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鹰隼试翼 风尘吸张
    匈奴人行军打仗与别的国家行伍有些不同。这个民族的战士出征,大多时候不是为了大义,也不是为了邦国荣誉,而只是为了自己家族和女人孩子的生存。

    草原环境恶劣,资源有限,这一人类族群在此生活,掠夺,便成为了一种习性。

    此次大举进攻中原,匈奴骑兵总共大约有五六万人随行,分别从几个方向,把已经饱受摧残的边境城镇彻底的又洗劫了一遍。同时寻找可以突破的出口,如果机会成熟,就可以突破长城防线,再次逼近内地的繁华了。

    匈奴人出征,所带的随军辎重并不多。除了王庭的直系所属精锐,每个听从大单于的召集而跨马出战的草原勇士,都是要自备食物、马匹、兵刃、装备等物品的,这也是一种惯例。

    因此,当黑鹰军冲破山间迷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几个呼吸之间就逼近匈奴大营的时候,预想中的敌方粮草物品堆积后营的情况并没有看到。冲营之前先火烧匈奴人辎重粮草的计划便落了空。

    但这并不妨碍黑鹰军的攻击。加速发力中,如雷的马蹄声惊醒了沉睡的大地,也终于惊动了酣睡在黎明前的匈奴营地。

    大营外围的游骑哨吹响了报警的牛角号,急促刺耳的短音划破了此间的宁静。匈奴骑兵们在懵懂中翻身而起,抓紧了身边的武器,一时之间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说骑在马上大队冲锋的匈奴人是无敌的力量,不可阻挡的话,那么,此时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他们就是一盘散沙,平日里缺乏纪律和训练的弊端,在这一刻,就成了致命的缺陷!

    有火光开始腾空而起,已经纵马到营地边缘的黑鹰军骑士,把马鞍后所带来的浸透油脂的引火之物点燃后,抛向了敌人紧连的帐篷。然后开始了挥刀杀戮的前行。

    大乱起!很多匈奴人从失火的帐篷里跑出来,有些衣服都没有穿整齐,更不用说披甲上马迎敌了。骄横惯了的匈奴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有汉军胆敢来劫营突袭,而且是从后路发动了攻击,他们到底是从何处而来的呢?

    这些念头在许多人的脑中一闪而过,但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在这生死杀戮之际,没有人会解答他们的疑问。面对的只是刀光、杀意和鲜血!

    营帐起火,马匹惊散,一片慌乱。除了少数人在反应过来的万夫长组织下开始抵抗外,大部分匈奴人开始四处逃窜。

    来袭之敌太厉害了,根本就挡不住啊!那一支骑兵如同一杆长枪般,就那样直掼而入,从后营杀了进来,只不过片刻之间,就杀到了中营,一路上人仰马翻,匈奴骑兵死伤无算。

    大单于羿稚邪昨夜睡去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三更时分。那位从大汉朝淮南地界而来的特使,给他指了一条捷径。今夜休整人马后,明日就可以按照这位特使的指点,向西几十里绕道,从某处汉军兵力守备薄弱的关口,破关而入,直驱长安!

    羿稚邪心中高兴,命人赐酒,与这位指路人好好的喝了几杯。酒后困乏,不免就睡的沉了些。

    等他被护卫们唤醒,听手下急速的汇报完外面的情况时,羿稚邪大惊,连忙披挂上马,在心腹卫队的保护下准备迎敌。然而,接连传回来的消息有些不妙。

    汉军的骑兵战力非常强悍,行进速度很快,看他们的打算是想踏营而过。大单于羿稚邪闻报怒火万丈,就在自己的眼前子底下,敢有人这么耀武扬威的来劫营他拔刀传令,命令中军万夫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来犯的这股敌人包围歼灭!简直是开玩笑,不过区区的一千多汉军,就敢来冲击三万多人的匈奴大营,这是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了!今天要是能让他们跑掉一个,他大单于天可汗的名号今后在各部落王面前还怎么维护无上尊严呢!

    中军精锐就是不同,很快,几个千人队集结起来,开始向来犯之敌包抄,草原勇士们的血性也是不容侮辱的,刀尖之上,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就在这个时候,雁门关方向突然鼓声大作,喊杀连天,万余汉军骑兵在前,步卒在后,直奔匈奴前军大营杀来。

    “报告大单于!雁门守军全体出动,已经杀进前营了!前营都督抵挡不住,请大单于示下。”

    根本就不用听详细,羿稚邪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汉军这是主动反击了,而自己却没有这个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样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看来是飞将军咽不下被生擒的这口气,所以逃回去后,破釜沉舟来决一死战了。

    那到底是在此地与其大战一场,还是暂时避开,等到集合附近的兵力,再来决战呢?羿稚邪有些犹豫。吸引汉军主动出城来战的机会不多,这次可真是一个绝佳的战机,如果能把雁门守军大部分消灭在这儿,那雁门关可就门户大开了。

