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掌中烟云 红颜血煞
    汉初坻定天下的时候,高祖皇帝刘邦吸取了秦朝灭亡的教训,划分疆土,分派刘氏诸子弟为诸侯王,白马誓约,共守社稷。

    而东海之滨的丰沃之地齐国,就分封给了长子刘肥,是为齐王。齐国之地,西邻泰山,东至大海,旷野千里,物产丰富,疆域之大冠于诸侯,可见刘邦对这个儿子的重视。

    齐国之富,来源于毗邻的东海。开凿盐池,临海晒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再加上丰富的海产资源,使齐国赋税成为大汉国库最重要的几个来源之一。

    所以,自文皇帝以来,未央宫一直都是对包括齐王在内的几个大诸侯王颇为倚重的,各种待遇规格也是十分优渥。这就给了他们日渐傲慢的资本。

    当今在位的齐王刘定国,已经是第三代齐王了。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王室子弟在那片土地上,已经俨然是土皇帝般的存在,生杀大权握在手中 ,说一不二,从长安派去的官吏也只不过是空有其名罢了。

    齐地之民,只知有齐王而不知有天子,久矣!所以,在眼前的这位齐王世子刘玄,做出任何荒唐的事来,都不值得奇怪。

    眼见对方竟然敢反抗,而且还把自己手下的人打到楼下去了。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不仅刘玄怒了,连带着那几位小王爷也感觉到大失颜面。

    “嘢嗬!敢打我们的人,这是活腻味了?你们,都给我上!除了那几个女娃子,其余的格杀勿论!”

    刘玄看了其余几人一眼,咬了咬牙,做了个恶狠狠的手势,几人阴沉着脸点点头。都是草菅人命惯了的主儿,虽然对方还有个侯爷身份在内,但兄弟几个共同把这事承担下来,就说是为了女子争风吃醋,失手打死的,料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二十余名各王府护卫听到主人指令,拔刀就冲了上来,刀光雪亮,杀气陡升。

    廊间方寸之地,空间有些狭窄,元召示意众人后退,冷笑了一声:“动手吧!不必容情”。然后反手把刘琚连同灵芝素汐都推到了房间门内,以免溅到她们身上血,那样就不好了。

    刀光与人影中,光线明暗交幻,有火花与血花开始迸溅。季英领着酒楼的管家人等早退到了楼角安全处,在此处看的分明,只见两道剑芒出鞘,分左右如同蛟龙探海,回旋流转,光芒大作!

    几丈之外的刘姝心中一凛,对方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她自幼受名师教导,无论武艺还是眼光都是上乘。刚才那几人被踢下楼去时,她早已发觉那一对少年男女身手不凡。等到双剑出鞘,精妙凌厉,暗叫要遭!

    果然不出她所料,眼花缭乱之际,惨叫怒喝连带着栏杆破碎高空坠落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冲上来的大部分护卫们都已被小冰儿和崔弘的手中剑所伤,然后,和先前那几个一样,被踹到楼下去了。只剩下两三个武艺最好的,被逼到了楼角,拼命地挥舞手中刀,在苦苦的抵挡,手忙脚乱,眼看也要完蛋了。

    张骞和几个侍卫持刀把房间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唯恐里面的人有个闪失,他们自是看的惊心动魄。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只听到激烈的打斗,心中却有些焦急。

    “那些坏人很凶啊!元哥儿……他们不会有事吧?”灵芝终究是胆子弱些,有些担心元召。

    刘琚和素汐听到她这样问,转过脸来看着她,却不是要安慰什么,眼神儿反而有些奇怪,难道灵芝与他认识的最久,反而不知道他的本事吗?

    “他,他怎么会有事呢!匈奴人的千军万马都不放在眼里,这些人……呵呵!”素汐挽起灵芝的手,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音里似乎带了回忆的甜蜜。

    “灵芝姐,放心好了!元哥儿很厉害的,这是我当初亲眼所见。不要说他了,就是小冰儿和崔弘两个人,听舅舅说,现在也很少有人能打得过他们了。”

    刘琚也连忙在旁边说道。自从那年在密林中亲眼目睹他大开杀戒,元召在其心里就是无所不能般的存在。

    苏灵芝听到他们这样说,宽慰了许多,悄悄松了口气,心中却不觉又涌起一股奇怪的滋味。那是羡慕与小小忌妒的混合。

    感受到素汐手上传来的温度,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感,在这一刻,竟如此清晰。

    “这双手好柔啊……她和他竟然共同经历过生死!在那样危险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这样互相握着过呢?何况,她又是高高在上的美貌公主……元哥儿,你和我在一起的日子却只是平凡……。”

