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掌上笑谈握乾坤
    大汉廷尉杜周,也是个狠人,能坐到今天九卿之首的高位,是靠着无数人的尸骨爬上来的。在他的信条中,什么是非善恶、道德廉耻那一套,统统不管用。

    在个人野心支配下,富贵荣华成为一种目标,残酷暴力当作了手段。廷尉府在保证对皇帝效忠的前提下,干任何事都有恃无恐。因为,很多时候,皇帝需要这么一把震慑臣民的刀!

    在每一任廷尉眼中,所有朝臣都是待宰的羔羊。就算是功勋卓著的重臣又能怎么样当初威名赫赫的周家,那可称得上是世代元勋了吧?周勃,当了十几年的太尉,兵权在握,一旦待罪入了廷尉府,那还不是乖乖的服软讨饶,才好歹活了一条性命。

    这位从尸山血海之中闯过来,统率天下几十万汉军的当朝太尉,走出廷尉府的大门时,发出了著名的慨叹:“吾尝将百万军,今日始知狱吏之贵也!”。

    他的儿子周亚夫比他更惨。这位周太尉,平定七国之乱,对汉家社稷有再造之功。可是等到他被抓到廷尉府中的时候,饭都没得吃,七天之后活活饿死。

    这样的权势,难怪廷尉能够傲视王侯,没有人不对他们敬畏三分。

    可是今天,他们遇到了元召。当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小侯爷毫不客气地直斥廷尉大人的名讳,并且霸道的说出那句话时。酒楼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下来。

    杜周的脸色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元召这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留了,裸的打脸啊!杀了廷尉府的人,还这么理直气壮,如果这口气就这么咽下去,那廷尉府的威名就算是折在自己手上了,以后也不用在朝堂上混了。

    “元召!你太放肆了!我先前念在同为朝臣的份上,还想着放你一马的,没想到你如此蛮横。好,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廷尉不客气了!你等着啊,我先办完正事。你跟我去未央宫见陛下,今天非要分个胜负!来人啊,全部给我上去,先把上面的淮南要犯都抓……啊、啊、啊!”

    杜周慷慨愤怒的声音正说着呢,忽然发出啊啊的几声惊呼,把身边的人都吓了一大跳,不明白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情况。心腹们急忙围上来看时,却见一支小巧的袖箭正插在他的发髻之间,几乎是紧贴着头皮,差一点儿就破脑而入了!

    “再罗里罗嗦,嘴里不干不净的,就一箭射死你!”

    声音清脆好听,却带着冷冷的杀气。众人抬头去看时,却见先前站在元召身边的那绝色女子,正把另一支袖箭拈在指尖,风动青丝,眉目含煞。

    元召摸了摸下巴,看着刘姝,这小箭也发的太溜了,一言不合就伤人。唉!自己都被她射过好多次。

    “郡主,不要轻举妄动啊!一切自有小侯爷处理,你轻易插手,惹出事端,就更不好收拾了。”

    伍被在一边有些着急,自家这位郡主的脾性那是受不得一点委屈的,想必是刚才的那一句“淮南要犯”惹恼了她。好在她还知道分寸,对方只是受了惊吓而没有受伤。

    “谁让他嘴里胡说八道的!怎么,你也要怪我啊?”

    刘姝才不管那些呢,她一向横行无忌惯了,心有不平从来不会忍下去的。只是她回头发现元召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不禁反问了一句。

    “哦,没有没有。只是有些遗憾罢了。”元召知道她心中有气,连忙陪了笑脸。

    “什么啊?你说的遗憾是什么呢?”刘姝有些好奇的问到。

    “郡主练了这么长时间的袖箭,准头还差点事呢。你应该在他胡说八道的时候,啪的一下,把他门牙打掉的,让他不能再口出不逊之词。否则,他要与你纠缠起来,这么美丽的女孩儿家怎么好与人做那些口舌之争呢?”

    元召带了几分玩笑,只是为了让她开心些,不要因为生气再胡乱插手,这点儿小事儿,自己尽可以摆得平,不要因此而坏了自己策划的大计。

    “你、你油嘴滑舌的……我不和你说了!”

    听到元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自己如此说话,刘姝大窘。但心中终究是喜欢起来,他……夸赞自己美丽哦!

    主父偃与伍被把脸转向别处,装作没有听见刚才两人的对话。卓文君脸上虽然还有些担心,心中却暗暗好笑:元哥儿这么小年纪,就如此会哄女孩子,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家会为他倾心呢!

