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飞羽将军令 兵出细柳营
    雪落霸桥,烟笼长安,却是皇城帝都好景致。

    大汉长安令汲黯今日却没有一丝观赏雪景的心思。

    自从一大早接到心腹助手云猛和姚尚的禀报后,他的心情就陷入了焦灼。

    对于那位新封的长乐侯,在这位耿直的强项令心中,还是有些欣赏之情的。小小年纪,造物利民,胸怀天下,所言所行,令人钦佩。

    长乐侯开府之日,他虽然身为朝廷九卿重臣,不便前去祝贺,但派云猛和姚尚双双莅临,已经表明了他的亲近态度。

    在他看来,元召年纪还太小了,还未曾经历多少世事的磨炼,如此锋芒毕露,易于摧折,毕竟不妥,自己有时间还是需要好好教诲他一番,于公于私,都有必要。

    只是,今日的消息,让他感到吃惊和愤怒。

    汲黯是最重国家律法的人,对于那些以武犯禁之辈,素来都不客气。长安府衙大狱内也曾经关押过不少犯事的此类江湖人物,他都是从重严办的,“活阎王”的名头在这些冥顽不灵的家伙心里留下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阴影。

    他又看了一遍名叫郭京儿那人的口供,再也坐不住,带了云、姚二人直奔未央宫,伏阙叩请面圣,有紧急公务启奏。

    飞花琼玉,殿宇皆白,汲黯负手等候,满心沉重。功夫不大,有内官宣旨,诏汲卿甘泉殿露台觐见。

    听完汲黯略显急迫的把有关长乐侯安危之事说完之后,皇帝刘彻脸上神情有些奇怪,似乎带了一丝笑意。

    自从词林苑选贤以来,最近这段日子,他时常待着的地方,就从逸爽殿改为了甘泉露台。此为“高台待贤”之意,只是现在除了身边几个亲近的侍读,别的臣子们还并未有人能解其深意。

    此时,他正把手边卷册放到案上,有些微冷,伸到一边熏笼中烤了烤,木炭正旺,噼啪微响。

    “听说元小子在他的那座府里鼓捣出了一座什么暖厅,如此寒冷天气,进到里面,温暖如春,很是享受,汲卿可知详细?”

    汲黯有些惊愕的抬起头,皇帝没有对自己刚刚所奏发表任何意见!反而用轻松的语气说起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来。

    “陛下,臣却还未曾去过长乐侯府,听属下倒是提起过,确实有些神奇之处。陛下,且休管这些俗务了,臣刚才所说,事关长乐侯人身安危,请陛下速速派人援救啊……!”

    汲黯心中焦灼,不耐烦去谈论别事,看着御案后之人的眼睛,语气急促。

    “你啊!唉……”,刘彻用手指点了点他,有些无奈,却也不再卖关子。随后一招手,有侍读从身后木架上取过一卷帛书来,捧到汲黯面前。

    “汲卿,先看看这个再说吧。你在此间为那小子担心,却不知所有人都已入他彀中矣!哈哈!”

    汲黯有些疑惑的接过那卷帛书,打开来,却见上面是各种颜色的图形勾画,有地形的标注,尺寸的注明,以及简单的构造介绍……似乎是一座城市的图形,细看又不太像。他却是有些看不明白起来。

    “陛下,臣愚钝,还请明示,以解臣惑。”他上上下下看了几遍,终究没有看明白。

    “哈哈,此却是那小子偷懒,画的潦草,朕起先也是看的一头雾水。还是听他详细讲解过后,才明白个大概。这图所画就是长乐塬的未来了!”

    刘彻边说边兴致大起,起身来到汲黯面前,以手点指,又把曾经元召给他解说过的一番规划给这长安令卿家转述一遍。何处建造何物,何处兴建作坊 ,何处可做转运之所……说到高兴处,很是得意。

    这次汲黯倒是听明白了些,原来这是元召那小子的杰作啊?可是……这于他今日危机又有何关系呢?

    刘彻仿佛早就料到他有此疑问一般,满脸笑意拍了拍他肩头,这是皇帝对臣子很难得的举动,证明他此刻心情很好。

    “汲卿,那小子的野心不小啊。要把那片广袤之地建成此图所规划的样子,可是,前期开创,需要钱啊!很多很多的钱。还需要人,很多很多青壮工役。前段时间,他来向朕伸手要钱要人了,朕告诉他,没有!”

    汲黯静静听着,心中暗暗思索。忽的发现皇帝说到这里,想起什么好笑之事一般,竟然露出一种孩子般的顽皮神色来,这让他大感惊讶。

    “后来,禁不住那小子软缠硬磨,老祖宗也发了话,朕就答应了下来。不过,钱不会多,就五万两。那小子倒是不嫌少,还振振有词,说是这些钱算什么国家投资,到时候自然会还回来的,并且以后还会有大笔的收益……乱七八糟的名称,朕却是不耐烦理会。”

    “可是……这些还是与今日事没多大关系啊?”皇帝越说兴致越浓,汲黯越听越糊涂。

    “没关系吗?马上就有关系了!因为朕告诉他,钱可以支援一点 ,人却没有,一个也不会给他!”

