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豪情将进酒 红袖玉温柔
    《大汉帝国史?文苑志?元公轶事》记载:“元公天赋卓绝,文骨清奇,平生所作所写,或豪迈,或飘逸,或婉约……,皆神来之笔,不似人间文字。公弱冠封侯,开府之日,曾作《将近酒》篇,开一代文风先河,传遍天下,为翰林文苑之冠!帝曾笑问元公,师从为何?公笑而不答,以他言避之。世人皆谓,元公之文学,乃天授也!”

    新封长乐侯元召,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有些涨晕。昨夜饮酒过量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醉酒。

    放纵身心,畅意满怀。他后来不记得喝了多少杯了,反正最后与云猛又喝光一坛的时候,那个眼神直勾勾、摇摆着身子的大汉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扑倒在地,嘴里喃喃自语,不知所云。

    而此前,与他一一拼过酒的人早已都东倒西歪,醉态百出了。

    除了醉卧的这些家伙不时发出几句呓语外,四周变得有些安静,记得当时自己还感觉奇怪呢,苏夫人她们为什么都在呆呆看着这边不说话?还有家里的那些新仆人们,在堂下像些木头一样,眼神发光的只管看,也不知道来帮忙收拾啊!

    “呃,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吧!头好晕……。”这是元召最后模糊的记忆,然后,他也卧倒毡席,就此不知了。

    元召懵懂中像是做了好多支离破碎的梦,梦中情形看不清楚,一会儿回到从前,继续与战友执行那些血与火的任务,杀戮、呐喊、生死狙击……。一下又掉落深渊,无尽漆黑,恐惧、孤独、挣扎无助!

    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要把他吸入未知寒冷的黑洞,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挣不脱!正在绝望的时候, 有一种温暖蓦然包裹了他,那种感觉熟悉又陌生,熨帖又疏离。元召如同溺水的生命抓住了稻草,又如同婴儿找到了母亲的怀抱,一下子抱得紧紧的,手和嘴贪婪的享受着柔软和安全,然后渐渐安静下来,渐渐又睡去了……。

    此时醒来,元召有些发呆,梦中的某些荒唐画面竟然逐渐清晰起来。他摇了摇头,暗暗笑骂自己的这个灵魂单身日久,想入非非,这里哪有那些荒唐事可以发生啊!只是,昨晚不记得脱衣服睡觉的啊?怎么会……他看了看被子里的身体,有些疑惑。

    忽然,耳边听到有些轻微的响声和蹑手蹑脚的走动,门口帘幕被轻轻挑起,光线倾泻进来,一个轻巧的身影随之而入。

    元召不经意间抬头看时,不禁大吃一惊!他连忙拉起被子盖住**的上身。

    “你,你是谁?怎么会到我房间里来的。”

    绿萝衣裙,长佻身形的女子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时候醒来,慌得差点把怀里抱着的衣服扔到地上。

    “啊!小侯爷,你……你醒了?”声音里带了一丝怯意。

    “嗯,你认识我?可是,我不曾记得见过你啊?”元召定了定神,平静下来。

    “我就是这府中的人啊,昨天在内院中都见过的呢!”声音中隐含了某种淡淡的失望。

    “呃,抱歉抱歉!昨天实在是太匆忙了,难免遗漏……那个,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元召这时已经看清,面前站着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身形苗条,肌肤如雪,弯眉眼秀,长得十分惹人喜爱。

    “我的名字叫泠霜,是老……啊,就是这府中的侍女了,小侯爷叫我名字就好,小姐姐的称呼却是不敢当的。”泠霜听的元召竟然用那么亲切的语气叫自己,心里终究是有些喜欢的,差点脱口把“是老祖宗派来照顾你的”这句话说出来。

    “那,好吧!泠霜,你手上的衣服是我的吗?可以给我了吧?”

    元召这时已经大约猜的明白,昨夜自己醉酒后,一定是眼前名叫泠霜的少女照顾自己来着,脏了的衣服拿去清洗整理过了,这会儿正好送了过来。

    没想到,听他提起衣服,泠霜似乎刚想起一些什么事情似得,白玉般的脸上蓦然一片嫣红,羞得低下头,不敢再看元召一眼,把怀中衣物放到他面前,懦懦的说了句“都洗干净了的”。然后转身出门跑掉了。

    元召揉了揉额头,不明白这妞为什么会这么害羞的,自己还是小孩子的身体嘛,有什么好怕的呢!真是的。

    却不知道,在庭院拐角无人的地方,少女泠霜停下慌乱的脚步,手扶胸口,勉强平静着砰砰的心跳。又想起昨夜那小侯爷对待自己的情形,羞得已是不可抑制。

    原来,昨夜众人大多尽兴而醉。到后来,更是放浪形骸,纵歌作赋,更有终军严安几公子即席舞剑助兴,府中上下人等都聚集在厅堂四周,一睹这难道的聚会场面。

    再后来忘了是怎么引起的,司马相如抚琴吟唱那首不久前元召所作的《侠客行》后,众人一起喝彩,大声叫好!纷纷要求元召今晚必须再来一首,方不负此盛事。

    元召也是今天高兴,酒意上来,有词句随口而出!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四周寂然,人人屏息静气,倾耳听来,一字一句,心底波澜大起!

