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逆水行舟踏烟波
    那一年,竹笛吹开了两小无瑕。

    玉梳丝滑了乌黑长发,素墨渲染了豆蔻的初夏。

    暮色中,谁在等着一起回家。

    那一年,流光将眉目弯成了月牙。

    风儿把誓言吹成了细沙,雨丝打落一地杏花。

    花开是你,花落随他。

    那一年,泪珠润湿了唇边的牵挂。

    柳枝摇曳在远去的天涯,岁月记录下无声的喑哑。

    心,乱如丝麻。人,慢慢长大。

    梵雪楼的少女在渐渐的长大,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豆蔻年华。只是当初那个整天跟在她身后叫她“灵芝姐”的男孩,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在她身边了。

    莫名想到那个名字时,苏灵芝才意识到,元召又有大半个月没有来梵雪楼了。她便免不了经常在苏夫人耳边嘟着嘴埋怨,苏夫人便只是拍拍她的额头,笑骂几句。

    “多大的女儿家了,还耍这些小孩子脾气。元哥儿现在是大人物了,有好多大事等着他去做,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整天陪着你呢!”

    “娘亲啊,你为什么老是为他说话嘛?好像他才是你亲儿子,我倒是像捡来的野丫头似得。哼!”

    “哦他要真是我的儿子,那却不知道是娘亲怎样才修来的福分呢!唉……不过,娘能看得出来,梵雪楼在他心中的分量很重,他一向是个重情义的孩子。”

    “谁要他对梵雪楼怎样了……这么多天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哼!气死我了……。”

    苏夫人看了看女儿嗔怒的样子,笑眯眯的把她揽到怀里,一边替她梳理着头发,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芝儿,你要记住,元哥儿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他似乎生来就是要做大事的,他的将来是无限的天空。女儿的心思,做娘的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你想要和他在一起,就不要去羁绊雄鹰飞翔的翅膀。要学会仰望和等待,准备好一个温暖的窝巢,等他受伤或者累了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安稳栖息的地方。其实,元哥儿走到今天,他所走的每一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听着苏夫人慢慢的诉说,慵懒躺着的灵芝红着脸孔,想起与元召最初相见时的样子。

    那时,他衣衫褴褛,孤单无依,可是她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如此亲近。在那个秋色阑珊的雨后,她从长安城外领着他来到了梵雪楼。

    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平凡的孩子,彻底改变了梵雪楼所有人的命运。他帮他们打退了追杀的敌人,以一己之力铲除了流云帮的那些仇家,从此以后,再也不用过那种东躲西藏的逃亡日子。梵雪楼更是在他的帮助下,从一间赖以谋生的小小茶楼,发展成现在的样子。

    长安城中十家分店,天下郡县遍地开花!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能描述它的规模,这当然是与皇家扯上关系有关,更是元召的策划之功。

    苏红云现在已经是建章宫的常客,卫夫人的知己。她们之间是怎么样的分配这些财富,灵芝从来不去关心。只要有元召的影子在里面,她和梵雪楼的所有人便都绝对的信任。

    相比起这些,她们更担心的是元召在外面经历的那些惊涛骇浪。每一次听到他与人争斗的消息,梵雪楼上上下下的人便都无比的关注,他们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心中的祷告恐怕都已经念过了几万万遍了!

    好在,他每次都是胜利。元召来梵雪楼的时候,却从来不会跟他们说起这些,不管地位怎样变化,他随便说笑的样子,便只是生活在这其中的一份子。大伙儿依然亲热地称呼他为元哥儿,和从前没有任何不同。

    “只是,这家伙真是太可恨了!你要是再不来……便休想我再理你!”

    名叫灵芝的女子一面甜蜜的想着往事,一面却仍旧忍不住有小小的怨念在心头。

    彷佛感受到了这股怨念,相隔几十里外的长乐塬上,元召连着打了三四个喷嚏,他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天气渐冷,冬天转眼就到了。

    “小侯爷,可要保重身体呀!现在你可是身负重任,天气难料,需要时时提防。”

    说话的中年男子,长髯垂胸,十分洒脱,正是淮南王刘安身边的智囊伍被。

    “呵呵,伍先生不用担心,我家小侯爷内力精湛,堪称百病不侵。小小风霜,又岂能奈何?”

