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成败有因 祸福无门
    在几千年的风云激荡中,每一件历史进程中的大事,都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有些事是经过精心策划,轰轰烈烈的开始。有些壮阔则是在某些细微的小事中,无意间逐渐酝酿而成。

    元召好不容易领着小伙伴儿们一起来明月楼吃个饭,算是难得的团聚,却无端的就被人骚扰。最开始,他并没有想怎么样。门外聒噪的人,除了那个淮南王世子有些印象外,其余的,他一个都不认识。

    本来以为不过就是一场误会,几个侍卫们出去就可以摆平的事。然而,当对方嚣张的话语,清晰地传进来时,元召心中一动,看来这次的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了。

    原来对方的身份都是些诸侯国的世子哦……元召眉头微微皱了皱,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身边的刘琚。

    当初在长乐塬上初次相识的时候,刘琚还只不过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皇子。现在几年过去,他已经有了很大的成长,早已不再是不谙世事的模样。

    “元哥儿,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就敢为了一点小事持刀行凶吗?这可是长安闹市,他们……他们……。”

    他的嘴角懦懦了几句,终究没有说出太激愤的话来。对方也是些王室子弟,自己尚年幼,母亲宫中地位尴尬,在皇亲宗室中的助力并不多。如果因为意气之争,而得罪了诸侯王,恐怕会招来一些想不到的麻烦。

    “是啊!这里是天子脚下,长安皇都,他们就敢这么嚣张跋扈。在自己的领地上,又是如何的作威作福,欺凌百姓,就可想而知了!”元召回答的很直接,他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刘琚的眼睛,那里面有着信任和鼓励。

    “太子,大汉几位先皇励精图治,披荆斩棘,历尽千难万险,才开创出今天这么好的局面!而今,一个鸿大的时代即将到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盛世即至,人人都当尽力。你是太子,虽然还尚年幼,但也到了该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了。这不仅是为了你自己的将来,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的安稳,更是为了对你父皇的支持。走吧!跟着我,就从今天开始。”

    声声入耳,字字在心!听完元召的话,刘琚心中怦然而动,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站了起来,紧跟在元召的身后向外走去,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和巨大的依赖。

    第二个蹦起来抢着跑到前面去的,自然是小冰儿了。要去打架,怎么能少得了她!刚才听到门外那些对师父不敬的话,她早就忍不住了,要不是耐下心听师父在讲道理,这会儿恐怕手中的赤火剑早已出鞘见血了。

    紧跟着关喜、陆浚、余丹等人也都跟着出来,崔弘知道师父心意,走在最后,暗中护住了灵芝和素汐。

    这会儿,刘姝并没有走远,只是在几丈之外,抱着双臂,斜倚在栏杆上,冷眼往这边看着。穿堂风拂动起她披肩的一把柔丝,遮住了半边容颜,眉间是清峻与傲慢。

    眼前的形势,不用猜,她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不论事之大小,哥哥与老爹向来惯用这些阴谋诡计,她虽然瞧不上眼,但也不好说什么。

    世间的大多数男人,只会为了酒、色、财、气而争强斗狠,以为这样就是英雄豪迈了。殊不知,真正的奇男子,身骑白马,胸怀天下,志在苍生,气吞万里如虎,又岂是这些俗物所能想到的境界!

    只是,这样的人物,也只存在于少女时代的粉色梦想中吧?眼底所见,红尘喧嚣,不过都是些计算之辈……翠袖薄衫的女子嘴角冷哼了一声,眼中掠过不屑的表情,蓦然神色一动,视野所及处,有几个身影从刚才那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刚才隔着镂花的窗棂,刘姝并没有看清楚元召的模样。这时她定睛去瞧时,见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个子不算高,相貌普通,穿着一身朴素的青布袍,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饰物,头发倒是漆黑闪亮,却没有用布巾包裹,只是随便的挽在了脑后,用一根木簪别住,散落的发丝随风飘动,倒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原来只是这么平常的一个人啊,从头到脚连点儿英俊的锐气都看不出来,自己原先倒是有些过于重视了。刘姝心中一晒,遂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继续在一边旁观。

    季英听到元召的声音,抬头看时,见他脸上笑眯眯的,瞧不出什么喜怒。不过他是老于世故的人,元召既然领人出来了,今日事必定已经难以善了。心中闪过片刻的犹豫,但随即就下定了决心。

    “小侯爷,季某惭愧,难得来明月楼吃一次饭,却受到不相干的人侵扰,实在过意不去!今日事,小侯爷想如何便如何,我季家愿听从派遣,无悔无怨!”

