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山水冷回眸 烟笼长安路
    建章宫东南角宫中侍卫们休息的住所内,此刻,公孙敖感到有些奇怪,从下午时分开始,就没看到卫青的身影了。

    而平常时,他是从来不会离开这么久的。问了几个侍卫,有知道的说好像是下午夫人有什么事情让他出宫去办了。

    公孙敖始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知道青哥是个谨慎心细的人,这都交更时分了,不会还不回来吧?宫门早都关了。

    他正在暗中寻思纳闷之际,忽听窗棂轻响了一下,心中一惊,急忙抬头看时,一缕锋芒啪得一声钉在了对面的墙上,公孙敖反应迅速,反手抽出案边刀,纵身跃出窗外,同时打了一声呼哨示警。

    七八个近处的侍卫闻声迅疾围拢过来,却见淡淡月色,风平叶静,远近并无一丝异样之处。

    公孙敖犹不放心,又率所有侍卫把整个建章宫搜寻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众人心下奇怪,回到刚才的屋内,看到墙上钉了一把小小匕首,有块红布飘在尾端。

    有侍卫上前拔了下来,展开那方红布,众人围拢看时,灯光中明明白白几个大字“卫青有难,性命堪忧!”众人抬头对望,心都沉了下去。

    长安城南几十里之外,平原开始逐渐变成起伏的山岭,这里已经进入终南山北麓的范围。

    连绵百里的终南山隔绝了南北通途,也成为大汉长安的一道天然屏障。而山之北坡树木葱郁广阔的风景优美之处,就是皇家御苑所在~上林苑了。

    上林苑最早是文皇帝所开始御旨兴建。汉家几位先帝都尚武,在这片地界划出这么一大块禁区来,一方面是做行围猎场所用,而另一方面自然是有些沙场秋点兵的用意了。

    山间的风有些凛冽,远近营地有隐约篝火闪动,偶尔传来战马的几声嘶鸣。

    喧闹了一天的林苑禁地渐渐沉寂下来,随侍将士各归营帐休息。秋草起伏间,刀鞘撞击铠甲声响起,警戒的侍卫互通口令,然后继续向外围巡逻而去。

    老将侍立金顶御帐门外,如同山上挺立的松柏,面容严峻,夜霜渐起,染了眉梢双鬓。

    从长安而来持有特赐玉牌的人已经进去半个时辰了,李广心中有些不安,他禁卫未央宫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他们是&ot;西凤卫&ot;,直接听命于天子本人的秘密组织,若非不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他们不会这么急的派人夤夜前来的。

    但愿不要有什么大的风波啊!虽然朝中宫内派系倾轧,暗流涌动,但一直一来还都只是做一些小动作,表面的平和关系还是要维持的。如果某些势力要在这个节点挑衅发难,打破平衡的话,实在不是一个好时机。

    来人终于汇报完了一切,慢慢躬着身子退出来,与门口的老将打个招呼,隐没在黑夜匆匆离去了。

    片刻后,帐门口侍卫把围帘掀起,光亮一闪,有人走了出来。

    李广行了一个军中礼,对面人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如此,然后负了双手,走到平地不远的边缘,默默无语,看着远处群山暗影,风啸如波涛。

    天子刘彻现在心中并不平静,甚至是有些怒意的。接到西凤卫的密报后,他为某些人不懂自己的隐忍成全而恼怒。

    不久前对刘琚的刺杀以普通盗贼半路劫财的名义压了下去,而实际情况为何,许多人都心知肚明。

    这次终南山秋围,纵马行猎不坠先祖尚武之精神只是一个方面,而更深的用意是借这次机会对各方的一个试探。

    即便抛开宠爱卫子夫的缘故,对于现在跟在身边的这个小儿子刘琚,他还是有些喜爱的。

    虽然性格可能稍显软弱了些,但这没什么,因为他相信,等到自己彻底掌握这天下的时候,那些隐藏已久的壮阔胸怀都会一一实现的。留给自己儿子的这片江山将会与先辈的不同,小琚儿只需要做一个仁德的太平君王就好。

    是的 ,他现在是有了立刘琚为太子的打算了。这次带他出来,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怎么样。

    至于皇后嘛……别说她现在一直没有子息,就算是有了,也绝对不可能会立为储君的,这与感情无关,纯粹是利益使然。

    因为,皇后和她身后的势力已经太大了!大到几乎可以与皇帝权威分庭抗礼的地步了,这是年青的君王绝对不能忍受的,也是不得不防备的,即便皇后曾经是那个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也不行!

