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马踏江山 牧野鹰扬
    当这一年的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有许多事情在暗中酝酿。如同岭南的梅子雨,霏霏不绝,侵染丛林万木,在其中培育出繁荣浩盛,也滋生了野心和**。

    天下这盘大棋,二十年的平静终于即将被打破,开始有人在斟酌思量,策划着如何执子先行!

    这一年的乱局是从大汉帝国的东南边境最先开始的,然后是西南诸夷所在,然后是北疆边关,然后是长安未央宫……!三面烽火,未央屠龙!

    当然,现在的长安依然繁华如梦,动乱还没有开始,那些遥远的消息也还并没有传来。

    年轻的天子是个精力异常旺盛的人,区区朝中政务还束缚不住他那颗躁动的心。华服玉人、美食乐器、求仙问道、走马逐猎……当初做小王爷时的纨绔习性,还并没有从他身上剥离,反而在某些方面更是变本加利起来。

    未央宫虽然占地广阔,巍峨雄伟,极尽帝王尊严,但他还是嫌太小了。温柔乡也有些厌烦了,需要些新的刺激,现在他想要的是奔驰在更大的天地里。

    于是,在某一个心血来潮的日子里,皇帝陛下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要以一个帝国子民的身份去宫外走一趟,以不同的视角看一看他的万里江山。

    当他把自己的打算悄悄说给最信任的卫夫人知道的时候,这位宠冠后宫的女子惊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袍袖,连声说不可。

    鱼龙白服,微行出宫,这其中万一出了一点儿差错,那可就是天大的祸事了!

    但骄傲独断的刘彻决定了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因此,在叮嘱她不可泄露一点儿消息之后,脱去绣衣,换上便装,就召集了早就挑选好的五十余骑侍卫出发了。

    这些侍卫当然都是精于骑射,武艺非凡之辈,当中更夹杂着“西凤卫”的顶尖高手,随行的亲近之臣只有韩嫣随行。而所有的朝臣和宫中人都被蒙在鼓里,知道底细的人就只有卫夫人和负责宿卫的李敢将军而已。

    马蹄飞快,踏碎清霜,一行人夜出长安,纵马沿着大道奔驰,如同冲出了牢笼一般,皇帝的心情那是倍爽啊!一口气跑出近百里,到天亮的时候,已经到了终南山脚下。

    这次是出来散心的,上林苑就不去了,那里面早就没有了新鲜感,再说,那地面还是太小了,没意思,他已经打算下一步要大大的扩建一番。

    终南山附近山林丘陵多的是,当中的猎物种类更是繁多,不像上林苑中,为了安全起见,那些大型的凶猛野兽早就被侍卫们杀光了。连狼都不多见,只不过就是些鹿、兔子、狐狸什么的,所以刘彻每次去上林苑打猎,都是有些感觉不过瘾的。

    现在好了,空中有翱翔的苍鹰,野林中,不但有凶猛的野猪、熊,连老虎豹子都经常出没,这真是正对了他的癖好。

    刘彻从小习武,渴慕英雄气概,练的一身强健的体魄。后来做太子时,与李敢为伴,向神箭李广将军请教,精心的学习了李家的箭法,虽然身为万乘之尊,那也是有着骑射一流的身手。

    他自然心里明白,自己既然当了皇帝,这一辈子亲自上阵杀敌是不用想了,所以,一身本事,也只能在走马逐猎上找找存在感了。当然对于他本心来说,这也是无可奈何,聊胜于无的事。

    刘彻为了侍卫们称呼方便,这次出宫,自己还给自己特意封了个头衔儿~平阳侯,这是从他姐姐平阳公主那儿顺手牵来的。

    这样出来为了玩儿,就是为了洒脱高兴!所以挑选随从们时他还是花了点小心思的,那个喜欢处处劝谏的东方朔就不要跟来了!这五十来人,都是一些率性跋扈骄傲的勋贵子弟,再加上会曲意奉承的内宠韩嫣,兴致高涨时,打马追逐野兽,牧野鹰扬,不免就践踏了农田庄稼,惹得乡农们戟指喝骂,却似是不知从何而来的一群纨绔恶徒。

    此处却正是在蓝田地界,早有人报到蓝田县令杜周处,杜周闻听大怒,今年为了保住这点庄稼容易吗!春天为了抗旱,全县都出动了,费了那么大得劲,挖成了龙首渠,灌溉田亩,才得以度过危机。今天竟然有狂徒敢肆意践踏,那还得了!

    管他是侯爷还是王爷呢,先给我拿下再说!