    说话的正是在一边相陪的主父偃。他两人都是才辩之士,说话暗藏机锋,倒是一双好对手。

    两人互相对视片刻,都哈哈大笑起来。伍被奉了淮南王密令,来长乐塬上会晤元召,他自然清楚这次任务的重要,所以他对元召身体的关切倒是发自内心的。

    元召对他拱了拱手,点头示意,好意心领了。却侧脸对旁边的人笑了笑,开口说道:“郡主,看过了这些船,却不知道有何感想?”

    长乐塬上有一处最著名的地方,来到这儿的人都会去看一眼的。那个地方曾经被这片土地的主人一剑劈裂十丈,震慑千众之胆。后来,就在此地挖了一个大湖,引通了渭河之水,取名为剑湖。

    剑湖边有蜀中卓家在此所建的冶炼场,还有剑湖船坞。元召领着他们一行人,就站在离船坞不远处的高崖上,新造的几艘大船便尽收眼底。

    大红的披风,被风卷起下摆,遮起了白狐宽领,刘姝郡主的半边脸埋在一片毛绒绒中,有些动人的红润。一柄短剑被她配上了名贵漂亮的剑鞘,就系在小蛮腰间,正是元召送她的名剑鱼肠。

    “这儿,就是你当初一剑降服流云帮众的地方吗?”有些奇怪,她没有回答元召的问话,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呵呵,差不多,马马虎虎就是这儿了。其实没那么夸张的,以讹传讹罢了。”元召有些谦虚啊。

    刘姝一双秀目微不可查的瞟了他一眼,他这副惫懒样子,为什么就让自己又爱又恨呢!

    “在淮南的时候,我曾经听韦陀大师说起过的,当时他亲眼所见,那一剑让他惊为天人,夸赞的不行。我当时听了,就不服气了很久……可是现在我信了。因为,就连我的师父都没有勇气与你对敌,他自从见过你出招之后,就辞别父王,回去修练了。”

    “额……这些打打杀杀的事,郡主身份尊贵,就不要去多想了。听说淮南王府藏书甚多,好好攻读一些诗书文章,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呵呵!”

    “读书父王整日忧心如焚,谁还有心思读书。哼!有个人在天子面前献上妙计,不费吹灰之力就瓦解了天下诸侯。到了明日,我和我的父王,还不知道会流落到什么地步呢!”

    元召听到她话中隐含的语气,不禁又感到有些头疼起来。

    主父偃笑而不语,游目四顾,装作欣赏剑湖风景。伍被却心中一愣,自家郡主在元召面前怎么用这种语气说话这位骄傲的郡主可是一向看不起任何人的,莫非……想到某种可能,伍被不禁又忧又喜,在心中暗自筹措起来。

    “郡主,削减诸侯,弱枝强干,这是使国家更加强大的必要手段。大势所趋,非独力所能抗衡,希望你和伍先生把我的意思完整的传达给王爷。我想,这其中的道理,以淮南王爷的睿智,应该早已经看得很清楚。”

    听他说的正式,伍被早已正色在听,刘姝不好再耍小性子,也只得在一边好好听着。

    “只有解脱心中的执念,才能开创更好的出路。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带话给淮南王,说有一条适合淮南的道路,今天我说过的仍然有效。这些大船的造船技术,我可以无偿地ti gong给淮南,请你们带给王爷一句话,淮南的未来在海上,那儿有比这片大陆更广阔的天地,足以容纳他的雄心!”

    伍被的眼中蓦然发出亮光,长乐侯竟然答应把新式造船技术传授,这可真是太好了!海上难道是……!

    推恩令下,天下震动,淮南自然也不例外。淮南王困坐愁城,陷入两难境地。他有心起兵反叛,一是准备未足,二是根本没有取胜的信心。前面那几家王爷的例子就活生生摆在眼前,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朝廷大军马上就会出动的。

    可是就这样坐而等死,他更不甘心。刘安以枭雄之姿,雄心与野心一样大,他自负文武全才,智谋韬略不输于任何帝王,但以目前的发展形势看来,不仅心中的夙怨难以得报,离未央宫含元殿中的那樽龙椅更是越来越远了。

    所以,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中,当他想起元召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才怀着万一的想法,派心腹智囊伍被来看看有什么破局之策。

    素来娇惯的女儿听到这个消息后,却非要跟着来一起看看。淮南王对刘姝一向倚重,所以才让她跟了伍被前来。

    却根本就没有人会想到,伊人倾慕英雄,贻误终身,赠剑问情,早已成痴。她不是为了家国大事,之所以跟了来,只是为了心中难解的情愫见那人一面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