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山长水阔处 曾为谁驻马
    冬日的长乐塬,有淡淡的薄雾弥漫,渭河环绕半边,径奔东流,直至长安城东。所谓“八水绕长安”,渭河就是其中最汹涌的一条支流了。

    深草枯败,草木凋零,就连远处连绵起伏的终南山也失去了生命一般,天地灰蒙蒙一片,等待着初雪的到来。

    一阵马蹄声响,踏碎草末,惊扰了寂静,也打破了长乐塬的苍凉。

    有三匹马遥遥飞驰在最前面,互相追逐,最先不分前后,相持片刻的距离后,终于,那匹黑色的如同闪电一般,越过左右,脱颖而出。

    看到黑马上那个娇小的身影随着颠簸起伏越来越远,两匹枣红马上的俏丽女子边打马追赶边对视一眼,心中大为不服气。

    明明是一起学的控马之术,她为什么就比自己姐妹强?哼!一定又是小侯爷偏心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深深怨念,早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的元召突然打了个喷嚏,带住了坐骑,眯眼遥望了一下在草木起伏间的三个黑点,又看了看在边观察地形边议论的主父偃和徐乐聂壹等人,揉了揉额头,有些许的无奈。

    马是北地大商聂壹特意从燕地运来送给元召的,算是庆贺元召封侯开府的礼物。

    一共二十匹,全是精挑细选的纯种草原烈马。在这个时代,一匹好马的价格不菲,而聂家出手如此大方,也足以看出其深厚实力了。

    看到拴在侯府后院马厩里的这一溜雄俊的高头大马,小冰儿的心里蹦跳,眼睛发直,长久以来的某个梦想似乎触手可及!

    而当她听到身边的小侯爷师父隐含了揶揄的笑意说让自己去随便挑选一匹时,那一刻,满身心的巨大幸福汇聚起来,只有一个念头,师父真是世间最好最好的人!

    就算是在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忘了照顾师弟,呃,虽然他一直死活绝不认可这个称呼。看过去时,却见那木讷的少年有些呆,不禁向他连使眼色,示意赶紧开口也要一匹啊!

    崔弘转头时,看到元召对自己笑着努嘴,示意赶快去挑。他心中大喜,早已顾不得理会小冰儿边走边嘀咕也不知道谢谢师姐的提醒话了,直直的奔了马厩而去。

    崔弘选的是一匹大青马,而小冰儿却是一匹大黑马,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它。

    元召扫了一眼,也不禁暗赞这匹马的雄俊。

    他前世因了某种需要,曾经在军马场中待过很长时间,从那些马场前辈那里学过很多相马之术。

    小冰儿挑的是一匹幼马,身量刚刚长成,但身形气势已初现峥嵘,四蹄硕大,头小颈长,元召一眼而定,此是龙马而非凡马也!

    而小冰儿乍得爱马,喜欢的神采飞扬,顾盼之间,无形中流露的一种凌厉之气倒是人马相得益彰!

    看到元召凝视自己牵着马的专注眼神,小冰儿心中有些忐忑,难道这匹马不好吗?还是师父舍不得呢?

    她把疑问说出来时,却看到眼前只比自己大了一岁而被自己称为师父的人笑了起来,笑容里似乎藏了某些神秘。

    “小冰儿,这是一匹宝马啊!师父今天就把它送给你了,嗯,送它一个名字吧,就叫‘冠军‘。希望它能配的上你的将来。”

    将来啊?师父,我的将来会怎样呢……年仅七岁的小冰儿用手轻轻抚摸着冠军的鬃毛,任由它用粗糙的舌头舔着手背,歪头看着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元召,心中是金色的梦想。

    而八年之后的某个大漠落日的黄昏,万军之中,金色的晚霞映射在红袍金甲的将军身上时,卸去胭脂妆,手挽梨花枪的女儿心中有对万里之外的某人的淡淡思念。那时,今日的这些话又会浮上心头。

    千军万马,纵横驰骋,威震天下,冠绝六军!坐下名驹字“冠军”,大旗飘扬“冠军侯”也!

    那时,“小冰儿”这个名字,在这世上也只会有一个人还能叫的。

    当然,现在她还要跟着师父好好习练武艺,还要认真的去努力看懂他写给自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兵法战术,虽然她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只要是他要求的,自己都会去做好的,并且要做的最好!

    因为,最近她感到了一种小小的威胁。

    “一定要比她们强一百倍啊一百倍!哼!”小冰儿又一次用手摸了摸自己稀疏而发黄的头发,低头看了看一点都没有发育的身子,感到有些气馁。但随即又暗暗给自己打气一番。

    威胁的来源是侯府中新来不久的那对姐妹花。小冰儿敏锐的感觉到师父好像对她们有些特别对待。

    “不就是长得好看些啊?有什么嘛!整天在他房间出来进去的。”小小的怨念累积着却无人诉说。

    终于有一天,愤愤不满的萝莉与青春无敌的少女狭路相逢,擦出了火花。满心想教育她们一番的小冰儿才震惊的发现,对方是隐藏的高手!

