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无形杀机酒未醒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淮南王刘安已经有些喝多。世间人的心里,都有佛、魔各一半。如果暂时抛却魔障的羁靡,他本来就是一个智慧的学者,胸中学识并不输于世上任何饱学之士。

    难得敞怀,直抒胸臆的时候并不多。处在他这样的位置,就算是与他幕府中的那些宾客,契阔谈宴的时候,胸中块垒也很难消除。

    “如果此人能身在淮南那多好啊,吾必将以无双国士待之!”

    淮南王酒意微醺中,看着元召那副与年龄极不相称的神态从容,心中感叹万分。

    有清幽的香气来到身边,女子身着紫色绣锦褶裙,脚步轻盈,仪态万千。

    淮南王府的人自然都认识这位高傲的郡主,知道她在王爷心中的分量,都立起身来颌首为礼。在父王面前,刘姝却是一个乖巧的女儿,十分有礼貌的一一还礼。

    “莫要惯坏了她!呵呵,你们都是长辈,就不用如此客气了。”

    刘安笑着摆手示意众人坐下,一边侧首转向自己的女儿,脸上的宠溺之色,任谁都看得出来。

    “不好好在绣楼待着,跑到前面来干什么?这几日,可不要再出去给为父惹祸了啊。”

    刘姝眼角飞快的瞥过对座少年的方向,见他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却并不看自己。不由得心中有些莫名的恼怒,这小子竟然装作不认识!

    “父王,您说什么呢!这些天我可是一直呆在府中,闷都要闷死了,哪里又出去惹祸了嘛?”

    说完,嘟起嘴来,粉脸满含委屈的样子。淮南王最是娇纵她,见状连忙安慰几句,她才转而露出笑靥来。

    “好了好了,姝儿,父王今天有贵客相陪,你就不要在这儿添乱了,自己回后院去吧。”

    刘姝眼珠一转,轻轻笑了一声:“哦能得父王如此看重的贵客,想必一定是非常之人吧?女儿倒是想要见识见识呢。”

    淮南王哈哈大笑起来,座中众人也跟着一起笑。自家这位郡主素来外柔内刚,虽是女儿身,却有男子志向,很少有人能入得她眼底。

    “姝儿啊,为父一直教导你,不要自恃本事,小觑了天下英雄。好吧,既然今天相遇,为父就介绍一位少年英雄给你认识。此人可谓天下才俊之翘楚,将来无双之国士!他,就是今天府中的贵客,长乐侯元召了。”

    刘姝顺着父王的笑指看过去时,见元召那小子终于抬眼在看着自己了。只见他对刘安点首示意后,露出几颗大白牙 ,笑的很是灿烂。

    “王爷过奖,元召有愧!”

    “长乐侯就不要谦虚了。这是小女刘姝,却是第一次随我来长安。呵呵!”

    元召站起来拱了拱手,对女子笑了笑,就算是见过礼了。刘姝身材高挑,他的身高也就是刚到她的肩头,站在一起,倒像是长姐与幼弟。

    淮南王拈须微笑,自己的儿女与元召拉近些关系,他是乐见其成的。所谓近朱者赤,不管未来会怎样,如果能解下善缘,说不定是有些意想不到好处的。他四周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世子刘健的踪迹,当下也没在意。

    “原来你就是那位走大运杀了匈奴左贤王的人啊!在淮南的时候,我倒是也听到过你的名声。以为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呢,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小子……哦,这么一个小侯爷。呵呵!”

    所有人都听的一愣,这、这郡主话音不太对啊?这可不像是在夸人。

    淮南王皱了皱眉头,他当然不知道这两人从前的过节。以为宝贝女儿又犯了心高气傲不服人的毛病,连忙轻咳了一声,提醒她注意。

    元召看着对面那双美目之中隐含的挑衅眼神,不禁暗自好笑,“白富美”不论古今,傲娇本性,如出一辙。

    “元召年纪本来就小,也只不过做出一点儿小事,更是不值得说。刚才王爷谬赞,倒是让郡主见笑了。”

    淮南王见元召态度平和,并没有什么变化,十分满意。连忙招呼众人敬酒,却怕女儿再口出不逊之词,使个眼色让她退下。

    不料刘姝假装没有看见他的意思,反而伸手拿过一只白玉酒杯,倒满了酒。翠袖轻掩,笑语盈盈。

    “父王,今日难得小侯爷来到我们家做客,女儿也想借花献佛,敬一杯酒。还望应允。”