    果然不愧是季布的儿子!在这一点上大有乃父风范。当机立断、干脆利索,认准了的事就去干,绝不拖泥带水。

    “好!季叔的盛情,元召记在心里了。且放宽心,即便有天大的事,也不会牵扯到明月楼半分!”

    元召神色很真挚。季英在明知道对方是惹不起的庞大势力下,还能这么旗帜鲜明的站在自己一方,足以说明此人的心性值得交往。在这种层次的较量中,虽然可能用不到季家的力量,但这份情,却必须要承受下来。

    “看到没?说话的这小子,就是长乐侯元召了。前段时候,毁却几十家勋臣贵戚,其中这小子就出了大半的力气。别看他年纪不大,阴谋诡计倒是不少。哥几个,今天敢不敢教训教训他?也好让长安城里的人知道知道我们王室子弟的威风!”

    低声对世子们说话的自然是刘健。他们这些人并不认识刘琚和素汐姐弟,以为不过就是跟在元召身边的玩伴而已。自从元召出来,刘健就狠狠的盯着他,根本就没耐心理会其他。今日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想办法把火挑旺了,烧的越大越好。

    “呵!正主儿终于出来了哦,就这些毛娃子,也值得我们出手?玄哥,说吧,要哪一个给你磕头赔罪,兄弟们马上把他拉出来遛遛。哈哈!”

    赵王世子刘利安,叉着双腰,摇头晃脑,一副二世祖的浪荡模样。

    刘玄此人和他父王一样,却都是色中恶鬼,这些年,在齐地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只要有点姿色的,那是老少通吃,凡是被他看上的,就没有能逃过其魔掌的。

    斜射进来的正午阳光有些刺眼,这位肥胖的齐王世子,眼神不太好使,使劲眯了眯眼睛看过去时,蓦然一亮,这才发现对方的人丛中,竟然有二三亭亭玉立的少女,容颜娇美,十分可爱。

    “呵呵,本王子今日心情好,虽然受到了冲撞,不过看在都是一些无知顽童份上,就原谅他们了。额,那几个女娃儿倒是生得不错,你们说,若是领回王府去,早晚于床榻之上好生调教,是不是另有一番滋味呢?哈哈哈!”

    他这话出口,这边其余人都随着大笑起来,兄弟们也不是厮混了一天两天了,彼此脾性喜好都知道,不过是酒色财气嘛,在他们眼里,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片得意忘形中,无人注意到对面气氛的变化。季英心有所感的回头时,正看到有锐利的锋芒从名叫元召的少年眼底一闪而过。他暗暗叹了口气,不动声色的唤过身后的酒楼管家,吩咐去楼下遣散酒客,关门打烊!

    刘琚在元召身边听到对面那胖子胆敢出言侮辱到素汐,大姐儿在他心里素来最亲,岂能容忍!当即脸色就变了。张骞等几个宫中侍卫手握刀柄,看着他,只要太子令下,他们马上就要去砍人了!

    元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他们动手。对方手下的一大帮人看上去也都是些彪悍之辈,要是双方群殴起来,弄得到处都是血,吓着灵芝和素汐两个娇滴滴的小妞,自己还心疼呢。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随着刘玄一招手,早有几个彪形大汉冲过来,直奔灵芝、素汐还有小冰儿的方向扑去。小王爷们的指令是先擒过这三个女娃儿,剩下的管他侯爷公爷的,都暴打一顿完事儿!

    能跟在世子们身边的,自然都是挑选的些身手高超之辈。身形高大威猛的武士俯身之间,娇俏的女孩儿在他们面前不过就是待宰的羔羊一般,没有一点挣扎之力。

    行动敏捷,猿臂有力,这几个都曾经是军中的骑射无双之士,在王府听命,也是深受器重的人物。探臂之间,不足盈尺,眼看就要把受命来擒的人儿捉住时,忽听耳边咯咯一笑,然后身体腾云驾雾般直飞而出,如同几片秋天的败叶,翻过二楼栏杆,倒栽下去,楼下一阵轰然大响,砸翻了大片几案板凳,人已不知死活!

    “师弟啊,我踢飞了三个,你才两个哦!这下,还不服气师姐吗?哈哈!”

    一片惊愕中,飞旋横踢,少女如蝴蝶般跃在半空的身子轻轻落地,得意的朝另一边同样收式微笑的崔弘抿了抿嘴。然后,又讨好的向小侯爷师父望过去,自己武功最近又大有进步了呢!需要鼓励和表扬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