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灯火阑珊 星辰寂寥
    夜晚的未央宫,楼台殿宇,灯火阑珊,煌煌大殿的轮廓在夜空下,显得格外壮观巍峨。

    不久前,在宣室阁相隔不远的地方,新建起了一座二三十余丈高的高楼,名字就叫做摘星楼。此楼下层是一个宽阔的露台,自三层以上拔地而起,高耸而立,可称得上是宫中最适宜登高望远的地方了。

    皇帝刘彻近来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夜晚登楼了。远看长安城中各处,星星点点的灯光,仿佛银河散落到了人间。而在无尽的苍穹下,浩瀚的星辰就在头顶,似乎伸手就可摘到一般。

    此时这位皇帝正展开双臂,昂首闭眼栏杆旁,鬓角感受着疾风扑面,吹荡衣襟,猎猎作响。心中的波澜,如同这秋潮一般壮阔,这,便是他最喜欢的时刻!

    “壮哉!世人皆畏惧秋风之肃杀,言其有萧瑟之意。朕却从来不这么认为,在朕心里,这是杀伐气,是英雄气!秋风起兮云飞扬,草木摇落凝为霜。那些摇落的草木自然经不得这秋风的洗礼,它们会化为腐朽,寂灭于世间。而山间陌上,自有不屈者,为松柏之青,为乔木之立。高祖所谓: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朕的这些威武不屈的勇士安在乎?”

    他的话语低沉,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说给旁边侍立的人听。

    除了在楼的四角远远警戒的宫中羽林侍卫外,跟在皇帝身边的人并不多,两位心腹常侍韩嫣、东方朔,宫中仙师李少君,还有一个安静站立多时的少年侯爷,正是元召。

    一身月白色素袍的李少君,面似银盆,须发如墨,在楼角所挂的灯笼光影里,果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这座摘星楼,就是皇帝听从他的建议修建的,根据他的说法,只有在这至高处,才能脱离红尘的羁绊之心,接近仙家气息。

    只要是寻仙问道的需要,皇帝从来都不会犹豫。不就是建一座楼嘛,一声令下,旬月而成。花费这点儿钱,比起能得到仙人的垂顾,那都不叫事儿!

    虽然有几个大臣也在朝会上嘀咕了几句,说什么先帝的时候,想在宫中建一座露台,算了算要耗费中产之家一年的家用,叹息太过奢侈,就停止了建造,被称颂为体恤民生的贤德。希望皇帝陛下继承这种节俭的美德,不要放纵自己的奢望……等等。

    对于这些话,刘彻脸上都是带着嘉勉的表情,认真的听完,给直言相劝的臣子予以表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一向都是一个讲究享受的人,这些无关朝政大局的事,在他看来,随心所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好了,国库里有的是钱,身为天子,富有四海,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多花点儿钱能出事的。

    至于那些动辄就拿夏商的桀纣等君王,因奢靡无度而亡国亡天下的例子来上谏的,他都会在心里暗骂一句:瞎扯淡!政治的事有这么简单?这样的臣子,也会被他立即划入黑名单儿。不去积极开拓进取,只想当节约的守财奴,这样的大臣,不是他想要的。

    要是多几个如这小子一样的臣子就好了!想起元召下午进宫时对他说过的开通西域之利,刘彻心中有些火热。他从来不认为元召所言为虚妄,因为宫中的那个由卫夫人掌管的秘密内库里,那些巨大的财富,可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那里的。据元召所说,这些只不过是这几年小打小闹儿赚来的,算不了什么。而如果顺利的打通与西域各国的商路,所得利润将会是百倍甚至是千倍之多……那会是一个什么数字?坐拥四海富有天下的皇帝陛下也被忽悠的头很晕了!

    “元卿,为何上得楼来,一语不发,有何所想呢?”

    刘彻看了看站在四人最后面的元召,灯火中,虽然看不清他的神情,不过,却有些奇怪于他的安静。

    “哦,陛下,微臣看陛下正凝思深远,不敢出言打断,以免扰乱圣心。”

    元召神色淡然,并不看其余三人,进前一步,拱手作答。

    李少君侧了侧身子,仔细看了看走到身边的少年。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元召,以前虽然也曾经远远的遇到过他,但浮光掠影,并没有看清楚此人真面目。

    李少君心里是有些疑惑的,无论外表还是面容,他看上去都是如此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就能做出那些大事的呢?

