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若沧海 世事桑田
    农耕田地,春种秋收 ,靠天吃饭。这是历代以农为本的中原王朝所不得不面临的现实。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还好,一旦遇到旱涝灾年,黎民百姓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但就算是天气再干旱,春季农时却不敢耽误,要不然下年吃什么啊!

    长安西城外,阡陌纵横,就是一片片大块相连的良田。有不少的乡农在田间播种。俗话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虽然天旱无雨,但地上水还是有的。

    长安城周围水源丰富,自古就有“八水绕长安”之说。其中水量最丰沛的渭河与泾河水系绕城三围,浩浩荡荡,转而向东南,与江流汇合,直入大江东去。

    既然有水,就难不住这些能吃苦耐劳的田间汉子。于是,从高处看过去,就见原野天地里,到处都是担水的身影,踩着崎岖不平的田间小径,手提或是肩担着沉重的大木桶,从遥远的河岸边,汲了水,一路蹒跚,再浇到自家的田地里。

    天太旱,地太干,木桶太重,路途太远……往往是后一桶水担来后,前一桶水早已渗入干透的土地,不见多少潮湿之意。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就此放弃,因为这是当下唯一抗旱育种的办法,如果连这都没有用,那就是活该老天爷惩罚了。

    农业大计,非同小可,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敢来的半点偷懒和侥幸。不仅种田的百姓们心急如焚,老少齐上阵,就连官府中人也全都动起来了。

    长安附近三县,长安、万年、蓝田。自县令大人以下,到书案杂役,除了少数留守官衙之外,可以说是全员出动,每日蹲在田间地陇上,指挥帮忙,全力投入到这抗旱春耕大计中了。

    汲黯的嘴上都起了一层水燎泡,一张黑脸更黑了。这段日子,杂务都抛到了一边,除了上朝的时间,他基本都在这城外待着。与他同样的还有万年县令姚师古,蓝田县令杜周。

    皇帝已经在今早朝会上下了死命令,传谕各受灾郡县,必须保证这季春耕的完成,朝廷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也不管你们有什么难处,反正如果耽误了农时,办不好这件事,就要依法严办了!

    大汉朝能有今天的局面,不就是倚仗了文景两位先帝爷对农事持之以恒的高度重视吗!要是真因为自己的轻忽而办砸了差事,不用说治下的百姓没饭吃,也不用说面临的丢官罢职下场,只是内心的惭愧恐怕就再也无颜面对世人了!

    所以,听完参加朝会传达消息的汲黯说完面对的形势,姚师古与杜周都耷拉下来苦瓜脸,就差哭出来了。

    汲黯看了看两人,叹了口气。此前三县合作,集体抗旱,相处的还算不错,这两位父母官倒也是为民做事的人,他能体会他们的心情,但自己也无能为力啊!事到如今,什么也别说了,撸起袖子领着拼命干吧。

    看着拍了拍自己肩头,什么话都没再说,而是脱下官服,担了木桶,直奔河边而去的汲黯,姚师古杜周对视一眼,咬了咬牙,一人也抄起一只木桶,干吧!干好干坏,凭天由命,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征尘满身,春风拂面,远处稍高点的官道旁边,一队车马静静停了下来,稍事休息。

    大多都是出身于贵戚名门之家的羽林军士们,看到阡陌田地间近万人忙碌来回担水的情景感到有些好奇和惊讶,这样的场面他们并没有见过。

    “他们在干什么呀?好多人啊!”

    不知人间疾苦的并不只有他们,打起车帘四处兴奋张望的少女其实更加好奇。

    看着自己所骑的那匹马在低头啃着刚刚冒出一点嫩芽儿的草,拱了满嘴的沙土,依然是一身淡青色布袍的少年用手替它抹去。

    “天气大旱啊!为了播种春耕,这些人不得不辛苦些,以人力浇水了。”

    他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却见川流不歇的人群,不分男女老幼,肩担人抬,加上路远难行,却是十分艰苦,但土地干旱太久了,这样取水,不说是杯水车薪吧,反正料想也收效甚微。少年微微皱了皱眉,收回目光时,人群分开处,有几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汲黯终究是上了年纪,体力已经大不如前。肩上担了一副大木桶,刚开始几趟还行,但这会儿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

    田间乡民大多都认识这位青天老爷,已经劝过他好几次,让他歇息一下,但都被长安令大人拒绝了。

    汲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灰白的鬓角已经见汗了,感觉肩头的担子越来越重,脚下踩着崎岖的小径,步伐也有些踉跄起来。

    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姚尚见此情景,连忙想要放下自己肩上的木桶,欲赶上去帮自家大人卸下来休息一下时 ,却听的“哎呀”一声,汲黯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眼看就要连人带桶摔到旁边的沟渠里。

    周围人听到声音大吃了一惊,却都是猝不及防,慌乱之际正眼看施救不及时,有人已经伸手稳稳的扶住了他的身子,另一只手托起那水桶放在了地上。

    春日里的阳光刺眼,照得眼前有些花,汲黯抬起头时,一时间没有看清身前人的模样,但他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感觉,他知道是谁回来了!

    “小侯爷,你……哈哈,回来了啊!”

