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明月楼头 覆水难收
    诗曰:

    秋风沽酒明月楼,

    公子意气不罢休。

    早知今日大祸起,

    只恨覆水再难收!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或者是世间真的有后悔药可以卖的话,再给刘玄一次机会,他,还会不会做出今天的莽撞举动呢?

    如果可以,相信这位齐王世子一定会乖乖的离那个少年远远的,有多远逃多远,最好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才好。

    可惜 ,世间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来,所以他的悲催就是注定!齐王连带着其他诸侯国的命运,也将由此而发生巨变。

    当听到耳边刘健的低语,说是自家妹子有可能对里面的人有意思的时候,刘玄,这位一向跋扈惯了的小王爷连想都没有多想,甚至不屑于问问那些人都是什么来历,酒意上涌,妒火中烧,抬腿咣当一脚就把虚掩的门给踹开了。

    “他妈的都是些谁?在这儿乱嚷嚷什么!打扰爷爷的兴致。哼!”

    趾高气昂,气势汹汹,肥胖的脸上纨绔痞气十足,在遥远的东海之滨齐国,这张脸和他父亲的胖脸就是无上的威严!

    然而,这是长安,距离齐鲁大地千里之外,两者的效果自然也是上下千里,天渊之别。

    房间里的说话声停下,有片刻的安静。可是很奇怪,好像没有人害怕,投过来的目光里有惊奇,有莫名其妙,还有揶揄的微笑。

    正好好的听着小侯爷的话呢,突然就蹦进来这么一个彪货,其余人倒没什么,守在门内两侧的张骞和几个侍卫却大吃一惊,保护太子安全!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念头。

    侍卫们身手十分敏捷,急忙驱步上前,反臂拧身,倒拖着齐王世子庞大的身躯就扔到门外去了,然后张骞回身把门关上,就跟了出来,打算教训他两句。

    刘玄一向养尊处优的人,虽然还年轻,却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个趔趄,扑倒在廊间地板上,这下子摔得不轻,不由得大怒,身子还没爬起来呢,已是怒喝咆哮!

    “哪里来的狗东西!胆敢如此……来人啊!没看到本王子被人欺负了吗?人都死哪儿去了!”

    张骞他们这些侍卫本来是想简单教训他一下就算了,毕竟太子和长乐侯他们是为了出来开心的,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狂徒,闹出太大动静,不值当的。

    然而,还没等到他们开口呢。对方早有两人把地上那个肥胖的家伙扶起来,脸上带了凶狠的神情,眼神冰冷的看过来,一副你们惹了大祸的样子。

    随赶着,有二三十名守候各自主人的精壮汉子,从走廊的那一头涌过来,人人带刀执剑,护住这三个锦衣鲜亮的公子,而另有几个和他们气质相仿的人,听到声音,也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了。

    “怎么回事?玄哥,这是怎么啦?是谁如此无礼,大胆!”

    “岂有此理!待兄弟们替你出气。你们还待着干什么,去,上去教训他们!”

    这些诸侯国世子们彼此交好,在别的事情上,不见得怎么样。在同仇敌忾盛气凌人的这些道道上,却最是喜欢抱团儿打不平的。何况被欺负的又是平日里出手大方的齐王世子呢。

    跟在他们身边的这些精壮汉子,都是从各王府中挑选的身手高超护卫,他们才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是主子下令,闯下多大的祸都不怕。

    当下早有十几人凶神恶煞的闯过来,不由分说,就要对张骞这四五个宫中侍卫出手。这几人也是长安子弟出身,平时心气儿也是高的很,见对方这么嚣张,还没等理论呢,上来就要打人,心中也是怒气勃发,跨步上前,毫不退让。

    还是张骞老成些,想的事情比较周到。太子他们都在身后房间里,能不把事情闹大,尽量不要闹大。他连忙疾步来到中间,先摆手制止了身后的兄弟,然后朝对面一抱拳。

    “诸位请稍安勿动。今日是长乐侯在此宴客,刚才这位仁兄不知道什么原因,贸然就闯了进去。我们兄弟怕彼此造成误会,因此才请了他出来。这本来就是你们有错在先,如果我们兄弟有冒昧之处,且请见谅,现在彼此各退一步,如何?”

    他不卑不亢,几句话就把事情说的明白,却是存了息事宁人的态度。如果对方知趣,他们自然不再追究,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就此罢手,对双方都好。

    可是,他有些一厢情愿了,本来以为自己说出这些话,就够忍让了,对方却并不领情。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哦?长乐侯……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听说过这个人么?”

