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流光千里踏霜行
    宝剑藏在匣中太久,未免寂寞。渴望磨砺的雄心,向往的是大漠雄奇,孤烟落日!这一路所见所闻,也只不过是交易与商谈,对于广阔天地充满豪情的人来说,又怎么能不倍感无聊呢。

    大汉西域使团的二百多人中,有五十名全副武装的勇士。他们全部是来自驻扎在长乐塬上的那支黑鹰军。

    这五十人,都是有主将卫青一个一个亲手挑选出来的,他们都曾经在雁门关外,与匈奴骑兵面对面的较量过。卫青很慎重,因为他知道,这次的西域之行,在元召的计划中到底占据着怎样的分量。

    胆大心细,勇敢无畏,就是选人的标准。他们将担负着保护整个使团顺利归来的使命。因此,每个人的装备极其精良。长乐塬上研制出来的新式wu qi,长刀、短剑、软甲、护罩、九臂连环弩、小巧的腕弩、望远镜……所有人都有齐全的一套。

    元召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能活着回来,这些曾经随着他到过北疆塞外的勇士,都是宝贵的财富。而卫青,比元召更多了一层担心。因为,被任命为这五十人小队校尉的是霍去病。

    穿上黑鹰军服的霍去病已经不再是小冰儿,她现在是英姿勃发的少年校尉。在使团的所有人中,除了早就知道她身份的张骞,没有人知道她与主将卫青的关系,也没有人知道她原是女儿身。

    都是见过血的彪悍汉子,拿命与匈奴铁骑相搏过的人,派这么一个瘦弱单薄的人来当他们的头领,心中的不服气,都写在了脸上。

    然而,这种不服气,并没有坚持多久。当五十条大汉都被霍去病打趴在地上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的这位新首领,原来是小侯爷的弟子。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服从,绝对服从!不要说他是所有黑鹰军都崇敬的长乐侯的弟子了,就只凭着这一身本事,也足以让所有人心服了。

    朔风苍凉,黄沙漫漫,吹裂了唇角,也催染了眉边。这些,对勇士来说,都没有人在乎。然而,无所事事地跟着使团行走,却让人心中有些烦闷。

    赤火剑一直负在身后,没有出过一次鞘。走过的那些西域王国,基本上用利益都能摆得平。然后,他们就来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大宛。

    想要捉到天马的念头,是在傍晚时分,她回头看到那眼晚霞的时候,突然涌起来的。因为,看到那种壮美铺满天际时,她耳边响起曾经听师父轻轻哼过的一首小调:“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远方的人儿就要归来了,有人在家里,已经备好了酒菜……。”

    第一次离开他的身边远行,怎么能不带一件礼物回去呢!天山龙马,就是送给师父最好的礼物。

    不知道是草原的清霜还是思念的泪水,静静伏在长草间的少女,感到眼角有些模糊,连忙用衣袖擦干,平静下心情,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着远处的动静。

    天上的月亮已经很圆,四野空旷无边。今夜,天马会出现吗?霍去病把挽在手上的套马索使劲的攥紧了,眼睛一眨不眨。对于等待,她有的是耐心。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天气渐渐寒冷起来,为了行动方便,她并没有穿厚衣服,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加上连日来的赶路劳乏涌上来,不由自主的眼皮开始打起架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似乎是有一种心灵的预感,霍去病突然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听到了一声清啸,从看不清楚的远方传来。

    几乎就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一匹烈火赤红的骏马就出现在了广阔的草原上,四蹄翻飞,鬃毛在月光下飞扬,其雄美的姿势,宛如从天际而来。那动人心魄的马嘶鸣声响彻夜空下,仿佛这是一个xin hao,又似是听到了某种命令,一片毛色各异的马群,如同海潮一般,以势不可挡的姿态从初冬苍茫的草地上滚了过来。成千上万匹马聚集在一起,呼啸奔腾,回旋往复。

    伏在黑暗中的霍去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跑在最前方的那匹马,她的心脏在砰砰跳的厉害,握着套马索的手紧张的已经出汗。

    那些马儿的鬃毛和马尾在光晕中流动起来,凝成一副壮美的画面,飞奔往前。领头的天马,四蹄若御风而行,简直看不清它沾地的节奏,这是一匹真正的龙马!

    捕猎者在无声的移动着,手脚并用,寻找着最佳的时机。这样的机会也许只有一次,她必须要成功!

