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汉时宫阙 威仪赫赫
    “这就是长安城吗?曾经听祖父说过无数次的地方……原来,比他的描述更加雄伟壮丽!”

    马车的行进中,来自南越的少年王子从车厢一侧探出头来,悄悄打量着沿路看到的一切。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座都城的伟大。在南越的时候,以为那个毗邻大海的万民之城就是世间最好的地方。可是来到了长安,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鸟笼。

    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好动好奇的年纪,赵婴齐自然也不例外。长安城墙的巍峨,令人震撼。长安街市的繁华,令人目不暇接。自小从祖父口中听到的那些关于这里发生的传奇故事,已经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中。今天,他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

    赵婴齐对那位英俊的大汉使节非常亲近,这不仅是两个人岁数相差不了几岁的原因,更主要的是汉使在南越王宫中的那些日子,让他了解了很多的汉朝风物。也是他劝说父王送自己来长安学习汉文化的。

    这位名叫终军的汉使有着令人信服的亲和力。然而他的那些随从们却让南越王子感到有些害怕。因为,在南越国相吕嘉发动叛乱的那一夜,就在王宫门口,他和所有以为在劫难逃的宫中人一起,亲眼目睹了这些汉人是如何突然发动攻击,杀死吕嘉及他的亲信们,以铁血手段迅速平息了内乱。

    汉人的武功令人畏惧,他不喜欢这样的手段。也许,那些流传的典章文化和这市井间的繁荣,才是自己向往的东西。想到这些,他对即将开始的长安生活有些莫名期待起来。

    大汉特使终军骑在一匹青骢马上,看到这支庞大的队伍,开始进入城门,终于彻底的放下心来,这一次的任务算是圆满的完成了。

    万里之外,平定南疆,灭国纳地,使番邦质子来降,扬大汉国威于海域!当初请长缨手缚苍龙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如今果然不负重托,立下如此大功,献俘归来。这等荣耀,以不满十八岁的年纪一身担之,已经足以铭刻于史册了。

    终军侧身看了看南越国遣送来长安的小王子赵婴齐,见他一路东张西望,满脸惊奇之色,不禁微微一笑。

    南越王子来长安的名义,对外当然不能说是作为人质。这位小王子本来就渴慕大汉文化,这次不远万里而来,就是要好好的学习上那么几年的。

    其实,终军对赵婴齐的印象还不错,对他将来能维护好两国关系,抱有很大的期望。这一趟南海征程下来,以他的所见所闻,他觉的当初在出使临行前,元召对他说过的那番话,非常有道理。

    这些海域之邦,偏远小国,他们的当政者和治下之民,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的了解汉朝。他们不知道大汉朝究竟是怎样的强大和繁荣。所以有些时候只靠战争是解决不了多少问题的。唯有多多沟通,潜移默化,用文化和经济的力量来让他们逐渐并入大汉帝国的轨道,到时候形成依赖关系,你就是逼着他们去反叛作乱,他们也不会去做的。

    这些话,在年轻的终军心中激起巨大波澜,细想之下,果然如此。可是,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什么从前就没有听人说过呢?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战争只是最后的手段!小侯爷随便说出的话中,竟然就蕴含着最深的道理,他感到自己的学识在元召面前差的太远了,今后的时间里,他决定要时时的讨教。

    与终军心中所想的不同,跨马在队伍最前面的严助,得胜归来,踌躇满志。这次南征,论功劳,他当推第一。

    当初皇帝设词林苑选贤,他们这七八个青年才俊被御笔圈定,随侍帝侧,充为侍读。在朝中大臣们看来,这只不过是天子因为喜好文学词赋之类,而召选的几个宠幸之臣罢了。

    而严助却是个聪明人,更是个有野心的人。在那段侍读的日子里,他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已经隐约猜到了皇帝的用心。

    “唯才是举”这个选材之策,也许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恐怕将会真正成为这个国家今后一段时期内的用人方式了。朝堂之上,大有作为!他对自己将要开始的青云之路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在队伍的最后,身背“无缺”重剑的崔弘带住了马匹,身后的二十余名精壮汉子也同时停住。崔弘的脸色被南国的骄阳晒得黝黑,身子却更显得壮实。这一趟行程,经过血与火的锤炼,他终于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

    前方就是朱雀大街,看到护送的人已经踏上了朝天阙的道路,他遥遥地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拨转马头,带着身后的人,直奔另一条街而去。在那儿,有装载满满的一支马车队伍等着,他们将转向长乐侯府,卸载下那些从南国而来的货物。

    长乐侯府的主人几天前就回来了。自从提前得到消息,知道了他们的归来之期,元召就从长乐塬回到城内,特意在等着他们。

    崔弘打马转过街角,远远的看到那座熟悉的府邸,还有台阶上站立的人影,回家的感觉蓦然涌上心头,一颗心就无比热切,那是一种安稳、宁静和终于放松。

    热烈的欢迎,拥抱与寒暄,丰盛的接风宴,崔弘与那二十多名勇士都醉了。虽然他们的功劳不会被记载,朝廷论功行赏的名单上也不会出现他们的名字,但只要小侯爷知道他们在这次行动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就足够了。

