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盟犹在 锦书难托
    尘缘深浅萦怀处,长安千万户。

    宫禁云烟笼碧树,听谁诉?胸襟磅礴,青史风度!

    山盟海誓化为土,良辰空余唏嘘句。

    似人间朝露,残香如故,却难得朝朝暮暮。

    怎堪?昨夜眉间雪,西风落无数!

    且说三天以后,长乐塬上。

    掩着的木门被轻轻的推开,小冰儿又探头探脑的溜了进来。这几天,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偷偷溜进这座木质大厅里来了。

    角落里的这个简陋的剑架,还是昨天主父偃先生实在看不过去,帮着自己做成的。

    想到这儿,她的心里又不禁丛生小小的怨念,小师父在这些事上实在是太懒了呀!

    这些宝剑可都是世间奇珍、神兵利器啊!可他带回来后就随意的用草绳捆着堆在了墙角儿,真是、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当然,“暴殄天物”这个词儿是主父先生吹胡子瞪眼睛说出来的,他一个文人都对元召的行为如此不忿,可见这次真是不可饶恕……哼哼!

    不过,小师父对自己是太好啦!竟然答应了自己在这里面随便挑一把喜欢的用……可是,到底选哪一把好呢?真是烦恼哦!

    两只小手又挨着从头摸了一遍,每一把宝剑都喜欢!

    师父三天前从那个厉害剑客手里夺来的这套春秋九剑,一把给了崔弘,一把送给了舅舅卫青,剩下的这七把就随便放在了这里。自己真后悔那一天没有跟着去走一趟,没有亲眼得见精彩。

    小冰儿已经缠着崔弘把那天的情形说了七八遍了,每一次都听得心神激荡。

    那样厉害的人物在师父面前都不是一合之敌,任凭如虹剑气,繁杂招式,一刀破之,断臂立威!

    “师父说那老头儿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但他先出手伤了我的胳膊,所以师父就断去他一臂,以示惩罚。我们家里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得!这是师父的原话……。”

    听到这话时,小冰儿抬起头,淡淡的月色中,分明看到少年眼眶中有晶莹的泪光闪动。

    “将来一定要成为师父这样的人,英雄无双,快意恩仇,方得惬意!”

    小冰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她选择好了自己要用的宝剑,锋芒吹发,殷红似血,名剑赤火!

    “赤火涅槃”就是这把剑的由来!这是博通古今的主父先生说的,寓意远古传说中凤凰聚木**、涅槃重生的故事。

    蹄声哒哒,那是骑了“冠军”、背负“赤火”、心志坚定的少女又去林中练剑了……。

    元召此时已身在长安。回到长乐侯府中,把从卓家带回来的人口、车队交给管家元一去好好安置。

    泠霜泠雪姐妹见他回来,自然心中欢喜,围着他叽叽喳喳把家中近来的趣事说个不停。元招把带回来的两把小弩一人交给了她们一把,作为防身之用。两个少女见识过它们的威力之后,喜欢的不得了,珍重地收藏了起来。

    至于几天前与那位剑客盖生的比试,元召觉得索然无味。穿越者的体质,不是凡夫俗子苦修就能达到的水平,那是一种他们想都想不到的境界!

    当盖生抱着那条残废的右臂黯然远遁的时候,大概已是心如死灰了吧?以至于连革囊中的那些宝剑都弃之若敝了。

    崔弘取回了那把“无缺”剑,同时带回了另外的八柄。

    元召对这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就是杀人的兵刃而已。他所知道的杀人利器比这些要厉害千百倍!

    家里事安排完毕,元召收拾一下,进未央宫来见皇帝。

    刘彻心里这几天有些烦,正在大发脾气。因为皇后阿娇又在闹了!

    说实在,刘彻对于这位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表妹还是有感情的,虽然两个人的宫中生活掺杂了太多的政治成分,但那些曾经的美好记忆总是难以磨灭的。

    虽然因为某些原因,为了安定人心,也为了打消一些蠢蠢欲动的苗头,他立了刘琚为太子。但对于阿娇,他并没有彻底的冷淡。

    只是,这位娇纵任性的皇后并不体谅他的苦衷,仍旧如从前那般刁蛮。

    昨夜,刘彻偶有所感,想起从前少年时的一些旧事,遂吩咐摆驾椒房宫,想要去好好的抚慰一下皇后,重温鸳梦,再修盟好。

    已被冷落多日的阿娇见他来了,心中自是大喜,盛妆打扮,恭迎圣驾。

    两个人开头还是挺和谐的,念起往日情份,谈笑风生,一个软语温存,一个娇俏迎合,**良夜,宫深帐暖,其中缱绻,自不必说……。

    歇息的间隙,酣畅淋漓的皇帝搂着怀中绵软似水的玉人,心满意足,很是舒畅。但他随口聊起家常时却说错了一句话,惹得阿娇又恼羞成怒了。

    原来阿娇最喜欢的是盛装繁华、浓妆艳抹,平日里收集了各种香料在自己房中。

    情浓之际,刘彻头伏在她的耳边低笑着说,你身上所用的熏香太浓了,这种味道不如卫夫人那种清淡花香的好闻,改天朕让她去多采购一些,送到这边来,你用用试试。呵呵!

    男人,总是很难了解女儿家的心思,即便是身为帝王又怎么样呢!

