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西风吹落多少恨
    凄风冷雨,宫殿深重。长乐宫门前碧树落叶满地,碎花凋零。

    天下诸侯,朝觐长安,最后一次来拜见了长乐宫主人。窦太后病重的消息,终于传出了宫外。这位曾经看护江山的老人,生命如同风中残叶,即将走到尽头。

    本来怀了满肚子的怨气和不甘心,希望在老祖宗面前再争执一次的诸侯王们,看到斜倚在锦榻上,面色平静依然的窦太后,积威之下,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觐见过程中,她只说了一句话,就堵住了所有人的奢望。

    “各安本分,可守富贵。”

    随后就挥了挥手,帷幕垂落,隐于九重。忠心耿耿的总管侍卫礼送所有人出门。“推恩令”就此已成定局。

    三日后,听到消息的齐国刘广等七八位各诸侯公子为首,联合所有诸王公子们,一起上表未央宫皇帝陛下,就“推恩令”一事,感恩戴德,表达了最真挚的感激和拥护支持。

    之后,梁王上书,表示愿意献出封地内的一座铁矿山,以供朝廷统一调度使用。都江王、邹邑王、蜀王等素来对朝廷畏服的诸侯也表示了相同的意思。更有传闻说,已经有不下十五六家王爷们遵从皇帝命令,秘密的会见过了尚书令元召,至于具体商谈了些什么,当然无人知道。

    所有这些不好的苗头,使诸侯们之间开始矛盾分化,逐渐形成不同的阵营。

    而几天后发生的“祭高庙”事件,更是使不肯归服天子意志的部分诸侯,得到了真正的打击,一向温情脉脉的皇帝,终于露出了獠牙!

    按照汉朝制度,诸侯王每年秋后到长安觐见,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到宗庙去祭拜祖先。

    这项huodong,称为“饮酎”,这是皇帝每年必须亲自主持的大祭。“酎”是正月开始酿造,到八月饮用的醇酒。饮酌时,所有参加祭祀的诸侯王,都要贡献助祭的黄金,称作“酎金”。

    这种敬献祖宗的酎金有规定的分量和成色,当初叔孙通制定的时候很严格,诸侯们也按制遵守,但越往后来,就越应付了事了,反正也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敬献黄金的数量,是根据各封国属地内的百姓人口计算的。每千口奉金四两,人口越多,送到长安来的金子数量就越大。

    这对诸侯王来说,是一项沉重的负担,总是有些不情愿的。他们想,这笔钱终归是要落到国库中去,也分不出是谁献的,因此,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这样的事情,奉命办事的人,已经做的很溜手,与库房中的人心照不宣。反正多年来也习惯了,大家司空见惯。死人难道还会来兴师问罪不成

    死人当然不会来问罪,无论是雄才大略的高祖皇帝,还是仁慈贤德的汉文皇帝,即便后世子孙再不孝,他们也从棺材里蹦不出来了。

    然而,活人却抓住了这个把柄。当今年的大祭,在秋雨如晦中如期举行的时候,诸侯王们手下的办事者,所献宗庙酎金又按照惯例,如法炮制。想不到这次翻了车!

    这次负责这项事务的少府官吏们,认真的有些出奇。他们一丝不苟的记录下了各诸侯所献黄金的成色和分量,然后把这个结果封档,上报给了皇帝。

    当诸侯们听到风声,感觉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蓄谋已久的皇帝早已等候多时了,在以“孝”治天下的大汉王朝,竟然对祖宗如此不敬,这可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以此治罪,诸侯们连说理都没地方说去!

    真凭实据,摆在眼前,谁也无话可说。皇帝大怒之下,发布了诏令,以“献黄金酎祭,不如法”的罪名,夺去了城阳王等十六位诸侯的王侯爵位,昔日赫赫诸侯一下子都成了平民。

    这是当今天子第一次对诸侯出招,而且一来就是组合的重拳,无声无息,致人于死地!一向优容有加的诸侯王,兵荒马乱,人心惶惶!