    有些可惜的是,时间紧迫,来不及调集分击各处的匈奴军了。以现在大营的兵力要全部歼灭这些汉军,恐怕会有些困难啊。

    羿稚邪的想法很美好。然而,在仅仅一刻钟之后,他会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朝阳虽然还没有出现,黑暗已经隐去,光明重新退还给了人间。血花浸染了露珠,死亡的绽放次第开遍阡陌草丛。

    黑鹰军如同一把开刃的利剑,一往无前,挡在前方的敌人,无有例外,全都倒在了他们的马蹄下。勇敢和骄傲都是会传染的特质,如果整支队伍中的每个人都被这种气场所笼罩,那么这支队伍就成了一个整体,具有了灵魂。

    纵马冲在最前面的是公孙戎奴和曹襄。他们两个人,算得上是黑鹰军中武艺最高的了,所以,这柄利刃的尖芒就有他们两个人来担当。

    公孙戎奴昨日用手中的刀,亲自砍下了那支五千匈奴骑兵队伍主将的脑袋。卫青兑现承诺,给他记了首功。虽然现在还并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但那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要知道,在对阵匈奴的正面战场上,这样一次酣畅淋漓的大捷,在两国战争史上,还是第一次。可谓是旗开得胜!无论这一轮北疆战事最终结果如何,对于公孙戎奴来说,大战过后,他的前方已经是一条通往名将之路。

    这样的激励目标,就活生生的摆在眼前,所有黑鹰军将士,无不心情激荡。尤其是原先与公孙戎奴地位相当的曹襄、韩悦、周霸、张次公等人,更是人人奋勇。现在的匈奴人,在他们眼里,不再是难敌的对手,而是变成了一个个掳取功名之物。

    杀吧!现在就看谁杀得匈奴人多,谁杀得匈奴将校多,谁的功劳就累积的越大。这样趁胜而击的好机会怎能错过!黑色旋风展翅,变成了扑击狼群的雄鹰,席卷向前,勇不可当。

    匈奴人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今天这样的窘境。即便是严阵以待的精锐骑兵,遇到穿营而来的那队汉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不要说匆匆集合起来的队伍了。

    尽管在万夫长和几个都督们的大声喝令下,骑兵们硬着头皮冲上去阻截,但根本就无济于事。弩箭如同飞蝗横射,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九臂连环弩的威力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而匈奴人的长弓却没有发射的机会,惨叫连连,造成了很大的死伤。

    黑鹰飞骑,冒烟突火,如入无人之境!蓦然一阵“单于成擒,只在今日”的雄壮声音响起,黑鹰战旗突进到相隔匈奴中军大帐竟然已不足百步的距离!

    有盔甲不整的后军都督疾驰到单于马前,急声道:“敌人来势甚疾,请大单于暂避锋芒!”

    听着前后都响起的汉军士卒喊杀声越来越近,草原之王面色冷峻,高高举起了锋利的战刀:“众军听令,随我杀敌!有敢言退者……。”

    然而,最后一个“斩”字还没有说出口呢,惨叫声和坠马的声音就在耳边接连响起不绝。一排弩箭从远处激射而至,包括十几名王庭护卫在内的大批匈奴骑兵被射落下马。

    “此地危险,保护大单于先走!”国师张中行见形势危急,厉声大喝。

    忠心的几百名护卫见战况不妙,早已用木盾把羿稚邪团团保护起来,此时听到国师下令,也顾不得听从这位王上的意志了,先护得他安全再说吧!

    王庭随着出征的嫡系心腹们与护卫一起,簇拥着单于可汗直奔侧翼奔逃。汉军精骑来的甚快,此时他们已经从被俘的匈奴将军口中知道了大单于就在军中,黑鹰军将士们更加精神振奋。卫青急忙传令,先不管其他,全军直驱中军,活捉匈奴单于!

    一片呐喊声中,黑袍罩甲的年轻骁将踏破烟尘,一马当先,出现在了这股匈奴精骑的左近,手中长戈所向,刺落敌骑,伸手之间,把那杆飘落的狼首大旗挽在了臂弯!曹襄意气风发,威风凛凛。

    斩将夺旗、摧锋拔锐、攻城先登,自古以来这些就是勇将们的标志行为。今日他再也不是那个站在城墙上看到匈奴骑兵的阵势就发抖的羽林军校尉了。杀戮与壮烈激发了将门之后的血性,曹家的千里驹与许多人一样,完成了生命中一次重要的蜕变。

    两个千人队的匈奴骑兵涌过来,拼命的挡在后方,掩护单于可汗的护卫队伍撤退。激烈的厮杀、对抗、死亡、败逃……血与火,意志消磨与淬火锋芒!

    雁门守军一万多马步兵卒,在副将冯德和张进的分别率领下,从左右两翼掩杀过来。汉匈两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手足兄弟,军中袍泽死在匈奴骑兵刀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了。谁的心中没有憋着刻骨的仇恨呢!

    今日终于有了报仇雪耻的机会,胸中块垒唯有血酬!杀杀杀!不必回头,前冲!前冲!

