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碧海潮升烟波痕
    明月楼上,淮南王刘安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少年,心中感慨万千。接到谋主伍被的飞马传信,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千里北上,来到长安。

    曾几何时,眼前的人,名不见经传,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来历的流浪儿而已。然而,在这一路上,淮南王细细的梳理过元召今日的影响力后,他不禁大吃一惊。

    元召,在长安三辅封邑万户的长乐侯,官至尚书令,由他主政的尚书台,其权力已经远远的大过了丞相府。时至今日,受过他影响的人,有很多已经站在重要的位置上,手握着一些要害部门的权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都是少壮派!

    没有人再会因为他的年龄而等闲视之。淮南王一向自负甚高,可是现在就连他,也不得不叹服了。

    跟随的护卫都在外面守候,即便是伍被和刘姝,也没有被允许进来。事关淮南一脉未来命运的大事,他不得不如此慎重。

    淮南王的子嗣,在各大诸侯里面,已经算是少的了,现在只有三子一女。然而推恩令下,三分淮南后,这必定将是一个会逐渐衰落的结局。

    除了皇帝,任何人的雄心壮志,皇图霸业,在这片汉家土地上,将永远不会再有可能。有时候刘安想起这局布棋,在痛恨的同时,却也是暗自佩服。

    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只要能让对手服服帖帖,再也无力反抗,那就是绝世奇谋。淮南王有些灰心丧气了,这些年来,自己布置先手,用尽手段,到头来不过是枉费心机,尽皆成空矣。

    “王爷毋需再多虑了,这就是淮南最好的出路。皇帝陛下的意思,虽然不会明旨颁布,但他已然恩准。淮南库府中所有的财富,朝廷一文不取,而且淮南封地也会保留,等到什么时候王爷有了自己的基业,什么时候愿意交回了,就任凭王爷自己的意思。”

    几句寒暄过后,三杯接风酒喝罢,元召直接就点明了主题。他清楚地知道淮南王心中的顾虑,因此,说话简明扼要,把他最想知道的告诉他。

    “这是当今天子亲口允诺听起来倒是美妙,就怕过上几年之后,就不会再遵守这些了吧天意难测啊……!”

    刘安是个天生的阴谋论者,想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对于皇位上之人的反复无常,所见所闻,前人早已经有过太多教训了。

    “呵呵,王爷在想什么,我都明白。我不敢保证皇帝陛下未来会怎么样,因为将来的事谁也不敢预测。不过有一点儿,我可以对王爷保证,那就是,只要我元召在世间一天,我的承诺就会永远有效。”

    元召神色平静地看着淮南王的眼睛,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点滴不剩。

    刘安略微迟疑了一下,似是下了某种决心,终于也抬手把酒喝干,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家明月楼,在长安城中名声响亮,此间主人,传说是季氏后人,不知道是真是假”

    元召点了点头:“不错,明月楼的主人名叫季英,正是季氏双雄的后人。”

    “本王也曾听闻,那季布当年以信义著称于世。得千金不如得季布一诺!想必长乐侯也听过这句话吧?”

    “呵呵,王爷敬请放心就是。我虽然不敢自比先贤,但我说出来的话,还从来没有未实现过。”

    “好!本王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本王也对你说句实话吧,当今天子虽然是个有志向的人,但以我对他本性的观察,却不像是个体恤仁慈之主,以后……也许会有些狠绝。作为臣子,不可不察。”

    对皇帝做如此评价, 已经是属于大逆不道之语了。淮南王当着元召的面不加掩饰的直言说出,这算是挑拨还是真诚呢?

    元召淡淡的笑了笑,这样话头他不会去接的。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这个世间的任何人都清楚。淮南王的话没有说错,不过这只是皇帝的一个方面而已。

    “王爷,这么说来,就是同意去见识一下大海的辽阔了?”

    “没错!听了你的那些描述,本王早已经动心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那些神仙志怪海外奇闻,总想着如果有机会能去亲自见识一下多好。却未曾料到,有生之年,竟然真的会有可能实行。如果真的有机缘,万一能遇到海上仙山神人,也说不定呢。哈哈哈!”

