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黄花伴酒分龙蛇
    白驹过隙,云水去兮,红颜落香尘,遍地黄花起。

    风无迹,寻得几回消息。

    玉魄芳魂,孤鸿掠影,侠骨伴柔情,苍茫暮色里。

    误多少,天地英雄气 !

    话说在长安城附近,有两处酒楼的菜品,是别处绝对不能比的。城内的明月楼和城外的青郊外酒楼。

    外人只知道他们都有高明的厨师,可以调制出精美的菜肴。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是,这两处酒楼之所以做菜水平能够突飞猛进,是有人给过他们指导,并且ti gong了特别的烹调佐料。

    南海与西南夷通道的打通,犹如打开了两座宝库的大门。而长乐塬上越来越庞大的运输船队,在通往这两个方向的水路上川流不息,源源不断的把宝库中的各种珍稀出产品运到长乐塬上,经过加工制作以后,再销往中原郡县、东海之滨、塞北江南……。

    而烹调所用的茴香、八角、胡椒等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项而已。这些在南越诸岛上遍地生长,毫不值钱的东西,运到中原和江北以后,就成为十分珍贵的香料。简直是一本万利。

    这些财富,流向了两个地方,长乐塬和未央宫。元召把留下来的钱都逐渐用到各类建设上,他的很多设想,都在逐渐的落实和建造中,现在世人大多还一无所知,等到有一天突然惊觉的时候,也许会发现那是一个新世界。

    未央宫中的库府,那个天文数字般的账本还在一天天的加厚。皇帝每次满脸喜色的翻看时,他总是会唠叨一句:“当初吃的那小子做的那条鱼,真是太值了!那是朕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值钱的鱼。”

    鱼,确实好吃,这是元召的最爱。所以,今天的菜品中,就有一道红烧大鲤鱼,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色香味俱佳,看着就引人垂涎,食欲大振。

    刘姝郡主却是第一次吃到这种鱼,只品尝了第一口,她就喜欢上了这种滋味儿。也不顾形象了,夹了一大块放到碟中,津津有味儿的吃起来。

    “此物大妙!果然是人间ji pin。淮南之地美味虽多,相比起来,却也是远远不及啊。”伍被品尝以后,不禁连声赞叹。

    主父偃得意的捋了捋须髯,神色间有些回味的说到:“那是当然!伍先生说的一点儿都不为过。这道菜乃是我家小侯爷首创,当初第一次做出来,还是老夫首先品尝的呢,此时想起来真是幸甚!呵呵!”

    “原来如此!真是能者无所不能啊。我家王爷曾经说过,世间之事,物理相同,一法通而百法通。哈哈!小侯爷的所思所想,与王爷倒是同一类人。”

    伍被话中暗有所指,已经隐隐表明,自己赞同元召的提议,回去后一定说服淮南王同意。

    元召与主父偃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举起酒来,相劝他共饮一杯。伍被欣然领命,恭敬一饮而尽, 双方尽皆欢喜。

    “这样的鱼儿,我以后还想吃,却不知道有谁能做……。”

    有人在他耳边轻轻低语了一句,元召微微一愣,揉了揉下巴,他有些不知道怎么作答。

    刘姝脱口小声说了这一句,见他有些发呆,不觉微感气恼,使劲翻了个大白眼儿,却不妨忽然看到对面而坐的名叫卓文君的女子正在盯着他们两个人,嘴角带着若有所思的笑意。刘姝大羞,连忙低下头,装作在认真吃鱼,再也不敢乱说乱动。

    其余几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主父偃与伍被两人棋逢对手,谈兴正浓,杯盏之间,喝的甚时尽兴。崔弘布菜,元召相陪,间隙里逗着明珠儿戏耍,文君看着眼前情形,也自感到心中喜乐。

    楼外山野道边,黄花开的正香,西风渐起,眼看又是一季。元召微微有些感慨在心头,不免多喝几杯。

    气氛正在高兴的时候,有卓府派在这边照应的管家走了进来,伏在文君身边悄声低语了几句。卓文君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点头表示知道了,那人带着恭敬的神色对元召施了个礼,然后退出去了。

    “阿姐,有什么事?”元召见文君在低头思索,不禁出声相问。

    文君轻轻地笑了笑,说道:“没事的,管家说来了些身份不明的人,应该是路过的,他们自然摆得平,不用在意,你们继续就是。”

    元召点头,青郊外酒楼的名声现在非同一般,长安城和附近三县的好事之徒,没有人敢上这里来捣乱。至于一些过路的江湖客,更不敢在这长安附近闹事,再说了卓家的大批人手也不是吃素的。

    又过了没有一盏茶功夫,忽听楼下有吵闹声传来,好像还有摔破东西的声音。元召不禁一愣,卓文君早已站起身来,见明珠儿在元召膝间玩耍正好,她便打个招呼转身出门,去看个究竟。

    元召对崔弘使个眼色,崔弘会意起身,提了案边长剑,随后跟了出去。

    青郊外酒楼下确实来了些身份不明的人,不仅楼内,连外面也布满了统一服色的赳赳大汉,散布在大道两边,隐隐对酒楼形成包围之势,并且这些人都带得有兵刃,目露凶光,一看就不是易于之辈。

    进到楼内的有大约四五十人。刚开始酒楼掌柜还以为是行走南北路过此地的客商,几个店伙儿迎上来打招呼时,却被当头的几个大汉一把推到旁边,瞪眼威吓着不许乱动!