    果然,在他恍惚的这片刻功夫,耳边已经传来姚尚惊喜的声音。

    元召一边笑着向这位长安府衙的智囊点头致意,一边扶住汲黯,让他坐到一边的石头上稍微歇息。

    “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就别这么拼了吧!堂堂的朝廷九卿大臣,来干这些粗活儿,还以为自己是小伙子啊?”

    语气调侃,却饱含关切,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汲黯心中涌过一丝暖意。略微喘息了几口,静了静心神,打量了元召几眼,月余未见,少年笑容如同往日,只是满脸风尘之色,却是显得黑了许多。

    “总算是回来了!你这小子……那些事我都听说了,做的不错,不愧是大汉的男儿,也不枉了大家看重你一场。哈哈!”

    元召连忙谦逊几句,对于这位正直的长者,他从最开始认识的那时候起,就一直心存敬意。

    当下几人互相见礼,姚尚自然是早已熟识的,那万年县令姚师古却是他的堂兄,而蓝田县令杜周却从来没有见过。

    而那两位大人听的眼前少年就是刚从北疆回来的长乐侯元召,一时大感惊讶。他们早已听说过这位小侯爷还未成年,但今日初见,却没想到他实际年纪竟然这么小。

    这两天马邑之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天下皆知,这位少年英雄的事迹他们当然清楚,当下拱手见礼,态度甚是恭敬。

    原来刚才元召远远看到汲黯的身影,想要过来打个招呼时,却正遇到他体力不支,这才及时扶了他一把。

    汲黯原是豁达之人,虽然看到公主车驾就在那边停歇,但此时正焦急于率众取水,却也无心过去拜见。略微叙得几句离情,就催促元召赶快回城向天子复命,不必在这边耽误时间,他们还要继续抗旱大计呢,要叙旧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样依靠人力取水,又济得什么事?我看没多大效果吧,你们……。”

    元召的本意是想劝劝汲黯,做这些无用功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去休息一下,累坏了身体可是自己难受。

    “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小子无需多言,赶紧护着公主车驾回城去吧!”

    汲黯很倔,那两位父母官也很倔,当下打断了元召的话头,站起身来,就要继续加入到挑水大军中去,时不我待,争分夺秒啊!

    精明的姚尚瞥见元召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拱了拱手,转身要走,忽然心下一动,连忙伸手拉住了他。

    “小侯爷且慢!慢走一步,且稍待片刻,姚某有事相询。”

    元召停下来脚步,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位智囊想要说什么。

    只见姚尚先是看了看三位满身泥水的大人们,再望了望远近辛苦运水的男女老幼大军,脸色凄苦,鼻子一酸,眼中竟有泪花涌现。

    “小侯爷可曾看清眼前所见了吗?此间旱情如此,黎民甚是可怜,父子老幼齐上阵,孤儿寡母无人照看……唉!这其中的种种苦楚,真是一言难尽啊!就连几位大人,府衙上下人等,也是劳心劳力,夙夜不眠,就是为了能尽量弥补天缺,不误农耕大事。可是今日看来,却是诚如小侯爷所言,功效甚微啊!不得不令人哀叹民生之多艰,天地之不仁……!”

    汲黯有些感到奇怪,不明白姚尚为什么突然对元召说这些话,看了看对面那两位也是一脸懵懂的样子。

    “姚师无须如此,天机难测,**无期……此事却怨不得老天爷,我们只管尽力就是了。”

    相劝的是杜周,这位蓝田县令也是个实诚人。而了解姚尚的汲黯和姚师古却住了嘴,眼神闪烁一言不发,开始在心中暗自揣摩他话中的玄机。

    姚尚见元召面色不变的静静听着,却不搭话。就把眼角擦了擦,暗中对自己大人使个眼色,然后对杜周摇了摇头。

    “大人所说虽然有理,但世间事却有许多例外啊,世上也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非常之人。”

    说到这里,这位一向儒雅沉稳的中年男子情绪有些激动起来。而与自己的智囊素来默契的汲黯也好像明白了什么,双眼转向元召,盯着他,开始放射出炯炯的光芒。

    “几位大人难道没有听说过小侯爷在北地燕山所创造的神迹吗?六千匈奴铁骑兵困峡谷,而小侯爷以一人之力就让其全部灰飞烟灭,所凭着为何?就是因为小侯爷施展了感应天地神术,引天雷地火大发神威啊!”

    “……什么?感应天地的神术?我不会……没有啊没有……!”

    元召早就知道姚尚留住他没有什么好事,又是煽情又是吹捧的,听到这儿,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他会说什么了,不禁头都大了,真后悔刚才没有抓紧溜走。果然,姚尚马上截住了他的解释,斩钉截铁话语坚定。

    “小侯爷不必否认,你当然有这种本事的!否则根本就无法解释引天雷之事……元哥儿啊!你就再施展一下神通手段吧!救万民于水火,挽苍生于窘迫,就在此时啊,姚某代此间所有人拜谢相求了!”

    随着姚尚长辑顿首在地,心中早已大喜的汲黯已经跳过来一把抓住了元召的胳膊。

    “小子,今天必须拿出手段来,给我呼风唤雨,否则,你就别想再走了!”

    这样也行?尼玛啊!有你们这么讹人的吗?面对千军万马都风轻云淡的长乐侯这会儿有些想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