    长途跋涉,很是疲惫。酒足饭饱之后,元召命人给他们安置好住处,好好休息。一切安排妥当,然后来到后面库房,打开了那些包裹严实的货物,见到了他期盼已久的东西。

    崔弘是个细心的人,他虽然不明白小侯爷为什么要他在南国搜集这些东西,但他知道,只要是元召特别吩咐的事,一定是有着极大的用处。因此,每个装满的木箱,都用麻布和蒲草之类的包裹的很好,唯恐受潮,此时打开来,果然没有一点损失。

    小冰儿瞪大了眼睛,看到元召小心的打开最外面的木箱,一排黑漆陶罐出现在面前,空隙都用茅草塞得严实,想来是怕在路上颠簸破损。

    元召把提起来的陶罐倾斜,有乳白色粘稠状的东西涌出来,质量很好啊!又把其余的木箱打开几只,果然,自己吩咐要找的那些物品,崔弘都找的很齐备。

    看到他脸上的喜悦之色,小冰儿却有些失望。她见师父这么迫不及待的来看崔弘从南海带回来的这些东西,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珍宝呢,没想到都是些奇奇怪怪的物件,没一样值钱的啊。

    “师父啊,听说南海有拳头大的夜明珠,还有各种奇珍异宝,崔弘师弟也不知道带些回来,就弄了这些破破烂烂的草木种子,哼!一会儿醒来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顿。”

    元召把手中的一捧豆蔻放回木箱中,心情舒畅,顺手弹了她额头一下,笑眯眯的说道:“小孩子家,不懂珍贵,这些东西万金难买,比那些什么世间的珍珠宝贝又贵重了不知多少倍了。呵呵!”

    “哎呀!你又打人家头,师父啊……这些明明就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嘛!啊、啊!”小冰儿见元召又有屈指暴栗的倾向,连忙抱头鼠窜,逃到了主父偃的身后。

    倚在门边的主父偃见他们师徒如此,早已习以为常,不禁哈哈大笑,听到元召的话,他的眼睛倒是一亮。

    “小侯爷,此话怎讲莫非这些东西真的蕴藏着巨大的价值吗?”

    元召肯定的点了点头,眼中带了希翼之色:“主父先生,你可知道,这次南海平乱,对于大汉来说,最大的意义,不是灭亡了东越,也不是得到了那点疆土,而是打通了南部出海的通道。”

    说到这里,他转过身来,指着那些堆垒的货物,目光掠过跟随前来的主父偃、小冰儿、关喜、卓羽、元十三、赵远等人,眼中有着淡淡的光芒。

    “在这世间,有很多东西,世人还并没有认识到它们的巨大价值。就像这些木箱里,装载而来的大多都是珍贵的香料以及草药种子,茴香、豆蔻、白芷、沉香、大红袍花椒、桂丁、玉果……这些在南国都是寻常物。海岛之上,山岭之间,遍地皆是。可是本地识其用途者却很少,更不要说北方人了。十三,以后的船队规模会更大,这一条航线也会交给你的。比起西南夷来,你们会发现,这个方向才是真正的宝库!哈哈!”

    元十三闻言大喜!听小侯爷的话外之意,船队规模将来还会大大发展的,纵横江海,正是他毕生的愿望,管他去干什么呢!只要能让他率领着船队,哪怕是替小侯爷去杀人放火,屠灭邦国,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元召说出来的话,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可以召唤天雷,使整个勋贵集团覆灭的人,现在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心中,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那些从西南夷地方运来的普通蔗棵,经过小侯爷的妙手,竟然就变成了雪白的绵糖,只不过短短的一个季节时间,就已经赚回来大量的财富。这样的手段,用点石成金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夸张。

    “只是,这些粘稠之物有何用处从前我却从未听说过此物,小侯爷,可否解惑”

    主父偃自问也是博学多才的人,前人奇闻异志也多有涉猎,可是对于元召所说的事,他往往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元召神秘的笑了,这些陶罐中的东西,才是他最看重的收获。

    “主父先生,这些粘稠物名字叫做橡胶。南国海岛上有大片野生植树,名叫橡胶树,用刀割其树身,会流淌出汁液,用器物收集,就是这些东西的由来了。至于它们有些什么用处嘛……哈哈!先生,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现在说了也难以理解。等到以后该用到它们的时候,一定会让你详细的知道的。反正我现在只说一点,它们的作用,也许会大到你们无法想象!有了此物,我们飞天跃海,一日千里,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话已说完,满室皆惊!小冰儿的嘴里能塞进鹅蛋,众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皆呈痴呆状。元召才不管他们如何想,哈哈大笑着自去了。

    管家元一满脸严肃,把府中的护卫们召集了来,特别挑选出十名精明强悍之辈,交给他们一个特别的任务。从今日起,家中的库房要严密看管,轮班守护,不得有一丝懈怠。因为这里面藏着小侯爷将来制造仙家法器的材料啊!