    在这样的形势下,某个风雨暂停的午后,长乐侯元召接到淮南王刘安拜帖的一再邀请,过府做客了。

    亲自带了两名王府侍从来shangmen迎接的,是一个身着布衣的中年文士。他便是淮南王府的智囊伍被了。淮南王派他而不是自己的儿子来长乐侯府,足以看出刘安对此次会面的重视和慎重。

    元召单身跟随,一行四人穿过半个长安城,来到坐落在王府大街中段的淮南王府邸。提前得到消息后的刘安早已在中门迎接。

    笑容满面的淮南王,无疑是标准的美男子。虽然已过不惑之年又四五岁,但因为保养的当,第一眼看去,也就是三十七八的年纪。

    双方见礼完毕,淮南王哈哈大笑着拉住元召的手臂,神态之间显的十分亲热。

    在他身后跟着五六个人,这自然是他最亲信的班底。刘安边走边对元召加以介绍。世子刘健,两人自然早就认识,打过数次交道。这位王世子是对方几次“凶残”的亲身见证者,他在长安城内所交的许多朋友,都折在了元召的手上。加上这五年多搜集来的资料,心中对他的认识,比任何人都深刻。

    当下皮笑肉不笑的对元召施礼,两人打着哈哈,却都很明白,以前的过节,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

    谋主伍被,神态之间却很平和。他很早之前,就通过淮南王府的内部资料,注意到了刚刚被封为长乐侯的元召。当时他就有一种预感,这位能入得了窦太后青眼的少年,前途绝对无可限量。

    这才几年的工夫,他就成长到了现在的地步。自己虽然已经预感到了他的成长,却没想到他飞跃的这么快。优秀的谋略者之间总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因素,因此,他与元召的见礼,是一种很真诚的态度。

    而身材高大威猛的淮南王贴身护卫,是外号“一丈伏魔”的韦陀。元召并不认识他,之前也未朝过面。但韦陀看向他的眼神中藏着深深的复杂。

    很久之前,在长乐塬的高崖上,保护在淮南王身边的这位独步江淮第一高手,曾经亲眼目睹过惊艳绝伦的一剑。那一剑带起的风雷,劈裂了大地,降服了一个最大的帮派。连带着百丈之外的他也被牵动了气机,修为受损。

    从那以后,他无数次的想象过那一剑如果斩向自己,如果拼尽全力,会有几成逃命的机会。然而,推测的结果,是不会活命。

    只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至高武者,才能真正知道,与超出人间认知的武学修为持有者相比,这中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中间隔山海,云雾几千重,惊鸿掠影,难以望其项背!

    所以,在看似不动声色的表情下,素称铁拳无敌的韦陀,与元召拱手为礼时,心底掠过的是深深的戒惧。

    淮南王携着元召的手臂一直来到大厅,分宾主落座。元召神态从容,他之所以在长安城耽误了这么久没有回长乐塬,就是因为有许多心态转变的诸侯王来详询西域之事。

    形势比人强,如果不想被皇帝抓住把柄,趁机打击,就要好好的顺从他的意志,按照他话中的意思去办,也许还可以有一些转机。这是某些见机行事心思灵敏的王爷们琢磨出来的意味。

    已经有十几家诸侯投诚了。遵照皇帝的暗示,分别见过了元召,达成了某些暂时不能宣之于外的协议。那些传言中的事,都是事实。

    而今天,淮南王刘安,这位实力最大的诸侯,也终于找shangmen来。他想真真切切的了解一下,开通西域,到底有些什么好处。

    都是聪明人,说话不必拐弯抹角。几句寒暄过后,话入正题。听刘安问起西域事宜,元召没有隐瞒什么,虽然知道这位淮南王深藏的心思,但他还是详细的把打通西域之路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好处,都对他认真的解说了一遍。

    淮南王听的很仔细,有所存疑之处,他都会问个明白。等到元召大略说完,敬请饮茶的功夫,他轻轻的赞叹了一声。

    “这真是前人从未有过的壮举啊!如果这条联系中外通道真的打通,这可是利在千秋的大功劳。本王十分佩服。只是听元侯所言,本王有些心中不解,西域各国甚至再往西那些地方的风情景致市井繁华,在你口中描绘的如此详细,你这么小的年纪,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刘安紧紧盯着元召的双眸,想从中发现什么秘密。他经史子集、医卜星相无所不精,自信面前人心底所思所想,很难逃过他的眼睛。

    可是,他发现元召很平静,对自己的突然发问,内心甚至毫无波动。

    “王爷,这些事你根本就不用细问。因为世事本就缥缈,你所认知的不一定就是真实,而你意想不到的,往往反而是真相。其实,我对王爷已经深知很久了,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今日既然承蒙盛情邀请来到王府,元召不愿弄那些玄虚。我有一句衷心之言相赠,听与不听,也只在王爷一念之间尔。”

    听到他说话如此坦诚,刘安坐直了身子,他预感到接下来听到的话,也许对淮南的未来非常重要。

    就在雕梁画栋的大厅转角处,山水屏风后,早已在此偷听了半天的女子站起身来,悄悄从一角向外看去,有风掠过,拂动鬓云扰乱,容颜似雪,一抹倾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