    “哈哈!你们来看,脚下的这座雄城,就是我大汉长安,试问当今天下,又有何处可与之相匹的呢!也唯有如此雄城,方可配得上汉朝的威严。朕听董仲舒讲什么天人感应,所以朕就建了这座摘星楼,经常上来感受一下日月星辰的精华之气,听李仙师讲解讲解神仙的道法,倒是受益匪浅。”

    韩嫣与东方朔微笑点头附和几句,李少君面有得色,把手臂间的拂尘轻轻一摆,果然潇洒飘逸,大有仙风道骨的意味。

    “陛下,我大汉国运正如日月升隆,逐渐昌盛。陛下圣德,万民称颂。俗话说,仙家只落福泽之地!陛下正是感应天地之人,不日必得上天福佑。”

    刘彻闻言,心中大悦。仙家妙法,长生道术,素来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李仙师舌灿莲花,甚的帝心。

    “陛下既乘兴登楼,如此良夜,不可虚度。何不以文记之?小道曾听说长乐侯善于诗文,就请小侯爷以眼前景致,天子面前赋诗一阕,何如?”

    李少君脸带笑意,温情脉脉中深藏了凛冽的刀锋!

    东方朔心中一凛,元召什么时候惹到这个装神弄鬼家伙的?他这是不怀好意啊!

    前秦历代流传于世的诗篇,俗称“诗三百”,以言情,言志,言世间百态。朋友相聚,故旧远来,可互相应和,诗酒作答,是为一桩美事。

    可是,在君前当场赋诗,这却是一件有危险的事。皇家禁忌颇多,如果不小心无意中冒犯了,自己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也许就已经在皇帝心里扎上钉子,触怒君颜。

    韩嫣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在旁边随声附和,大赞长乐侯的才学出众,不可谦逊推辞。

    刘彻却显然没想那么多,大手一挥:“元卿,当场赋来!朕也好久没听到你的诗作,呵呵!”

    李少君曾经详细的研究过元召的生平,当然也包括他流传在世间的几首诗作。李少君也算是见多识广,认识过不少饱学之士,读过不少诗赋佳品。寻常文士,有一两首拿得出手的作品就不错了,似元召这般,每一首都是世间精品的,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还不知道从何处道听途说的一些诗作,拿来冒充自己所写,今日就要揭破你的真面目!小小年纪,欺世盗名,哼!”李少君暗自冷笑不已。

    在众人心态不一的注视中,元召神色自若,连犹豫都没有一丝,只对皇帝说了声“谨遵命!”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夜色阑珊,次第灯火,昂首星河苍穹,浩然吐声,字句清吟:

    楼高危百尺,

    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楼角四周的羽林侍卫们,忠诚的守护着未央宫的安危,夜色宁静,刀柄反射着星斗的光芒。即便是这些舞刀弄剑之辈,心中也是暗自佩服,小侯爷非是凡间人啊,出口就自带仙气!

    “好!大善!元卿出口成章,可谓是第一流的文字!韩嫣,记下来,马上命人雕刻在此楼上,摘星楼配上这样的诗作,方才是名副其实。哈哈!”

    皇帝龙颜大悦,夸赞不已。韩嫣连忙答应,以笔纪录。东方朔抚掌轻叹,又默念几遍,心中敬服,自叹不如。

    李少君脸上笑意未减,随着赞叹几句,心中暗自惊异,这位小侯爷果然是有真才实学啊!身负异能,谋略过人,又有如此才华……如果选择与此人为敌,未来到底鹿死谁手,令人堪忧!

    元召很谦虚,表示文字乃小道,不过拿来博陛下一笑尔,当不得真。

    刘彻笑眯眯的瞅了瞅他,这个卿家他是越来越满意了!不仅本事大,做人还这么低调,没有一点恃才自傲的迹象。所谓谦谦君子之风,说的就是眼前的元召吧!

    露残更深,月满西楼,宣室阁中,只剩了君臣两人对坐。

    “说吧,小子,现在没有外人了。朕的那些叔伯们可是马上要进长安了,你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吧。”

    元召安静的坐在毡席上,有月光淡淡洒满几案,纱罩灯火落在角落里,仿佛有久远的叹息。几十年前,宣室阁,也曾经有一对满怀激情的君臣在这儿描画江山。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元召从这两句诗里看到的,不是那位皇帝的无为,而是深深的无奈!鬼神当道,何论苍生!

    “陛下,可曾听到过一句话,叫作‘攘外必先安内’?欲北驱匈奴,西安域外,必先削弱诸侯之势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