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踏碎琉璃梦 今夜满城风
    当马蹄踏碎了夜色的宁静,长安城内的很多人得知了今晚发生的事,了解内情的人都明白,一场政治博弈无可避免的要开始了。

    其实,除了一部分怀有野心的家伙,对于很多朝臣们的内心来说,并不希望皇帝陛下过早的显露自己对于储君的倾向,因为以后的岁月里会有太多的变数了,这对为臣者的心理是个很大的考验。

    尤其是现在朝中局势复杂,心思缜密的大臣们已经从皇帝最近做的一些事中,灵敏的嗅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如果站错了队伍……那可是官场大忌啊!因此,大家对这样的事都是非常谨慎的。

    可是今夜,当所有重臣们接到手下从各种渠道得来的密报后,都知道已经避无可避了。既然已经开始,谁也不知道这把火会烧的多大,会不会烧到自己头上……。

    因此,街上虽然空荡无人,但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潜伏的密探各自窥探着一幕大戏的开始,好如实向自己主子回报,以便及早做出正确的判断。

    田少重今晚穿了盔甲,纵马随行,一路上又细细盘算了一遍,觉得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就算是建章宫侍卫又怎么样?先前当街杀人的罪名是逃不脱的,而后来救人的人竟敢深夜私出未央宫!这也是一条大罪名。

    更何况,今晚里里外外都是自己人,什么都尽可以遮掩的过去,到时黑白还不是任凭自己说了算?

    如此想罢,心里已是大定。距离并不远,撒马转瞬即到,远远火把光亮中,平管家已经在路边等候多时了。

    对这位公主府的心腹,田少重却也不敢太托大,未到近前,甩镫离鞍下得马来,互相见礼。

    平管家对此果然非常在意,见他这么知趣,也是满脸堆笑,伸出胖胖的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还要麻烦田少将军亲自到来,平某感激不尽。这份交情一定代为转达给公主得知。哈哈!”

    田少重免不了也是客气几句,听平管家大略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京城之内动静不易弄得太大啊!要速战速决赶快解决掉为要。”

    先前的那个校尉早已在旁边伺候多时了,听到自家将军这样说,连忙上前道:“好叫将军得知,那几个人占据的地形非常有利,兄弟们先前帮着攻了几次,可是都受了伤也没攻上去啊!这些家伙倒是有眼光……!”

    田少重哼了一声:“你们平时吹嘘的那些骁勇呢?这么几个人就解决不掉!早就跟你们说过许多次,打仗要用脑子啊!不能只会莽撞的砍杀!”

    那校尉低了头连连称是,满脸羞愧之色。

    “唉!这倒不怪弟兄们,对方虽然只有六七个人,不过,拼了命的那股凶悍劲儿却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抵挡的 ,我的手下也都伤亡十几个人了。”平管家摆了摆手,示意田少重就不必责怪那带队校尉了。

    又看了看不远处巡武卫的那些马上士卒,都在静听命令,平管家心里有了底,不怕那些人会逃掉了。

    田少重又问了问平管家里面的人有没有亮明身份,平管家摇头否定。

    那这就好办多了!就装做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最好。既然是城中的盗匪,杀之就有理有据的多了,至于以后的麻烦嘛,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呢?

    两人商议已定,田少重一摆手,早有心腹过来听命。听罢将军吩咐,立刻跑回八百骑卒前,如此这般命令下去,分成几个骑队,把那间房子包围起来。

    却另有几十骑选择了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段,略微分散开来,却是都从背上摘下弓箭做好了准备。

    且说房子之内,几人这会儿也歇过劲儿来了,可是从缝隙处向外看看,心里都有些绝望。

    卫青勉强挣扎着做起来依在墙角,大约问了问公孙敖看到的外面情形如何。又看看受伤的兄弟们,也是平添惶惑。

    他慢慢站直身子来到窗边,身子一趔趄,差点又摔倒了,几个侍卫连忙扶住。

    “无论如何,今日我们不能都一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啊!能有机会逃,一定不要再顾及我了,就算是只有一人留的性命在, 今夜的真相才有可能去告诉卫夫人和皇帝陛下知道。”卫青神情严肃的说道。

    “对面的巡武卫兄弟们听着,此事一人做事一人担!他们乃是宫中的侍卫,与此事无关,有什么事都冲我来好了,还请放他们离去。”

    卫青运气在胸,大声喊出这几句激愤的话。 身后众人齐声惊呼不可,他摆了摆手,示意都不必再多说。

    不料他话音未落,对面早有人喊到:“休得胡言!这里哪有什么侍卫警卫的,几个大盗竟敢冒充,罪加一等!”