    果然经不得试探啊!刘彻暗中叹了口气。招了招手,内侍赶忙紧走几步,俯身听候吩咐。

    “召小李将军来见!”简短的话里透出帝王的威严,暗含了某种下定的决心。

    小李将军就是李敢,李广的小儿子,现在的职位是羽林军校尉,官拜中郎将。军中为了与乃父区别开来,就称他为小李将军了。

    不一会儿功夫,李敢奉命来到,拜倒礼毕,垂手听命。

    刘彻面授机宜几句,李敢面色凝重,点头表示明白。又伸手从内侍手中拿过笔来,写下一道黄绫旨意,递给李敢。

    “去吧!便宜行事即可。”

    李敢接过,收在怀中,躬身行礼毕。点齐一队羽林军星夜回转长安而去。

    苍茫夜色中,山岭之间星星点点的火把逶迤渐远,老将手扶剑柄侍立天子身后,无言无语。

    长安城内小东巷的某处,连同公孙敖在内的七个侍卫都换了寻常人衣服,暗藏刀剑,静静伏在一处隐蔽之所。此前已经有两人去探看过了,眼前的这处外表寻常的院落中,戒备森严,人手不少,而且看模样皆是身手矫捷之辈。

    一番悄悄商议后,决定不易硬闯力拼,以免打草惊蛇,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最好是能进去后直接冲到关押卫青的地方,把人救走完事。

    公孙敖直到现在都还是有些迷惑的,他想不出会有什么人来给建章宫传的这个消息。

    这到底是卫青真的有难?还是有人故意布下的一个圈套呢?可是,青哥确实是一直都没有回来,什么消息都没有!

    公孙敖把建章宫所有侍卫们都聚集起来,商量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个什么结果出来,大家都是舞刀弄棒的人,要拿主意想办法真是够勉为其难了!

    可是,这事儿还不能告诉卫夫人知道,怕她担心。

    最后终于决定,由公孙敖领几个人去布帛上所说那处地址看看,万一真的是有人要预谋陷害,就设法营救,那可是事关青哥生死的大事。

    此时看到院落之内如此情形,几人不由得对此事已相信了大半。打个手势分散开来,暗暗四处查看,寻找可隙之机准备潜入进去。

    同一时刻,长安府衙后院正要准备休憩的汲黯又重新穿上衣服来到了厅上,因为他的得力手下姚尚和云猛在等着他,并且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一个盗贼?……什么意思?”听完大略汇报的长安令大人有些懵。

    姚尚叹了口气,把自己根据那带回来的盗贼所说的话推测出的一些情况简略的告诉了汲黯。

    原来那被小冰儿射了一箭的武能见终于脱离了那处可怕的茶楼,心中渐定,在快到长安府衙时,终于忍不住叫喊起来,说自己是大长公主府的人,今晚是奉令行事的,只因中了对方的奸计才落得如此。你们小小府衙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否则趟了这趟浑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赶快放自己走,好回去报信云云……。

    带队的捕头一开始还以为这小子是想逃跑才胡言乱语的,还用刀鞘拍了他几下,让他老实点!谁知道后来听他越说越煞有其事,再看此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却不由有些犹豫起来。

    联想到最近汲黯大人的严肃整治,捕头为求万全,招手叫过一人, 命他速去先禀报云猛总捕头得知此事,看看他怎么说。

    云猛却正和姚尚在押房点检一件旧案,听到来人说完 ,他倒是没想到其他,刚要命人先关起来再说,管他是哪里来的呢!

    一旁的姚尚听得牵扯到大长公主府,却觉得有些蹊跷,他点手制止了云猛,说不妨先去看看再说。

    及至见到押进府衙的武能,姚尚先看了一遍那张口供,又详细问了一遍,心中暗自吃惊。

    此事决不简单啊!如果此人所说的俱是实情的话,那么,这很可能会是一场大风波的开始。

    对于这些政治倾轧、尤其是会牵扯到未央宫的斗争,姚尚一直以来给自家老爷的建议都是尽量远离,不参与不决断。

    因为汲黯太耿直了!这些年得罪过得人早已是朝野遍地。要不是圣眷优隆,早就被人整惨了!

    而今长安府衙既然已经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却是避无可避了。他不由恨恨瞪了那在旁边呆立的捕头一眼,那家伙吓得一缩脖,不明白这姚大人为何用那种吃人的眼光瞅自己。

    “是从梵雪楼抓的人……?”姚尚脑中掠过名叫元召的某人脸,认定一定是那小家伙捣的鬼。

    “想把祸水东引?嘿嘿,小子!你以为粘上皇家的这些破事是那么容易甩掉的吗?还是太嫩了啊!”

    姚尚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云猛这时也听出此事的不寻常之处来,连忙请教姚师怎么办才好?

    “无论如何,府衙既然已经染指了此事,是推脱不掉的了。先去报之大人吧,然后一起商量个稳妥之计,也好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早做准备。”

    姚尚与云猛领人向府衙深处而行,灯光逐渐亮起,这又当是一个谋划不眠之夜。

    磅礴泾渭之水环绕城外,蒸腾起雾色朦胧,巍巍宫殿,烟笼长安,万物逐渐隐没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