    天高地阔,月光下的草原,此刻是马群的世界。它们在马中王者的带领下,肆意地奔跑,无拘无束的踏碎草木,如风如潮。

    当又一次跑到一处斜坡的尽头,天马略微减慢了一点速度,它要率领着它的臣民开始回头。然而,就在这一闪即逝的空隙里,一个敏捷的身影,从斜坡的顶端飞扑而下,正落在了马背上。

    霍去病刚一接触到马身,心中大喜,她立即一手紧紧抓住了马背鬃毛,双腿夹紧。另一只手把套马索闪电般的就套在了天马的脖子上。

    正在奔跑着的马儿,察觉到了背上的重量。从来没有受过束缚的野性,怎么能忍受有人骑在它的背上呢!

    它突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刹住了前行,前蹄直立,马身猛的竖了起来。马背上的人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前冲力,从马身一侧滑了下去。天马双蹄落地,又立即狂奔起来。

    霍去病没有想到,天马的身体这么灵活,力气又这么大。她被甩下马来,眼看就要落到地上,这样的后果简直是惨不可想!后面万马奔腾,立刻就会被踏为肉泥。

    就在后背即将要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平日里的刻苦训练在这生死关头终于激发了身体的潜能。少女抓着套马索的那只手,用尽全部力气拽了一下,足尖轻点马腹,柔韧的身体以一个意想不到的姿势翻转而上,重新坐在了马背上!

    在这样危急的时刻,能反应如此迅捷,即便是再精通马术的人,恐怕也做不到。如果被外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惊掉下巴的。然而,现在的少女已经无暇去想这些了。因为,重新坐回马背之后,她才发现,最危险的事才刚刚开始。

    暴烈成性的天马发现还是没有甩掉马背上的人,它发怒了。发怒的后果就是,它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开始跳跃、奔腾、直立……各种折腾。

    每一时每一刻都有随时掉下去丧命的危险。霍去病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有好几次几乎就要脱手飞了出去。然而她凭着自己的毅力,咬紧牙关,牢牢地抱紧了它的脖子,任凭它怎样折腾,就好像是人马连在了一起一般,怎么甩也甩不掉。

    当又一声长长的马鸣声响起时,霍去病才发现,天马开始脱离马群,一路踏碎烟尘,朝着草原深处奔驰而去。

    耳边的风呼呼的刮过,吹得脸颊生疼。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伏在它的背上,任凭它跑到哪儿去。穿过高坡,越过深谷,忽高忽低,越奔越快。不时有细碎的草木打过来,身上好像已经受了好几处伤,可是现在,已经根本顾不得这些。

    “跑吧!你跑啊,随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耳边呼呼作响的无尽疾驰中,少女闭着眼睛,大声地在风中呼喝着,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

    遥远的东方天际,出现了第一缕晨曦,天渐渐亮了。在一处高坡的尽头,奔跑了大半夜的马终于停住了脚步。霍去病睁开眼睛时,看到脚底是无边无际延伸向远方的草原,晚霞变成了朝霞,壮美依然,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大汉使团的帐篷里,此刻却有些慌乱。早晨起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护卫使团的随军校尉霍去病不见了。

    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校尉的一切随身东西都在,只有人和剑不见,想必应该是出去转转就回来了。可是一个时辰之后,还没有见到他的踪影,大家才感到有些不妙。连忙去报告给张骞知道时,张骞大吃了一惊。

    霍去病就是小冰儿,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这个总是跟在元召身边的弟子。她虽然年纪小,但在长乐侯心中是怎样的重量,张骞比任何人都清楚。更何况,她还是自己好友卫青的亲外甥。

    当发动起所有人都去驻扎区四周找了一遍,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时,张骞的心开始逐渐下沉。尤其是听到那位一向笑眯眯的王太弟云桓以惋惜的语气说道:“草原上,夜间有无数的狼群,如果不熟悉地形,恐怕……。”张骞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远隔中原万里,身处这陌生的国度,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对方尚处在敌我之间。这样的境地里,遇到棘手的事情,没有人会帮忙,只有靠自己了。

    从早晨一直到下午,整个使团的人全部出动,把附近几十里之内都找了个遍,然而依然毫无所得。所有使团的人都感觉到了不妙。而且,也不知道是他们多想还是怎么的,从午间开始,大宛人对待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细心观察下,可以看到随处隐隐的有敌意闪现。

    这是怎么回事?张骞及使团的人都忧心忡忡。难道……霍校尉的失踪会与大宛人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