    谁胜谁负,结果如何,那场比试经历了什么?除了她们三人,无人知道。只是从此以后小冰儿练功更努力了。

    在闲暇时,小冰儿发现她们姐妹竟然也在侯府小校场上打马飞驰,引弓射箭,她心中的危机感更加严重起来。

    好在,她天赋极高,学什么都快。又肯吃苦,很快就掌握了控马的诀窍。现在已经与“冠军”建立起了很好的感情,相信离师父所说的人马合一,灵性相通的境界已经不远了。

    小冰儿一手控缰,在奔驰中转身回头,见泠霜泠雪已经被远远甩在了身后,不由得心下得意,哼起师父经常在嘴边的那首小曲。

    “高山与明月,不曾有过盟约。

    星辰与大海,伴潮汐起落。

    春风温柔拂过绿叶,盛夏玫瑰怒放如火。

    寒夜曾冰封千山寂雪,明眸双剪倾尽秋水碧波。

    痴心人迷路在纵横阡陌,心甘情愿戴上世间的枷锁。

    勘不破红尘执着,放不下两两相悦。

    去日因、今日意、来日果。

    万般对错都是我!

    爱恨又如何?

    只是可念不可说……。”

    她小小年纪,并不太懂的这些句子中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好听而已。而且,每次看到师父边做事边小声哼唱时,那种偶尔流露的神态,却有一种她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的感觉。

    那是大人们的世界里叫做沧桑还有略微忧郁的东西吧?可是,师父还不到九岁啊!也许他真是如前段时间的传言所说的那样,从天外而来?小冰儿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和神秘。

    此是今日无事,在管家元一的一再要求下,元召终于答应带着他们来自己的新领地视察一番了。

    喝茶写字的主父偃放下一切,穿上了长袍。最近就暂住长乐侯府的徐乐聂壹听说后也十分感兴趣。泠霜泠雪换上了一身劲装。崔弘小冰儿早已牵马在等待着了。元召瞅了瞅大家兴奋的表情,呃,好吧!既然都要去,就权当是一次集体郊游了。

    此时看着这块已经属于自己的土地,一眼无际,满目苍凉。元召感到的是前路的漫长。好在,蓝图已经绘就,相信不久之后这儿就会变得不同。

    “此地背靠终南山麓,面临渭水之滨,林木葱茏,气运蒸腾,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小侯爷得赐封此处,必将如鱼得水,吉人天助。”

    主父偃手捋须髯,游目四顾,大为感慨。他精通诸子百家经史子集,占卜星象纵横之术也有所涉猎。对长乐塬的地形走势水土草木看罢多时,心有所感。

    元召点点头,他虽然不是太在意这些,但此处临近长安,政令通达,大道顺畅,毗邻渭水,船舶方便,将来水运自然也可以利用的上。这些便利条件却都是省却不少功夫。

    徐乐聂壹想起不久前看到元召所绘制的那帧模型来,又不免细细询问,元召一一详解,对照地形,大略指点一番。

    两人心下火热,小侯爷办事实在是让人大可放心!虽然现在此地还是刚刚开始谋划肇基,但相信以他的手段,再加上占据如此四方辐辏之宝地,荒原变繁华指日可待。

    而管家元一等人更是心中振奋,听完小侯爷的那些高瞻远瞩,再看向脚下的辽阔土地,仿佛已经开始长出金子来了。

    他们在此处边缓缓纵马边指点议论。而不远处的那对姐妹与小冰儿早已来回驰骋了个够了。

    泠霜泠雪自小一直就在长乐宫中长大,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放纵高兴过。如同一对出笼的鸟儿,广阔天地,无拘无束。

    原来她们刚被太皇太后安排来到长乐侯府的时候,心里是有些惶恐不安的,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未来命运是什么。

    后来就见到了小侯爷,原来自己的新主子竟然是这样的人。她们虽然没有伺候过人,但也听到过许多勋贵之家的那些虐待甚至私杀家仆的传闻。太皇太后甚至还为此专门下过懿旨,严厉禁止私刑!实际仍旧是制止不了的。

    可是,小侯爷与她们听到见到的所有人都不同。这一段日子的贴身服侍,她们能感觉得到他对所有府中仆从的态度都是一视同仁的,很多事情上甚至是同他自己一样平等相待的。

    对待自己姐妹,除了他喝醉的那晚毛手毛脚过之外,别的任何事情上都是很尊重的。在某些时候,内心敏感的泠霜甚至有一种错觉,小侯爷是把她们当成了家人,就如同兄弟姐妹一般的随意。这个发现让少女心里充满了满满的喜悦和满足。

    听说,小侯爷从小在这世间已经没有了亲人,虽然有过一个师父把他抚养大,但后来也不知所踪。他一个人流浪到长安,才有了现在的这番际遇。

    既然太皇太后交代的任务是要好好的保护好他,那么今后就好好在他身边,无论遇到什么艰险,解他烦忧,悲喜相伴。

    至于现在在不远处一箭射落一只秃鹫后挑衅般向这边张望的小丫头嘛……姐妹俩对视一眼,心意相通。

    怎么能输给一个黄毛丫头呢!山长水阔,两匹枣红马如风卷过,三个人莺声燕语嬉笑打闹的声音又渐渐远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