现在还没有别的可选择的人选作为切入点,更何况到现在为止,自己已经和卫夫人、刘琚这一系有了很大的渊源,既然今天卫青秉承了建章宫的意思前来主动提出某些请求,元召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并把那份自己简单拟就得与皇家合作协议交给了卫青,至于将来的事,现在想来还为时尚早。

    他相信建章宫中的卫夫人会明白自己的意思。也许,那个聪明的女人看过这些后,只是认为这是自己帮助他儿子而提出的一种对梵雪楼有利的交换条件吧?

    但相信不久以后,她就不会这么认为了!等到她见识到这简单的一篇协议所带来的第一笔巨大利润后,相信她和身边的人都会为当初只是怀着一种报答交易的心情答应的这个简单条件而庆幸的。

    而卫夫人和皇家,并不需要具体付出什么,只是一个名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