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为卿添得英雄色
    建章宫的秋色很美,飘香的桂花落满了庭院,偶尔风过时,飞叶一片片打着旋儿的坠下来,玉树飞花,拂了满肩。

    宫阙辉映着朝霞,那些美执谁的手笔相思如画,曾经在心的城池里笑靥如花,柔情勾勒遍豆蔻年华,从此就放逐了少年与白马!

    素汐公主有些慵懒的半伏在小楼窗前,看着天地间的色彩,眸子里有着淡淡的迷离。她喜欢那些铺了一地的细碎花儿和黄叶,即便已经厚厚的积了一层,也不准宫人们打扫。公主说准备让这些美丽的色彩陪伴过这个秋季。

    宫中的人都以为公主喜欢的是这种情调,却没有人知道,她喜欢的只是踩在上面的那种感觉。深宫中,一颗玲珑心思一点点储存起满满庭院的堆积,想要的只是找回北方燕山深处的那一叶残梦。

    几年的时光,素汐出落成了真正的倾城公主,她眉眼间像极了自己娘亲年轻时的模样,却另有一种特别的柔媚在眼中。如果这时候还有谁说要把她拿去“和亲”,估计皇帝陛下立即就会龙颜大怒的。

    今天,素汐心中有些纳闷,娘亲卫夫人一早就被漪澜殿的宫人召去了,说是皇太后有要事相商,这是极为罕见的事。

    宫中人都知道,自己娘亲现在地位很特殊,虽然只是夫人称号,但既然皇子已经被立号为太子,那她的身份当然就比其他人尊贵了许多。可是,椒房殿的皇后还在那儿呢……!

    皇后可是皇太后当初亲自定下的,一直以来,太后对建章宫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的,除了必须的礼节,从来没有主动召见过卫夫人一次,这已经可以看出她的态度了。这次是怎么了?

    素汐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儿,这几年卫夫人有什么化解不开的心事,总会与她说说的,因此,这些其中的曲直,她都了解的很清楚。

    殿门开合,长裙拖地,有人踏碎一地香屑,回到建章宫。来去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而已。素汐没来由的心中一跳,因为,她远远看到娘亲细密的脚步,失去了往日的轻盈。

    卫子夫回到殿内,挥了挥手,让跟随的宫人都退下去,她坐在那里,压抑住心头的起伏,却怎么也赶不走莫名的惶惑。

    “怎么了?娘亲,难道身体不舒服吗?”

    轻柔的手腕揽住她的脖颈,急匆匆赶过来的女儿语气有些紧张。

    最知道自己心意的还是素汐,任何细微的变化她都会看在眼里的。卫子夫叹了口气,抚摸着那一双柔夷。宫闱深厚,步步杀机,有些选择,很是艰难!

    半个时辰前,漪澜殿中,王太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在摒退了所有宫女太监后,她对恭敬施礼后的这位歌姬出身的贵人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哀家决定助你登上皇后大位,母仪天下。你只需要在皇帝面前帮田家说一句话,仅此而已!”

    卫子夫吃惊的抬起头,皇太后竟然裸一点不加掩饰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才能紧迫如此呢!

    十多年的宫中生活,使她早已不是当初刚入宫时的那个单纯女子,为了自己,也为了三个子女,她一步三思,唯恐走错半步!

    “太后,何出此言呢?当今皇后淑容在位,臣妾不敢妄想半分。”

    王太后冷冷看着眼前低眉垂首的女子,她从来不相信她会没有想过这件事。宫中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不想登上那个风光无限的皇后位子呢!

    “哀家没有时间与你开玩笑!卫夫人,你要想仔细了,现在可是你最好的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有这等好事了。”

    王太后这句话里面包含的是什么意思,她相信对面的人一定会听懂的。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机,失去了窦太后的长乐宫已经暂时关闭,相隔不远的椒房殿通向长乐宫的甬道也封闭了。在这样的形势下,只要王太后说句话,当今皇太子的母亲进位皇后,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太后,但不知……如何帮法?”

    虽然卫子夫依然恭敬的垂首面前,看不清她的脸色,但王太后早已觉察出她内心的意动。她嘴角泛起冷笑。

    “很简单,帮哀家把窦婴扳倒,让窦家永远翻不了身!到时候,只剩下窦太主馆陶和她的刁蛮女儿,还能泛起什么浪花来呢?更何况,皇帝对你一向宠爱,哀家只要点了头,母仪天下的殊荣就非你莫属了!呵呵!”