    不屑一顾的口气中,带了淡淡的鄙夷。说话的是楚王世子刘品之。其余几人摇了摇头,在他们的眼中,除了风月场中的优伶,能记住的朝堂要员也就是三公九卿而已。

    “长乐侯,名元召,是靠投机取巧而小小年纪就封为侯爵的人物,呵呵,此等际遇,连我们这些王室子弟也是远远不如啊!”

    刘健话中有话地在旁边插了一句。听他说的阴阳怪气,几位小王爷对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健哥儿真会说笑,长安城中这些阿猫阿狗的,也能入得了你的眼中?什么狗屁侯爷啊!马上让他出来,给我们玄哥磕头认错,这个梁子就算揭过去了。否则,今天一定让他横着出去。哼哼!”

    “对!打你们这些低贱之人,还有失我们的身份。你们这几个,赶快进去报你们主子知道,让他们出来吧……。”

    张骞也算是持重之人了,可是听他们言语之间如此不逊,心中也是隐隐升起怒意。他本来是不想暴露刘琚太子的身份,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才推出元召的名头来,没想到,却招来了这帮人对小侯爷的侮辱。

    原来对方竟然是些王室子弟,听话中之意,应该是那些诸侯国留守长安府邸的世子们了,遇到这帮家伙确实难缠。他正在思索该怎么办才稳妥时,对方却早已不耐烦。

    “和这些下人们纠缠什么劲儿啊!去,先把这几个的狗腿打断,再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刘玄阴沉着脸,把手一挥,目光冷厉。护卫们不敢怠慢,见对方几个也是象有身手的人,遂把配刀都拔了出来,欺身向前,刀光闪动,就要见血。

    “住手!谁敢在此闹事!也不看看这明月楼是姓什么的。”

    随着一声中气充沛的大喝,明月楼主人季英,得到消息,终于匆匆的赶了过来。

    自从元召领着那一帮娃娃来到明月楼后,季英就没敢离开,一直在后院待着呢,就怕有个招待不周。不过他是个知道轻重的人,虽然早已经猜出里面有人的身份不简单,但他绝不会主动去结识。因为他知道,如果有必要,元召一定会介绍给他认识的,他既然没有说,就一定是时机还未到。

    每一个与元召交往的人,随着对他认识的越久,就越会发现此人的高深莫测叹为观止。季英,也不例外。

    这位年已不惑的季氏家主,因为季氏双英的渊源,这些年也结识过无数的英雄豪杰、权谋之士。其中惊才绝艳之辈也不是没有,然而像元召这样的,老实说,他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季英的人脉很广,消息来源非常多。对元召所做过的事,他手上掌握的资料,可以说比谁都全面。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神秘少年,借用一下老爷子季心的话就是“厉害!”并且告诫他,与此人好好结交,对于季家来说,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今天,元召主动带着人来到他的地盘作客,季英非常高兴。以他原来的想法,是等到估摸着他们都吃好了的时候,自己去敬一杯酒,也算是结下了善缘。

    没想到,酒楼管事突然就慌慌张张的跑了来,说是前面酒楼,又出事了。那帮世子小王爷们,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与主人让酒楼人一直盯着的长乐侯那些人起了冲突,眼看着越闹越僵,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季英闻听,“嗡”的一声,头都大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心中暗骂,老天爷您是玩我季英吧!就不能让这位小侯爷在这楼上安安稳稳的吃顿饭嘛?

    上次他来,那帮勋贵子弟惹了他,结果闹出那么大的一场风波。后果简直就是长安动荡,朝堂变色!自己幸亏在最后关头听从了老爷子的劝告,这才让季家躲过一劫,并且成功的与元召搭上了关系,可谓是因祸得福。

    这次又换成了这些诸侯王世子们……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 ,会不会惹出更大的祸端呢?季英心里一点儿都没有底。

    因此,他连外袍都没顾得上穿好,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正看到双方要动手,这才连忙上前喝止。

    可是,这些无法无天骄横惯了的家伙们,一旦激发了争强好胜之心,那就是天大地大面子最大!今天要是不争了这口气,任谁劝也不好使。

    这帮王室贵胄们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叫嚣着,季家又怎么样?少管闲事,一边去!把季英气的脸都绿了。

    “季叔,且少歇。与此等无知无识的蠢物多说无益。对他们,耳光响亮,才是正道!呵呵!”

    一片混乱之中,有人说,淡淡的声音,若无其事,玩笑中带着霸气。房间的门,安静地从里面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