    见淮南王笑得十分欢畅,元召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知道刘安所说的这个梦想是真的,因为他写过的那本《淮南子》里,就有对这方面的大量记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元召才突发奇想,给淮南想出了这么一条出路。

    “王爷,这世上有没有神仙,我从未见过,不敢妄言。不过,海上有的是大小岛屿,虽然称不上是仙山福地,也算是世外桃源,人间宝岛了。”

    “元侯,真不知道你小小年纪,是如何知道的这些!唉,传说当年秦始皇帝,为求长生不老术,曾经派遣了大批的方士入海求仙,却终究是杳无音信,一无所得。可见这海外神仙是很渺茫的。”

    “呵呵,王爷不必去多想这些。说不定,将来在海中的某些岛屿上,王爷会遇到这些始皇先遣使也说不定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起这些,倒是十分投机。一件在大汉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事,就在这杯盏之间定了下来。

    看着淮南王踌躇满志的样子,元召轻轻舒了一口气,终于忽悠成功了!只要有淮南王带头,那些对将来还有所期待的诸侯们,一定也会动心的。只要鼓动起这股力量,作为最早一批的海上开拓者,就足够了。

    如果从现在就开始经营大海,比那些后世的西方海上强国,可是早了一千多年啊!那些人的祖先,这会儿想必还在小河沟里捉泥鳅吃吧?未来呀未来,真是值得期待呢!

    元召心中大快。这样心情大好的后果就是,多喝了许多酒。而喝多酒的后果就是,又答应下淮南王的许多条件。

    ti gong造船技术,派遣大批高超的师傅去淮南指导,负责绘制详尽的航海图……这些答应了都没什么,可是自己为什么又答应下让淮南王的最小儿子留在长乐塬的

    过后清醒些的元召晃了晃脑袋,有些无奈,可是已经答应下的事已经后悔不得了。淮南王把小儿子送过来,这是要和自己绑在一起呀。不过,这也无所谓。自己和淮南的关系,早就有些揪扯不清了。哦,这当然说的是和刘姝郡主的关系……。

    人心情太好的时候,就会付出代价的。元召站在明月楼头,看着淮南王在大批护卫的簇拥下,渐渐地走远。人丛中,骑在马上的女子,又回头对他看了一眼,目光中流露的轻嗔薄怒,让他心中一跳,头又有些疼了起来。

    开拓海洋的意义,现在还没有人会认识的那么全面。对于皇帝来说,元召的这条对策,他从中看到的是巨大的财富和对诸侯矛盾的最好化解。而对于淮南王和其余诸侯们来说,这是一条新的出路,能开创出一个全新的局面值得一试。只有元召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未央宫中,皇帝刘彻把仙师李少君召到了身边,对于派人出海,他却另有自己的一点儿小心思。

    “仙师,朕记得曾经听你说过,你多年前在东海仙山上,遇到过仙人,还给过你一颗如同冬瓜那样大的仙枣,所以仙师才几百年容颜不改。朕记得没错吧”

    李少君一愣,他不知道皇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这个仙家奇遇,他曾经在很多场合对很多人说过,因此,点头称是。

    “陛下,确有此事。”

    皇帝的神情很是兴奋,他来回走了几步,挥了挥手,把旁边伺候的宫人们都赶了出去。

    “仙师,朕渴慕仙家际遇久矣!只是一直无缘。现在终于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呵呵,不久之后,就会有大汉的船队出海了。到时候,朕想让仙师跟着出海去,再去寻觅仙踪,找到海上的蓬莱仙人,为朕求得不老仙方,仙师以为如何?”

    李少君暗自吃了一惊。他进得未央宫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给皇帝做这些事的。更何况,自己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

    “陛下,大海之上,仙人踪迹飘渺,没有仙缘的人是见不到的,此事极为难求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朕才派李仙师亲自前去的啊,仙师自己不正是身具仙缘之人吗?”

    皇帝刘彻的语气很热切,长生不老之术对他的you huo太大了。当初的秦始皇帝求不得,不代表自己就求不得。

    李少君心中有些发苦,他才不会跟着跑到海上去。那些虚无缥缈的事,越是打着这些名义招摇撞骗的人,心中才越发不信呢!

    “蒙陛下厚遇,我本来自是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出海为陛下求得仙方的。可是,我为陛下炼制的仙丹正在关键时刻,却是分心不得。如果稍有差错,就前功尽弃了,那岂不可惜!”

    李少君一边找理由敷衍过去,一边在心底暗下决心,宫中事,当速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