    主父偃、司马相如、姚尚等人早就知道元召胸中丘壑非同一般,此时酒意填膺之际,蓦然听到如此诗句,只觉胸中豪气陡生,恨不得跳将起来,手舞之、足蹈之,大吼大叫一番,方才人生惬意!

    其余诸人也尽皆感怀,一对双姝姐妹痴痴瞪着美丽的眼眸,再看向那个举杯而立的身影,真如谪仙飘逸!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元召声音清亮,句句吟来,结尾后,众人已是大呼喝彩不绝。

    早有人执笔写下全篇,从头再读来,更添酒兴!这样的结果就是,到后来,除了苏夫人、文君和几个孩子外,余人全醉趴下了。

    此时天已交更时分,醉的人都早有侯府的仆从们安排房间,分别去伺候休息。苏红云终究不放心家里,带了灵芝和文君赶回梵雪楼,钱掌柜马七没怎么喝酒,当下相随回去,好在见侯府内仆役众多,也不用担心元召的安全。

    而元召拼倒众人之后,终于也不胜酒力,熏熏醉意,被仆从们抬回房间,清理一番,留下贴身的泠霜泠雪姐妹服侍,余人自去收拾酒席残局。

    当房间内只剩下姐妹两人,看着安静躺在那儿的小侯爷,心中满是敬慕。

    既有酒量豪情,又能赋锦绣诗篇,对下人又体贴尊重……想起太皇太后说过的要自己姐妹好好服侍,不许他受一点伤害的话,两人心中对未来都有小小的满足和期待。

    夜色渐深,府中远近的喧嚣逐渐安静下来,见妹妹泠雪有些打盹犯困的样子,就让她先回去休息,自己再替小侯爷稍微收拾一下就回。两人虽然年纪一般大,但泠雪性子跳脱,心思单纯,平时却是依赖她的多些。

    泠雪抱了抱姐姐,在她耳边悄悄说“好吧!就把这个独处的机会让给小姐姐了,可要对小侯爷好好的看仔细些哦!”然后,不等泠霜反应过来,已经咯咯娇笑着跑远了。

    泠霜对着妹妹身影轻啐了一口,娇嗔一声以示抗议。

    待到她把房间内几处窗边帷幕放下,隐暗了灯光,正要退出去时,回头看一眼元召,只见一张宽大的睡榻上,小小身体蜷缩成一团,睡相有些可怜。

    泠霜叹了口气,轻手轻脚走到他旁边,想要替他盖好被子时,昏黄的光影下,她忽然看到他衣袍的胸口有一大片酒渍,湿漉漉的贴在身体上。

    “啊!这样会很不舒服的吧?睡着了会不会生病……。”泠霜一直就是个体贴人意的女子,在长乐宫能得到窦太后的喜爱,一方面因为是出于对遗孤的怜悯,另一方面也是因了她素来对人温存体贴的性格。

    她稍微犹豫了片刻,但转眼看到元召紧皱着眉头,脸上神情似乎有些难受的样子,就不再迟疑。

    泠霜一双柔软的纤手轻巧的解开了元召的衣服,手指划过他**的肌肤时,不由一阵羞涩,小侯爷虽然还小,但终究是男子,她的脸还是红了起来。

    玉臂半搂着他的身子,微微翻转了一下,以便把压住的下端衣服整个脱下来。她是身具武功的人,手上动作轻柔,怕惊醒了他,因此,很有分寸。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泠霜刚要把元召的身子放平,蓦然,这小侯爷不知道受了惊吓还是做噩梦了,忽然双臂一下子收紧,紧紧抱住了这具柔软身体。

    猝不及防上半身被人抱住,泠霜如遭雷击,整个人瞬间懵了。下意识的收拳曲肘,凝劲于臂,就要狠狠击打犹在怀中的那个脑袋。

    手臂落下,未及一半,才想起这人却是自己的小主子,怎能用对待坏人的手段来对待他呢?可是,他现在真的很坏啊……!

    原来,元召抱住她后,并不老实,手上用力,竟然一下把她绿萝裙的胸襟连同贴身亵衣都扯开了!凉意沁入火热的胸腹间,泠霜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简直快要跳出来了!

    “他怎么可以……!他……竟然把手伸进……啊!……”柔软高耸被一双不大的手握住,泠霜手臂再也没有力气,一身功夫也没了用处,身体软的半倚在他身边,脑际一片空白,心里只是在想“他要干什么?接下来他会干什么……?”

    好在,接下来他什么都没干。只是紧紧的抱着那软玉温香,安静下来,继续睡去了,面色恬静,像个真正未长大的孩子……。

    人间故梦里,曾有暗花香。时光瘦减了繁华,从此为你而不朽,只因你就是心中那不再凋零的花朵,清新如旧。

    昏黄烛光中,绿萝裙轻柔拂过,剪影无痕,有女儿心事坠落了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