    这怨不得元一如此郑重,一次次的事情足以证明,自家小侯爷的来历绝不简单,星宿下凡的传说很可能是真的!这是所有侯府中人的共识。

    大汉未央宫,煌煌含元殿之前,是用汉白玉石板铺就的广场。高高百级台阶上,大殿威严耸立,正坐落在长安城的最高点上。从殿门口俯首四望,顿时就有一种苍生皆在脚下,万物掌握手中的感觉。

    今日是特别大朝会,文武百官来的非常整齐。每个人的心情都很轻松。因为今天的朝会,无关政治争斗,无关明谋暗箭,更不会有风云变幻、凶险不测之虞。

    今天所有人都是来分享胜利的。南海平乱,开疆扩土,这是整个朝廷的大事。划归到大汉疆域里的那片国土,已经抹去了东越国的痕迹,现在它的名字叫博浪郡。朝廷委派的郡守以及主要官吏已经去上任了,从此它就留在了大汉的版图内。

    南海大捷,这是自当今天子登基以来,在对外战争中取得的第一次胜利。因此,在刘彻心中,它的意义非常巨大。

    前次马邑之围的失利,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民间,都对皇帝的声望造成了一定的损伤。而时隔不到一年,就取得了这样的胜利,正好可以弥补一下皇帝在臣民当中的威信。所以在皇帝的授意下,朝廷某些部门,对此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宣传。

    而今日的献俘阙下,当然更是其中的重头戏。未央宫门外,从南至北,整条朱雀大街的两旁都挤满了长安民众,互相议论纷纷,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听来的消息。

    这样的仪式,话说大汉朝自开国至今,还真是从来没有举行过。用什么样的规格,有怎样的过程,要进行哪些繁琐的步骤,方才能最大的体现大汉的威仪。从而借这次活动,达到震慑四邻的目的。在此前的几次朝会上,就这个问题,大臣们进行了反复的讨论。

    身为丞相的田玢,在这样的事情上,基本是做个看客。这位出身于市井之间的外戚,并没有读过什么书,他的特长是权术、敛财和揣摩上意。后来发达了,虽然为了装样子,请了几位饱学之士教授过几天经术,但那也只不过是皮毛而已,要让他正儿八经的提出自己的见解,那还不如让他直接拿出一千两罚金来的痛快。

    与他同样的大臣们不在少数,因此,闹腾了几次也没有定下一个章程。最后,还是御史大夫公孙弘说出了一个大概的意见。可以参照春秋时代,国与国之间征伐,失败者对胜利者所行的礼仪来进行修正,制定一套适用于本朝的礼仪,说不定以后会用得着。

    皇帝马上同意,命令公孙弘主持此事,召集相关官吏,尽快完成呈交御览。公孙弘果然是个有深厚学识的人,在太史令司马谈等人的协助下,不负圣望,在短短几日之间就鼓捣出来一套严整的献俘流程。

    大略就是包括下列几项:祭告天地、太庙,把俘虏先牵着到老刘家几位先皇帝庙里去溜一圈,把那些缴获的物品也带着,去告慰一下祖先,子孙很有出息了,不用担心被邻居欺负。

    然后,把俘虏的敌人首领用白练绑缚,穿越朱雀大街,供天下臣民观瞻圣威,入宣德门,在未央宫前举行献俘礼。皇帝高高在门楼前楹当中设帐幄御座,文武百官、羽林军校尉在阶下左右班立,广场中央设立献俘之位。

    所有人都到齐列立后,使臣上奏出征战况,抚恤伤亡将士。然后由侍臣宣布“引献俘”,有威武的大汉将军把俘虏押到献俘位,侍臣当众宣布其罪状和己方取得的大捷情况。

    宣读完毕,由大汉廷尉奏告,请皇帝亲自下旨处置俘虏。如果皇帝宣布其罪大不赦,有司就会宣布处以极刑,马上押赴刑场,斩立决。如果皇帝有意开释,侍臣便宣布天子圣德,予以宽释,解缚谢恩。俘虏感激零涕,三拜谢恩。文武百官也随之齐呼皇恩浩荡,恩泽无疆……。

    用元召听到这件事后的评价就是:反正怎么繁琐怎么来,这样才能显得威严、神圣、不可侵犯嘛!本来朝堂上每天都是在干些这样的事。哈哈!当然,他的话只是守着几位可托付生死的朋友才说的。

    献俘仪式刚刚进行到尾声时候,另一个更大的喜讯来了。披着满身北国烟尘的红翎信使飞马驰进长安,雁门关大捷!匈奴铁骑伤亡近三万余,撤回草原。黑鹰军两破匈奴,夺旗斩将,单于遁逃,从此以后,名扬天下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