    伍被等人见刘姝主动给人敬酒,这倒是极为罕见的事,不由得都停下了酒杯,满脸带笑的看着。

    “好啊,难得姝儿这么懂事。呵呵!元侯,你可不许推辞啊。”

    淮南王刘安很高兴,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儿。女儿竟然这么了解自己的心思,知道帮助笼络有用之人了。虽然用不着她这么做,但她有这份心,就很令人安慰了。

    这自然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如果他现在知道这个乖女儿真正的目的是想干什么的话,估计会当场暴走。

    “是啊是啊!小侯爷,这杯酒是必须要喝的。我等在王爷属下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郡主敬酒呢。哈哈!”

    “小侯爷海量!这点儿酒不在话下,难得的是郡主的心意……。”

    “我等作陪,请……!”

    事到如今,能不喝吗如果不喝这杯酒的话,看那郡主的眼神儿,估计又在想什么别的点子。一杯酒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元召接过来,说了一声“多谢”,然后一饮而尽,点滴不剩。

    众人一起拍掌叫好,大赞爽快。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女子低头之间,眼底闪过计谋得逞后的得意之色。

    刘姝迈着欢快的步伐走了,不知道是去后面休息,亦或是去准备某些报仇的手段。

    时间过得很快,雨天夜幕来临的似乎也格外早些。酒意阑珊,元召欲待起身告辞时,却觉得头脑之间逐渐有些昏沉起来。

    他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以他对自己体质的了解,这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今天喝的酒虽然不少,但要说是因酒而醉,却绝无可能。

    见元召如此,淮南王多少有点后悔,不应该劝酒太多,他毕竟是年纪太小了些,也许会伤到身体的。连忙吩咐人安排好房间,先扶长乐侯去暂时休息,看情况再定送他回府还是就在王府留一夜。

    淮南王还是挺细心的,亲自把元召送到房间后,见王府侍女们已经安排的很妥当,他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已经倒在软榻上熟睡的少年,他吩咐伺候的几个好好看着,有什么情况随时去报,然后方才离去。

    门外的大雨,一阵紧似一阵,黑漆漆的夜色如同墨染,房间里已经掌上了灯,王府侍女们轻手轻脚的,给元召放下了纱帘,然后走到外间。她们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既然是王爷亲自吩咐要照顾的贵客,那自然要好好看护,不能懈怠。

    片刻之后,房间门静静的开了,侍女们回头去看时,雨幕中,暗淡灯光朦胧,面色阴沉的世子刘健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挥手斥退了侍女们,吩咐她们回去待着,没有叫她们不准过来。等到房里空无一人时,刘健站在一丈之外,看着闭眼而睡的元召,冷冷的笑了。

    “你没有想到吧?也会有今天!你喝的那杯酒里,可是我请自南疆来的大师特意配置的药。这种药无色无味,你就算是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着了道当然,这不关mei mei的事,我对她说是普通的mi yao,她只不过是看你不爽,想抓起来打一顿而已。而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不过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啧、啧!你现在的地位非比寻常了,如果杀了你,也许会给淮南王府带来无法预知的灾祸。我会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让你身败名裂的!呵呵!等着瞧……。”

    刘健自言自语的说完,仿佛已经预见到了不久后的结果,神色间变得很兴奋。他轻轻拍了下手,一个身影从门外闪了进来。

    灯光下,进来的女子妆容艳丽,长得非常妖娆,仿佛是天生的媚骨,眼角眉梢都满含着风情。她是从淮南带来的歌舞伎,也是世子刘健的私宠。

    “剂里所掺的媚药,按照时间推算,就快要发作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如果事情办的好,此事成功后,我会正儿八经给你一个名分的!”

    那女子闻听眼睛一亮,她虽然已经跟了刘健好几年了,但一直只不过是他的玩物而已。虽然凭着一副好身段和出众的歌舞技受到这位王世子的专宠,但要想成为有名份的身边人,却是一件很难的事。

    “世子放心啦,奴家的手段您还不知道吗?就算是铁石之人,也会让他欲罢不能,沉迷于奴家怀中的!哼!”

    果然是媚态天成,勾人心魄。刘健心中一荡,想起平日里与她缠绵时的滋味。暗骂一声:“哼!就便宜你小子这一回!”

    “去吧!好好干。哈哈!”刘健轻笑一声,在女子某个私密部位摸了一把,惹得娇嗔一声,然后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