    “我等真的是建章宫侍卫,只因被奸人构陷,才逃亡在此,绝不是什么冒充。”

    “尔等不用多说废话,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吧!至于其他,不必饶舌。”

    然后只见外面的火把闪动,马嘶连同蹄声,兵器撞击,把他们四周围定。

    整条街道已是肃杀一片,卫青叹了一口气,今日无论如何凶多吉少。被困在此地,想要冲出去简直九死一生。

    田少重见里面没有动静,冲后面打个手势,那些待命的兵卒早已挽弓在手,一声令下,就先是一轮齐射。

    屋内众人早已各寻安全墙角躲避,只听得啪啪啪一阵如降冰雹一般。屋子本就是粗木搭建的顶 ,幸亏结实些,只从门窗射进的羽箭,钉在各处,激起尘土飞扬,倒是没有伤到人。

    连续三轮羽箭后,一波兵卒开始进攻,平管家的人也夹裹其中,没想到里面的人并无大碍,又一番激战,丢下几具尸体退了回来。

    田少重皱了皱眉头,这些人还真是凶悍啊!哼哼,等着吧,看一会儿还会不会这么凶。

    命令暂停,其余兵卒退后。闪出一大片空地来,另一组人下得马来,也是各执弓箭,一起上前几步,却是另外提了几囊箭枝上来。

    把箭囊打开,只见与别的不同,原来箭头之上都裹了棉帛油蜡,乃是军中俗称的&ot;火箭&ot;。

    在这个时代,此物就是军中的利器了。最先只是作为攻打坚城所用。因为保养携带的要求条件极高,因此很少使用。

    只见有人用杂七八糟的木料堆起一个大火堆 ,点燃之后,烈焰升腾而起。那些弓箭卒把自己的箭枝点燃,屈膝拉弓搭箭在弦,都摆好了姿势,只待一声令下,就要乱箭齐发。

    田少重与平三对视一眼,都是阴阴一笑。这大杀器用在这么个小地方,任你再大的能耐也难逃出生天了!

    屋子里的人早已看到,夜幕下星星点点的火光如同鬼火闪烁,知道不好,大骂对方阴毒,竟然要用如此手段对待自己这些人,可是重兵包围下,逃也是难逃啊!

    这明显就是要把所有人都活活烧死在里面的打算。

    形势危急!就在这时,长街转角处又有马蹄声响起,一队挂甲之士蓦然闪现出来。

    这对人马人人盔明甲亮,高头大马,甚是精神,最显眼的就是头顶盔上一棱白羽,映衬红战袍,正是皇宫羽林军到了。

    田少重心里一惊,暗说怎么把羽林军惊动了?巡武卫和羽林军各司其责,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他们来此何干?

    待到逐渐近前,隔了十余丈外,齐齐停住马蹄,当头一员将领摆了摆手,示意身后勿要轻动。

    “巡武卫在此拿贼,不知道小李将军来此为何啊?”

    田少重早就认出来带队前来的人是谁了。正是素来与他在军中不睦的李敢!

    在大汉军中是很有着几位青年俊彦之士的,称为未来将才的也大有人在。而李敢与田少重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虽然也有着家中长辈的关系,但是他们本身的能力确实是要超出同辈一大截。而除了品性的不同难以为伍之外,让田少重嫉妒的是李敢的先天境遇太好了。

    李敢十几岁时就以良家子身份入选东宫,陪伴当时尚是太子身份的刘彻走马习箭,一晃而过就是十多年时间。太子成了天子,李敢跟随身边,就此执掌了最贴身的羽林军宿卫。

    这份情意,不可谓不深厚,这种信任,不可谓不沉重。

    因此,夹杂了种种因素在内,两人从来都是没有过什么交情 ,更不要说惺惺相惜什么的话了,当李敢的骄傲碰撞上田少重的桀骜,今夜注定会将是一场风云再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