    杜周带齐了衙中全部人等,火急火燎就赶过来了,等到把乡民口中的那帮恶徒拦住,杜周仔细看时,心中忽然有些惊疑不定。

    看上去虽然衣装普通,但这帮人的行为举止,却不像是横行乡里的无良帮众。杜周是个谨慎的人,虽然没有听说过有平阳侯这么个人,却也没有一上来就动粗,而是有理有据的严肃指出他们所犯律令条文,要带他们回蓝田县衙中听候发落。

    然而,片刻后,杜周就不再敢坚持自己的决定了。因为他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男子,俯首在众人簇拥中那人面前,听他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然后年轻男子走到自己面前,伏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摊开掌心时,一方小小金印便呈现在他眼底。

    杜周头上冒着冷汗,心中已是惊骇万分。他自然不敢声张一句,连用眼角去看一下马上那个身影的勇气都没有了。暗道侥幸,幸亏刚才没有命令手下上前拿人,否则就是欺君无礼,罪不容诛了。

    一行人就此从容离去,那位对外自称是平阳侯的人,走到杜周身边时,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

    “做的不错,还算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嗯,继续好好干!呵呵!”

    身后早有随行的侍卫奉上几锭金子,说是主人有命,以当做损失庄稼的赔偿。然后马蹄溅起尘土,继续向远方而去了。

    不管身后那位县令心中有什么感慨或想法,这些事,也不过是皇帝刘彻这次率性出宫的一点儿小插曲而已。于他而言,倒是有些恶作剧的快感。接下来他大声吩咐侍卫们一声,前方目标,长乐塬!他想去看看元召那小子,现在在干什么。

    元召现在并没有闲着,可以说,他这几个月都没有一点儿清闲。

    自从上次回来后,他便列了个小小的计划。前段时间已经做了一半儿的事,想要去做而还未开始的事,还有一些是已经有了初步构想的事。

    这会儿,与他一同坐在那间木质大厅里的人是主父偃和司马相如。

    夏日时节,神清气爽,此处天气却还未曾太炎热,原野上的风穿堂而过,甚是清凉。

    这间大木厅,在元召去北方的那段时间里,主父偃又指挥人对内外进行了详细的改造,并且刷了漆,看上去有了几分议事厅的样子。

    “议事厅”这个名字当然是元召说的,大家觉得很形象,便习以为常的都这么叫开了。

    司马相如虽然终于走上仕途,被皇帝任命为了郎中,但他当下并没有什么正经差事做,与待诏金马门时并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偶尔奉诏写点辞赋什么的。与其和那班同样悠闲的同僚们无聊的待着,还不如溜出来去好友处来的舒坦,所以他有大部分的时间倒是跑到长乐塬上来。

    与元召说起这些时,这位胸藏锦绣的男子还是免不了有些苦恼的。当初满怀希望的以为,通过这次选贤,被朝廷任用,就可以施展自己的平生所学,得偿心中所愿了。但现在看起来,皇帝也只不过是看中了自己的文学虚名,在他眼里,大概与那些舞文弄墨的翰林侍读们并无两样。

    元召听着他的牢骚之语,却只是带着莫名的笑意,劝他要耐心等待,施展才能的机会总是有的,说不定就在明天呢!

    相比起司马相如的急躁,主父偃却是越来越现出沉稳的气质。如同一块年代久远的古玉,睿智内敛,锋芒化于无形。

    闲暇之际,元召看到他一身青布衣袍,泡了壶茶,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斜依窗前,看尽眼底风光。这个时候,心中就会掠过一些奇怪的念头。

    汉史记载中,颇有几个人物是令后人唏嘘慨叹的。其中就包括眼前这位饱尝尽人间坎坷,愤世嫉俗一生的老书生。

    “我结发游学四十余年,身不得遂,亲不以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我,我困厄日久矣!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耳!吾日暮,故倒行逆施之。”

    一个人,要受过怎样的折辱,才能发出如此激愤之语啊!当这位人间智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想必早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留恋之意了吧。

    那些所谓傲视权贵王侯,所谓轻蔑荣华富贵的人,与他所做的那些事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

    眼前这位鬓角灰白的书生,在不远的将来,会翻云覆雨,博弈天下。仅凭一己之力,凭一个人的智慧,就完成了二十年前那位汉景帝弄得天下大乱也未曾做成的事,宗室勋贵无不畏之如虎,大智如同大妖!

    然后,这位老先生就如同璀璨星河中最耀眼的那颗流星一样,划破深沉苍穹,留下灼目的光华,燃烧成灰烬,归于永恒的沉寂!

    只是现在嘛,他却被自己以亲情的枷锁羁靡于长乐塬上,将来的那些壮怀激烈还会不会发生呢?元召有时候认真想起来,自己试图去改变别人的人生轨迹这种事,他很怀疑这样做到底对了还是错了……?

    “怎么,看你最近总是关注各地的边报,难道你预感会有战事将起吗?”

    听罢元召与司马相如两人在谈论的话题多时,主父偃放下了手中的一盏清茶,转过头来。

    “如果我的预感没有出错的话,大汉帝国的战争,不是将要发生,而是已经开始发生了……!”

    元召走到窗前,看到远方尘头起处,有马蹄声隐隐传来,不禁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他知道是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