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长剑既出 饮血方休
    在百年之前,那个列国纷争的大时代里,江湖游侠是个受人尊重的群体。侠肝义胆,忠烈在心!为了一个“义”字而不惜生死者,数不胜数。

    其中的声名卓著者,如聂政、荆轲、专诸之辈更是气贯长虹,英名不朽于青史。

    所谓“大争之世”,千年难遇。就如同是天地间酝酿的灵气,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迸发释放了一般。无论文武百科,都是灿若精华,光辉夺目。

    而义烈勇者,无双侠客,只不过是这其中的一粒粒明珠而已。

    然而,不过短短百年的时间,侠义之道,在这个世界已渐渐凋零。练武之人的目的,不再是为了维护公平道义,而是成为掠取世间富贵的手段。

    为虎作伥,甘为爪牙!武者精神沦落至此,先辈魂魄有知,也当扼腕而泣。

    在曾经少年的热血中,魏无双也曾追慕过先辈的余烈。几许挫折后,终究随波逐流,热血转冷,看待世事麻木,他,便也成了齐王府中的一条猎犬。

    不过,魏无双是有真本事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齐王身边坐到贴身护卫统领的位置上。

    双刀悬停,杀人无命!这些年,为了齐王殿下的安全,死在他刀下的亡魂,也不知道有多少了。杀人,寻常事尔!只要齐王有令,管他死的是谁呢!

    因此,听到齐王对他说,去把楼门口的那个少年乱箭射死时,他便马上执行了。

    魏无双并不关心死的是什么人,甚至连是否伤及无辜,他都没有顾及。虽然他已经看到,那十余人都年纪不大,甚至有妙龄的少女,还有挺着肚子的妇人,但这些不是他考虑的事。

    他只是一把利刃,一柄夺命的寒芒,没有灵魂,没有主见,一切随着主人的命令而行。

    魏无双抽刀在手,笔直指向前方,不需要发出任何命令,刀锋所指,就是目标!

    训练有素的王府护卫们手中的箭几乎是同时射了出去,这么短的距离,每个人对自己射出的那支箭,都抱有绝对的信心,一定会射中人肉靶子的胸膛,无需怀疑!

    第一轮羽箭射出后,并没有人去看战果如何,第二支马上搭弦蓄势!这是他们一向训练的惯例,如果敌人不死,可以立即补箭,三十人动作迅捷,如同一人!

    时光回溯,片刻之前,阳光很温暖,如同相互间流动的情意一般。一群人要回长安了,在自己亲手经营到现在规模的酒楼前,卓文君伸出手,把元召被风吹乱的头发给他重新梳理整齐,细心的用木簪扎好在脑后。

    “一天天大了,已经不再是小孩子。在长安城中,你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重要,以后别再这么随随便便的,怎么说也是万户侯了,算的上是朝廷重臣,要好好注意仪表,这样才显得贵重。姐姐的话,听到没有?”

    周围的人便都随着笑起来,苏灵芝用手指刮了刮脸,笑他不害羞。元召感到有些不自然,他腼腆地笑着点头,只不过就如同普通的邻家少年一般,在听姐姐的训导。心底却是淡淡的温馨与喜乐。

    “文姨啊,你可要经常教育教育他的呢!他这个人,懒散的很,也只有你和娘亲的话,他还能听的进去些。”

    终究是快要生产的人了,秋日的阳光照在脸上,文君感到身子越发慵懒,她看到对面路边停下一队骏马锦衣之人,也并没有太在意。应该是长安的富贵人家出游来的吧?她一面心中这样想着,一面笑着看了看灵芝,又看了看元召,打算调侃他们几句。

    “元哥儿叫我姐姐,你这丫头却喊我文姨,哈哈,那你岂不是要被他赚便宜了……。”

    然而,文君的一句话并没有说完,蓦然间,她看到元召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那是一种她从来没有在这少年脸上看到过的神色,说不上来,却令人害怕。

    当冰冷的杀意突然出现的时候,元召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这种信息。然而,对方的动作很快,他连让身边人小心的话都来不及说,更不用说让他们躲避了。

    羽箭离弦的声音响起,破空之声大作!一片箭雨直奔他们所站的位置而来,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了这片天地。

    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谁能想到有人会突然对他们动手呢?就连武功最高的崔弘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大惊之下,想要去拔背负在身后的无缺剑,已经根本就来不及。

    在这个世上,想要以弓箭来射杀元召,恐怕神箭李广都做不到。他只要一个纵跃就可以躲开箭雨,连他的衣角都别想射到!