    少女心思,杂乱如麻,曾经有过的某些念头,一旦被勾惹起来,竟是无止无休,波澜如潮。

    隔着一堵墙的元召,这会儿自然猜不到身后有人的痴念。在小冰儿与崔弘出手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静静的看着,但不是在看他们怎么砍人,而是在想今天的事要往哪个方向去指引。

    终于结束!在最后一名负隅顽抗的护卫腿上刺了两剑,一个旋腿,那人应声翻出楼外。王府护卫们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小冰儿探头往下看了看,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咒骂呻吟声不绝。

    崔弘收了剑后,就抱臂而立,不再多言。剩下的局面自然是有小侯爷来处理,少年已经越来越有高手的风范了。

    小冰儿却不然,她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今天真是太爽了!不仅跟着师父出来吃好东西,还有架可以打,这样的好事她恨不得天天有。

    少女拎着还在滴血的赤火宝剑,得意洋洋的走到那几位锦衣公子面前,斜眼瞅了瞅那会儿出言不逊的某个胖子。

    “喂!死胖子,刚才是你说要把我们姐妹领回家的吗?怎么样,现在还要不要玩呢?”

    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自己的那些贴身护卫们,就被人家像玩儿似的,嘁嘁咔嚓就解决掉了,这不由得让他们的表情有些呆滞。互相对视一眼后,这齐王世子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够味儿,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辣,好好调教,长大了一定又辣又骚,本王子就喜欢这样的!小妞,这就跟我回去吧,荣华富贵,保证让你满意。怎么样?”

    刘玄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就是由意气之争引起的打架嘛,虽然己方失利,那是技不如人,对方难道还敢来打自己这些诸侯国王子不成!不过,这个小女娃娃倒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武艺高强,还是个美人胚子,如果能弄到自己手里,却是一件难得的宝贝。

    “好啊!那你来领我走吧,嘻嘻!”声音娇憨中透着调皮,名叫小冰儿的少女脸上露出无邪的笑意。

    自从跟着元召的这几年,小冰儿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黑瘦的黄毛丫头了,刻苦的磨练加上坚韧的意志,使她完成了生命中第一次重要的蜕变。

    虽然身量还没有长成,显得有些单薄,但眉眼之间,勃勃英气中透出妩媚,软语说来,也足以令人勾魂了!

    **熏心的齐王世子哪里能受得了这个?闻言大喜,心中痒痒的,伸出肥大的手掌就要来握住那小小柔夷。

    “不好!”

    素来知道小冰儿脾性的崔弘大吃一惊。他们两人同时拜在元召门下,共同习练武艺这几年,崔弘没少吃过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妹苦头。见刘玄不知死活的调戏她,料想马上就要倒霉了。只是对方毕竟是齐王世子的身份,如果小师妹出手不知轻重……他转头看向师父时,却见元召眼神冷冷的,嘴角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崔弘放下了环抱的双臂,暗暗握住了剑柄,既然师父放任小师妹去做,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只需要在旁边好好看着,别让她吃亏就行。

    赤火剑果然是绝世神兵,自从小冰儿得到了它,这几年从不离身,已经仿佛具有了灵性一般,主人只不过轻轻的翻了翻玉腕,它便整齐的割掉了凑到面前的一只熊掌。

    大白天的长安市上自然没有熊,明月楼上就更不可能有熊了,齐腕而断,掉落在地上的自然就不是熊掌。不过,比较起少女那纤白柔软的小手来,地板上那又肥又大还毛茸茸的手,和一只熊掌也差不多了。

    闪烁着红芒的赤火剑,太锋利了!名叫刘玄的齐王世子有片刻的呆愣,因为在无知无觉间,他恍惚感觉自己的胳膊似乎短了很多。本来伸手之间,满心以为抓一把软玉温香的,却感觉空空荡荡。随之巨大的疼痛涌了上来,眼中所见,心中所感,他忽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在几位世子们的惊叫声中,一声更大的惨叫响了起来,刘玄抱住断臂处,仰身跌倒,满地翻滚,不类人声!

    小冰儿依旧笑盈盈的,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擦去了剑上血迹,归鞘转身,要往回走。却不料疾风忽起,有人突然偷袭,暗刃直刺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