    似乎有一丝光亮从心底升起,汲黯脸色开始变得精彩。

    “汲卿,想到了吧?哈哈!所以,朕没人给他,不过朕答应了他一个条件。他会自己想办法,但需要朕从中帮一把的时候,朕还是要帮的……。”

    露台之上,帷幕轻动,天地落雪无声,君臣终于都安静的坐了下来,内侍奉上茶来,难得这相得的时光,契阔相谈,心境平和。

    “……毕竟是为了这江山社稷出力的嘛……朕怎会不管,只是想看看以他的能力能做到什么程度而已……。”

    “小小年纪,已具备如此韬略,将来令人期待……臣恭贺陛下。”

    珠帘半卷,君臣间的对话透过露台边缘,深深庭院,琼楼玉宇,宫殿绵连,未央宫笼罩在一片茫茫中。

    俗话说,站得高,看的远!这句话还是不错的。

    当下方雪原上的上千帮众还在往前聚集的时候,高地边缘鹰嘴岩上,外号“一丈伏魔”的韦陀眼角微动,已经发现了远方的不同寻常。

    虽然雪遮住了视线,看不太清楚,但此人感知危险的程度与别人不同。长乐塬北边和东边环绕大半圈,有蒸腾之气由远而近渐渐升起。

    此前,远远看到的那几场争斗,在他心中虽然也略感惊讶,但也仅仅是惊讶而已。在他桀骜无人的自大中,这些伎俩还不入他的法眼。

    只是现在看到远处情形,韦陀心中忽的跳了一下,有些不安。寒风中似乎夹杂了几缕军阵的杀气?

    “王爷的安全最是紧要!”他正要退后一步,与在凝神静看形势的淮南王禀报自己的猜疑时,下方雪原已突生异变!

    一道炫目的剑气起于人海波澜之前,直劈而下,轰然做声,响震四野。雷霆之后 ,灌木碎石纷飞,有几丈余沟渠蜿蜒,形似一把巨剑横隔南北,截断了所有人的去路!

    那是什么?!!!

    韦陀胸口大震,只觉得丹田憋闷,自身气机被那一剑之威所牵引,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如金纸,修为已然受损不轻。

    周围侍卫愕然,人人脸上变色。连淮南王也吃了一惊。

    “一丈伏魔”的武学修为,淮南之地尽人皆知,江淮间独步三十余年,坐镇王府,无人敢掠其锋芒。更兼对淮南王忠心耿耿,是其麾下第一心腹忠勇之人,突然之间,怎会如此呢?

    淮南王刘安趋步上前,正要俯身慰问,却见韦陀蓦然挣直身子,极目远望片刻,忍了内伤,回头厉声对周围侍卫大喝“速带王爷离去,赴渭河船上,此地危矣!”

    犹如滚滚隐雷从风雪中传来,此时已经人人都听的到了,那是大队骁骑马踏奔驰的声音!

    淮南王的儒雅清贵之气终于也失却了几分,抬头向天,任凭清雪拂面,重重叹息了一声。

    “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人物!以今上的雄心,往后料想必会对此人青眼有加……!走吧,今日事,已不可为。”

    刘安终究是一位枭雄人物,向来决断干脆,知其事不可为就绝不强求。钧令出口,片刻之间属下们已经收拾干净,清除痕迹,开始撤退。

    重新裹紧了貂裘,罩上錦帽的淮南王,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此处的大地苍茫。

    他手下汇集的能人异士众多,自身也是学富五车,通晓天机之人,透过云雾遮绕,他看到了长乐塬上自今日开始散发的峥嵘气势,添几分兴衰之叹,心中滋味却无人知晓。

    此时那方天地安静的有些可怕,咚咚的马蹄声似是踏在每个人的胸口。千里之外乘兴而来的人,已经带了失落消失在雪地密林,似是归人,却是过客。

    终于,一骑飞跃而出,当头大旗飘展,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然后是第二匹马、第三匹、第四匹……!大汉轻骑,四野成围。

    时光其实只消逝了短短时刻而已,失却了苦修几十年剑心的流云帮主,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惊惧、悔恨、怨毒……然而,一切都已无济于事。

    郭解勉强直起佝偻的身躯,扫视了一眼自关西随他来到长安的这些追随者,一个个呆若木鸡,脸上惊慌之色未去,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他很想转过身去问问,那一剑叫什么名字。但,终于没有问。也没有再去看那个预言了他命运的人和失去的“无缺”剑。

    流云帮主在这一刻其实已经死了!虽然离他被砍头、诛族还有十几天好活,但已生不如死。

    在巨大的恐惧中,人群会忘了抵抗和逃亡,变成待宰的羔羊,这是人类深藏于灵魂深处的懦弱。一如现在的近千流云帮众。

    在弯弓搭箭的骁骑士卒四面八方包围和驱赶中,所有这些曾经桀骜不驯的家伙乖乖的放下了手中的刀剑器械,被一队队分开看押,听候发落。

    这是元召第一次看到正规的大汉骑兵。前世的军中生涯记忆,让他内心有轻微的亲近和激动。脑际莫名浮现从前的诗句:

    文帝銮與劳北征,条侯此地整严兵。

    辕门不骏将军令,今日争知细柳营。

    “也许,将来的自己还是会更想去过金戈铁马的生活吧!”

    当某个熟悉的身影终于换上一身将军袍甲,雄姿英发,策马而来的时候,元召如是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