    漪澜殿中富丽堂皇,雍容华贵,温香袅袅,使人很舒服。然而,已经见惯了宫中残酷的女子还是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袭来。她不敢抬起头,怕的是一不小心泄露了目光中的惊惧。

    “蒙皇太后抬爱了。可是臣妾见识浅薄,智力短缺,恐怕帮不上太后什么大忙呢。”

    “你不用妄自菲薄了。皇帝对你宠冠后宫,一向信任有加,你的话他还是听的进去的。再说了,对付窦家那个庞然大物,哀家自然不会让你去打头阵。你只要想办法把那个元召拉下水就行了。”

    卫子夫听到这儿,已经是心中怦怦乱跳,她勉强压住呼吸,尽力不露出半点异常。

    “太后容秉,臣妾常年身在宫中,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又怎么能够做好太后交代的任务呢……?”

    她的话还未说完,王太后已经摇手制止了她,脸上闪过一丝厉色。

    “这些没有用的话,就不要多说了。你们卫家和元召的关系如何,哀家早已经查的一清二楚。在这宫中你掌管着的那个库府,那些财富是从那儿来的,就不用哀家说出来了吧?还有你的亲弟弟卫青,现在也是一位将军了,他和那元召是什么关系,你这个做姐姐的就心里没数吗?哼!”

    卫子夫脸色通红,连忙低头告罪。王太后却口气一转,缓和了下来。

    “当然,哀家当着你的面说这些,并无责怪之意 ,你无需自责。哀家只是提醒你,良机就在眼前,就看你抓不抓的住了。”

    说到这儿,她探了探身子,盯着卫子夫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的很慢。

    “要想彻底铲除窦家,必先杀元召!你可以秘密传信给你兄弟卫青,让他在长乐塬上搜集元召的罪证。他手头上不是有一队厉害的士卒嘛,要想找些元召和窦婴勾结谋反的证据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此事做成了,哀家现在就可以给你保证,昨日的窦家有多威风,明日的卫家就有多威风!到时候,你为皇后,主宰后宫。你弟弟为将军,成为朝中太尉,卫家从此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矣!”

    卫子夫心中波澜大作!如果不是凭着这些年磨炼出来的机变与忍耐,她几乎就要站不住了。怪不得王太后这么急着把自己找来,原来,宫外的斗争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你死我活,绝不容情!

    “娘亲!你、你难道答应那老……太后了吗?”

    素汐公主的脸色如雪一样煞白,身子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听完卫夫人的诉说,她内心的恐惧铺天盖地,简直不能自已。

    “傻孩儿,如果娘亲答应了这件事,你会怎么样呢?”

    “我、我、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娘亲!求求你了,千万不要答应……不要……呜呜呜!”

    如果舅舅和母亲会选择与元召为敌,反目成仇、互相厮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素汐再也忍不住,伏在卫夫人肩头大哭起来。

    卫子夫轻轻扳过她的脸来,看着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容颜,无声叹息。女儿的心事,即便天下人都不知,又怎么能瞒得过亲生母亲呢!

    “汐儿,别伤心了,娘亲没有那么糊涂呢。人活在这个世间,权势的荣耀,又怎么能比得过人间的真情呢?宫中的无情,我已经耳闻目睹过太多。想当初,皇太后与窦太主的关系是如何亲厚,为了替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你父皇争夺皇位,不惜放低身段,在窦家面前委曲求全。而今,老祖宗刚离去才几天,就翻脸无情,要痛下sha shou了……想来真是让人唏嘘难过啊!”

    素汐听到她的话中之意,扬起犹自挂满泪珠的脸,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卫子夫轻轻梳理着她的满头青丝,带了无尽感慨。

    “母仪天下,看似风光,却不是娘亲最想要的呢。在世间,只有你们三个孩儿才是娘亲最宝贵的财富。汐儿,不要多想,元哥儿救过你和琚儿的性命,这样的大恩德,是要好好报答的,我又怎么可能帮着别人去害他呢?”

    “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啊……可是他、他现在好危险的吧?”

    “放心吧,汐儿,既然能逼得连王太后都如此急迫,想必元哥儿在宫外斗争中是站了上风的……。”

    轻言细语的安慰间,卫子夫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而某种决定,也更加的坚定不移。

    她所料的其实没有错。龙争虎斗,胜负已分,元召出手,必获全胜!这一点,从此以后将成为许多人的一个共识,无论是在战场还是朝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