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西风吹落多少恨
    白马入梦踏霜行,碧海天涯明月升。

    当时西风多少恨,吹落情怀埋雪中。

    从春华秋实,到万木凋零,又是漫长的一季。人间光阴,宫中岁月,朝朝暮暮久,几番寒暑多。

    当椒房殿外碧树的最后一片叶子,被西风吹落的时候,初雪就快要到来了。宫中的雪景是什么样子的呢?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皇后阿娇几乎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不过今年,她老早就有了一个心愿,一定要好好地看一眼,因为,有个人说她最喜欢清雪。

    这个人,就是已经陪伴了她大半年时间的楚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椒房殿中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皇后变了。她不再一天到晚无休止的暴躁吵闹,也不再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和宫中其他美人争宠上,她的性格柔顺了许多。

    不过,这一改变,不是因为皇帝,而是来自于那个名叫楚玉的南方女子。宫中人不敢妄自猜测她们之间的关系,皇后只要不再因为妒恨而乱发脾气,所有人就谢天谢地了,其余的,谁还敢去乱嚼舌根儿呢。

    不管未央宫外的风云怎样变幻,皇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闻不问,不去多管。彷佛已经心灰意懒。即便是王太后,在不久前,对她发出过要帮她除掉那个心腹大患的暗示,她也只是冷淡的没有做出回应。

    皇后从前骄纵,并代表她不聪明。世态炎凉,人间冷暖,自从窦太后逝去后,在很多人的神色之间,她早已有所察觉。

    虽然母亲窦太主还在,窦家的势力也还能依仗些。但这位大长公主是怎样的色厉内茬,做女儿的知道的比谁都清楚。皇后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她的能力护得自己周全,如果母亲在余生能够保得大长公主府的富贵,就已经是老祖宗的恩泽在护佑了。

    与皇帝的恩情,皇后早已经灰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旧情追不上时光的烟云,青梅枯萎时,竹马早就已经老去久矣!

    皇帝已经将近半年没有来过了。听说他又有了许多新的美人,美丽妖娆的秦夫人,能歌善舞的李夫人……。从前听到这些事的时候,皇后的心中就嫉妒欲狂,恨不得把宫中美人都统统杀死。至于现在,她剩下的便只是怜悯。

    即便是再倾国倾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那又怎么样呢!皇帝的寡情与多欲,注定了她们的结局。短暂的红颜,转瞬即逝,当芳华不再,剩下的便也只是深宫寂寞,满腹心事无人诉说。

    每当想到这些,皇后便暗自庆幸和感激,因为,老天给了她楚玉。

    楚玉仿佛身上有一种魔力,她清楚地知道皇后的敏感心思,知道她一眨眼一蹙眉之间想要的是什么。在某些她最苦楚难耐的夜里,给她带来了宽慰和安宁。原来世间还有这样的一种情感,可以超越身份和性别的界限。

    如果此生注定终老宫中,那么,有楚玉为伴,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未央宫的重重宫殿,连绵起伏。落日的余晖,渐渐从琉璃瓦上隐没,暮色开始笼罩大地。远近的宫灯开始亮起来时,身后有脚步声渐渐走近。

    “皇后,天气渐寒,就不要总是在庭院中待得太晚了。你的身子刚调理的差不多,自己还是要注意为好。”

    一袭温暖包裹了肩头,白狐皮的外氅,有人从后面轻轻的给她披上。

    “楚玉,你说太阳落山之后,它会去到了哪里呢?它会不会去别的地方,继续给那里的人带来光明”

    “皇后,为什么总是喜欢想这样的事呢?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我们身为凡人又怎么能知道那么多呢?”

    “是啊,我们都是不能支配自己命运的凡人。也许每个人的命运,早已经都注定了,怎样的去争取和反抗,都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朦胧的暮色中,看到她的脸色有些黯然。楚玉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太阳虽然落下去,可是还有月亮,还有星星啊。皇后难道不觉得,夜空的景色更美吗?”

    皇后阿娇又沉默片刻,果然,抬头看了看天空,夜空如洗,有寥落的星辰开始出现,她便又轻轻地笑了起来。

    “楚玉,谢谢你!幸亏有你的开解,我才度过了最难的日子,现在已经想开了许多。走吧,我们回去。”

    皇后伸出手臂,搭在楚玉的肩头,神态亲密,她们便在灯火中走向逐渐辉煌起来的宫殿……。

    夜色逐渐深了起来,未央宫中的羽林军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忠诚的保护着皇宫的安全。然而,即使守卫再严密,也总有顾及不到的角落。

    在宫殿一角的暗影中,有轻如飞羽的影子无声掠过。然后,早已在此等候着的男子声音响起。

    “时间已经不容再耽搁,我们的计划必须抓紧实行了。”

    “为什么啊?我才刚刚取得了她的信任,如果现在就……有些太急迫。”接话的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不是让你马上,而是要找准机会,在必须保证成功的前提下去做。因为,这样的机会也许只有一次。如果不能成功,也许以后就很难了!”