    他们在上面轻松说笑,底下却炸了锅。属下把廷尉大人发髻间的袖箭拔下来,杜周惊魂未定,他刚才只是看到一道寒光直奔面门,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以为小命就此没了呢。

    “是谁?是谁偷袭本官?反了!反了!元召,一定又是你在捣鬼吧,我今天便与你不死不休!”

    杜周这次是彻底炸了,恼羞成怒。他下定了决心,要与元召拼死一搏。

    元召看到他势若疯狂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回头对崔弘吩咐道:“一会儿我动身之后,你马上带郡主他们回长乐塬,告诉卫青,从现在开始,严密控制各个进出口,如果有意图不明的人想搞事,杀无赦!另外,派一队黑鹰军以拉练为名,临时到青郊外这边驻扎。”

    “元哥儿,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去冒险啊!阿姐这边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可是你不要跟他们回长安啊……!”

    卓文君心思灵敏,她马上猜到了元召的用意,心中大急,一只手抱着明珠儿,一只手紧紧扯住了他的袖子,满脸的担忧之色。

    “阿姐,你放心好了!没事的。这几天,我本来就是要回长安觐见陛下一次,有几件大事必须要立即去做了。至于廷尉府这些人,还奈何不了我半分。呵呵!”

    元召轻轻的摸了摸明珠儿的脸蛋,示意文君放心。

    崔弘对师父素来敬若神明,对他的吩咐只是拱手听令,从来不会担心什么。主父偃嘱咐了一句:万事小心。确实,元召出手,他们不必担心,只要让他后顾无忧就是最好的帮助。

    刘姝刚要开口问什么,元召对她和伍被轻轻地摆了摆手,让他们去长乐塬暂时等候消息,顺便好好的了解一下那些大船的制造,相信不久之后,淮南就会用得上了。

    杜周早已派人把所有带来的廷尉府属下都集合了过来,将近两百多赳赳武夫,各执兵器,这就要展开一场血拼。

    “杜周,带着你的人头前走吧!我随后就来, 此事与别人无关,回长安之后,随便你怎么去含元殿前论理,我都奉陪。”

    元召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来,毫不在意的随口说着。

    大汉廷尉简直是怒气冲天,属下被杀,廷尉府被折辱,凭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世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休想!元召,你休想替别人脱罪。今天这酒楼的人一个都别想走,都要带回长安,下廷尉府,细细审问。动手,砸场子!抓人!”

    一声令下,早就被鼓动的摩拳擦掌的廷尉府酷吏们一拥而前,就要越过挡在前面的元召去抓人打砸。

    然而,气势汹汹的人前冲了没有两步,就又硬生生的一起停住了脚步。目瞪口呆,手中刀都慢慢的垂了下来。

    一丈之外,长乐侯元召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不知道从谁手中夺去的一把刀,就搭在名叫杜周的廷尉大人肩头上,而杜周,手脚酸软,脸色煞白,他怎么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从属下们的环绕中,在眨眼间的功夫,就被身后的人弄到他手上来的。

    “走吧,早就说了让你们先走的嘛。哦,廷尉府的刀子快不快啊?如果手一抖,会不会把脖子割断……哦,廷尉府的刀,杀了廷尉大人,这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哈哈!”

    听到他竟然有些开心的大笑,杜周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属下们面面相觑,进退不得。但心中都有些害怕了。

    元召从前那些名声,廷尉府的人当然都有所耳闻。但听说归听说,终究没有亲眼见过,人多势众之下,对这少年不免有些轻视。不过,他形如鬼魅的擒拿了杜周后,看着他手中随意翻转着的那把普通的刀,没有人会怀疑,如果他挥刀出手,必将是惊破天地!

    冰冷的刀锋就搁在脖子上,死亡的气息清晰可闻,杜周才三十多岁,巨大的野心还远远没有实现。他还不想死,于是,惊惧和愤恨之中,他选择了服从。

    酒楼外大道上,廷尉府属下们纷纷骑上马,回头看了看自家大人,见他哭丧着脸挥了挥手,便打马头前开路,从原路返回长安。来时踌躇满志,走时垂头丧气,只呆了半个时辰而已。

    见大队人马都走远了,元召拍了拍杜周的肩膀,替他扯了扯有些乱糟糟的衣服。大汉廷尉气色惨淡,低头不语。

    “你说说你,都做到九卿的高官了,出门也不穿点儿好看的衣服,简直是有份嘛!杜大人,我们也走吧回长安去了!”

    听着他的奚落,杜周一面爬上马背,一面早已在暗中咬碎了钢牙:“姓元的!你等着,回到长安我要不弄死你,就枉生在这世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