    来的这些人不是别个,正是从长安城内廷尉府一路赶来的大汉廷尉杜周和他的手下们。

    廷尉府得到消息,有淮南王的心腹谋主带了十余人秘密来到了长安,形迹可疑,不知道意欲何为。

    正急于立功的杜周那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立刻意识到,也许,这会是一条大鱼!他立刻下令,严密跟踪来人行迹,并且在长安淮南王府周围布下眼线,意图有所发现。

    可是,监视了半天,淮南王府却并没有什么动静,那位留守的世子刘建据说已经好多天没有出过府门了,风声鹤啸的这个时刻,更没有什么人来拜访过。

    正在有些担心空忙活一场呢,城外的人终于飞马传来了消息,淮南来人在城西三十里外的一家酒楼宴客,有可能会是密谋什么勾当。

    杜周一刻也不耽搁,马上亲自带领廷尉府精干力量,纵马出城,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赶到这儿来了。手下迎上来禀报,人就在里面,如何行动,只等廷尉大人决断!

    为了怕打草惊蛇,廷尉府的人都没有穿官服,而是统一的灰衣武士打扮,配了刀弓。杜周却是蜀锦袍服,匝巾箭袖,一马当先在众属下护拥下进来。

    他也是粗通武艺的人,这些年任职廷尉府,暴烈拷打犯人,为求招供,无所不用其极,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之事。

    一楼的酒客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就已经被这些凶巴巴的大汉们喝令不准乱动,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有嘴巴不老实的还被顺手赏了几个耳光,好好的喝酒吃菜谁想到会碰到这样的事

    有几个跑江湖的习武之人打抱不平,刚要出声抗议,却不妨这些家伙并不听他们讲道理,廷尉府最近正是气焰嚣张的时候,打人甚至失手误杀都有廷尉大人罩着呢,怕什么?此时不抖抖威风,更待何时呢!

    眨眼之间,那几位想理论一番的武人都被打翻在地,酒案倾倒,口眼歪斜,遭受了无妄之灾。所有酒客都知趣的闭上了嘴,心中惴惴不安的在一边看着事态的发展,暗中祈祷自己别受池鱼之累。

    看了看鸦雀无声的四周,廷尉大人很满意属下的威风,他清了清嗓子,威严的喝了一声:“今日廷尉府在此办案,所有人等不得乱动,否则,与逆贼同罪!”

    酒客们心中一惊,原来是廷尉府的人,怪不得如此凶恶。向来廷尉府恶名远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天倒霉碰到他们,只求老天保佑,别惹事端上身啊!

    “酒楼老板何在看到我们廷尉大人到此,还不过来答话!哼!”

    几个长史跟随甩鼻子瞪眼睛,狐假虎威,不可一世。

    “上官有何吩咐?草民就是此处的掌柜,我们一向奉公守法,安分经营。还请高抬贵手,不要把场面弄得太大,惊吓了酒客主顾们。承让!承让!”

    掌柜是个精瘦的中年男子,很会说话,陪着笑脸,尽量客气一些。

    “呵!你可知道这酒楼内今天有牵涉到要案的重犯在此一会儿捉拿到案,你们这家酒楼嘛,哼哼,能不能还开的下去,也只不过在本官的一念之间尔!”

    杜周撇着嘴,冷笑一声,斜眼瞅了瞅身前的掌柜,一副王法代言人的形象。

    那掌柜的倒是吃了一惊,他看了看身后跟过来的酒楼店伙儿们,他们纷纷摇头,表示毫不知情。

    “不知上官此言何指重犯又在何处请明确告知。”

    杜周不屑与这掌柜啰嗦,冷哼一声,两个早已在此守候多时的廷尉府暗探,从一边闪出来。

    “大人,他们就在楼上大间里,四男一女,这会儿正在那里,小的带路,大人尽可上去捉拿!”

    杜周一挥手,十几个彪悍的属下不容分说,执刀就要往上冲。那掌柜却踊身挡住了楼梯口,急忙说到:“且慢!上面今日清场,并无闲杂客人,只有我家的贵客在此,不得惊扰!”

    他不阻拦还好,这几句话却更让杜周疑心大起,他厉喝一声:“闪开!不知死活的东西,所有人听令,捉拿要犯,有敢挡路者,立斩!”

    掌柜却甚是执着,唯恐他们这些凶神恶煞上楼有什么不良企图,还待理论。这些sha ren不眨眼的家伙哪里还耐烦,乱刀举起,就要溅血。

    “住手!我看你们谁看放肆!”

    二楼栏杆边转过一女子,翠袖薄衫,眉间含怒,正冷冷的看着下面的一众酷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