    “不是让我们徐徐图之吗?什么事又这么急迫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嗯,确实有些变故。那个一心想长生不老的皇帝,想让我随着他的船队出海,替他去寻找仙方。如果在此之前,我们不能把计划完成,然后顺利脱身出宫的话,到时候只剩你孤身一人,又怎么能成功呢?”

    “原来是这样。可是……皇后她……。”

    “怎么了?你上一次不是说,以皇后那么浅薄娇纵的性子,在她身上做手段,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黑暗中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但她语气中的迟疑,却明显可以听的出来。听到对方的质问,女子连忙收敛心神,再不敢露出心中的半点想法。

    “啊,是的是的,皇后看似盛气凌人,其实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人。要让她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一些事,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能这么急,要选择合适的时机才行。”

    “家里的规矩,你应该知道,不用我再多说了吧?我们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就必须全力以赴去做好。否则等到大祸临头,连后悔都会来不及的。那些老家伙们的手段……呵呵,你自己好好想想。”

    一阵冷风吹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寒气入侵,还是想到了某些残酷的事,女子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栗,她咬了咬嘴唇。

    “那……最晚的期限,会等到什么时候”

    “在这个冬天过完之前,必须要完成最开始的计划!未央宫中太安静了……那些潜伏在水面下的矛盾,需要有一阵风,激起波澜。只要宫中大乱一起,将是连贯性的,从宫中到朝堂,从朝堂到整个天下,风起云涌,大事可成!”

    “好吧,师兄,我会尽量去做的。”

    “楚玉,你要记住,在这整盘的计划中,你是最重要的那颗棋子。只有你发动了,后面的环节才能够连贯而行。所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你都要去做好它。否则,我们两个人即便逃出宫中,天下之大,也不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素来白衣的男子换上了黑衣服,虽然是在黑夜中,他似乎也还是有些不习惯。名叫楚玉的椒房殿贴身侍女,看到他已经不舒服得扯了好几次袖口。

    “是。谨遵教诲!家里的规矩,我一点儿都不敢忘记。”

    “嗯,那就好。听皇帝的语气,似乎明年春水初生之际,大汉的船队就要出海了。在此之前,一切必须见个分晓!自己好自为之吧。”

    余音犹在,人已经消失在重重宫殿的暗黑中。只剩下女子单薄的影子在原地呆立片刻,淡淡的悲伤,殿角飞檐边宫灯摇曳,风过时,也已消失不见。

    岁月流转,世间的许多事可以逐渐淡忘和消失,唯有刻骨的仇恨,却代代相传,恩怨难休。

    时光追溯到七十多年前,慷慨悲壮的楚汉相争大幕走向结局。天下无敌的盖世英雄项羽,终于垓下楚歌,乌江自刎。天下大势遂成定局!

    项楚灭亡后,项羽阵营的众多将领中,有两个人,使高祖皇帝刘邦必欲得之而后快。一个就是季布,另一个是钟离昧。

    昔日统帅千军万马的无敌勇将,早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他们隐姓埋名,逃往各处。

    钟离昧与淮阴侯韩信是多年至交好友,所以他辗转的逃亡到韩信的封地内,躲藏了起来。高祖皇帝曾经下诏,命令在全国郡县之内悬赏抓捕他,有敢窝藏包庇者,同罪!当刘邦得到密报,说钟离昧躲藏在韩信那里时,他立即派使者前去,让韩信把他交出来抵罪。

    淮阴侯终究不忍,推说那里没有此人,以此敷衍过去了。然而这件事,在刘邦心中种下了一根刺,这也成为后来诛杀韩信的大罪之一。

    淮阴侯韩信在军事上是天才,然而在政治上却是白痴一样的人物,他从来没有明白“功高震主”这个道理。后来,终究没有顶住长安的压力,钟离昧被迫自刎而亡。韩信把他的首级送往长安,以为就此可以将功补过了。

    然而,令刘邦没有想到的是,钟离昧的死,会引起巨da ma烦,从此给后世子孙惹来无穷无尽的祸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