    然而,他没有躲,也不能躲。身后左右都是他的至亲之人,伤到任何一个,都将是无法挽回的遗憾。

    当崔弘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欲去拔剑遮挡,然而,他只觉得背上一轻,手抓了个空。

    有一道炫目的光华,蓦然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就在正前方不足盈尺之处,有细微的叮当声音,有些悦耳,仿佛是石子溅水的涟漪,又仿佛是敲打帘拢的雨声。在这一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崔弘的眼睛瞪的已经不能再大!只有他才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长期训练形成的敏捷眼力,从元召抽走他背上的无缺剑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那道锋芒的轨迹。

    师父的身影就好似脱离了大地的羁绊一样轻灵,挡到所有人身前时,手中的宝剑只不过随手一挥,轻描淡写地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儿,灿若匹练,气若长虹。

    然而,他这虚幻的一划而过,看在崔弘眼中,就好似有千百道剑锋在同时挥斩!疾射而来的羽箭,仿佛是撞上了一堵无形的铜墙铁壁,又好像是被千百道剑气一一斩断。

    箭头坠落,箭羽飞散,支离破碎,一地残缺!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崔弘才知道自己的功夫和师父究竟相差了多少。那是高山与碎石,浪花与大海!他的拳头握得紧紧的,自己何其有幸,今生遇到师父这样的人,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等到射来的羽箭纷纷坠落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景象,余丹、卓羽、陆浚等人才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面有人偷袭,想要把大家都射死,而元哥儿一人一剑挡在前方,救了大家的性命!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在惊吓的同时,每个人的心中逐渐升起另一种虚幻的情感,元哥儿……他是和我们一样的凡间人吗?

    乱羽纷纷中,一声清啸,看不清是无缺剑带着他的主人,还是名叫元召的少年拖着无缺的残影,人剑合一,如同时光飞梭,笔直而去!

    魏无双是个高手,目力奇佳,崔弘看到的一切,他也看得清清楚楚。看到对手所出那一剑的时候,他有片刻的呆滞,很奇怪,那不是害怕,而是惊艳!

    “剑气如虹,箭雨难伤,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

    然而,这个念头,只不过是一转瞬而已。对方是敌人,而且是极为厉害的敌人!

    “放箭!快!”

    魏无双一面急促地发出了第二次放箭的命令,一面拔出了腰间悬停的双刀。他有一种预感,箭,不会射到对方的!而且,今天可能要有大麻烦了。

    身为高手,对危险的预判是对的,然而又有些不对。因为,他想到了对方也许武功很高,但,他没有想到,究竟会有多高!

    三十名弓箭手,不仅善射,而且都是武艺高强之辈。不等魏无双的命令说完,早已拉满了弓弦。

    人的大脑,从接收到指令,数秒的反应后,再传达给四肢去执行,整个过程,也不过十余秒的时间,一个呼吸的功夫而已。

    这点时间,很短,短到来不及去做任何事。可是对于有的人来说,已经足够长了,长到可以去干净利落的完成一次杀伐!

    察觉到有冰寒的杀气从半空而来时,魏无双心头大震,虽然双刀在手,但这股强大无匹的凌厉之气,还是逼迫的他往后退了一步,以免为其锋芒所伤。

    齐王刘定国在剩余护卫的簇拥中,就站在马车旁边,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期待,如果仇人被射成了刺猬,还要不要把他的右手也砍下来,回去给儿子看看,老子替你报仇了呢?

    齐王并不会武功,他虽然也拿刀杀过人,但在他残忍的心性中,那与杀鸡没有什么区别。因此,他今天看着手下护卫们去杀人,兴致盎然,笑容满面。

    可是,他的笑容马上就会凝固了!因为,前方有惨叫声开始响起,不是一个人在惨叫,是一大群人的惨叫。而且,那不是护卫们去杀人,而是在被杀!

    手,是人生下来就会用的。可以用来养活自己,可以用来帮助别人,可以行善济世,也可以杀人作恶……。

    齐王世子刘玄被斩去了右手,会是怎么痛苦的感受呢?在路上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多护卫心中都曾经幸灾乐祸的想象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中的某些人从来没有想到的是,不久之后的今日,自己就会亲身感受一下那位跋扈世子的痛苦了。

    关系到自己身边人安全的时候,元召下手从不容情。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

    无缺,这把春秋名剑,在元召手中发挥到了最大的威力。虹影掠过,惨叫连连,人臂与铁弦齐断,血肉与箭羽横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