    早些时候,黑鹰军如旋风般的突袭,纵横南北,倏忽西东,火光中,匈奴骑兵的马匹已经惊散了无数,惊马挣脱了缰绳,四处乱窜。

    马背上的民族,大部的武功都在马上,骑兵无马,如折双腿。再遇到乘胜而来的汉军大部,就只剩下被围攻宰杀的命运。

    不过大半个时辰的功夫,这场鏖战胜负已分。匈奴人兵败如山倒,整个大营陷入火海中。除去不到几千败兵保护着大单于羿稚邪逃窜,剩下的人都被汉军包围分割,逐渐绞杀在这片血与火之地。

    此时朝阳初升,霞光万道。雁门关高大的城楼上,战鼓声终于停了下来。所有留守的将士们,热血沸腾地看着远方的厮杀场面,个个摩拳擦掌,心中直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请战出城。

    李广站在箭垛边,长长舒出了一口胸中之气。说实话,他虽然同意了这次出战的计划,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

    如果出战失败,那么雁门关以及整个前线,都将会陷入危险境地中。所以他这次的决定,也算是一次豪赌了。胜负的关键,就在于黑鹰军能否突袭成功。

    好在,他们成功了!大胜之后,也许从今以后,一切的局面都会与从前不同了。臂上的箭伤要快快养好,纵马杀敌的日子也许已经不远了。想到这些,老将如同回到了壮年岁月,心中也有些火热起来。

    而今大局已定!剩下的只不过是清剿还在顽固抵抗的小股匈奴骑兵而已。匈奴人很强悍,从来没有投降的传统,战败即是死亡,这是一群养不熟的野狼。因此,汉军接到的将军令是:不留俘虏,只论杀敌数量!

    卫青纵马驰上一处高坡,看着已经难以追及的逃窜之敌的影子,心中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是淡淡的遗憾。

    对于一战就能生擒匈奴单于这样的逆天运气,他并不做奢望。只是匈奴人的战斗力,实在是强悍无比。尤其是困兽犹斗的匈奴战士,在装备精良的黑鹰军面前,也发挥出了他们极强的战斗力。

    据手下校尉初步报上来的战损情况,黑鹰军突入到中军大营后,只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厮杀,就已经损失了将近四五百名士卒,占到了整个队伍的三分之一!

    这样的伤亡让第一次为领兵将军的卫青心底绞痛。虽然他们给对方造成的伤亡更大,取得的巨大胜利可以预期。但他心中还是有些难过。

    “兵者,凶器也!建设给人类带来的福祉,永远比不上战争给人类的伤害来的容易。所以,我会尽量弄出一些能辅助提高你们战力的东西来。希望你们的任务是,每一次战争,都要尽可能去干净利落、不留后患的完成。希望海内安宁,四境和平的那一天,能在你们的手上实现……。”

    在某个风平浪静的下午时光里,黑鹰军训练完毕后,长乐塬上那处平坦广阔的草地上,元召曾经说过的这段话,被很多人都记在心里。虽然他们中有很多没有等到那一天,但在此后的杀场上,这条愿望或者说是期望都被黑鹰军铭记着,当做了一种理念和精神。

    “黑鹰军,战术协作还需要很大的提升……如果有两万至五万这样装备精良的汉军,在自己的统帅下,就可以出关和匈奴人真正的对阵了。”

    卫青看着所有汉军在战场上会师,带着胜利者的喜悦,在清点着战后的果实,他心底的希望也慢慢的升腾起来……。

    雁门关大捷!当这个胜利消息分两次终于传回长安的时候,未央宫前刚刚进行完热烈的庆祝。

    代表天子出征的使节严助和终军经过整整一季的征伐,回到了大汉帝国的皇都长安。同时到来的还有已经灭亡的东越国被俘虏的皇室成员。

    东越国王余英,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小国虽小,终究也是一位王者,那也是曾经受万民供养的人。而今,却成为了阶下囚。

    从遥远的南国,跋涉万里,被一路押解,来到这座巍峨的都城。当他在城外,最后看了一眼故国的方向,然后进到长安城内的时候,心中涌起的是追悔莫及。

    大汉,真的是太辽阔了!如果早知道自己北方的邻居是这样的国家,那他绝对不会听信刘少驹的进言,擅自兴兵,挑起边衅,以致落到今天的下场。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余生岁月,苟延残喘。

    庞大的北归队伍中,并不是只有这位心情失落的亡国者。东瓯国君的感受就截然不同。这位小国寡民之君,守着祖先趁秦末战乱的机会而创立的那片土地,多年来并不安稳。东瓯所辖领土贫瘠,国力衰弱,却处在别国夹缝中生存,他连睡觉都害怕邻国的铁骑踏破边境,直接就来到了他的睡榻前。

    而今,终于可以踏实了。他归降之日就已经接到了汉朝皇帝的谕旨,食邑万户的归命侯,这个结果似乎也不错哦。看了看那位戴罪之身的东越国王,东瓯君心中有些宽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