    刚刚还千娇百媚、柔情似水的人一下子就变了脸,阿娇也顾不得还裸着身子,一把挣脱了皇帝的怀抱,柳眉倒竖,玉颜羞愤,眼角含泪,指着他的鼻子又控诉起来……!

    一番好意换来这样的结果,刘彻自然也有些恼怒,大声训斥她不可理喻!阿娇见他如此,更是怒意大增,嫉妒加上往日的委屈,一边哭闹一边撕扯着这负心郎,战火开始升级!

    皇帝和皇后大半夜在被窝儿里打起来了!外面伺候的太监和宫女们人人噤若寒蝉,既不敢上前相劝也不敢多言一字,这样的时候,谁去触霉头谁就是自寻死路啊!

    即便是贵为母仪天下的女子,一旦为爱疯狂,那也就与普通的疯婆子没什么两样了。

    纠缠片刻,皇帝脸上被皇后手爪挠伤数道,吵嘴又吵不过她,自知不敌,败下榻来,披了衣袍,气咻咻狼狈而走了。

    皇后阿娇见他撇下自己就走了,怒气更难消受,免不得起身把椒房宫中打砸一遍,毁坏珍宝无数,不必细说。

    好好的良辰美景闹成这样,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能瞒得住吗!

    第二天,得到消息的太皇太后就把皇帝叫到长乐宫,劈头盖脸的又骂了一顿。虽然老太太对朝堂政事撇开不再过问了,但这后宫之中的事,大大小小,她自然都管得,何况受欺负的还是她的外孙女!

    刘彻只得把闷气憋在心里,满脸赔笑,在一旁点头认错。

    王太后也在旁边说了自己儿子一番,话说这姻缘还是她当年为了巩固儿子的太子地位,积极撮合而成的呢!现在关系越闹越僵,王太后心里自然也不怎么好受。

    好歹哄的老祖宗把心中的气消了,皇帝从长乐宫出来,龙行虎步,越走越快。一帮羽林侍卫紧紧相随。

    家事、国事,事事烦心!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后宫的这些还是小事,军政大计才是压在他心头的巨石。

    自从窦太后彻底放权以后,他才慢慢的体会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未来要走的路有多长。

    昨日朝臣又奏报,去年冬末至今,天下大部分郡县滴雨未下,眼看又是一个大旱的局面,如果耽误了春季播种,那今年的粮食……令人堪忧啊!

    还有匈奴……南方的几个小国,好像最近也不太平。国内的各地藩王,都各怀心思。唉!千头万绪,一时间倒不知从何处开始破局。

    刘彻皱着眉头正走之间,忽然瞥见前面御道边有一个身影在躬身迎候。

    “嗬,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在此作甚?”

    他摆了摆手,把那些欲要近前的侍卫撵的远远的。

    “陛下,小臣刚从长乐塬回来,特地进宫来有事禀报。”

    元召直起身子,忽然一愣,因为他看到了皇帝脸上有几道新鲜的划痕,难道还有人打皇上?新鲜事儿哦……。

    “大胆!盯着朕的脸看什么?小子无礼。”

    早上的时候,刘彻已经盯着镜子看了半天了,脸上伤痕明显,一时消不去,正担心被臣下看到会做如何猜想呢,见元召神色古怪,不禁起疑。

    “呃,没有没有!小臣只是多日未睹圣颜,有些想念而已。”

    元召连忙整了整脸色,心中暗笑。

    “哼!你这小子,滑头得很!心里不定在怎么腹诽朕呢。好了,说吧,今日却有何事?”

    刘彻也不知怎么得,每次见到元召心情就会好起来。他感觉这少年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息,这种感觉不同于他见过的任何一位大臣重臣。

    似超凡世,似出红尘,有些神秘啊!

    “陛下,小臣今日来是有两件事要启奏。”

    皇帝慢慢走着,示意他跟上来,继续说下去。

    金水河中的冰已经开冻了,有春的气息拂过宫禁深重。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停在御桥栏杆旁。

    “小臣之前所献的耧车和织布机的图形,已经由冶炼师傅们依照样式制作出了一批实物,臣近日也去看过了,试用效果还不错。如果陛下同意的话,可以尽快大批制作使用了。嗯,时间来得及的话,今年春耕倒还用的上。不知陛下意向如何?”

    “当然可以!小子,这是你的大功劳啊。想这中原天下,历来就是靠着农业耕织才养活了这千万芸芸诸生。你的这份功劳,后人都会感谢你的。哈哈!”

    皇帝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元召的肩头,有些感慨。

    “这么说,陛下就是同意喽?”

    “不错!明日朝堂上,朕就会命太中大夫拟旨,令天下郡县按照样式加快赶制,并且要有专人去宣传、推广、使用,以便尽可能多的农人受其利,赶上今春的耕作。”

    “陛下此举大善!如此,小臣的一点心血,也算没有白费。”

    “呵呵,小子,以后这样的心血要多付出点啊!要学着做个忠臣,不要藏着掖着的,朕绝不会亏待你的。嗯,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陛下,另一件事嘛,就是前段时间小臣所说的九臂连环弩,已经做出来啦!”

    “什么!太好了,此物现在何处?赶快拿来给朕过目!”

    “陛下,此乃兵器禁物,不便携带进宫中,现在羽林校尉处暂存。”

    “好!朕今日正感郁闷,内侍!马上命令羽林将军点齐人马,朕要去上林苑打猎试弩。长乐侯,护驾随行。”

    年轻的大汉天子意气风发,一手拽了元召,直奔长乐宫朱雀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